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8 作者:风光
    几个在场的官员听到她的话,不由心虚地低下头,甚至左顾右盼,没人敢反驳,更没人敢承认她的话。

    她一手恨恨地指向骆泽,“还有你,一个只会舞刀弄剑却志大才疏的蠢材,有何资格当太子?你连我璇儿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骆泽则是皱起了眉,他可不认为自己比不上骆璇,反之,对于体弱的骆璇,他一只手指就能将他捏死广,只不过他对骆璇没什么仇恨,才懒得理会这些挑拨。

    而后,洪贵妃朝着谌若青怒吼,“你这贱人,早知道我一开始就该把你弄死,居然让你坏了我的好事!”

    谌若青只是淡淡地回望她,如今的洪贵妃形容狼狈,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也不想对这种指控有什么回应。自己只是运气好,加上有着几百年现代的政治经验当靠山,否则要让洪贵妃的阴谋得逞,死的还不知是谁。

    最后,洪贵妃疯狂地死瞪着骆山,咬牙切齿地道:“皇上,你待我不薄?你敢说你待我不薄?你从头到尾爱的只有李氏那个贱人,你的心从来没有放在我身上过!在你心中,后宫其他的女人,根本比不过李氏一根寒毛!”

    骆山幽幽地望向她,说不出心中的情绪是伤怀旧情抑或难以接受,那种矛盾冲撞着他的心,令他只能无言地面对洪贵妃的悲愤与不甘。至于其他的人,难得见到皇上的情史大公开,全屏着气息,有些提心吊胆却又分外好奇地偷听着洪贵妃继续爆料。

    洪贵妃也没有让众人失望,她已然哭花了满脸的妆,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摇乱了,如今的她就像一头被抢了孩子的母兽,对骆山只有满腔的怨毒。“骆山!你真的仔细看过我吗?要不是我在政事上能帮你,我说不定已经死在哪个宫里,你都还记不得我的名字!我恨你,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儿死得不明不白,我要让你……”

    啪!洪贵妃话还没说完,突然白眼一翻,倒地不省人事。而站在她背后的骆泽,才慢条斯理地收起砍在她后颈的手刀。

    每个人都一脸狐疑地望向骆泽,这洪贵妃话才说一半,突然消失了声息,还真令人有点不太习惯。

    “唉,我就说这老太婆啰哩巴唆的,反正都认罪了,还听她讲那么多干嘛?拖下去就好了。”骆泽耸了耸肩,依他的话,没直接劈死她,还是看在父皇的面子上。

    所有人听完他劈昏洪贵妃的理由,不由一阵傻眼,这太子做事还真是一贯的干净俐落,直接到让人无言以对。尤其是谌若青,清丽的容颜都有些扭曲了。这家伙……不能照着剧本来演,一定要每次都乱入吗?

    骆山花费了好一阵子才从自家儿子迅雷不及掩耳的效率中回过神来。他都做好心理准备,要与洪贵妃来一段爱恨交织悲从中来的诀别了,但情绪才刚开始培养,就硬生生的被打断,满腹情绪憋在心里还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太子,你……唉,你做得很好。”毕竟是骆泽揭发这次洪贵妃的阴谋,骆山再怎么难受,也无法怪罪于他。“不过,这件事应该是有人助你的吧?”他的目光很自然地看向独自一人勇敢面对洪贵妃的谌若青。

    “是啊,父皇,这次都是若青……呃,赵奉仪的计策,她为了引出洪贵妃,牺牲可大了。”骆泽得意地向父亲介绍自己心爱的女人。

    骆山自然看得出骆泽对谌若青的情意,而身为君王的精明,也让他马上联想到最近宫里赵奉仪媚主惑上的谣言,应该都是这计划的一环,不禁点了点头。

    “很好,赵奉仪,你这次立了大功,朕会好好的赏你。”

    谌若青得体地行了个宫礼,什么赏赐她倒是不在意,重点是她在现代时被同事及长官狠狠的诬陷过,害她名誉扫地丢了工作,连男人都留不住,既然人生能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发誓绝不重蹈覆辙,最终能靠着自己力挽狂澜,不仅找到了爱她的男人,也在古代站稳了自己的脚步。

    骆山在心里暗赞这赵奉仪沉稳的性子,更欣赏她的聪明才智,这样的奇女子倒是配得上骆泽。

    只可惜……只可惜……她只是个小小的奉仪啊!

    第8章(1)

    洪贵妃虽然罪行滔天,但毕竟曾是后宫第一人,因此没有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天牢,只是软禁在冷宫里,等候问罪。

    谌若青因为没有了威胁,也搬回了紫霞宫。紫霞宫原本就位在皇宫里最冷清的地方,与洪贵妃所在的冷宫只是一墙之隔。所以,她常听到隔壁新邻居发疯似的大喊大叫发泄情绪。

    “放本宫出去!本宫是洪贵妃!是当今后宫第一人……”

    “叫皇上来见我!这是他欠我的,李氏那个贱人,有什么值得他爱的……”“你们再拦住我,我就杀光你们!就像杀死那些女人一样,杀杀杀……”

    被精神轰炸久了,也会让人兴起一种物伤其类的感慨。谌若青很明白,洪贵妃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这个可悲的女人真的爱骆山,或许也没人比她更爱骆山了,

    所以对于骆山独宠李氏,她根本无法忍受,更别说其他的后宫佳丽全成了她的眼中钉,被她弄得死的死、残的残。

    而谌若青自己呢?皇上最近渐渐恢复健康,但因为太子在监国期间政绩卓著,皇上其实有了退位的打算,想将王位传给太子。而太子要上位,最先要做的事必然是立后了。她身为一个现代女性,必然无法接受他后宫三千,那接下来的路,她该怎么走?

    重点是,做一个敢爱敢恨的新女性,如果不能全得,宁可全失,但她舍弃得了对他的爱情吗?即使这个男人是她有生以来最爱的男人?

    谌若青叹息了,隔壁洪贵妃的尖叫颠狂,让她打从心底胆寒起来。她绝对不要让自己嫉妒得这么丑陋,绝对不要让怨恨蒙蔽了理智!

    想着想着,骆泽突然大步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椅子上发呆的谌若青,一记熊抱就搂了上去。

    “爱妃,爱妃,你为什么要搬回来呢?”他摇着她,一副不舍的样子。

    “你明知道,如今洪贵妃这个威胁已去,我几乎是被宫里的礼官给赶回来的,根本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她忍住不让自己翻白眼。现在皇上身体健康,已经复位了,那些礼官自然话也更多可,骆泽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任性行事。

    “哼,那些礼官就是啰唆,回头把他们都换了!”骆泽气愤地哼了一声。

    “如今洪贵妃囚在冷宫,是皇上的一网打尽之计,洪贵妃的娘家可是势力雄厚,再加上她的事牵连者众,还有很多人没有招出来,所以皇上才迟迟没有处决她。谁知道会不会有人闯进宫里劫狱,她到现在仍有威胁性呢!”谌若青有些无奈地望着他,要跟这些古人比手段,她可是能称为宗师级的。“皇上也是想保护你,我这不相干的人当然得搬出凌霄宫。”

    “爱妃就是聪明,只是何必这么麻烦,直接砍了洪贵妃,她背后的势力不就自然衰弱瓦解,就算要花点时间又怎么样?朝廷又不是禁不起这点风浪。”骆泽得意地亲了她一口。“父皇说,你在揭发洪贵妃阴谋一事上厥功至伟,要封你个良媛。”

    “我不想当良媛。”她淡淡回覆。

    “那我再去告诉父皇,封你为良娣?”骆泽自以为是的认为,肯定是良媛不够响亮,那就再提高一个等级吧!

    “你没看黄良娣都吓疯了,被送回家,这称号不祥啊!”谌若青用漠然的表情说明,她对良娣这个封号也没兴趣。“而且你也说过要封我,我也没接受。”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