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23 作者:陈毓华
    他这鸡猫子喊叫,不必花儿来通报,坐在临窗大炕上发呆的薄缥缈已经听见,嘴角一翘,心里有数了。

    这菌子的长期合作应该是有眉目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她出了房门,来到堂屋,张大娘已经上了茶,陆知一边吃茶,一边看着薄缥缈走过来。他和薄缥缈几次打交道,觉得他们之间“应该”很熟了,所以也没什么顾忌的打量薄缥缈今日的穿着,她依旧穿着朴素秀净的棉布衫裙,但婀娜玲珑的身材还有胸前鼓鼓的贲起,让他不由自主的别开眼,耳根子红了。

    他上回还真没注意到这些。

    “少东家。”幸好他很快收回肆无忌惮的眼神,否则薄缥缈会考虑戳瞎他的眼珠子。“这位是我们铺子的褚大掌柜,他代表我爹过来,以表示慎重。”

    五旬的老者有两道黑白混杂的短眉,眼神精神却不显锐利,对这位少爷口中的薄姑娘恰如其分的颔首为礼。

    他为陆老爷管理铺子大半辈子,倒没见过自视甚高的少爷对哪位姑娘这般客气。

    “褚大掌柜也请坐。”这么大笔生意,能让陆老爷派来陪同,可见这位掌柜在陆府的地位不低。

    “小的不敢。”主子在哪有奴才的位置。

    陆知横眉过来。“褚伯,薄姑娘让你坐,推辞什么?”

    这……褚掌柜看这局面,这位姑娘是个不拘小节的,少爷嘛……思绪转了下,他很快坐在陆知的下首。

    “这是我昨晚连夜草拟的契约,薄姑娘看看可有什么需要添加、删减的地方,又或者对收购的金额不满意,咱们都可以商量。”

    薄缥缈把一式两份的契约书单子拿来一看,双方契约年限为五年,每种菌子皆按当时时价收买,赔赚与她无干,另外还有五百两的签约金,不得不说这份契约书上的条件算得上优渥,可薄缥缈看完拟定的契约书,并没有马上就应允,而是放了下来。

    褚掌柜这才恍然,原来这位姑娘是能文识字的,也许还不只认字这么简单。

    “怎么?合约内容不合姑娘的意?”陆知从薄缥缈的脸上实在看不出她满意与否,说也奇怪,她的年纪明明小他一截,可那神态稳重内敛,眼神明亮……感觉好像吃定他,就向上回坑他那样,他猛然摇掉这念头……不能说坑,上回那奇楠香是真的值那些银子。

    “陆少东知道我能发菌种菇,将来由我这里出来的菌子绝对不止现在这几种,合约上一绵五年,我觉得长了,再说我发种出来的菌子也许比现在的还要珍贵稀有,这长约对我不利,所以,我想不如改五年为两年,至于收购价和盈亏各负,我上回说过我拿菌子卖出得利的二成,陆少东觉得如何?”

    二成利润看着不多,但是可以从陆老爷草拟的这份合约上来看,这菌子市场是大有可为的,而且她相信凭陆老爷在生意场上的分量,绝对有能力将菌子卖到百京去,到时候他的获利将远远不只他给她的这些零头。

    薄缥缈说了她想要的合作方法,陆知喝了两碗茶才答应她的要求,“薄姑娘,你可曾想过我陆家的生意要是做得不够广不够大不够多,你要这二成利会不会要少了?”

    薄缥缈笑得似有深意,“我相信你陆家的生意并不只有我看得到的这些,至于陆少爷您的能力如何,能把我的菌子卖到哪里去?我不用考虑,因为您能让陆老爷放心的把生意交付与您,那便表示他对您能力的认可”能在商场上有一席之地的人,通常不是只靠台面上的,更多是台面下的灰色地带。

    商贾是这样,各行各业,也差不离,各人有各人的手段,才能在竞争中生存。

    生存又岂是容易的事情?大家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谁也甭朦谁。

    至于利润的结算方式,薄缥缈提出要一年一算,而且必须在腊月之前,也就是大家有钱好过年的意思。

    这陆知同意。

    最后就是写下正式两份契约书,两边签名盖红章,最后再到衙门去上档案,将这件买卖给落实了。

    陆知回到县城后,直接去了陆老爷惯常会待着的铺子,把这件事回禀了他爹。

    陆老爷是个容光焕发、面色红润的壮年男人,因着应酬多,身材多年前就已经走样,这些年就算有了陆知替他分担许多,但身材仍旧维持圆润。

    陆老爷沉吟了半晌,摩挲着一绺胡子,最后点点头。“倒是个不能小觑的姑娘。”二成利看着不多,可要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那二成的利究竟有多少。

    至于两年再议新约,两方都有伸缩抽退的空间,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要是有机会,请她到家里玩,我想见见她。”

    陆知忙不迭的点头,心里乐开花,他这又多了可以见到薄姑娘的机会,他一定要力邀她到家里来玩,让她瞧瞧陆家的富贵和荣华,那么她对他印象一定会更好。

    只是更好了之后呢?薄姑娘要是知道他对她生出了兴趣,应会觉得很荣幸才是!

    他美滋滋又喜孜孜的下去安排人手和载运的货车,巴望可以早一日再见到薄缥缈。

    第八章  那一夜的后遗症(2)

    菌子生意谈妥了,这代表着家里又有了进账,是好事,不过,薄缥缈却有些笑不出来。

    因为她的小日子已经两个月没来了。

    她这身子的癸水本来就不准,这两个月没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过恶心想吐,闻到腥味的东西就脸色大变,就不是很妙的事了,就算她上辈子没嫁人,没怀过孩子,关于那方面的知识却没少,糟的是这时代没有验孕剂,她想偷偷了解一下都没办法,她只能自欺欺人的想,她中奖的运气向来不怎样,这回应该不会中了大奖。

    这两个月很忙,她已经渐渐把那夜遇见君卓尔的事不当回事,就当作被狗咬了两口,且他也已回京,她的心慢慢的放回原位,过起寻常的日子,可才尝出一点滋味,哪里知道她的肚子里可能揣了个小包子,这让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人?

    不说,等肚子大起来,就更不好说了。

    她也不是那种过一天算一天的人,反覆挣扎了两天,还是把所有的人叫到堂屋,把她可能怀孕了的事说了开来。

    花儿听得懵懵懂懂,姑娘说她的肚子里可能有宝宝了,可姑娘的肚子明明还很平坦,她这是把宝宝藏在哪里?

    王老汉怔愣之后,重重叹了口气,眼前又不是亲生的闺女,还是主子,打不得,骂不得,愁啊,这可怎么办?

    张大娘却是摇摇晃晃,一屁股栽在方凳上,要不是扶着桌沿,恐怕就这样倒下去了。

    “花儿,去给大娘端杯浓茶来。”薄缥缈看着反应不一的众人,表情还是一贯的淡然。

    张大娘情绪激动的一直拍着自己的腿,花儿依言端来的茶还冒烟,泪从张大娘眼里滚滚落下,哭得不能自己,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哪还喝得下什么浓茶淡茶的?

    就那一晚夜不归宿出的事情,那晚她要是跟着去就好了,起码可以照看着小姐,小姐带着个无用的花儿是能做什么?

    她一想到这里,跳了起来,眼泪也不掉了,所有的气愤全部对着花儿发作了,她掐着花儿,使劲的拧花儿的腰肉。

    “都是你这没用的东西,一张嘴只会吃吃吃,紧要关头,什么忙也帮不上……”她骂起人来完全不带脏字,却也不吃任何螺丝,顺到一个不行。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