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18 作者:陈毓华
    真要说这点皮肉伤,她也没放在心上,薄缥缈吃痛之余想的却是,缇骑?那不是负责侦查、缉捕的锦衣卫官校?连百官都要怕上三分的锦衣卫,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白桦这名不见经传的县城?

    这汉子面露凶相,一看就是亡命之徒,不是单枪匹马一个人,随着他一现身,为数不少的一票人,有的带伤,有的神情狼狈,都拢了过来,就连威迫她的这个男人手臂和脚都有受伤,皮开肉绽的,难怪她的鼻子里充满浓厚的血腥味。

    那汉子口中的缇骑和县府的官兵很快出现,包围住饭馆,居中骑着黑鬓大马,一袭白户官服,脸色冷漠的人正是步从容。

    自从被降职,什么狗屁倒灶的琐事都要他出面,就连流亡的盗贼也要他出面坐镇,他十分的不爽,自然,这帮恶人要落到他手里,绝对是有死无生了。

    路人百姓被这阵仗吓得连人带车避进了偏僻的巷弄,反应慢的,只能借人家铺子店面暂避。

    步从容自然也看见被挟持的薄缥缈,只是他的眼中无波也无浪。

    他身边的侍卫悄声对着他道:“大人,那两位姑娘如何是好?”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在他眼里只有结果,过程不重要,牺牲一个无名小卒,能抓到无恶不作的匪徒,才是正理。

    距离虽远,他的话却清晰的落入薄缥缈耳里,对于这些官员不把人命当命有了深刻认知。

    她本来就没有巴望谁来救她,但没想过所谓的父母官是这么对待百姓的。

    百姓的命比草芥还不如。

    要挟这薄缥缈的壮汉气得胡子乱喷,瞳孔通红,乱挥着刀喊道:“娘的!既然要拼个鱼死网破,老子还真怕你不成,兄弟们拼了!”

    官兵蜂拥而至,这些盗贼也豁了出去,人人喊杀,兵器对垒,热闹的街市成了沙场。

    “花儿!”薄缥缈当机立断,因为那刀锋已经往自己的颈子切下一寸,她再不行动,就要血溅五步,命丧当场了。

    没有人看见她袖子里掉出寸许的指虎弯刀,旋即握在掌中。

    这些日子她窝在家里什么都没做,但是基于危机意识,她还是画了图样,悄悄要王老汉跑了一趟县城,经过几番折腾,才做出这好用的手指虎,平时可以随身携带,放在荷包、衣服暗袋、腰际,必要时,像这会儿就能拿出来自保了。

    只是啊,打造这手指虎贵到一个没天理,足足要了她一百两纹银,让她心痛了许久。

    花儿也如猛虎出柙,一拐子揍倒挟持她的壮汉,闪电拉出腰际藏着的长鞭,她那鞭上都是倒钩,长鞭呼啸过去,削去贼人的半个脑袋,她看也不看,旋身钻进混乱中,鞭子所到之处,只见鞭影飞舞,血肉横飞。“敢欺负我家小姐,就让你们尝尝神鞭的厉害!”

    强盗头子见到花儿的身手,目皆尽裂。

    他知道那些个高门大户的小姐身边都带有会武的丫头,但是这个,明明穿着像个村姑!

    他咒骂了声脏话,钳制这个人质既然无用,还留她做什么?反正他本来就不想留活口。

    孰不知他一动,薄缥缈就像一条滑溜的鳗鱼,以人体无法弯曲的程度滑出了钳制,转身的同时,一记窝心脚往贼头子的后背踹了过去,随即飘离几步之遥。

    贼头子口中喷出鲜血,狂吼一声之后,刀子换到左手,右手拔出剑鞘里的剑,以雷霆之姿朝着薄缥缈杀过去。

    方才是他大意,才让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溜出他的挟制,绝不可能是他武功不济。

    这些全落进了步从容的眼底,他那如同寂灭的眼霎时精光大盛。

    更令他惊讶的是,那个他没有放在眼底的女子手起手落,一个漂亮至极的错身,就那一瞬间,她手上看似近身搏斗用的武器就已经取了对方性命。

    利落的令人不敢置信。

    旁人看得心惊胆跳,她却恍若无事人一般。

    薄缥渺甩掉手指虎上的血花,冷看全场,花儿以一面倒的姿势,像切菜瓜似的勇猛气势斩杀了许多盗匪,那些

    缇骑和官乓只能捡她剩下的残羹,不到半炷香时间,花儿已经利落的回到薄缥渺身边。

    步从容下了马背,没有人看见握着缰绳的手居然有些不稳,他的脚在抖,下了马背后要深吸一口气才能举步,他一步一步,仿佛有着重量的步履来到薄缥缈面前。

    这女子还不及他肩高,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斩杀一个大汉,还有她的丫头也是,杀人如斩瓜切菜,而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个女子有这般的能耐,不过她的枪法比刀法还要更胜一筹。

    但是,有可能是她吗?

    她明明在他眼前用那样的方式消失了……

    可她方才那一招必杀的凌厉身形,还有那手指虎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还有她那使刀的方式都和他记忆中的那人有着惊人的相似。

    他……几乎要风中掺乱了。

    “姑娘请留步。”

    官兵正忙着清理现场,薄缥缈对盗匪没好感,对官兵亦然,见官兵已经开始清理现场,拖走尸体,领着花儿转身就走。

    “姑娘请留步。”步从容大步而来,挟带着一股冷冽。

    “官爷。”她屈身行礼。

    这把声音他在哪隐约听过?对了,在德升酒楼,她在隔壁厢房和陆知谈生意,重走他四间铺子和五万白银的女子,他手上准备呈给皇上的奇楠香就是她拿来的。

    “姑娘好身手,不知师承何人?”步从容有道阴郁的眉,虽然面如冠玉,但是那嗜血冷酷的脸却让人退避三舍。

    薄缥渺前世看太多这样的面孔,这一世和她相处的人多算得上是和善之辈,骤然看到这般狠庆的面容,顿时有种异样感觉。

    “官爷不知如何称呼?”

    “步从容。”眼前的女子五官秀姜,长相迷人,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身段虽不若成熟妇人丰满,却也胸圆,臀盈,腰肢不盈一握,玲珑粉嫩,配上一身无瑕的肌肤,一张宜嗔宜喜的面庞,几不可视。

    “不知步爷有何指教?”她十分冷淡。木着表情。

    “你还没回答本座的问题,你和婢女这一身武功是向谁学的?”步从容咄咄逼人的看着她,想从她淡然的表情看出什么,他惊奇的发现,人人畏惧的他在她面前,她却半分不显害怕,这不是十五六岁小姑娘会有的反应。

    “不知官爷为何有此一问,花儿的功夫是我教的,至于小女子的武功师承无名老人,他老人家当年偶遇我家长辈,被延请入府教我防身术,师父说他化外之人,与我有几年缘分,传授我一身武艺后便飘然而去,我也多年不曾再见过他老人家了。”

    她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穿越的身分,瞎掰一个游历江湖、武功高强的老者也说得通,再说原主当年在国公府,葛老太太的确因为她一时好奇心,曾经聘请武林高手教过她几年的功夫,可惜原主的性子喜新厌旧,知道练武要吃苦,就三天捕鱼,两天晒网,后来干脆就逃课了,那位高手对她失望至极,没多久就飘然远去,无影无踪。

    这是当他三岁孩童吗?“我不信。”这女子说起谎来眼皮眨也不眨,他审问过多少罪犯,也没她这般流利。

    第七章  成功养菇大丰收(1)

    “小女子家住朱家角,官爷只要遣人打探便可明白我所言是否属实。”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要先去相信编造出来的议言,这样才有真实度,何况她这话中真真假假掺杂。

    在朱家角她的身分就摆在那里,虽然说不上家喻户晓,但不知道她的人还真的少,所以她根本不怕他去查。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