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2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22 作者:陈毓华
    “我们家就有啊。”花儿见他问得奇怪,吃完肉桂糖又去掏油纸包里的大肉包子。“姑娘家种了菌子?”陆知觉得不可思议,这是误打误撞,还是这个姑娘压根是他生命中的贵人?

    第八章  那一夜的后遗症(1)

    花儿咬了一口大肉包,一副“你真笨,我方才不是说了吗?”的态度,“嗯啊。”

    陆知哪里还坐得住,顺手把马车上的六层描金攒盒带下来,就往花儿的面前送。“这是一些京里来的果脯零食,盼小姐笑纳。”

    他不愧是个人精,要他看这个丫头比薄姑娘要好拐多了。

    “花儿不是什么小姐,小姐是我们家小姐。”看着他掀开的攒盒,花儿难得没什么喜色,这些果脯糕点她过年的时候已经吃过不少,但在看过小姐没有什么不同意的眼色后,觉得不要白不要,她可以拿回去送给老缠着她玩的几个小子吃。

    说也奇怪,自从她跟了小姐,常有零嘴吃之后,村子里那些常捉弄她的小鬼都喜欢和她作朋友了。

    “不知薄姑娘家中有哪些菌子?”他索性邀请薄缥缈上车,既可送她一程,也许他还能去瞧瞧那些个菌子。

    但若是一般的菌子,还真没什么了,春天山上的菌子多,采菌子的人也不少,就算是稀罕些的菌子也卖不了太好的价钱。

    人家要送她们,薄缥缈也不客气,与花儿一起坐上了陆知的马车,就算多了两个人,马车仍绰绰有余。

    薄缥缈环顾了一遍,陆知是个极会善待自己的人,马车上烧茶小炉、暗屉点心,甚至棋盘书籍,样样都有。

    她慢慢的开口道:“我以为陆少东专精在药材上头。”

    “我爹兄弟多,妻妾也多,我这一辈兄弟更多,家族庞大,什么都接触的结果,便都是皮毛。”也不知怎么,面对薄缥缈这宛如空谷幽兰的女子,他有些放不开,也许是第一次太轻看她,结果自己被剥掉一层皮的结果,再见面,与她说起话来便多了几分谨慎斟酌。

    “我是有一些菌子,陆少东要是有空,就来瞧瞧吧。”

    第一批的菌子比她预想中长得还要茂密旺盛,卖相漂亮得不得了,原先她也在思考着销售管道,是否要带到府城去卖,因为她担心县城的市场有限,吃不下她的菌子,不过从朱家角到府城来回就要一天,而菌子这种东西一旦摘下来,三天是最好吃的时段,过了这期限,口味香气就会打折了。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陆知的出现,倒像打瞌睡的正好有人送了枕头。

    只是,她种出菌子的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

    她想了想,该是年前朱婶子和黄三家的借口送礼,又来过一趟家里,直直的闯进菌房,对着长满菌子的木盒子又嫉妒又羡慕,还大言不惭的埋怨薄缥缈没良心,偷藏了方子,否则她们两家的菌子怎么到现在连鬼影子也看不到。

    当时薄缥缈也不拦着,那两个没脸没皮的人拦有什么用,而且她种菌子的事早晚会传出去,果真朱、黄二人将事情传开了。

    传开就传开,不管朱家角的村人有什么想法,她都可以置之不理,他们既不是她族人,也不是家人,还有一点,她可没有全然的吝啬,她把所有的配方都给了那两人,只差别在能不能举一反三,参详出菌丝体的值法而已。

    这一想,对于陆知得到朱家角有人种菌子的消息,也就对得上号了。

    其实陆知以为薄缥缈所谓的菌子并不会太多,菌子好吃,风味特殊,许多勋贵人家得了菌子都会以隆重的方式来宴请亲朋好友,而野生菌子又以云南最多,多少盘商千里迢迢去菌山拦截最新鲜的菌子,这一脱手,是翻倍了的在赚。

    白桦县城虽然也四面环山,但是在县城流窜的菌子多靠采菌人春秋两季从山上摘下来,良莠不齐不说,真正稀罕的菌子数量也不多,因所有的菌子都是由采菌人踏遍崇山峻岭,一朵一朵采集而来的。

    因此当他看到薄家杂物间里的木盒中挤挤挨挨的菌子,不禁倒吸一口气。

    他激动的想去握薄缥缈的手,可惜薄缥缈躲得快,他的手乍然落空,这才思觉自己孟浪了。

    他不是那种拿投资银子开玩笑的人,要来收菌子之前他也做过功课,将菌种研究过,否则吃哑巴亏可就笑话了,只是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一碰上这位薄姑娘,便心想事成。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薄姑娘,你到底是怎么种的?鸡枞菌、干巴、虎掌、羊肚,竟然还有老人头……”他走过一架架的木架,一样样细数,最后停在最里面的木架前面。“……这是,薄姑娘,这不会是金耳吧?”

    因为金黄通透,又称黄木耳,一层层宛如人脑,又有脑耳之称,它的营养价值优于银耳、黑木耳,是属于野生菌种中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陆知兴奋得话都不会说了。“薄姑娘,你这些货可许了别家?”

    “陆少东言下之意,是有办法吃下我全部的菌子?”她挑了眉毛。

    老实说,放眼县城,她还真没想过有人能吃下她手上全部的菌子,若零散的卖一定还要加上一层烘干的工序,这么一来清甜味美的程度会稍微逊色,而且也耗时。

    “只要薄姑娘答应,我们立刻签定合约,要多少订金?你说个数,我绝不还价!”他知道自己是有些急了,真正会做生意的人应该禀持着不动如山的态度,装深沉,免得给卖方可乘之机。

    但薄姑娘这些菌子,每一种都难得一见,若是由陆家出面,这丢进市场,该引起多大的回响,赚的绝对是稀罕钱。

    她的菌子卖相好、生吃口感也不错,到时候只要弄出个高档次的八宝攒盒,价钱一下就起飞了。

    这些菌子是让他翻身的保证,他就算倾其所有也不能放过这大好的良机,有了这些菌子,别说回本,别说先前的钱洞,赚钱都是一瞬间的事。

    薄缥缈对他的猴急很能理解,但理解是一回事,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合作关系是得打开天窗说亮话的。

    “我不会只有这一批菌子,往后还会有更多,如果说菌子我出,运菌子、卖菌子的事由你来,我们二八分成可行?”

    长期合作的好处是知根知底,不必到处找买家,她也比较好掌控菌子出芽的时间,技术入股,在现代很常见,不过在这里她吃不准有没有。

    一次拿钱算是一刀切的事,钱到手了,菌子出去,往后双方再没有任何关系,可选择分红利,乍看钱是少的,却细水长流,能赚一辈子。

    陆知肃容了,神情再无一开始的轻浮。

    “薄姑娘可否给在下少许时间,在下想带一些菌菇回去,我让酒楼的厨子做几道特色菜,来说服我老爹。”他还真不敢贸然答应,菌子的确是稀罕的菌子,但是谈到长期合作,可不像一次买断这么简单。

    “成!花儿,各种菌子都摘一些让陆少东带回去,就当我请陆老爷子尝鲜。”施以小惠,为的是放长线钓大鱼,因为她的菌子的确好吃,就连花儿这肉食主义者也能吃上一大盘,还赞不绝口。

    这股魄力又让陆知高看了薄缥缈好几眼,这女子不只容貌上乘,行事还带着男子的爽快利落,他喜欢!

    陆知并没有让薄缥缈多等,只隔了一天,他又坐着他那拉风的马车来到薄家,这回,还随行来了一位大掌柜。

    一跳下车,陆知也不管后面那老者,急吼吼的就往薄家屋里头钻,“薄姑娘,我又来了,这回给你带好消息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