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1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15 作者:陈毓华
    乡下女子养的再好,也是得帮衬着家里做事的,每天劈柴干活,做饭、洗衣,活儿多得做不完,大多手糙脸粗,顶多等到被人相看中意的时候,让娘亲拘在房里养个脸白,也就这了。

    哪像这个薄姑娘,肤白如雪,娇嫩得好像水一般,黄三媳妇人忍不住摸了下支架黝黑的脸,朱婶子也挪了挪自己的鬓边发。

    这一摸一碰猛地回过神来,朱婶子干笑道:“怎么是薄姑娘来应的门,那顾门的糟老头呢?耍滑摸混去了?”

    “你们找王大叔?他在后头忙着呢,两位婶子稍待,我去让他过来。”

    “不不不,我们是来找姑娘你的。”朱婶子猛挥手。

    看来,这位怕也是不会请她们进门去喝水坐坐慢慢聊得角色,她的手可始终扳着门板呢。

    虽说一个姑娘家家的,能有多大力气,要比手劲儿,她朱嬉子可不输人,只是头一次上门,不好一下撕破脸皮,这位姑娘从不出门串门子,在朱家角也没有可心的姊妹淘,想打探,无从打探起,只得厚着脸皮上门来问能发财的事,既然她不让进,她们也就不进去了。

    只是这说法,总要给一个吧。

    “婶子找我有事?”

    她们彼此看起来就不像同一挂的人,年龄是、话题是,这样有能够谈到一道的地方吗?再说,素无往来的人,一来就给你哈腰,礼多人肯定怪的。

    “大妹子,我呢是直接的人,也不拐弯抹角,听我那口子说大妹子天天上山,这可是找到发财的路子?怎么说我们都是村子的人,互相帮衬也是应当的不是吗?”她们人是不进去了,那眼珠子却到处的转啊转,贼溜得很,可惜薄家不是那种一眼就能望尽的巴掌大四合院,所以朱婶子再怎么看也看不到什么。

    “我要是发财了,还在这村子吗?早就搬到县城还是府城去了,朱婶子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了。”

    “哪来的误会,我那口子明明说你的背篓里满满都是东西,而且三天两头就往山上跑,简直把大山当你家厨房了,所以那上头肯定是有好东西。”朱婶子一口咬定薄缥缈是私藏了好东西。

    就算得了好东西,凭什么人家就要分你一杯羹,你是人家的爹还是娘了?

    薄缥缈知道她种菌子的事情没办法掖着太久,只是这么快就闻风而来,可见这村子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呢,来问究竟的速度比她预想中快了许多,谁说乡里人脑筋就不好使?一旦涉及他们的利益,可精明的了。

    “我是上山去了,得了些菌子还卖了钱。”

    朱婶子用肥胖的肘子顶了顶黄三媳妇,用眼神说道:你瞧,被我说中了吧。

    “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姑母又不在家,家里几口人要吃饭,我身为他们的主子总是要想办法,所以这不是上山去找点野菜和菌子度日,不想被朱大哥见着了,也不瞒两位婶子,我一个人小手小脚的,总是往山上跑,也不是个法子,山上那些野兽多吓人。”薄缥缈做出害怕貌,而她的相貌真的很容易骗人,人长的好,态度也不差,加上一些肢体语言动作,能骗到一票人。

    果真,朱婶子就吃她这套,忙不迭的点头。“你这娇滴滴的样子,还能上山去也不容易,我家阿兰我就不让她上山,她要是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看我不打断她的腿才怪。”

    是,别人的孩子不是孩子,只有自家的孩子才是孩子,这也是有娘和没有娘的差别,有娘的孩子是个宝,没娘的孩子是根草。

    草嘛,没人护着,凡事得自己来,晕倒装死,装给谁看?在外头闯祸,没人替你收拾,很多是不在于能不能,而是就算不能也要变成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也就这么回事。

    “婶子想知道我从山里带什么东西下来?就像您说的都是乡里人的,就进来瞧瞧吧,甭我说我自己蒙着头发财,不照顾邻里。”薄缥缈把手放开,让她们进屋。

    两人互看了一眼,十分意外薄缥缈的好讲话。

    不都听说这位小姐脾气坏又冲,骂人又打人的,怎么看起来传言有误啊。

    两人进屋一眼看到的就是好几处高低的木屑堆,整齐的堆在院子里

    院里王老汉和张大娘、花儿,正分工合作的忙活着,一个用铲子将木屑铲进三边的木盒中,抖动后抹平,放到一旁,一个负责将之排放到钉好的木架上,一个拿着竹扫帚把散置四处的木屑往中间扫,看见朱婶子和黄三媳妇进来,三人完全没有想搭理的意思。

    “就这木屑堆,你想用这些没用的木屑种菌子?”朱婶子终究是漏了口风,王老汉带着花儿去县城换银子的事情,还是被进城的人撞见了,回来说了一嘴,朱婶子本来没放在心上,直到又听见自家那口子叨念,这才把其中的关键连在一起。

    “我一个小女子天天上山,大娘不放心,所以才寻思不如试着种些菌子看看,要能种出来是运气,种不出来也就没办法了。”薄缥缈避重就轻,说得很简单。

    黄三媳妇捻了些粉末,用手指搓了搓。“这里头应该不只有木屑吧?”

    “这里头我还掺了些粉头、米糠和一些别的。”薄缥缈简单带过,她不介意她们去研究,但能不能研究出个所以然,她就不负责了,自己连一桶金都还未赚到,培养土就这样亮给她们看,够仁至义尽了吧?她们再有什么不满,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你说这混着的都是些什么呢?”黄三媳妇喃喃自语,干脆弯下腰,手里抓了一大把,毫不客气的放进荷包里,就连张大娘用眼剜她都假装没看见。

    这是明着抢啊!

    这个,是个有心思的。薄缥缈暗忖。

    朱婶子看黄三媳妇抓了一把,她也不落人后,也抓了一把攒在手里,“我说大妹子,你确定用这些个东西就能种出菌子来卖钱?”

    “婶子言重了,这些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我自己都还没种出东西来,可不敢打包票,婶子们要是没有种出菌子来,可别怪到我头上来。”看也让你们看了,培养土拿也拿了,能研究出成分来,是你们本事,要是没看出门道,也不能怪她。

    何况,她自己都还没收成,就把种菌子的法子透露出去,谁还敢说她不仗义?

    只是,人性通常有许多让人防不胜防,譬如,软土深掘。

    “大妹子,不是朱婶子要怀疑你,你这一目了然的,真的没藏什么我们看不到的配方之类的?”

    薄缥缈还真被气笑了。“我都让你看了,你还不满意,要不,你把培养土留下来,自个去琢磨。”

    黄三婶子拼命拉朱婶子的袖子。这是发哪门子疯,直接问人家有没有偷藏步数,这不是不知好歹,不知所谓吗?

    “我这不是问上一嘴吗?……”朱婶子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妥。

    “两位看也看够了,花儿送客!”她下了逐客令。

    花儿早看这两个女人不顺眼,一听到小姐号令,大马金刀的提着竹帚就过来,那气势骇得两个女人灰溜溜的跑了。

    两个女人的脚才踏出薄家门,花儿一个箭步就把门砰一声关起来,还对着门板做鬼脸,她最讨厌这种不要脸的三姑六婆了!

    平时在村子里碰到,只会极尽挖苦她又傻又呆还没人要,以前她小,这些个妇人就算看到自家小子欺负她,不但不会制止,还装作没看到的走过去,这会儿小姐好不容易想到个可以赚钱的法子,她们还好意思腆着脸上门来,什么叫不要脸,就是这种人!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