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3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38 作者:风光
    “我还没给你答案呢!你怎么就决定自己一个人回去了?”谌若青微微一笑,不忍心再欺负他了。

    “你的意思是……”骆泽双眼都亮了起来。

    “我……”

    谌若青正要说出她的答案,但突然前头传来德隆的大嗓门,硬生生打断了她的话。

    “他奶奶的,小骆竟然是太子啊!不,现在不能叫他小骆了,该叫太子殿下。老子这辈子都还没和皇亲国戚这么靠近过,都还没拜见他,他跑哪儿去了?太和殿下!太子殿……在这里啊!”

    德隆一见到骆泽便喜孜孜地冲过来跪下磕头道:“太子殿下!这……他奶奶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啊!”

    听他满嘴的粗话,骆泽差点没闭过气去。要是朝廷百官都像他这水平,这天下不亡才怪。

    “行了行了!”骆泽急着听谌若青的答案,没空和德隆多说,便免了他的礼。

    “有话等一下再说,本宫要和若青谈话。”

    “不是,这个太子殿下,你听老子说……呃,不行,你老子是皇上,你听我说就好,我要和你解释,之前我不是故意整你的,请太子不要见怪啊,还有我真的要说,太子你真的太厉害了,力气真是大得吓人,难怪人称武艺第一……啊!太子你做什么啊啊啊啊啊……”

    德隆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已经被骆泽丢出围墙了。反正这家伙皮粗肉厚的,摔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若青,别管那人了。”骆泽又回到她身边,捧起她娇美的脸,“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愿意和我回去吗?”

    “我……”谌若青芳唇轻启,那关键的话就要说出来时,突然一个小影子从门外冲了进来,一把钻进谌若青与骆泽之间。

    “赵奉仪!媛媛好想你喔,你不在,宫里的鬼又变多了,幸好表叔带我来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骆媛,小巧可爱的脸蛋儿直磨蹭着谌若青,大眼都盈满了泪水,好不可怜。

    那你就不想你老子吗?骆泽很无奈地看着自家女儿,虽然他也很想骆媛,但谌若青的答案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他又不可能像对待德隆一样将骆媛丢出去,只能站在那儿干瞪眼。

    谌若青何尝不知他的急切?因此她很体贴地蹲下,抱了抱小骆媛后,温柔地道:“媛媛,我做了甜点,都摆在前面屋里,你到前面去挑几样想吃的,我待会儿再去找你好吗?”

    听到有赵奉仪的甜点好吃,骆媛轻而易举地就被骗走了,而且来领她走的,还是当初洪贵妃伏法后,被谌若青留在凌霄宫照顾骆媛的招喜。因为谌若青早预测洪贵妃必有后手,便让招喜陪骆媛留在凌霄宫,也算是保全她们两人。因此后来黑衣人至洪贵妃处劫囚时,招喜与骆媛才得以幸免。

    “好了,终于只剩我们了。若青……快说吧!”骆泽心跳急促地期待着。

    “我……”

    第三次欲道出结果,但这一次堵住谌若青的,却是宗穆虞,只见他急匆匆地进来,劈头就说:“嘿!老兄,这盛海城的事我都办好了,你啥时要跟我回京……哇啊啊啊啊……”

    这一次,骆泽是动了真怒了,听都不想听就把宗穆虞丢出去,而及至宗穆虞落地后,痛叫的却是德隆的声音。

    “这群混蛋……”骆泽恼火地瞪着门口,大有谁再进来就杀无赦的意图。

    “我愿意。”谌若青突然道。

    “什么?”骆泽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她。

    “我说,我愿意和你回去。”谌若青柔柔地笑着。

    骆泽的口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像是不敢置信,最后深深地抱紧她,几乎要落下感动的泪。

    历经了两年的飘泊,却像是近乎一辈子的思念,他终于真正拥有她,真正学会爱一个女人了。

    相爱的两人,无法抗拒彼此的吸引力,两唇又不能自已地贴合在一起,印证着心心相许,印证着天荒地老。

    但他们不知道一旁的门外,早已偷偷地探出了几颗头,好奇地观察着里头的情形。

    “他奶奶的,太子殿下竟要带走老子的小青青啊……”

    “你叫德隆是吧?除非你能练到我这样,遇到太子殿下丢人十次可以躲过五次,其中一次还能有人垫底,否则你最好别去和他抢若青妹妹啊!”

    “唉,老子怎么武功不能练好一点……啊啊啊,这太子竟敢亲我的若青妹妹!”

    “真的真的?我看看……唉呀,媛媛,这你可不能看……”

    尾声

    骆泽携谌若青回到京城,因为他一走就是两年多,众人包含皇帝骆山都知道他事实上是为了寻她,因此太子妃的人选,大家都没有意见,免得这未来皇帝一被惹火,又跑到天涯海角。

    半年之后,骆山退位,骆泽登基。在谌若青的协助下,一时间政治清明。而他一上任后先做的便是加强水军,肃清海盗,逐步开放海外贸易。虽然以前没有经验,但这难得倒过去跑政治线的记者谌若青吗?她适时的建言,令王朝海事开展得十分顺利,在皇宫“媒体”的宣传下,各项新政也推行无阻。

    一个繁荣辉煌的新王朝就这样慢慢呈现在众人眼前了。

    只不过正当众人认为日子应该就会这么平静下去,宫里却又开始乱了起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皇后娘娘谌若青怀孕了,这一怀孕又引起宫里大乱,皇帝的暴走让群臣跟着失控,连宗穆虞都控制不了。

    “唉,怀孕初期一直躺在床上才是大忌啊!”谌若青无奈地看着眼前紧张兮兮的男人,有些好笑地道:“太医不是也说了,要适时运动,有助顺产。”

    “但是……”骆泽苦着脸,想摸摸她仍平坦的小腹,却又像怕伤到她。

    “所以你让我起来出去走走吧!”谌若青突然脸一垮,露出泫然欲泣的样子,这是她最近发现对他很有效的一招。

    “不行!你以为你装可怜,朕就会听你的?”骆泽逼自己硬起心肠,刻意将音量提高了一点,因为她昨天才莫名其妙昏倒,吓得他连早朝都不敢去。

    “那……只要太医证明我无妨,我就能起来了吧?只走几步,不会出院子的。”谌若青突然睁大了眼,凑过去用仰角四十五度的完美自拍角度,满脸期盼地望着他。

    “朕自有考量。”骆泽被她的娇美惹得心里一动,但他逼自己沉着。

    连装可爱也不行?谌若青没办法了,只好使出大绝招,搂住他的脖子,轻轻柔柔地印上一吻。

    “还不够。”骆泽忍住反吻的冲动,却是极为享受与她的温柔亲密。

    谌若青又吻上他,毕竟在她怀孕之后,骆泽就不敢碰她了,她主动献吻,几乎要让他神魂颠倒。

    好半晌,骆泽才满足地一叹。“好吧,你再亲朕一下,朕就让你起来。”

    房内轻怜密意,温存缠绵的气氛正炽。然而隔了一道门,外头却是风声鹤唳,压抑紧张。

    由于正是新政方行之际,皇帝推迟了朝会一天,立即令众人不安起来。因为这个新皇帝的任性是出了名的,在仍是太子监国时就曾有连续好几日不上朝的纪录,为了找自己的女人丢着皇位一走就是两年,这次又是因为皇后娘娘怀孕,难保这个新皇帝一耍起脾气,会当真十个月都不上朝,那朝政不大乱才怪。

    因此群臣围在皇帝的正阳宫外,你看我,我看你,都在烦恼如何察知皇上如今的意向。

    最后,主管海政的官员先站了出来,哭丧着一张老脸道:“启禀皇上,臣叶少游,目前东南海事贸易正值扩张,需加强海军配备,将海盗再往外驱赶,但此次军辎的数量不少,需皇上过目同意……”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