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16 作者:陈毓华
    第六章  被挟持求自保(1)

    张大娘却是忧心忡忡,虽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说这村子的人都是贪心近利的德性,可也够叫人心闷的了。

    “小姐,你怎么就让她们进来?瞧她们多贪心,都抓了一大把的木屑。”

    “木屑不值钱,她们爱就给她们。”

    “可菌子都还没种出来,就让她们把这培养土给看去了,她们要是学了起来,可怎么办?”

    “我是特意让她们看的,今日不让她们进来看我们做什么,明日、后日,搞不好以后天天都会上门,与其烦不胜烦,不如就让她们看个究竟,才会死心。”薄缥缈心里早有盘算。

    “小姐不怕她们把那些个什么都参详出来,咱们岂不百忙一场?”她越想越有可能,声音就急了。

    “无妨的,大娘,我说了,她们要能把成分拆开来看,若能看出门道,是她们厉害,但就算这些都让她们看去了也不打紧,我还留有后步。”她们压根不知道要怎么取菌丝体,把菌体种进去。

    虽然她补保证以后会不会有人也晓得要先植进菌丝体,但那也是以后的事,而且有竞争才有进步对不?

    那是她已经把第一桶金赚到手,别人来分一杯羹,对她来说已不重要了。

    菌子的生意是否能做长远,她并不介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除了白桦县城,这个百济王朝可大得很,有本事有能耐的人更多,她并不执着非要走这一行,短打带跑,比较适合她。

    张大娘见小姐心里拿了主意,也慢慢的放下心来,她虽然不像花儿那样把小姐的话当成圣旨,全心全意的信任,但是现在这位小姐和以前很不一样,她愿意试着相信她,相信她会带领他们走到一个新的格局,而不是只能一辈子在这泥地里打滚。

    隔天,不是那么情愿的薄缥缈又去了县城。

    她还真不怎么爱走这一趟,尤其在那位摄政王还逗留在这里的时候,她怎么想都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尽管寒毛竖着,她还是硬着头皮,带着花儿进城去。

    临行前,张大娘拿了钉简陋的帷帽让她戴上。“小姐的容貌是一等一的好,外面什么人都有,能避着还是避着的好。”

    都入冬了,这帷帽不能挡风又遮不了雨,何况她有武艺防身,就算大内高手来她也不怕……但看在张大娘殷殷的目光下,她还是戴上了。

    她得承认,张大娘的目标比大内高手还厉害。

    这么乖巧端庄又听话的小姐,让张大娘颇感安慰,要知道小姐这容貌太招人了,他们四人在这里无权无势,要是因为长得太好惹上不该惹的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到时候谁会来救她们?

    没多久,薄缥缈和花儿已经站在一家名叫仁惠堂的药铺前。

    据路人说这家仁惠堂是县里最大、生意也是最好的一家药铺,不只替人抓药,还请了坐堂大夫看诊,也常施药济贫,颇得好评。

    可她百般不情愿,为什么还要上县城来?

    这不是因她日前得了块黑黝黝的玩意儿,闻着有股香甜清幽的味道,张大娘和王老汉翻来覆去都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杀手的嗅觉是灵敏的,好吧,就算那已经是过去式的职业,但她直觉那是个好东西。

    于是便来让药铺的掌柜替她掌掌眼了。

    再说她的运气也不会背到又遇见那阎王的地步……吧?

    她很努力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铺子不大,里头两三个看病的老幼,几个伙计管抓药收钱,有药童看顾外头小炉里熬的药汤,掌柜则杵在柜台后拨算盘珠子。

    薄缥缈一进来就闻到浓浓草药味,对于这个味道,她并不排斥。

    不论中医、西医,为着都是救人,西医救急,中医治本,完全不冲突。

    她也不急,摘下帷帽,待前头的人都走了,这才走到伙计面前,花儿在她的示意下网他手里塞了个东西。

    “这是?”伙计一愣,感觉到手里的分量。

    “小哥,我找掌柜的,有事相商,可否劳驾知会一声?”

    伙计一愣,感觉到手里的分量,看了眼正微皱眉头在看账目的掌柜,视线这才回到薄缥缈脸上,这一看,赶紧揉了揉眼睛,话都有些不会说了。“我们……掌柜正着,我……去帮你说一下,你等着。”

    一年将尽,又是月底,上头的东家已经在客栈候着掌柜把这一整年的账本送过去,掌柜忙着盘点这一年的收入支出,脾气跟暴雷似的,谁去打扰他都要先得个白眼,因此这些日子大家尽量能避就避,但握着手里拿碎银,他决定去碰碰运气。

    那碎银起码有二钱,傍晚下工回家可以给小囡囡和老娘买点什么好吃的。

    也不知伙计向掌柜说了什么,只见掌柜揉了下眉心,望向薄缥缈这边,薄缥缈见着,超他屈膝行了礼。

    做生意的不打笑脸人,他放下拨算盘的手。

    只见伙计笑眯眯的小跑出来。“姑娘,我们掌柜的让你过去,只是长话要短说,我们掌柜忙得很。”

    “谢谢小哥。”她这一笑,笑得伙计又愣了下,等人走过身边,他才回神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头,哎哟,这是想什么呢?人各有命,姑娘再美也不会是他的!

    薄缥缈让花儿在长凳上候着,她径自走到掌柜面前。

    “姑娘要找老叟,可是有事?”掌柜穿着茧绸黑缎袍子,有张温和的脸,看着无害,但眼里闪烁的精明却瞒不了人。

    “不知掌柜的如何称呼?”

    “老叟姓汪,姑娘称呼我汪掌柜就好。”

    “汪掌柜,小女子住在朱家角山下,偶尔上山得到此物,因着是在一颗沉香树上发现的,想说带来这里请掌柜的替我掌掌眼,不知掌柜的可否愿意?”

    掌柜的听到沉香树,眼底快速闪过什么,很快掩去。薄缥缈将手中的包袱放在柜台上,慢慢打开布包,露出一个木头盒子,盒子里,一颗不规则?黑黝黝的木头就躺在其中。

    掌柜看了一样,脸色微变,“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他走出柜台,那些个账目也不管了。

    “汪掌柜请带路。”她很快收起包袱。

    汪掌柜将薄缥缈领进一间小室,让人上茶点,薄缥缈心里知道,这是有谱了。

    汪掌柜非常慎重的将那团木头抱出来,又拿来一支水晶磨成的透镜反覆的查看,足足经过一刻钟才把透镜放下,又捻了捻方才碰过的指头,确定上头留有油脂,暗地点了头。

    “老叟有个不情之请,我想从这沉香木中削一片下来作为试验?”他表情殷切,有种难以言喻的迫切。

    “汪掌柜的请便。”

    汪中大喜,让人打一小铜盆的水来,用刀轻轻裁下一小片的沉香木,然后掰下一小角放进口里,一大半丢进了盆。

    奇异的是残余的粉末竟自然的团成珠,散发出微微香气来。

    薄缥缈笑眯眯的看着他折腾,汪掌柜这么大费功夫,可见她从沉香树的窟窿里掏出来的是个顶顶好的东西。

    只是她仍默不作声,做出符合她这年纪该有的样子。

    汪掌柜在咀嚼间,露出一点黄牙,黄牙上黏着那黑色的木屑,而放进水里的沉香片就那样浮在上头,宛如鸦羽。

    汪中很舍不得的将口中那角沉香咽进肚子,一副好像吃了满汉大餐那般心满意足,接着眼珠子转了好几圈,神情比刚开始多了两分的试探。

    “敢问姑娘来仁惠堂之前可去过别处药铺?”

    “倒是不曾。”她很老实,一得知仁惠堂是县城最大的药铺,就直奔而来,没有考虑别家,也只有最大的药铺才吃得下她想卖的东西啊。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