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5 作者:陈毓华
    在山上折腾了半天,这身子弱,尽管精神头看着还可以,身体却累得很,喝了杯温水后,回房躺下睡着了。

    她这一睡直到天擦黑才醒来,鼻间闻到张大娘煮食的味道,是肉香,她赶紧擦了脸,整整头发后到院子去,看到屋檐下放着归置好的麻袋,里头是稍微去掉水分的菌子,另外摊在竹篾筛子里的是越发讨喜的银耳。

    只是这下她有些为难了,她原是想自己到县城去卖菌子的,一来,她来到这个叫百济的王朝后还没出过门,二来,她可没打算一辈子困在这小山坳,她总得出门去瞧瞧外面的世界,才好再作打算。

    但是看着自己两条无力的腿,看起来这县城暂时是去不了,就算勉强去了,也只会给别人添麻烦,她可没忘今天上山下山都是让花儿给背着来去的。

    她回到吃饭的小偏厅,说是偏厅,不过是和灶房作了区隔的小间,木桌上已经摆了两个菜,一大碗的汤。

    飞鼠肉炖了萝卜加上菌子,味道不用尝就知道鲜美得很,一盘炒野菜,一盘油焖菜,花儿跟前跟后的跟着张大娘,嘴里嘟囔着,“大娘,你就让花儿尝一块野鸡的肉味,花儿好多年都没有吃过鸡,都快要忘记鸡是什么味儿了。”

    “一只野鸡剥了毛,看着也就那几块肉,要让你吃了,小姐吃什么?”张大娘很是坚决。

    花儿都快哭了,一见到薄缥缈,扁起嘴来,像讨不到糖吃的小孩。

    “不就一只鸡,如果在锅子里,就端上来大家一起吃吧。”她可是知道花儿盼着肉盼了一整天,想吃,明天再抓就是了。

    “小姐,桌上已经有肉了,又不是逢年过节,哪有桌上两盘肉的规矩,你这样会宠坏花儿的,她食量这么大,能吃饱她就该偷笑了。”一直以来张大娘最头疼的不是如何侍候好小姐,让她少发脾气,而是填不满花儿这丫头一张嘴苦恼。

    再说,今天把肉吃光了,明天又是清汤寡水,她知道小姐偏宠花儿这傻丫头,但乡下人家哪有这样宠孩子的?

    所以薄缥缈让她把鸡肉端出来,她还真是千百个不愿意。

    但是再不愿意,小姐发话了,最后还是如了花儿的愿。

    为此,她又忍不住剜了花儿几眼,花儿却开心得一点也没察觉。

    “花儿,你去叫王大叔进来吃饭,一家人没必要分两桌吃,往后就都这样吧。”

    张大娘把饭菜摆上桌,抹抹手就要退下,却听小姐这么说,把头摇得都快断了。“小姐,这是不行的。”

    就算乡下人没那么严苛的规矩,但是下人和主子同桌吃饭,毕竟少有。

    花儿可没张大娘这么多顾忌,小姐叫她去叫人,她就去执行。

    第二章  入山寻活计(2)

    “张大娘,你也坐吧。”

    香喷喷的鸡肉上桌了,不只花儿馋,她也馋,前世对肉她毫无感觉,因为她生在一个不缺肉的时代,家庭富裕,讲求的是精致美食,可来到这里,好几个月不沾肉味,又被花儿满口的想吃肉给勾引起想吃的欲望,再则,人吃饱,有了力气,也才好做事,明天可还有一堆事要做呢。

    王老汉一开始也是有些不自在的,但是一顿饭下来,许是几个人真的太久不知肉味,张大娘做出来的几道菜都被一扫而光,吃完,难得的红光满面,他也就放开了许多。

    “王大叔,你那老寒腿走到县城可碍事?”喝了碗温水,薄缥缈道。

    王老汉没想到小姐会问到他的腿,有些不自在的道:“我这腿不碍事,只是人有了年纪,走得慢而已。”

    薄缥缈微微笑,王老汉的腿不好就如同张大娘的耳背,都是看时候的吧。

    原主还活着的时候,两个老的不乐意侍候她,毛病就多着了,这会儿看着她清醒,知道瞒不过,也就不遮掩了。

    薄缥缈也不揭穿,“我想,你明天和花儿跑一趟县城,把今日摘的菌子和银耳给卖了,花儿力气大,让她扛着两布袋的东西上路不成问题,但是她性子直,不会做生意,这就需要你了。”

    薄缥缈让他去县城卖菌子,老实说王老汉是有点意外,但是他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年轻时,他和老太爷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场面没见识过,会待在这让人发霉的乡下,都是因为老太太的吩咐。

    对于薄缥缈的安排,他颇感意外。

    到了县城,该往哪去卖东西,找到好买家,这些都要靠有经验的人带领,花儿年纪小,力气大,扛着重物不吃力,这样的安排相辅相成,这可不是一个脑袋镶豆腐渣的小姐能想得出的法子。

    他向来对这个小姐没好感,就是个被娇惯过头了的丫头片子,今日却有些改观了。

    “小姐怎么说,老汉怎么做就是了。”

    “明日要是卖了菌子,回来就雇辆车,别折腾腿了。”一个老一个小,去程背着那么多东西,回来能轻松点自是最好。

    王老汉微微顿了下,这样的善良体贴还有大方,小姐难道像婆子说的真的改头换面了?

    “还有,难得进城,看家里缺什么,该置办什么东西就买了,别手软,另外,多买些冰糖回来,我有用处。”她在山上看到的山葡萄、野橘子、院子的橘子树在在都要用到糖,她把这事向王老汉说了,要他拿捏着该买多少糖回来。

    张大娘、王老汉听得都咂舌了,夫妻做久了,有时不用言语也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两老心里嘀咕的都是这得费多少糖啊,小姐还指定要冰糖?搞不好赚的银子都不够花在买糖上头呢?

    薄缥缈却像会读心似的,“钱花完了也不打紧,冰糖买回来,咱们把院子的橘子做成罐头,再拿去卖,又是一项生计。”

    原来是这样,小姐不是为了甜嘴买糖,是为了想让家里多一份进项。

    这下王老汉夫妻俩没问题了,只是张大娘还是放不下心多问了句,“院子那棵橘子树可酸了,村子里的小子鼻可灵了,哪里有好吃的就往哪里去,就是不曾打过咱们家里这棵橘子树的主意。”

    “我知道,连花儿都不吃,可见有多难入口了。”薄缥缈丝毫不以为意,不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做罐头?

    “小姐,老头我也多问一句,什么叫罐头?”王老汉可好奇了,这词儿听都没听过。

    薄缥缈卖了个关子,“等你们从县城回来就知道了。”她忽然想到什么,点着自己的下巴。“对了,除了冰糖,我还要大概这么大的罐子,先买十个,要是不够再说了。”

    在她以为当然是要用玻璃罐子好看,但是这时代有没有玻璃还两说,就算有应该也贵得惊人,用来做这小买卖根本不划算。

    这一出又一出的,不说张大娘,王老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点头应了。

    薄缥缈转而吩咐花儿,“花儿,出门前你在橘子树下张个网,再把橘子都摇下来吧。”

    这样张大娘和她要拾掇起来也方便多了。

    “这个简单!”花儿拍胸脯。

    这对她来说不算是活儿,是玩乐,她自然乐于从命!

    隔日一早王老汉和花儿出门后,薄缥缈看着那被花儿摇掉了一地的橘子,张大娘动作俐落的收拾着。

    “大娘你把橘子剥开来,橘瓣和橘皮分开盆子装,我都有用。”橘子可不只橘子肉瓣能吃,橘子皮也是好东西。

    切成丝,拌上蜂蜜,能当零嘴;将橘皮烤焦,研磨成粉,再用植物油调匀抹在患处,可治冻疮;加些姜和红糖能治咳嗽、能解酒;能解鱼蟹之毒;当然啦,橘皮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如果将其洗干净与茶叶一同存放,泡来喝,变成冲饮……效果可多着了。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