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20 作者:陈毓华
    她坐着杨老二赶的牛板车回来,刚进门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她离开时的那间破房子。屋梁墙壁新上的漆,新换的桐木门、门环,通到屋子的走道铺设整齐干净的清水砖,太冷天却不见一点积雪,在地上行走,完全不怕浸湿鞋袜,屋子甚至挖了水井,井边铺了一圈的大红砖,这样汲水洗菜洗衣别说多方便了。

    花儿搓着手开门见到她时,不知有多开心,也顾不得冷,奔过来把薄三娘手中的东西都拿过去。“三娘姨回来了,三娘姨进屋去,屋里暖和。”

    听见花儿的喳呼声,屋里人都出来了,高高兴兴的将薄三娘迎进屋子里。

    薄三娘一进屋就感觉到暖意扑面,外面冻骨的寒意去了大半,她脱去厚重的夹袄竟然也不觉得冷。

    环顾堂屋拾掇得十分干净,以前斑驳的旧椅子已经换成柏木圈椅和条案,两边置着一色四把的玫瑰椅,壁上有数幅山水花鸟绘画,四角皆摆着炭盆,墙角泥炉架着茶壶,咕噜噜的冒着热气。

    这些都投了薄三娘所好,蜗居虽小,宁馨而温暖。

    她悄悄的瞥了眼浅笑伫立一旁的薄缥缈。

    张大娘端来还冒着烟气的姜枣茶。“三娘子,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薄三娘坐下,看了桌上的瓜果一眼,目光移到举步过来向她行礼问安的薄缥缈身上。“姑母,您一路辛苦了。”

    她去徐水的时候,这个侄女不是这个样子,甚至连她这个收留她的姑母都爱见不见的。

    一副看不起她这寡妇的神态。

    可如今的她,脸上再没有那些扭曲和愤恨,一派平和的五官如清水芙蓉,天然去雕饰,如黑绸缎的发上只用一支莹白的簪子固定,小巧的耳际垂着两个珍珠小钉,一身束腰黛色小袄,眉目如画,笑意浅浅。

    她在打量薄缥缈的同时,薄缥缈也很大方的看着这位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印象的姑母。

    颧骨微高,眉毛弯弯,带着股诗书墨香,如岸芷汀兰的气质,一身三香色潞绸雁衔芦花对襟袄子,举手投足都给人好感。

    薄三娘让她坐下来说话,薄缥缈也从善如流的坐下,顺手将花儿送上来的糯米糕往薄三娘面前挪了些。“姑母先用些糕点垫垫肚子,休息一会儿,饭菜都是现成的,很快就能开饭。”

    薄三娘看着小瓷碟上的糯米糕,看得出中间夹裹着红豆馅,顶层还撒了层糖霜,她一咬开,浓浓的奶味在口腔散发,第二层是红豆沙,里层是麻糌,因为有麻糟在中和,不会太甜,也不会过干,那味儿,竟是百京最知名果子食府铺的相思红豆。

    这点心她在东家府中吃过那么一回,还是东家特意买来谢师的。

    什么时候这个家竟然吃得起果子食府铺的糕点了?那可是人龙从街头排到街尾,绕好几圈也不见得买得着的糕点。

    张大娘给她的书信中只提过摄政王亲自来退了亲事,也说薄缥缈向王爷讨了一万两的分手费,这实在……但侄女的名誉确实受损,又不能说她市侩,书信上更说薄缥缈的性子改变不少……

    她看完信,非常的错愕,据她所知,这个侄女并不是那种会把一万两看在眼里的人,依照她那爱慕虚荣、沽名钓誉的性子,只会死缠烂打的非要嫁进君家门,闹得两败俱伤、焦头烂额才是,而不是简单的一万两就能打发。

    可是事实是薄缥缈的腿好了,坦荡大方的拿了君卓尔的钱,还弄了菌子,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一个谁看都头痛的丫头变成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薄三娘不急着问,她这回能歇到上元再回徐水,有的是时间可以把这丫头看清楚。

    “也好,这水路、马车颠得我都要散架了,我先回房洗漱换件衣裳,我们姑侄晚些再聊!”

    没有过多的亲切,也没有刻意竖起的防备疏离,很平淡的对话,原主以前是很看不起这个姑母的,死了丈夫,得靠着教授女学生才得以生活,薄缥缈却觉得这位姑母能撇开成见,收留原主,将其安顿在这里,并不容易。

    第七章  成功养菇大丰收(2)

    薄三娘的房间一直是空着的,自从张大娘得知她要回来的消息,就每天打扫一遍,薄三娘见房间没什么变化,却更加洁净,空气中带着群芳随的薰香味,那是一种用月季、椒兰和各种材料制成的薰香,味道清香好闻。

    炕头上整整齐齐的叠着几套新衣裳,单衣袄子棉裙都有,她抖开一看,居然颇为合身,这一定不是张大娘的手笔,张大娘不会擅做主张替她买衣服,她用指头敲了下炕头,她这侄女还真有些意思了。

    薄三娘径自睡下不提,厨房里因为天寒地冻的,本来就备了不少要过冬的粮食,知道薄三娘要回来,张大娘又刻意弄了几道薄三娘素来喜欢的菜色,只见有浓油酱的红烧狮子头,切得细细的,用芝麻超炒香的牛肉丝,包着虾仁的水晶饺,一大盘耳茸酥饼,一锅剁椒鱼头,切了两片薄薄火腿在上面的南瓜小点,这一桌对农家来讲,非常的丰富隆重了。

    家里就这几个人,主仆也不分桌围在一块吃饭。

    这又刷新薄三娘对薄缥缈的认知,自从她这侄女去了辅国公府,眼界被养刁,众星拱月习惯了,根本不把下人当人,和下人一起用饭这件事,薄缥缈宁可饿死也不屑做,然而看她和张大娘熟稔的程度并不是今天刻意为之的事。

    是她哥哥和嫂子在天上照看着吗?

    又或许将她丢到这穷乡僻壤是对的?

    否则一个她都觉得无药可救的丫头能变成这样,往后她下了黄泉,也不怕对哥哥和嫂子无法交代了。

    这顿饭,薄三娘吃得非常尽兴。

    饭后,她留下薄缥缈,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放在案桌上,然后自己用怀盖慢慢抹着茶水上的泡沫。

    “这信给你看,我原本并不想这么早拿出来,可如今我觉得早些让你知道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你心里有个数,可以早做准备。”

    那信封上写的收信人是薄三娘,薄缥缈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很快看完,把信纸压在信封上。

    这信是她祖母薄老太太写给女儿,也就是薄三娘的,信中的意思很简单,说的是她这孙女若是仍顽劣不堪,就让她继续留在朱家角,多体会体会世态炎凉的人情,品味品味一个人要是什么都没有了,谁还会一如初衷的对她好,若是有所悔悟,要薄三娘酌情考虑让她回薄府去。

    “姑母的意思是?”

    “若是你想回薄府,开春后,我可以安排你回去。”薄三娘虽然品着茶,暗地却没少观察薄缥缈的态度与反应。

    薄缥缈摇头。“我在这里很好,多谢祖母关爱,可我并不想回去。”她的养菇事业正要开始,回薄府去做什么?关在后宅里做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出个门都没有自由的姑娘?她父母皆殁,剩下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弟弟,当初薄老太爷同意她到国公府,留下弟弟,多少是因为她是无用的女子,而弟弟是男丁,能支起门楣。

    要深究吗?倒也不必,古来重男轻女又不是三两天的事。

    她被葛国公送回通州后,与薄府的人处不来,继而被送到朱家角,这是挨一棍棒,这会儿让她回去,又是送上甜枣,老实说,原主已经没了,她不知道薄老太太要让她回去是什么想法,可是如今的她,是来自现代的薄缥缈,并不想随那些人起舞,被人摆弄。

    她有她的眼界,有她想做的事,想过的日子,不想回通州去仰人鼻息。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