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3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32 作者:风光
    那股凌厉之风顿然消去,令差点没闪过的宗穆虞不住地拍着胸膛。

    “你也先看清楚再下手,这未免太狠了……哇!你这是什么德性?”看清了眼前骆泽的样子,宗穆虞差点没吓一跳。

    一头乱发不说,眼眶下陷,嘴唇干裂泛白,赤裸的上身全是浮肿及伤痕,但整个人却散发出一种如剑刃般挡我者死的气势,煞气十足。

    可是当接触到骆泽的眼神,宗穆虞不由心头一揪。那是一种绝望,一种心死,若非眼前人仍好端端的立在那儿,宗穆虞一点也不会怀疑,拥有这种眼光的是一个死人。

    他长叹口气,许多劝诫之言也吞进肚里,开口便直指重心。“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不想劝你什么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若青或许没死。”

    “什么?你说什么?”骆泽死气沉沉的目光里,泛出了一点光采,他迅如闪电地抓了宗穆虞的肩头。“若青没死?”

    “别激动,冷静点听我说,我肩膀快被你捏碎了。”宗穆虞抚着肩膀暗自咕哝着,下回老子要再跟你说话,非得先穿上盔甲不可。“我只是猜测,但这个猜测具有很大的可能性。”

    “你说。”骆泽深吸口气,极力平静自己的语气,但内心里的波涛汹涌可是比任何时候都激烈。

    “那日黑衣人劫囚,明明所有刺客全被你一个人打趴了,一个都没走脱。其中有几个活口,虽然没有承认主谋是谁就自杀了,却也被我们问出了一点。他说在紫霞宫里根本没见到像嫔妃的人,全都是宫女和太监。”

    由于骆泽这几日形同闭关,宗穆虞便把这几日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他们已经把杀的所有人放到了柴房里,但其中却没有若青。你想想,死者中没有她,也没有人看见她,更不可能有人能带走她,这代表着什么?”

    骆泽心头一定,紧绷的表情也慢慢有了松动。“代表着若青若是没有死……就是她自己离开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宗穆虞挑了挑眉,这家伙颓废归颓废,脑子倒是没有坏掉。“其实你前几日与若青的纠结,所有来龙去脉我都知道,所以我才配合她演出戏气气你。想不到你这家伙竟然这么古板,已有洪贵妃争宠的惨剧在你面前发生,你却仍坚持己见,难怪她要对你灰心。”

    他的表情慢慢正经起来,语气也变得凝重。“我的母亲,也是死在父亲的妾室之手,在皇宫里,甚至有洪贵妃毒死皇后,所以我很讨厌三妻四妾,支持若青的相心法,虽然后宫制度是根本性的问题,但也不是没办法改变。若青够有勇气,够理智,当断则断,不想未来被困死在深宫的阴谋斗争里,因此她藉着这个机会离去,是很有可能的。”

    经他提醒,骆泽一阵明悟,但伴随而来的却是内心的一阵剌痛。“她曾一再强调,有她就没有后宫,有后宫就没有她……我终于明白了。”

    脑子里幽幽地回忆起那日她与他谈判的话,她一再的给他暗示,一再的提醒着他她的底限,但他却不以为然,还只想着浇熄她的气势,给她一个教训。

    想不到到了最后,却是她给了他当头棒喝的教训。

    “你知道吗?她说她改变不了我,只好改变自己,改变生活……所以她去追求新的生活了吗?我早该知道她如此独立自主,如此聪颖过人的奇女子,做得出任何不凡的决定。”骆泽皱起眉,语气停顿了一下,否则内心里的痛苦,会让他说不下去。

    “我永远忘不了她那失望的眼神,那是第一次我觉得我做错了。只是为了意气之争,我却赌气不妥协,这一别差点就成了永远……而她落下的泪水,至今仍不断地烧灼着他的心,像在控诉他的自大与自私。

    他经过这几日的反省,才知道她说的对,他拥有后宫美女无数,对她是多么大的折磨与伤害,他却只想到自己。他光是看到她做甜品给宗穆虞就能气得吐血了,她不想见到他未来左搂右抱,也是情有可原。

    宗穆虞同情地拍拍他的肩,“我想,若青若是真的离开,她承受的痛苦绝对不比你少,但她有勇气,你也该有这个勇气。”

    骆泽点点头,突然正色看向宗穆虞。“穆虞,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帮我照顾媛媛一阵子。”

    “你想做什么?”这个要求并不难,但宗穆虞不明白骆泽此举背后的用意。

    “我要解散后宫,以后可以帮我照顾媛媛的人,我只信任你。”骆泽像是大彻大悟,今日与宗穆虞的谈话,失去谌若青的剌激,都引领着他走向不一样的人生方向。“另一方面,我也要去求父皇一件事。”

    思索着他的话,机巧过人的宗穆虞突然双眼一睁,“解散后宫和媛媛又不冲突,你自己也可以……你该不会也要走吧?”

    “你果然了解我。”骆泽的目光像是透过宗穆虞看向了远方,“我也该到民间历练一下了。若青曾说我这太子养尊处优,完全不知民生疾苦,未来执政时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我要用这段时间,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皇帝。”

    豪情万丈的神情,突然又掺入了几分柔情似水,这两种情绪在骆泽脸上同时锭放,却是毫不冲突。

    “另外……我也要给自己和若青一个机会,我要把她找回来。”

    两年后。

    站在盛海城的港口,骆泽望着人丁稀落的码头,放眼望去也只有零星的几艘渔船在捕鱼,整个城市暮气沉沉,港边一些商家也大多歇业,因为没有商船,没有大宗交易,没有外国来的新奇玩意儿,根本没几个人会想到港边来。

    骆泽知道,这是实施了海禁的原因,但当他确实的立在这了,才知道情况比他想像的还严重。

    他孤立的突兀身影偶尔会引起路过的人侧目,随即便失去了兴趣。毕竟他现在的打扮,布衣粗裤,背着个看起来就没什么钱财的小包袱,再加上一脸的大胡子,皮肤晒得黝黑,气质沉凝肃杀,根本没人认得出来他就是两年前那个华衣贵气,意气飞扬的太子。

    在离开皇宫时,骆山默许了骆泽遣散后宫的举动,或许也是因洪贵妃为子争储的影响吧!骆山也知道骆泽确实缺乏经验,便同意了他微服出访的举动,只是要求他在几年内一定要回来。

    然而原本要安排两名高手陪同,却被骆泽拒绝。一方面是他自己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何需人保护;另一方面这是骆泽给自己的历练,也是他给自己的机会。

    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踏遍天下,寻找他最爱的女人。

    他记得谌若青曾和他提到一个她很爱的地方,叫福尔摩沙。他打从心里认定她若是趁乱离开皇宫,必然是往这个地方去了,因此循着她曾经形容的线索,往东南方找去。

    他记得她说,福尔摩沙有座阿里山,日出壮丽开阔,还得坐小火车才能上到山顶。他跑遍了东南方以日出闻名的诸山,也没看到任何一辆会喷火的车。

    她还说福尔摩沙的正中央有个日月潭,风光无限,有如世外桃源,不仅可以坐船游潭,还有天鹅可以坐。于是他遍寻了任何名字有日或有月的池塘水潭,也找了许多与日月有关的名胜,甚至都杀进明教总坛了,可别说天鹅了,连只鸭子都没看到。

    这种无头苍蝇乱找的方式让他吃尽苦头,时时刻刻都在希望与绝望之中挣扎,要不是相信她没死的念头太强烈,光是精神上的折磨就足够使他崩溃。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