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1 作者:陈毓华
    第一章  被养坏的原主(1)

    入秋的阳光暖暖、柔柔的,没什么力气,天上的云团团、朵朵的,晒得人直犯困。

    院子里没什么花团锦簇的景象,墙角的大黄栀子开得有些稀落,倒是一旁有了年岁的橘子树枝头上的橘子正由绿转黄,铺成了一片浓绿金黄交织的遮荫,恰恰好替歪在轮椅上的少女遮住日头。

    她一头青丝随意的绾着,微微眯着眼睛,白皙的额头上覆着一本几乎快翻烂的话本子,晒着似有还无的暖阳。

    小丫头跑进跑出的探头,上上回手里拿着锅铲,上回手上拿的是柴刀,这回看起来是都忙完了,两手空空。她见轮椅上的少女坐姿丝毫没有变,还是像个木头人似的,便来摇少女的肩膀,“小姐,你不会睡着睡着又想不开了吧?”

    小丫头约莫十一、二岁,不是很浓密还带黄的头发梳成两个小髻,膀大腰圆,这一摇,也不见她怎么使力,少女却被她摇得书掉了,人还往一旁歪去,失去重心的身子随着轮椅倾斜,眼看就要摔个难看。

    这一下犯困的人彻底完全清醒,而且什么叫做睡着睡着又想不开了?

    只见重达十几斤的轮椅被小丫头稳稳的托在手中,这样的重量被一个小丫头举在手里,怎不叫人惊讶?

    “知道你力气大得跟牛一样,放我下来吧。”瞌睡虫跑光,她被小丫头逗乐了。

    接手了一具孱弱的身体,身子不行,腿骨也不行,老天让她重活一遍,给的就是这份大礼。

    根据这个和她同名姓,都叫薄缥缈的小姑娘混乱的记忆中得知,原主十三年的人生,妥妥就是一部骄纵史——挥金如土,骄奢成性,她曾是葛老夫人的掌中宝,从小放在房里养,送到嘴边无一不是精致的,穿戴也是最好的,织金的缂丝是掺着孔雀毛翎织成的衣裳,却是当成常服在穿,身上的配戴皆价值连城,一年四季的衣裳少有重复,娇养得跟名花一样。

    葛老夫人是谁?

    簪缨世家中的翘楚,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一品老太君。

    然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见得有身分、有地位,拥有傲视群伦的家世、睥睨世间的权势,烦恼就会少一点。

    百济开国初年,太祖对于一帮子跟随他打天下的人很大方,该封爵的封爵,该赏赐的赏赐,葛府的辅国公爵位便是因为从龙之功而来的。

    获得此等顶级勋臣的殊荣,草莽起家的一干人都乐歪了,手里有了钱和权,想要什么没有?

    于是一个个都很快乐的往享乐山上走,有多奢华就多奢华,花钱如流水不算什么,呼佣唤婢,广纳妻妾,就是希望努力的开枝散叶,好让家族可以旺盛繁茂下去。

    可惜想像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也不知是少年早秋,还是打仗伤了身体,又或者是杀戮太多,辅国公广纳妻妾,普施恩泽的结果,却是胎中孩儿早夭,又或者养不活,勉勉强强最后只保得一儿一女。

    如珠如宝的儿子也奉行老爹遗训,务必要让家族发扬光大,他也聪明了些,娶进国公府里的女人首要条件不是貌美如花,身材苗条,也不是懂得琴棋诗酒花,而是要身体健康,但到后来也证明效果不彰。

    在一代不如一代的情况下,到了葛老夫人这里,只得一子。

    最哀怨的是这位世子爷也没多争气,葛老夫人精心挑选的通房他收,也用了,但依旧没消息,葛老夫人转念想,还未在娶正妻之前生下庶长子也不是件好事,于是转头火速的去张罗儿子的婚事。

    各家仕女千金的小画如流水般送到世子手里,日日不断,让他看得头昏眼花,最后不得不去和他娘交心坦承,他还不想成亲,不是不娶,只是让他缓个几年罢了。

    葛老夫人说不过儿子,无奈的同意了,只是突然间就老了。

    世子爷越想心越不安,又见母亲把重心全部移到吃斋念佛上头,再也不问他任何事,那寂寞的背影看得他的心直抽痛。

    他把在朝中结交的忘年之交薄老头喊出来喝酒,两个喝得醉醺醺的老少,互倒苦水,年轻的被逼婚,有了年纪的却是面临丧子之痛,家中么儿和媳妇双双意外而亡,留下一儿一女,官位不高、家境不宽裕的他也想一醉解千愁。

    那天,醉醺醺的辅国公世子竟把薄缥缈抱回来给葛老夫人扶养。

    其实世子隔天酒醒后便觉自己莽撞,怎么就把薄老头的孙女要了过来,连忙赶到葛老夫人的堂居一看,却差点痛哭流涕。

    他那原本心灰意冷、形如槁木的娘亲竟然露出他许久不见的笑容在逗孩子。

    于是他把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错就错了,不管自己是仗势欺人,还是软硬兼施,一来他帮薄老头减少了人口的负担,二来他娘也高兴。

    对他来说,多个丫头也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

    世子想了想,回去让人送了不少金银财帛到薄家去。

    按理说,这样一来皆大欢喜,两造都得到彼此想要的结果,偏偏这薄缥缈就是个作死的货,几年下来,仗着老太太的势,把自个儿当正牌嫡女,眼睛长在头顶上,一来二去的,将整个辅公府的远房上下都得罪了个遍,更遑论下人,她根本没把身边的人当人看,打骂是家常便饭,下人一提到她皆噤若寒蝉。

    那时的她哪里知道被人捧得越高,到时就摔得越惨。

    世子对她的作派本就不喜,等她年纪慢慢大了,那股不喜越发深重,接着他娶妻了,也十分疼爱自己的妻子,但这蛮横无礼的薄缥缈竟然屡屡冲撞他的妻子,甚至让怀有身孕的世子夫人,也就是她该喊义母的人差点没保住这胎儿。

    子嗣对葛家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世子一怒之下再也不许薄缥缈唤他义父,他说既然不曾正式认干亲,往后,她喊他世子爷便是。

    如果到此,这位薄大小姐能稍稍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事了。

    世子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等他有了自己的儿女,薄缥缈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坨屎。

    可看在她曾经带给葛老夫人承欢膝下的欢乐,他一直容忍着。

    但这会儿就不是了,葛老夫人一归天,还未出殡,不说老夫人的遗嘱不给瞧,先把薄缥缈软禁起来,原先盘算着把她往祠堂、家庙一塞了事,随便她了此残生,后来被薄家得知消息,也无从得知两家人是怎么谈的,薄缥缈不情不愿的被送回老家山西通州。

    哪里知道这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薄大小姐一到家,见家里只是个不满百年历史的家族,连给辅国公府提鞋都不配,便大吵大闹,这不,全家人被她搅得不安生,当时的薄老太爷已经仙逝,当家做主的是薄老太太,她眼看着已经和他们离了心且被养坏了的孙女,痛心之余,觉得她欠教训,便将她打包,扔到了百里之外一个叫朱家角的村子让她好好反省。

    那屋子是属于薄三娘的,她和薄缥缈已经去世的亲娘是姑嫂关系,年轻时处得倒是融洽,她还亲手抱过刚出生的薄缥缈。

    不过薄三娘是个清高的,眼界长在头顶上,本以为一辈子会孤独终老,最后却看上了什么都不如她的丈夫,屡劝不听被家人视为忤逆,便被赶出了家门。

    她的命也不好,出嫁没几年,丈夫没了,没留下一子半女,只有一间宅子,她也不屑回娘家当姑奶奶,熬到中年仍是孤身一人,到世家小姐们家里授课当女西席维生。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