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3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33 作者:风光
    终于,他来到了最靠东南的盛海城,要再找不到她,他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把心思由海面上苍凉的景色中收回,骆泽回身往城里闹区走去。要打听一个人的消息,到市场、客栈一类的地方是最快的,而他的目标便锁定了城里最有名气的滨海客栈。

    进到客栈前,突然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孩子拦住他,手上一张纸递了过来。

    “客官,欢迎参欢喔!”那孩子笑嘻嘻的,打扮得干干净净,很有人缘的样子,而他的手上,还有一大叠一模一样的纸。

    骆泽看了一下手上接过的东西,赫然发现这小单子信不像信,里头描述的是一家名叫“米其林三星”的糕点铺,保证糕点新奇,仅此一家,凭着手上这张传单消费,还只要九成价。

    骆泽发现,那孩子逢人就发单子,每个拿到单子的人,或许是看到九成价,也没人把单子扔了。这种手法……他很眼熟,真的很眼熟。

    骆泽的心热了起来,由于那孩子是在客栈门口发传单,因此拿了单子进到客栈的人们,都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传单上那家名字拗口又古怪的甜品店。

    “哟米其林三星?什么奇怪的名字?”一名坐在门口附近的胖子纳闷地直觑着传单,还把传单翻过来又翻过去的。“不过这种宣传方式倒是特别,让人想前去看看。”

    “洪胖子,该去该去,这甜点店已经开一阵子了,他们的东西很特别,又好吃,别地方还吃不到呢!”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指着桌面上的糕点,“喏,瞧瞧这叫鸡蛋糕,就面粉、蛋和糖,却好吃又顺口,这么简单偏偏没人想得出来。滨海客栈端得出这道甜品,就是学人家米其林三星做的!”

    听到鸡蛋糕,骆泽一个箭步冲到那老人桌前,看到桌面上的鸡蛋糕,与以前谌若青所做的一模一样,不由背脊一麻,几乎就要热泪盈眶。

    天可怜见,他努力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吗?

    “喂?老兄,你想做什么?”老者被他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但见他直勾勾地望着鸡蛋糕,虽然暗自腹诽这家伙究竟是饿了几天,但嘴上仍试探地问:“你也想吃吗?这东西是不贵,请你吃无妨……”

    但他话还没说完,骆泽已然闪身而去,快得令老者连眨眼都来不及。

    骆泽一到了客栈门外,便锁定了那个发传单的孩子,发现他都快发完要走了,

    急忙一晃身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臂。

    “哇啊!”那孩子吓了一大跳,剩下的传单差点全撒了。“大爷你吓死……”

    “你们店的老板叫什么名字?”同样不等人说完,骆泽劈头便没头没脑地问。

    “我们老板叫什么名字……”那孩子摇头晃脑的苦思,“我也不知道耶!”骆泽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这两年来累积的郁闷差点一次将他击溃。明明,明明就差一步了,这孩子竟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那孩子突然冲着他一笑,这一笑又将骆泽由地狱拉起,令他差点以为他看到了王母娘娘座前的金童仙子。“虽然我不知道老板叫什么名字,但我们都管她叫青姊。”

    在那孩子的领路下,骆泽来到了传单上的“米其林三星”甜品店。

    店里客人川流不息,各类特殊的甜点摆在架子上,客人可以用手上的木夹和托盘自行拿取,也有比较精致价位高的,就摆在柜台后,很多都是骆泽曾经吃过的。

    这青姊就是谌若青,骆泽已有了九成的把握,因此等不及他人招呼,便迳自进入后院。

    米其林甜品店是顶下一户两进的房舍再改建而成,因此前头的店面与后方的厨房中间还隔着小院。骆泽一脚踏进的就是这个小院,而他也见到了两年来令他魂牵梦萦的女人。

    谌若青立在院中,布衣素裙,披着件白色长袄,立在冬日的阳光下,衬得她冰肌玉骨,楚楚动人。而更令他屏息的是她那沉静的气质,犹如冷冬寒梅,傲立在冰冷中却绽放着芬芳。

    过去她在宫中,冷静中有着决断,却给人有些犀利之感,如今她的静谧却掺入了安和的气息,更令骆泽内心有种回到了家的温暖归属感。

    谌若青也看见他了,平静的表情有了一丝惊讶。他们四目相交时,仿佛时光都静止了,落在两人身上的阳光虽不剌眼,却在彼此眼光中晕开,连对方的脸都快看不清了。

    这种奇异的气氛,让两人安静相视了很久,那种相逢的震撼与激荡,是没办法一下子平息的。

    “你……”终于,谌若青开口了,很想说些什么,却因太过冲击,欲言又止。他变了很多,她却仍能一眼认出他,不正代表着她始终没有忘了他?

    “若青,我来了。”想不到先沉住气的,竟然是骆泽。这两年内他历经磨难,心境早已磨得坚定。

    第9章(2)

    “你……你怎么找得到我?”深吸了口气,谌若青整理了一下心情,才用复杂的眼光望向他。“你应该认为我死了才对。”

    “这一切要感谢穆虞,是他提醒了我。”骆泽苦笑,“你曾提过的阿里山,日月潭,我寻遍了所有类似的地方都找不到;我知道你向往东南方的风光,所以我便往这方向一直找,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唉,他毕竟是你兄弟。”谌若青叹息,当初她找上宗穆虞想剌激骆泽,以宗穆虞的智慧,自然能猜到她为自己留了后路。

    她正眼望向他,百感交集。“你见到了我,那又如何?”

    “我来带你回去。”骆泽向她伸出手,表情坚决。

    谌若青却觉得鼻酸了,想想当初自己离开时的心情,历经了两年的飘泊,是多么的痛苦,叫她如何轻易释怀?“当初我就和你说过了我的坚持,但你视若无睹,不以为然,如今你再度出现,一句话叫我回去我就回去,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骆泽的回答不假思索,因为他早在心里想了千遍万遍。“因为你,我解散了后宫,日后登基,我也只有你一人;为了你,我只身至民间历练,不依靠一丝皇家的力量,就是听你的话,要当个苦民所苦的好皇帝。”

    谌若青怔怔地望着他,他眼神变得坚毅,留着邋遢的胡子,浑身透出一股沧桑的气息,身上露在衣服外的肌肤,甚至多了很多伤疤,她知道他一定隐瞒了很多他曾受的苦。

    这不是她认识的他,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变得深沉内敛,这是她要的吗?

    随着她的沉默,骆泽再进一步,就要碰到她。

    “我记得你说过,有后宫就没有你,有你就没有后宫。如今我没有后宫了,所以我只有你。”

    谌若青却退了一步,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如果我不和你走呢?”

    “那我便等着你,等你愿意和我走。”他有些气馁,却绝不放弃。

    与她交缠的目光不出意外地藏着深情,却也传达了他的决心。他之前或许有些浑帐,但他的心意却是真的,他要让她相信。

    她轻易地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真诚,心头思绪翻涌,最后决心要给他一个考验。她的未来,要由自己决定,直到她确定这个男人是她可以托付一生的,她才会把自己再交给他。

    突然间,厨房里走出了个体型健壮却长相老实的黑脸汉子,他听到了骆泽说的最后一句话,不由横眉倒竖,一把挡在谌若青面前。

    “他奶奶的,你是谁?竟然要带我的青妹妹走?”那壮汉一手抡起扫把,俨然把它当成武器了。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