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6 作者:陈毓华
    张大娘点点头,却看见薄缥缈将背篓放在大腿上。“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婆子推你出去。”

    老实说她对薄缥缈的印象真的好多了,看见她想出门,连忙出了声。

    “你忙你的,我要上山去把昨日已经做上记号的橘子给摘下来。”还有她记挂的山葡萄,不然上山的人那么多,指不定就被人摘走了。

    不过橘子占地方,今天又少了花儿这帮手,只一个背篓,也不晓得能不能将野葡萄带下山?

    哎,只有两只手真不够用!她决定多带两个篮子。

    “什么,小姐你还要上山?你这……样子怎么可能上得了山?”一般的小姑娘也只能在山脚下摘拾些野菜,上山就是不敢的,何况今天花儿也不在……小姐的腿又那样……

    “不碍事,我的腿已经可以走动了。”她从轮椅上起身,为了取信张大娘还走了几步。

    张大娘见小姐步履稳健,张大了嘴,眼里都是不可置信,半晌,双手合十,嘴里直叨念着,“菩萨保佑啊!”

    “这下你能放心我一个人上山不会有事吧。”眼看时候不早了,她也不和张大娘罗唆,叠起背篓,背着出门去了。

    张大娘瞅着薄缥缈的背影,心里直打鼓,不一样,小姐真的不一样了,老太太应该不会想到小姐会转了性子吧?

    要不要赶紧知会那边?

    没错,她和她当家的都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来看着小姐的,生怕她又不知天高地厚闯出什么祸事来,倘若事情大到无法收拾,殃及府里的人,就要壮士断腕,和她撇清关系,但如今,那个娇蛮任性,目中无人,只会颐指气使的小姐好像已经不见了。

    薄缥缈可不知道张大娘心里的百转千回,她到了山脚下,看着左右无人,深吸了一口气,再提气,内力有些不济,她撇了下嘴,再试一次,噌地,一下就窜得老远,她脸上露出就该是这样的微笑,再纵身一跃,就去了老远,无声无息,就着早晨凉爽的清风朝山巅上奔去。

    这一路她非常的愉悦,前世她可以说是杀手界的翘楚,不论去到哪,根据地形、天象,她能辨认方向,能闻到蛇鼠虎豹出没的气味,也能在野外觅食。

    她万万没想到这些本事拿到这个世界来,居然也派得上用场,好吧,大材小用了些,但是,谁规定功夫只能用在伸张正义上头,对现在的她来说,填饱肚子是当务之急,不再为柴米油盐烦恼发愁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不说她这趟上山收获如何,另一头,王老汉照着薄缥缈的吩咐,跟花儿带着菌子也不往集市去,集市里卖东西的摊子众多,他们的菌子再好,也卖不上多好价钱,所以,缴了一文钱的进城费用,他就果断的带着花儿去了东城区,这里住的都是乡绅富户,对于吃食,一点也不吝啬银两。

    不过,重点就是要新奇好吃。

    敲了几户人家,也不见得都愿意给好脸色,但是也遇到识货的人家,一见到麻袋里新鲜的鸡枞菌、香菇和各种菌类,便都买了些,但采买的人也说了,东西虽好,也得看主子们乐不乐意吃,就算在价钱上没什么讨价还价,买的却是不多。

    王老汉倒不失望,对于菌子能卖出去那么高的价钱,他已经非常意外,陆续又敲了几家门,那户人家倒是对银耳情有独钟,原来是从百京来此客居的人家,买了银耳之后,看着王老汉带的菌子新鲜,便都买了去。

    前后花不到几个时辰,就把所有的菌子都卖出去,王老汉感觉口袋里沉甸甸的铜钱,原来小姐说能赚钱,真的能。

    乡下人家哪识得菌子的好处,只有那些个富到流油的人家才会往精食上要求。

    他又照着薄缥缈的吩咐,买了糖、罐子和张大娘要的米面粉油盐,几百文的铜钱已经所剩无几,但是瞧着花儿那眼巴巴的小眼神,还是掏出两文钱买了颗大肉包给她,自己却是推托不饿,就着竹筒的水灌了个粗饱。

    花儿看着王老汉只买了一个,便掰了手上的一半分给他。

    王老汉乐呵呵的吃了那半个包子。

    既然自己的腿没事,王老汉也不装了,重物又都由花儿背着,一老一少慢慢的走向归途。

    待他们回到家,见院子的竹筛上铺了满满的野葡萄,薄缥缈和张大娘正埋头将野葡萄捏破,连带皮、籽放进干净的容器里。

    另一旁是成堆的橘子。

    原来薄缥缈上山后,不只将昨日的葡萄悉数摘下,就连橘子也摘了满满的篓子,回到家便和张大娘做起葡萄酒的前制作业。

    说起来,她这人没什么嗜好,就喜欢喝几口红酒,既有美容的功效,还能纾压,如果没看见这些葡萄也就算了,既然被她发现长在山里无人理会,哪能暴殄天物?

    只要菌子能卖钱,家中有了进项,她也就能理直气壮替自己谋些福利,毫不心虚了。

    让王老汉惊讶的不是这些,是薄缥缈的腿。

    “小姐的腿没事了?”他喃喃,“怎么可能?”县城最有名的大夫都说能走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他以为小姐这辈子就得在轮椅上过了。

    哪晓得,这会儿好端端的和他那口子坐在小凳上一起干活?

    “王大叔回来了,还顺利吗?”剥葡萄剥得双手都是汁液,薄缥缈看着花儿背篓里满满的东西和刚放下来的罐子,知道她是多此一问了。

    “小的照小姐的叮嘱,鸡枞菌一斤六文钱,银耳一斤十文钱,牛肝菌则是一斤三文钱,都卖出去了。”最令他激动的是,有户人家居然问他家里可还有银耳,还叮咛下次再有,他们还要。

    “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这是小的该做的。”

    “还有余钱吗?”

    “还余二十个铜钱。”

    她也不问那些个细帐,反倒说起了张大娘和王老汉没想到的事。“好,我听说之前你和大娘掏出了自己的体己钱贴补家用,这些日子多亏了你们,否则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如今家里有了进帐,我想和王大叔商量一下,等下回卖菌子的钱凑成了整数,就把欠你们的一吊钱还上,可好?”

    如今这点钱再凑上家里那二十二文钱是不够还的,但是做人讲究诚意,就算这会子还不上,什么时候还钱是一回事,但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

    “这事不急……”王老汉话还没说完,腰际就被张大娘狠狠掐了好大一下,薄缥缈看在眼里,就没在这话题上继续。

    眼看着葡萄和橘子都是不能等的活儿,王老汉和花儿放下手边的东西,也跟着忙活了起来。

    不得不说四个人比两个人的动作真的快多了,午饭前所有的葡萄已经捏破,放进花儿洗好晾干的罐子里,薄缥缈兑上粮食做的白酒、冰糖,用油纸封好罐子,抹上泥封,一个月后用纱布过滤残渣,酒就能喝了。

    这就是红酒的妙处,不需要用到酒麴也能自然发酵。

    只是张大娘那个心疼啊,倒进罐子去的那可是粮食做的酒,没有遇上年节哪舍得拿出来尝,薄缥缈却是毫不客气的倒进罐子,哎哟哎哟,这酒可还是向邻家借来的。得还啊!

    忙的告一段落后,几人就着昨晚吃剩的野鸡汤和玉米馍馍当作午饭,薄缥缈向来有午憩的习惯,便让大家去歇着,下午再来煮那些橘子。

    可躺在床上,她却有些睡不着,脑袋风车般的转着,转得都是如何替家里赚钱,就算不能直奔大富,好歹是个小康吧。

    如果只靠天天上山摘菌子,想发财,有难度,还累人,但若是把菌子搬到家里,刮风下雨不用出门……那就另当别论了。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