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6 作者:风光
    果然是以机灵出名的尚书大人,莫不是替洪贵妃那些被罢黜的爪牙们挑衅来了?谌若青在心底笑了。骆泽很懒得跟这些老狐狸交手,该是她出手的时候了。

    “尚书大人,臣妾都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要受您编派,一下居心叵测,心怀不轨,狐媚惑主,还说臣妾与海盗有什么关系呢……唉。”谌若青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但话中却带着刺。“臣妾在宫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能被谣传私通海盗。那么尚书大人迟迟不补足岭南军队的军饷,害得军队剿匪行动一再拖延,怕不被人说成与山贼勾结了?”

    “你、你……”钱昆气得胡子都快翘起来。那批军饷因为洪贵妃的需索,再加上他自己的抽成,早剩下不到三成,发下去自然是不够的,这女人居然连这都查得出来?

    “好一副伶牙俐嘴。国家大事,岂是你一个无知女人可参与的?后宫干政,你该当何罪?”钱昆只好对她的指控听而不闻,将话题转了向,直指她的不是。

    “尚书大人这句话可得罪人了。”钱昆的话,反倒成了谌若青反击的最好工具,她以前可是大学辩论社社长,专门找人漏洞一一击破的!“听说洪贵妃在皇上当政时,朝会都是坐在皇上身边不时提供建言的,不知这算不算后宫干政?洪贵妃又该当何罪?”

    “你不必拿洪贵妃压我……”钱昆皱起眉,还没说完,却又被打断了。

    谌若青硬生生的断章取义,还故意放大了声量,让附近的人都听得到。“唉呀!尚书大人原来这么讨厌洪贵妃啊?居然不把洪贵妃放在眼里?”

    这分明含血喷人!钱昆咬牙切齿到声音都颤抖了,一下子忘了自己是谁,也忘了这女人背后的大靠山,开口便骂道:“贱婢!本官面前岂容你妖言惑众?”

    这下骆泽不爽了,谌若青为了布这个局,被骂得可不少,但当他的面指着她鼻子骂的,钱昆还是第一个,骆泽怎可能眼睁睁看她受这个委屈?“所以你在本宫面前骂本宫的爱妃就名正言顺了?尚书大人好威风!”

    “微臣不敢。”钱昆这才发现自己的放肆,硬是把一口气吞了下去,揖身下拜。

    “我看你挺敢的?骂完洪贵妃又无视本宫。”骆泽完完全全在谌若青身上学会了什么叫不讲道理。“爱妃,你看本宫该怎么处置尚书大人?”

    谌若青微哂,“嗯……尚书大人今年也快七十了吧,这年纪该是含饴弄孙的时候,臣妾以为,就让大人致仕享福去吧!”

    “这倒好。”骆泽与谌若青配合得天衣无缝,像挥走一只苍蝇般随口道:“钱昆,你……致仕吧!”

    钱昆脸色发青,然后是发白,脸色变幻之精彩都让谌若青担心起这老头会当场爆血管。不过他不愧是官场老狐狸,居然忍了下来,还行了一个臣子大礼。“微臣接旨!”

    说完,他便转身而去,他是被派来撩拨太子的,想不到因此掉了乌纱帽,而洪贵妃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到他走远了,骆泽才松了口气,笑嘻嘻地把手搭在谌若青肩上。

    “爱妃,你说咱们如此肆无忌惮,洪贵妃什么时候会出手?”他揉着她的香肩,凑过去嗔着她的幽香,这无赖君王他扮演得可得心应手了。

    谌若青有些无奈地望着他,暗中拍掉他的毛手毛脚,谁叫这计划是她想的,他假戏真做,她只好概括承受。“就看她的忍耐力有多强了。不过殿下你的证据都找全了吗?布置都完成了?”

    “那当然。本宫不反击则已,一反击,绝对要让敌人没有爬起来的希望!”骆泽突然停了手,星眸里射出自信的光芒,一下子整个人散发出无匹的气势,连冷静如谌若青芳心都不由岔了一拍。

    “唉,希望这事情早点解决,否则再嚣张下去,臣妾很怕被雷劈啊!”想想那些被她借故撵走的太监宫女,甚至是大臣,个个愤恨不已、阴暗狠毒的表情,她都觉得自己真是造孽。

    “本宫倒挺希望洪贵妃忍久一点,毕竟这阵子本宫难得能光明正大的与爱妃腻在一起,每日晏起,每日游玩,难得有比练武还有趣的事,爱妃你就陪我玩一下……”说到这里,他又笑嘻嘻地想将魔手探上她的香躯。

    “停!”她一把按住他的手,也打断了他的话,很是无奈地望着他。“你……实在很有当昏君的潜力啊。”

    “嘿嘿嘿……”骆泽也不否认,要知道以前那些被称为昏君的人物,不管是周幽商纣甚至是唐明皇,个个可都是大人才呢!

    两人在亭子里一个乱来一个猛躲,远远看起来还真有些打情骂俏的味道,不过这时候又来了个不长眼的人物,居然还只是个小太监,他匆匆忙忙地跪了下来。

    第7章(2)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好了!”那太监一脸惊慌。“工部尚书钱大人刚刚在凌霄宫门口撞柱自杀了!”

    有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吗?骆泽翻了个大白眼,毫不在意地问了一个他早知道答案的问题。“钱大人没死吧?”

    “没死。刚被人劝下,流了很多血,但意识还算清楚,只吵着要以死明志。”

    “好!爱妃,随本王去看看……”

    “呃……钱大人说,他不想见到奉仪娘娘。”

    谌若青与骆泽顿时对看一眼,那目光中的深意,只有彼此能了解。

    “哦?所以他算准了太子殿下会过去嘛……”谌若青朝着骆泽打了个哑谜。“来了?”

    “来了。”骆泽点点头,一改方才无赖的表情,慎重地道:“本王会准备好的。”

    事情终于到了关键时刻,接下来谌若青知道自己可能即将面对最大的难关,但骆泽的话却是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让她更形沉着。

    “爱妃,你在这里等着本王,本王过去看看。”骆泽刻意放大了声量,接着跟着那小太监离去。

    这很显然是调虎离山之计,但让朝中大臣头破血流换来这个机会,洪贵妃也算下足血本了。谌若青并没有离开凉亭,毕竟她这几日在宫里横行霸道,等的就是这一刻。

    她思忖着接下来来的人会是谁,果然不一会儿,黄良娣便带着几名宫女,冷笑着出现了。

    “赵奉仪,洪贵妃召你晋见。”注意到谌若青身边没有骆泽,黄良娣才放下了心。

    “黄良娣出现的正是时候啊,太子殿下刚走你就来了,臣妾还以为你不知道在旁边监视我们多久了呢!”瞧对方那得意的模样,谌若青不禁微讽了一句。要知道最近自己可是后宫跋扈勤务大队的代言人,自然演戏就要演到足。

    “你……”黄良娣心生火起,举起手就想挥过去。

    谌若青连挡都懒得挡,只是淡淡一句话,就让黄良娣硬生生的住了手。这种狐假虎威、横行霸道的角色当久了还真令人过瘾,让她都有点想假戏成真了。

    “良娣娘娘是想打臣妾吗?太子殿下若见到臣妾伤了,不知道会有多生气……别忘了贵妃娘娘还在等呢,烦请良娣娘娘带路了,走吧。”

    来到福鸾宫,谌若青一眼望去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看来洪贵妃这次是铁了心要将她“永远”留在福鸾宫了。

    没办法,她坏了洪贵妃那么多好事,煽动太子换掉洪贵妃许多亲信,翦除洪贵妃的势力,更重要的,她甚至提案由国家主持海上贸易,严禁走私,这无疑阻碍了洪贵妃最大的经济来源,人家不恨死她才奇怪。

    黄良娣带箸谌若青慢慢走至正厅,两人都行了宫礼,洪贵妃华服盛装地坐在最上首,目光冷冷的瞥向了来人,杀意凛然到都不想掩饰了。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