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3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31 作者:风光
    “啊……有人劫囚!”

    有人来救洪贵妃了!所有听见这动静的侍卫与大内高手皆急忙的往那方向奔去,太监宫女们也点起殿内殿外所有的灯,皇宫里的骚动由那一点慢慢往外扩散,动静传到太子骆泽的凌霄宫时,他更是一马当先地飞冲到骆山的寝宫,确认父皇的安危。

    武艺当世第一的他,几个眨眼就抵达目的地。当他来到骆山面前,一名带伤的侍卫正在向骆山禀告来龙去脉。

    “禀告皇上,有十数名黑衣人侵入,他们似乎很熟悉宫里的布置,趁着侍卫交班时欲劫走洪贵妃。不过宫里的侍卫及大内高手们适时阻挡,贼人侵入隔壁赵奉仪的紫霞宫,如今双方正在激战,刘大人已派人前去支援,不过贼人武艺高强……”

    骆山眉头一皱,望向了骆泽,他可是知道自家儿子有多么重视这个小小奉仪。而骆泽自然是听得悚然一惊,恨不得直接插翅飞向紫霞宫。若青不会有危险吧?她如此聪慧,应该有办法自保吧?

    如今的他,十分后悔这几日与她冷战,竟疏忽了紫霞宫的防卫。心急如焚的骆泽再也坐不住了,立刻飞身而出,抛下话--“父皇,我到紫霞宫看看。”

    等不及骆山的回应,骆泽已飞奔过好几座宫殿了,越靠近紫霞宫,那方传来打杀的声音便越大,骆泽的紧绷已经提到了一个极限,他无法想像若是谌若青受到什么伤害,他可能会把皇宫都给掀了。

    紫霞宫已在眼前了,映在骆泽眼中的是一名黑衣男子手里抱着洪贵妃,剩下十余名黑衣人将他们阐住读中,慢慢往外拚杀,等他们杀出了紫霞宫便会想办法遁离,因此禁军统领刘天正指使着侍卫们将贼人包围在紫霞宫前。

    但是这么一来,谌若青的安危堪虑。比起洪贵妃被人救走,一个小小奉仪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骆泽很清楚侍卫们的想法,因此人一到便喝问:“赵奉仪呢?”

    刘天见到骆泽,急急忙忙上前请罪,“启禀太子,赵奉仪……自从贼人退入紫霞宫,又想杀出来,我们的人都没有见到赵奉仪,只怕……只怕……”

    “该死!全都该死!”

    骆泽暴怒了,他抢来刘天的刀,闪身如电光般进了战圈里,一挥手便是一颗头颅,一抬腿便是一个人飞出,旁边的侍卫几乎看傻了眼,连毫无招架之力的贼人都像看到了杀神临世,所有抵抗的心情全被打消。

    骆泽的攻击犹如摧枯拉朽,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来袭的黑衣人全被打倒在地,只剩下洪贵妃及那名抱着她的黑衣男子,“放下人,本宫给你自刎的机会!”

    骆泽犀利的用刀遥指那黑衣人,光是聚集起来的气势,就差点让那人崩溃。

    黑衣人吐了口血,冷哼一声,“不准靠过来!你……”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骆泽一把刀已然扔了过去,十分精准地洞穿了黑衣人的喉头,那喷出的血还溅了洪贵妃一脸,令她惊叫了一声。

    所有侍卫全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拥有变态武艺的太子,他们打了老半天都没能奈何得了贼人,骆泽只是三两下贼人就倒成一片,这……这叫人怎么活啊?

    “本宫最讨厌听人啰哩巴唆!”骆泽完全没注意到旁人的反应,就要越过洪贵妃进入紫霞宫。

    想不到洪贵妃误会了骆泽要对她不利,抄过地上的长刀,半张都是鲜血的脸恐怖地狞笑起来。

    “你们想从我这里知道我残存的势力?我偏不让你们如愿!我要骆山记得我一辈子,我要来世再向骆泽你报仇……”洪贵妃拿起长刀便往自己脖子一划。

    她愤恨地直盯着骆泽,在自己断气前,要把这个坏了她所有好事的男人刻划在心里。原以为骆泽会受她决绝的死而震慑,想不到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直直经过她身边,飞快地没入紫霞宫。

    洪贵妃就这么张着眼,错愕的死去,如果早知道骆泽连看都懒得看她,她死得这么壮烈这么残痛干嘛?

    至于侍卫们更不用提了,事情的演变快得出乎他们意料,只能傻乎乎地见太子来了又去,根本来不及阻止洪贵妃就自刎了。太子的勇猛刚直,他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反正洪贵妃残存的势力骆泽根本不在乎,依他的想法,要铲除她的势力,找出内奸,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因此他毫不在意洪贵妃死活的迳自进入了紫霞宫,先是察觉宫里空无一人,心里便沉了下去。当他进入了谌若青的闺房,看清了房里的情况,令他强自压抑的情绪几乎发疯。

    只见桌椅柜子东倒西歪,墙上刀痕遍布,甚至谌若青的床上还留着一滩鲜血,让人看了怵目惊心。

    “若青--”他狂吼了一声,开始漫无目的地找,但当他找遍了紫霞宫,甚至连地窖都挖开来看,仍未看到谌若青的人影时,他真的发狂了。

    他飞速地回到紫霞宫门口,抓起洪贵妃的尸身,失控地大喝道:“若青……赵奉仪呢?你把赵奉仪藏到哪里去了?”

    刘天在旁看出骆泽的神情不对,鼓起勇气怯怯地道:“太子殿下,洪贵妃已经死了……”

    “死了!她死了谁来告诉我若青在哪里?这紫霞宫的所有人又在哪里?”骆泽怒吼道。

    “贼人闯入紫霞宫后,似乎与紫霞宫的侍卫有过一阵厮杀,这宫里的人恐怕……凶多吉少。”刘天吞了口口水,在骆泽的怒视下唯唯诺诺地道。

    骆泽倒退了三步,心口一阵揪痛,他不知道原来失去挚爱的女人是这么痛彻心腑的感觉,几乎比他练武时用巨流、炎火锻体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若青死了吗?她什么都没留给他,甚至连尸身都不让他见到便死了吗?

    她最后和他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她不会再和他多纠缠了?所以用这种方式永远的离开他?

    骆泽说不出自己的悲伤与后悔,只能疯狂地大吼大叫,长跪在地一拳一拳地击着地面,发泄自己的情绪,旁边的人都站不稳了,也为他声音中透出的伤痛而感伤,他却无法停止,连手流血了都没感觉。

    若不这么做,他怕自己承受不住这突来的冲击,会在众人面前崩溃。

    什么后宫,什么王位,什么祖制,根本都比不上一个她重要。然而他再怎么悔恨,却也来不及了。

    第9章(1)

    剌客一事,就在骆泽的疯狂下落幕了。至于紫霞宫里的人,除了刚刚好被招喜带至凌霄宫的骆媛,剩下的侍卫及宫人的尸体均被发现塞在柴房里,但赵奉仪的遗体却是遍寻不见。

    原本意气风发要接任皇帝的骆泽几乎要发狂,什么政事都不管了。他整天关在练功房里,疯狂的锻炼自己的肉体,以几乎凌虐的方式让自己伤痕累累,试图让痛楚麻痹他的意志,否则只要想到谌若青香消玉殡了,他却没能保护好她,那浓重的伤痛就要压垮他整个人。

    骆山因此震怒了,派了好几个人去把骆泽揪出来,要他好好的回到正轨,别为了一个女人颓废下去。但骆泽可是武艺天下第一的强者,即使派出了历届最强的武状元,一样被他丢出了外头,连讲一句话的机会也没有。

    骆山没办法了,最后只能请出骆泽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宗穆虞,希望宗穆虞讲的话他能听得进去。

    当宗穆虞踏入练功房时,一股凌厉之气已然袭面而来。幸好他被丢出了心得,一进门就先闪到一边,不顾一切地嚷道:“兄弟,是我!先别急着动手。”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