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9 作者:风光
    是了,确实他曾想升她为良娣,只是被她拒绝就没下文了。骆泽绞尽脑汁,良娣已经是太子嫔妃里除太子妃外最高的等级了,要再进一步,就要等他成为皇帝,她也能跟着鸡犬升天。“要不你忍耐一下,父皇最近在准备退位之事,等本宫登基后,你就成了贵妃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也不想当贵妃呢?”她已经有些无奈了。

    “那你想当什么?该不会想当皇后吧?”

    骆泽原只是开玩笑,但见谌若青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表情也慢慢凝重起来,很老实地道:“若青,你不可能当上皇后的。”

    这人还真是直接啊,谌若青苦笑。

    骆泽从小在封建礼教制度下长大,这一套已根深蒂固地植在他心里,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此很认真地解释道:“你父亲生前只是个御史大夫,而且还致仕了,你们谌家剩下的亲族都是平民,这样的背景不可能让你当上皇后的。”

    “其实,我也不想当皇后。”她忍不住说道。

    “啊?连皇后都满足不了你,莫不成你还想做皇帝?”骆泽一张俊脸都扭曲了,她当真有这么大胆,连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都敢说?

    谌若青差点没被他气乐了,她要真想当皇帝,说不定会比洪贵妃还先被砍头。她只能无力地道:“你还是不懂,我从来不在乎自己在皇宫里的封号是什么,我会帮你,是因为爱你这个人,而你也能给我对等的爱情。但以后如果你没办法专情了,那么我不管是什么称号,都不重要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说得很隐讳,骆泽只是觉得有些不安,却无法掌握她要表达的意思。

    “这么说吧,我的爱情是独占性的,我只爱你一个人,所以我希望你也只爱我一个人。但是事实上你有许多嫔妃,未来更会有后宫三千,甚至还会立一个皇后,届时我能分到的你只有三千份里的一份,而你能在三千个人之中,一眼望见我吗?所以我说,那时候的我,对你已经不重要了。”她索性摊开来讲,只差没用现代数学推导个机率公式给他看了。

    “不,若青,你的想法太悖礼了,后宫三千是祖制,但事实上也不可能真有三千个嫔妃,我不被榨干了才怪。”骆泽毫不在意地回答,“而且不管我有多少妃子,皇后立的是谁,你在我心里一定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不能立你为后,但至少你会是皇后之下第一人。”

    “你似乎根本不明白这件事对我的打击会有多大,我说过,我不在乎什么狗屁封号。”谌若青肃起秀颜,她必须告诉他她的想法,她是个现代女性,有着现代的想法,现代与古代的观念鸿沟可是比大海还宽,她不会照着一个都可以当她曾曾曾曾曾曾祖父的人的安排走的。

    “我只能说,只要有后宫,就不会有我;有我,就没有后宫。你做个选择吧。”

    “你太过分了,若青!”听她冥顽不灵,甚至像是拿着他的宠爱做要胁,骆泽不由动气了,“本宫对你特别关照,你可别恃宠而骄!”

    “果然,这是个封建时代,男人都是沙文主义的,你只顾自己的心情,却顾不得我。我想,我会找个机会让你明白,当一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男人左搂右抱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怕自己再待下去两人说出更多伤害彼此的话,他转身离去。

    看着骆泽离开,谌若青心慢慢地凉了,她原本就是独立又理智的人,爱他的时候,她不会介意让他知道,也会付出自己的身心,当爱情出现危机时,她愿意去挽救,愿意去争取。

    只不过,当时不我与时,她都不敢去想自己会做出什么决定。她只能在他拥有后宫三千之前,为两个人的爱情做最后一次的努力。

    “说不定,我们只剩这次机会了……”

    要说服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就是让他感同身受。

    因此,谌若青不再像以前那样时常和骆泽腻在一起了。她慢慢拉开与他的距离,让他空虚的时间多一点,因为如果他要立她为贵妃,这就是她未来将体会到的感觉,甚至连她所要受的冷落及痛苦百分之一都不到。

    毕竟,一个帝王要雨露均沾,是不可能将时间全给一个人的,身为他的妃子,只能独守空闺到什么时候他突然想起她。换个立场来讲,她相信他现在心里只有她,若是他也只能独自忍受她什么时候来看看他,不知他是否受得了?

    一天、两天如此,骆泽还能当成巧合遇不到她,但第三天还见不到谌若青,骆泽简直要发疯了,索性直接杀至紫霞宫。

    骆泽一踏入紫霞宫,果然还是空无一人,正气闷不已时,随手抓了个宫女询问,却得到奉仪娘娘正在御花园里宴客的消息。

    二话不说,他赶到了御花园,远远地便听到凉亭里笑语不断,令找人找了老半天的他心里有种奇怪的郁闷,直到他来到凉亭旁,看清了情况,那不悦之情更是直冲云霄。

    因为谌若青宴请的对象,竟是宗穆虞,而宗穆虞大马金刀地坐在正中央,眼前摆着各色甜品,有一些是骆泽吃过,有些是他没吃过的,但绝对是出了宫门看不到的,都是谌若青的拿手绝活。

    忙了一天的政事,甜点却是别人在享受,骆泽吐血的心都有了。

    “宗大哥,这花香乳酪蛋糕,是我最近研究成功的,里头加了玫瑰花瓣,增添香气又清爽去腻,宗大哥务必试试。”谌若青却像没看到骆泽接近,殷勤地劝食。

    “好好好,若青的好手艺,我早就知道。以前有泽哥挡在前头争抢,眼下他不在,本官可要大吃特吃!”宗穆虞拿起花香乳酪蛋糕吃了一口,那特别又浓郁的美味,好吃得令他眼都眯了起来。“太好吃,太好吃了!真可惜你被泽哥收入宫了,否则要是我先发现你这块瑰宝,一定将你好好藏起来!”

    骆泽的拳头都握了起来,若青若青,若青可是只有他才能叫的名字!

    “宗大哥说笑了。宗大哥英俊潇洒,智深如海,哪家女儿跟了宗大哥,才是有福呢!”谌若青也大大方方地赞美起他了。

    听到她的话,骆泽心里又酸又急,差点就挥出一掌将宗穆虞打飞。怎么宗穆虞英俊潇洒,他骆泽就眼歪嘴斜吗?宗穆虞智深如海,他骆泽就蠢笨如猪?否则她为何一古脑儿的赞美别的男人?

    “看来我们真是相见恨晚啊!老实说,看着你这等聪明美丽,手艺又好的奇女,以后就要埋藏在深宫里,光想都觉得暴殄天物……”宗穆虞满口乳酪蛋糕,有些口齿不清地道。

    “宗、穆、虞!”骆泽突然黑着脸出现在他身边。“你说谁暴殄天物?”

    一口蛋糕卡在喉头不上不下,宗穆虞脸色涨红,急咳起来,一旁的谌若青连忙递上茶,他喝了一大口后,才舒了一口长气,捡回一条小命。

    “就说你呀,还有谁?这么好吃的东西,要是被你吓得吐出来,岂不暴殄天物?”宗穆虞横了他一眼。这皇宫里或许大家都怕骆泽,唯独他可是少数能在骆泽面前赖皮还能全身而退的。

    “我刚才听到的是,你在对我的女人献殷勤?”骆泽气怒地哼了一声,“还有,不准你叫她若青!”

    “泽哥,我刚刚决定收她做干妹妹,叫自家妹妹的名字,没犯了哪条律法吧?”宗穆虞像故意要激怒他,“若青,若青,你做的乳酪蛋糕真好吃!”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