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7 作者:风光
    不过洪贵妃倒是对谌若青的冷静很意外,这只是她第二次当面见到这丫头,但两次这丫头都沉稳得令人心惊。洪贵妃不由心忖,若非此女不想为她所用,依此女的心计气度,定可在后宫助她成就大事。

    “赵奉仪,你可知罪?”洪贵妃淡淡地问。

    谌若青也轻描淡写地回道:“臣妾不知何罪之有。”

    “大胆!”洪贵妃的声音提高了些,“你蛊惑太子,使君王不朝,仗势欺人,扰乱后宫秩序,光是这些,本宫就能将你问罪!”

    “贵妃娘娘言重了。”虽然在这堂上,谌若青只是独自一人,但她却仍能沉静地正视洪贵妃,甚至有条有理的回答问题。“贵妃娘娘谓臣妾蛊惑太子,但试问太子耽误了任何朝政大事吗?谓臣妾仗势欺人,但臣妾教训之下人,经查证后皆是劣迹斑斑,臣妾只是帮娘娘分忧罢了,岂料这群小人竟劳动娘娘关注。”

    “你倒很会狡辩,”洪贵妃直瞪着她,居然笑了,但笑意中隐含着冷冽,“也许刚才的罪名,本宫可以处罚你,但还杀不了你。可是你竟干涉朝政,鼓动太子由国家主持海事贸易,与民争利,岂非勾结了海盗?这就足以赐你毒酒白绫了!”

    “开放国家主持海事贸易,正是为了拯救沿海各州郡百姓于穷苦之中,以国家之力,可遏止私人与海盗勾结,削弱海盗壮大,有利剿灭海盗。”谌若青突然正色地看向洪贵妃。

    “据臣妾所知,这沿海地方知府,都是贵妃娘娘推荐的人,而能够从海上回来的私船,都是满载着南方各国的珊瑚珠宝,甚至还能由海盗护送,所有财货到官府里转了一圈,光是抽税就该让沿海富甲一方,但为什么沿海仍那么贫穷?这些财货的流向,据说是到了宫里,接头的是娘娘您的亲信吕太监,不知是谁与海盗勾结了?贵妃娘娘,这些事,跟您似乎有很大的关系?”

    洪贵妃美目射出精光,突然尖锐地笑了出声。

    “赵奉仪,本宫还是太小看你了,就算是本宫与海盗勾结又如何?你知道得太多了,光是这样,你以为你还能走出这福鸾宫?!”洪贵妃眼色一使,命一旁的黄良娣端出毒酒。“本宫算宽待于你,赐你鹤顶红毒酒,见血封喉,不会让你痛苦太久。你既爱装神弄鬼,就让你亲自试试做鬼的感觉吧!”

    谌若青看着眼前酒杯中浅红色的酒水有些好笑。这电视上才看得到的桥段,居然发生在她身上。“娘娘这可冤枉臣妾了,装神弄鬼?臣妾可没有装神弄鬼,臣妾是有证据的!郡主见到的鬼,其实都是真的,只是怕后宫惊恐,所以故意让人以为是个孩子说的话,但经过臣妾确认,鬼怪所说的一切确实存在。”

    谌若青索性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

    “而且,臣妾还可以告诉娘娘,一直在皇宫游荡的鬼,其实就是已逝的皇后娘娘,而她含冤不去的原因,就是因为贵妃娘娘你!”

    她伸出手指直指着洪贵妃,原来这么比还真是有气势,难怪金田一和柯南都喜欢这个动作。

    洪贵妃脸色微变,正要喝斥,但谌若青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皇后娘娘说,当初她是被娘娘你杀死的,用的是一种慢性毒药……别急着反驳,这毒药后来臣妾还找来了当时的仵作确认,仵作承认不讳,因为娘娘你试图杀死仵作,却被他逃了,他留着一条命就是要揭发此事。”

    瞧着洪贵妃越来越震惊的脸,谌若青更加义正词严了,“而在皇后娘娘死后,皇上未将你扶正,立的太子又不是你儿子,于是你愤怒了,不仅处处针对迫害太子骆泽,如今皇上会病倒,据太医描述,与当初皇后娘娘被下毒后的症状一模一样!而太子私下找太医查验,证实皇上也被下了一样的毒,这毒是皇上身边的御前太监魏元下的,这魏元经礼部尚书承认,也是娘娘你指使安插在皇上跟前的。”

    礼部尚书韦呈因为儿子韦天丞被洪贵妃派到东南送死,因此对她恨之入骨,自然变节投向了太子。而她在这些日子嚣张跋扈招摇至极,也是想吸引洪贵妃的注意,让太子能私底下调查皇上的病情。

    因为,骆媛见到了皇后鬼魂的异象,谌若青坚信皇后一定是有事想告诉大家,而皇后变化的时间又与皇上病情的恶化几乎重叠,所以谌若青便从这里下手调查,果然大有斩获。

    此时,洪贵妃的表情已经完全铁青了,黄良娣更是一脸见到鬼的样子,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谌若青懒得管她们窝里反,拿出她当年报社第一记者的气势,凌厉地逼问道:“反正臣妾就要死了,我便替皇上问一问。贵妃娘娘,皇上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毒杀他?”

    洪贵妃喘了口气,端庄的秀容陡然狰狞起来。眼前女子就快是个死人,她难得好心就让她做个明白鬼。“本宫为什么要杀皇上?他若死了,他的儿子就会登基,我会让他这么如意?吊着他不死不活,才是我的目的!

    “我告诉你,我不服气!我哪里比李氏那个贱人差了?皇上竟独宠她……在我好不容易杀死她后,竟立了那贱人的儿子为太子,还迟迟不将我扶正,我这么多年在政事上助他,替他将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他又给了我什么?他的眼光,又何曾放在我的璇儿身上?在我杀死骆泽之前,骆山还会活着,你倒是不必替他太过担心,你该担心的,是骆泽那个莽夫!”

    “所以,洪贵妃你承认了自己扶植党羽、勾结海盗、毒杀皇后,还有对皇上下毒喽?”谌若青总结地问,声音还不是一般的大。

    “是又如何?除了你之外,在这宫里听到这件事的人,全都要死!”洪贵妃几乎是杀红了眼,反正她已满手血腥,不差多杀几个。

    谌若青还算镇定,但她身旁的黄良娣却吓得手一松,托盘连着毒酒全砸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地直往后退。

    谌若青摇了摇头,很无奈地朝窗外唤道:“戏也看够了,可以进来了吧?”

    “你在叫谁?福鸾宫四周已布满了本宫的亲卫……”洪贵妃话才说到一半,突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最忌惮的骆泽,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最令人惊恐的是,骆泽身旁还有四名侍卫抬着精神已经略微恢复的骆山,其后跟着监察御史宗穆虞,太师、国师、丞相、六部尚书、御史大夫……等等官员数十名,而且这些人,或是愤恨,或是凝肃,或是畏惧,但目光都锁定了上首的洪贵妃。

    “洪贵妃,我们全都听到你认罪了。”骆泽皱起眉,“你的人早就被我的亲兵制伏,你伏法吧!”

    “不!”洪贵妃顿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尊贵之气全消,跌跌撞撞地冲到骆山驾前跪下。“皇上,臣妾是被设计的,是被骆泽与赵奉仪这贱人设计的,臣妾没有,臣妾没有……”

    骆山深深一叹,目光有着无力与失望。“洪贵妃,朕一向待你不薄,除了未将你封后,你却是实质上的后宫第一人,你恩将仇报,着实令朕寒心。”

    “皇上……”洪贵妃抬起头,看到了骆山对她的灰心,看到了骆泽的敌视,看到了谌若青的淡然,甚至更看到了她一手提拔起的几个官员流露出的疏离,她突然站起身,狼狈地狂笑起来。“你们这些奴才,讨好我时一副嘴脸,打落水狗时就躲得远远地,怎么?怕本宫把你们做的肮脏事全抖出来吗?”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