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4 作者:陈毓华
    看过去红葱牛肝菌、黑牛肝菌、青头菌,单生群生都有,既然看见,她当然顺手挖起来放到背篓里,她再移往高山松和针叶林的混合交界处,几乎有婴儿高的白蚁窝上长了一大堆的鸡枞菌,而且还是青色的鸡枞菌。

    鸡枞菌有青白黄三类,以形貌俊秀、肉质细嫩的青鸡枞菌为上品。

    她小心的将之前放在背篓的菌子拿出来,将好几斤重的青鸡枞菌放在最底部,然后又接着在另一处白蚁窝找到了一整丛的鸡枞菌。

    挖完一处野菜的花儿回过头来,发现自家小姐居然能下地了,忽地窜了过来。“小姐,你的脚好了?!”

    “腿脚还不是很有力,不过走一会儿是没问题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小姐是好人,老天爷会保佑的。”她一脸激动。

    “野菜可摘好了?”薄缥缈赶快岔到别处,因为她看到花儿的鼻头一红,眼看着就要淹大水。

    花儿吸吸鼻子,点头说道:“篮子都装满了,只怕我们今日带不够背篓来装,早知道该多带几个。”

    “我们就两个人,四双手,再多能多到哪去?”她看花儿手上的篮子已经装得满满当当了,稍微一碰就会满出来,果然是大丰收。

    花儿将篮子往旁边一搁,过来帮薄缥缈摘菌子。

    两人速度快,收获了不少鸡枞菌。

    “要不,明日让张大娘也一块上来。”这不又多了一双手?花儿建议道。

    “家里人都出来了,动静大,村里人怕是会一窝蜂的过来这边,到时候我们又要换地方,别处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菌子可以摘。”没错,大山没有主,谁都可以上来,她们若嚷嚷开来,这片山里的野物可就没她们的分了。

    对花儿而言,只要是小姐说的话都是对的,主仆俩接着又找到香菇甚至白木耳、羊肝菌等,只是数量都没有鸡枞菌多。

    她思寻着明日再上山一趟,菌子应该还会有。

    今日的收获算不错了,鸡枞菌和白木耳可都是好东西,只要找对买家,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只是花儿并没有什么高兴的神色,小嘴一直嘟着。

    为了避人耳目,薄缥缈将所有的野菜放在背篓的最上头。“怎么了,这小嘴翘得能吊水壶了,回去把菌子晒一晒,赶明儿个拿到集市去换银子,给你买糖吃,花儿高兴不?”

    “小姐说山上有肉,这些菌子又不是肉。”她心里头念念不忘的是这个。

    薄缥缈失笑,她差点忘了这一茬。

    “成,现在就找肉。”

    听到肉,花儿马上笑逐颜开。

    薄缥缈用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竖耳去听,手里静悄悄的捏了一颗小石子,半晌动也不动。

    花儿见小姐那屏气凝神的样子,她连呼吸都放轻了不少,可她也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在快要破功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的,薄缥缈那捏在指尖的石子弹向草丛深处。

    草丛顿时响起窸窣的声响。

    “去捡吧,有猎物。”薄缥缈轻松的笑道。

    “哗,小姐,你好厉害,花儿以后也要学这招!”

    不是薄缥缈想泼花儿冷水,“这弹指神功除了巧劲,还需要内力,不过,若你学会了那些个外家功夫,威力一点都不会输给这个。”连内功心法都记不住的花儿想学这个是不成的。

    花儿听到自己不适合练这门功夫,一开始很是失望,但又听到薄缥缈接下来的话,总算破涕为笑,高兴的钻进草丛里,没多久抓着只野鸡回来,脸上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天下一般。

    “小姐,这野鸡好像是撞上了树根昏倒的,不是你打下来的?”

    薄缥缈凑过去一看,野鸡的伤口不见被外力打伤的血和洞,她一下子满头的黑线,她这是失了准头,许是弹出去的石子吓着了野鸡,吓得它去撞上树根,这才昏倒的,而不是她的功夫了得。

    她干笑,揩汗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要不,咱们再试一回。”

    果然,即便功力恢复了一两成,她这身子还是不行,看来要想恢复到手无虚发的状态还有得拼了。

    为了挽回面子,她这回看准了树枝上飞窜的飞鼠,看得见标的物,命中率应该会高些,这次总算没漏气,手上两个石子弹出,一口气打下两只飞鼠。

    “小姐,你一次可以弹出几颗石子啊?”花儿好奇的不得了,满心崇拜,薄缥缈刚刚的失误已经不算什么。

    “也就三个。”

    花儿的嘴,合不起来了。

    薄缥缈没说的是她向来命中率百分之百,不过,这会儿她那百分之百的纪录看起来是得作废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英雌落难,不提当年勇了。

    主仆俩遮遮掩掩的下了山回到家,秋天正好是农地最忙的时候,家里不管老少都得下田去,不忙到太阳西下,是不会回家的,尤其是秋收时节,所以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人,很顺利的到家了。

    已经等得心急火燎的张大娘和王老汉,见到一大一小回来,张大娘也不管王老汉频频丢眼色,劈头就把花儿骂了一顿,骂她不知轻重,竟把小姐带上山,要是遇到个什么,看怎么办才好?

    小姐可不是一般好好的人,她腿脚不方便,身子也弱,要是出了个什么事,他们拿什么向三娘子交代?

    张大娘骂起人来连珠炮似的,花儿连回嘴的机会都没有,瞪着大眼,表情无辜到极点,乖乖让她骂完,才将薄缥缈放回轮椅上。

    张大娘这时才回神,她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花儿骂了,小姐可还在花儿的背上,这不是连小姐都骂进去了?

    她的头皮开始发麻。

    这个主儿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虽然寻死不成,醒过来后看着性子变了不少,不再动不动指天划地、尖酸刻薄的骂人了,也不会再动不动砸东西泄忿,或整天怨天怨地、骂鸡骂狗,好像所有的人都亏欠了她。

    但是那些个她刚来的日子,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了,这会儿不会又要招一顿骂了吧?

    看小姐背上还背着背篓,张大娘颤着手把背篓卸下来。

    她一看背篓里的东西,满满的菌子和野菜,又看花儿手里拎着用藤蔓搓成的绳子上绑着几只飞鼠和野鸡,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们这不是上山去疯玩,而是去找菌子,而且还有少见的鸡枞菌、香菇、青头菌和……这是银耳吗?

    银耳她是认得的,早年她在薄府时侍候过老夫人,所有后院的主子们最爱喝的就是冰糖银耳,偶尔遇到分量不够,还会为了谁多一朵,谁少一朵闹起来。

    “大娘别骂花儿了,是我要上山去的,出门的时候忘记知会你一声,害你担心了,对不住。”薄缥缈出面把责任扛了下来。

    “哪里、哪里……”张大娘猛摆手,太不自在了,她一个下人哪担得起主子的道歉。

    “大娘赶紧把菌子晒一晒,明天就能带到集市去卖钱,还有我看着大家也有一阵子没沾到荤了,这野鸡和飞鼠整治整治,晚上就有两道荤菜了。”

    至于家里有没有那些个葱姜蒜的佐料,她倒是一点不担心,王老汉可是庄稼老把式,家里那块菜地照顾得很好。

    “是是是。”张大娘怔忡了片刻后没话说了。

    这个骄纵到几乎无法无天的小姐,人还瘸着呢,居然会为了家中的生计上山去,还带回这么多菌子和野味,她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吗?手上沾点什么都要洗上三遍,欸,这……自己也弄不明白了,先赶紧着手处理那堆东西再说了。

    薄缥缈推着轮椅往屋里走,来到这儿之后,这轮椅她已经使得很上手,就算没有花儿也能自己推着走。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