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1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19 作者:陈毓华
    不论这步从容是哪路神明,她在这里步步为营,谨慎小心的过她的日子,她谁也不信!她会武的事其实并不怕被人知道,总之她能找到正当的理由搪塞就是了,朱家角的村民对她的来历一知半解,多凭臆测,她会什么,不会什么,可能就连张大娘、王老汉都说不清楚,这位锦衣卫官爷又真能查到什么?

    一个亲兵匆匆过来找他。“大人,这两位姑娘可要一并带走?”

    步从容抿了下薄唇,“不必。”后面这三个字却是对着薄缥渺说的,“你走吧。”

    薄缥渺再度行礼,领着花儿走出步从容的视线。

    没有人知道她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掐了下。

    她的武功路数怎么就让那人起疑了?

    是了,锦衣卫就是以罗织罪名和疑心病起家的,往后没事还是多躲着点吧,毕竟民不与官斗,她虽不怕,但没必要的事能避免就避免。

    “大人?”下属没离开,不敢直视步从容,只觉不可思议,那些个名门贵女没几个能得到他家大人正眼一瞧的,劳动他们大人亲自过来垂问的女子更是破天荒,真是天大的造化。步从容看着薄缥渺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甫转过身。

    他目光微动。“让人去查这姑娘的来历。”

    “要掘祖宗三代吗?”这些人本是步从容的麾下,被他指挥习惯,仍旧凡事都来请教。锦衣卫查案向来如此,只要觉得有必要,连地下祖宗八代也能挖出来。

    “我只要知道她对我说的话有几分真实。”他语带玄机。

    不到一天时间,有关于薄缥渺打从出生开始牙牙学语,到她被辅国公收养为义女,前前后后闯过多少祸,捅过多少娄子,甚至回到亲生祖母身边又闹得多难堪,甚至她与君卓尔曾有婚约的事情也毫无纰漏,一五一十的全写在报告里放在他的书案上。

    其中的确有写到辅国公府那位老夫人曾经替她请了武学师父,替身体打下了基础云云。

    而她与摄政王的婚约已经作罢,不过是只落魄的凤凰。

    他看到这里便觉得索然无味,阖眼半晌,便将那份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报告束之高阁。她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那人总是淡漠,不管出任务还是私下相处,很难一笑,似乎也不怎么喜欢他,但每回任务两人常常是搭档,他更没想到最后她还牺牲自己救了他。

    只是,他也在另一项任务中化为灰烬……

    他也曾想过,要是能再早一点遇见她,他一定会把她追到手,天天逗她开心,把真正的自己展现在她面前。

    可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像他这样死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还像模像样的当起另外一个人。唯一和前世没有分别的是,他仍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人人见到他都像见到恶鬼般惧怕。

    他在这里得到莫名的成就感,他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

    关于步从容,薄缥渺只在心里过了两遍就把他放下了。

    他是什么出身来路,她并不关心。

    这古代毕竟是男人的天下,女儿家只要不太蠢,不要太聪明,老老实实的该怎么就怎么,太聪明强出头的容易薄命。

    她已经薄命过一次,那种事就不用一而再的尝试了。

    至于那个君卓尔,听说皇帝催促得紧,加上年关将近,命官、地方官如流般涌回百京,国事更加繁杂,他身为摄政王逗留在一个小地方不回,要是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不了皇帝,于是七日之前已经回京去了。

    如今小财女薄缥渺正安安稳稳地蹲在家里,准备过她的好年。

    现在她身上有了六万两安家费,还有几间铺子,她对钱生起了莫大的兴趣。

    薄缥渺查过,陆知转手给她的那几家铺子都是会生金鸡蛋的店面,她起先只按顺序逛了一遍,和掌柜、伙计的见面相谈、看过账册之后觉得掌柜、伙计都算勤恳,收支算是中上,暂时不必刻意去做改变。

    他日要是有什么变化再看着办,谁又敢挂万年无事牌?

    当然,她也兑现了对花儿的支票,拿钱出来让她开了一家卤肉铺子。

    她告诉花儿,卤肉铺子将来赚的钱不用入公帐,都归她,给她做私房,至于花儿能把卤肉铺经营成什么样子,她也不过问。

    既然给了花儿一根鱼竿,要怎么钓鱼,就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花儿是初生之犊,对于自己要当老板娘了,摩拳擦掌,非常的积极,就连挑选的猪肉好坏都要过问。

    如今杂物间的木箱子都已经接上菌种,只要定期添加米糠补充养分即可,若是养菌成功,春天他们就会有千千万万的菇菌成果了。

    当这些事情都安置好,冬天第一场雪已经纷纷落下,树枯了,村景看着凋零,日子过得清闲,主仆俩开始琢磨着要吃什么。

    都说春要吃笋,夏吃冰碗,秋泡温泉,冬吃肥鸭,说到吃肥鸭花儿兴致勃勃,缠着张大娘给她做香栗板鸭,薄缥渺却想到她前世的曾祖父有一手好厨艺,能说会煮,但从不轻易下厨。

    曾祖父说肥鸭最好的吃法是煮七分熟,切成骰子块,放回原汤,下香料、酒、酱、笋、菌之类,再加上松仁、白核桃,上桌后,好吃到会舔碗。

    她每回总是吃得心满意足,如今那味道,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了,想到这里不禁怅然。

    瞧着外头飞絮般的雪花,她忽然兴起想吃冰碗的念头,虽然季节不对,但谁说冬天不能吃冰的?以前大暑的天气,她和伙伴们最爱的不就是找一个冷气开放的麻辣鸭血店,吃锅配冷气,那个爽快,现在还觉得回味无穷。

    想吃冰碗,外头的新雪不就是现在的冰屑?

    薄缥缈手上有了钱,有了闲暇,对吃食自然就开始讲究起来。

    她领着花儿舀着干净的雪,舀了一大瓷碗,分装在小冰碗上,碗里铺满新鲜的桃仁碎片,菱角、熟红豆、蜜饯果脯,挤上一层奶酪,再堆上小山高的冰屑,两人吃了个尽欢。花儿边舔舌头,边赞叹,“要是夏天有这么多的冰可以吃该有多好。”

    这又不难,只要有硝石就能办到,嗯嗯,到了夏天,也许能靠制冰赚点零花,在这里冰块是奢侈品,高官权贵要不家中有冰窖,要不就是冬日挖冰藏冰,三伏天才拿出来解暑,再不然只能到官办冰窖去买,几十两1车的冰块,寻常百姓哪吃得起?只能泡到护城河里过个瘾了。

    张大娘和王老汉自然也都得了一碗,张大娘看着冰碗里雪白晶莹的冰粒子,又瞅瞅窗外的雪景,有感而发地说:“没想到咱们小姐越发伶俐剔透了,就连新雪都能做成冰碗。”

    他们的小姐是很不一样了,他们身上一身簇新的袄子、袄裤、厚袜、暖脚的棉鞋,从头到脚都暖呼呼的,墙角还放着两盆炭火,往年他和老婆子也没这么舒坦过。

    “瞧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三娘子要是回来一定会大吃一惊。”王老汉虽然对甜食没什么兴趣,但是样子新奇,也把一碗都吃完了。

    说起现在在徐炎给人做西席的薄三娘,半个月前来了封书信,说近日要返家过年,张大娘扳着指头算,应该就这两天会到。

    “小姐也是有心,除了我们,也给三娘子置办了两套新衣裳,我看着她自己倒是什么都没有添置。”他们自家在他处讨生活的孩子还没想到要替老爹娘添置冬衣呢,这位他们本来都不看好的小姐却样样俱全。

    “别说你,就是我也有些摸不透小姐了。”

    背后议论主子不论是说好话,还是坏话,总归不好,老夫妻很快扯到别处去,而薄三娘则提前在隔日近午时分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