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5 作者:风光
    “你想从此君王不早朝,我还不想当红颜祸水呢!你难道不知道妲己、褒姒、杨贵妃她们被后人说得多难听啊!”

    “你没那么漂亮。”他突然认真说道,那可都是些绝世美女!

    “你……”这答案令谌若青傻眼,不由气结。

    “但我喜欢你,再漂亮的我都不要!”骆泽磨着她,又是这儿亲亲那儿摸摸,赖皮到了极点。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迷恋一个女人,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他都好爱好爱她。以前他只和一个妃子行过房,就是骆媛的生母,但那也只是要和皇帝交代,就像例行公事一样。如今是他第一次享受到什么叫灵肉合一,正值发情期……噢不,正值血气方刚的他简直不能自已。

    卧房外,已经听得到太监拿着小锣在狂敲了,这可谓古代的闹钟,提醒着骆泽起床时间到了。只是在他应答之前,根本没人敢闯进来,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事,个个都要砍头。

    谌若青自然知道外头的人都快急死了,不过这锣声倒是提醒了她一件事,一件每天都会在这时候发生的事,因此她突然惊得坐起身来,锦被都滑下了身体。

    骆泽见她春光乍现,眼睛都发红了,她这是诱惑吗?是邀请吗?

    “爱妃你这么主动,我好开心……”他随即像大野狼一样扑了上来。

    “主动你个头,快点起来了。”她推着他,但怎么推得动,一下子又被扑倒了。

    “再让他们等一等……”

    “不行!等一下媛媛就会进来了。”谌若青很清楚,骆媛可是比闹钟还准时,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找她。

    “圚圆是什么……圆圆……媛媛!”骆泽反应过来,一下子也从床上跳了起来,后脑勺还敲到了床柱,发出巨大的声响,痛得他龇牙咧嘴。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都忍不住了,急忙问道:“殿下,您没事吧?奴才可以进去吗?”

    “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赵奉仪,媛媛来了……快开门……”

    这下外头炸了锅,里头也炸锅了,骆泽顾不得头痛,跳下床便胡乱套起衣服,而谌若青也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急急忙忙帮他穿。

    “殿下,御医陈大人求见!”

    “殿下,微臣有急事禀报!”

    连官员都找上门了,两人更是一番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看起来像样了,骆泽清了清喉咙板起脸,一把拉开房门。

    “都吵什么吵?本宫不是出来了吗?”虽说是藉机发火,但这火气主要是来自于这群人破坏了他的好事。

    “启禀太子殿下,皇上的病情似乎有变,洪贵妃已宣布朝会延后,请您先到皇上那儿去看一下。”陈太医语气有些沉重,但一抬头看到太子,表情更是扭曲。骆泽皱了皱眉,颔首道:“好,先去父皇那儿。”

    说完,他只放了骆媛进门,便一把关上门。开玩笑,他的爱妃在里头衣不蔽体,岂能让这群人看了去?

    但他才要踏出花厅,那陈太医却挡在他面前,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有什么事?”骆泽脸沉了下来。

    陈太医一脸苦相,他也不想拦啊!但是……

    “太子殿下,您的圣袍穿反了。”

    后宫流言四起,都是些对谌若青的诋毁,几乎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甚至还成了朝廷上百官讨论的话题之一,要不是有骆泽的威压挡着,这把火肯定能将谌若青烧成灰烬。

    但人在凌霄宫每天吃好睡好的谌若青却很淡定,偶尔与小骆媛嬉闹玩耍,或是与骆泽卿卿我我,一点也不在乎外头的风怎么刮,甚至她还嫌不够乱,命几个太子亲信太监出去放风声,说最近宫里闹的鬼,就是已经亡故的皇后娘娘。

    原本皇后娘娘就死得蹊跷,再加上骆媛看得见鬼、谌若青有邪术的传闻也闹得沸沸扬扬,这下宫里更是风声鹤唳,鬼影幢幢。

    这正是谌若青要的结果。

    这把火烧得越大,她就越开心,洪贵妃的魔掌已经伸到了她头上,甚至皇帝骆山的病情加重,也让人怀疑与洪贵妃不无关系。基于那日骆媛在黄良娣身后看到皇后娘娘鬼魂的异状,谌若青知道反击的时候到了。

    所有中伤她、污蔑她的谣言,她都认!说她蛊惑太子?那她就蛊惑个够本;说她嚣张跋扈?那她就跋扈给大家看!

    于是,袅袅婷婷的赵奉仪,勾着已经三天没上朝的太子骆泽,亲热的踏出了凌霄宫,打算到御花园里赏花游湖。

    四月的天气有些凉爽,却是繁花盛开,虫鸣鸟叫,尤其栽满了奇花异草的御花园,自然成为宫里许多贵妃皇子,甚至是受邀入宫的达官显贵游玩之处。骆泽与谌若青一踏入花园,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两人大大方方地到了一方亭子里,太监小李子马上送上一盒点心,并替两人斟好了热茶。

    谌若青喝了口热茶,接着柳眉倒竖,伸手便将热茶扔到了小李子身上。“该死的奴才!你这茶怎么泡的?要烫死人吗?”

    “奴才不敢!”小李子唯唯诺诺,一点也不关心湿了的衣裳,上前想要重泡。

    “殿下,这小李子做事一点也不伶俐,叫他去守茅厕好了。”谌若青不冷不热地道。

    骆泽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不在乎地笑道:“好好好,爱妃别生气,就让他去守茅厕。来人啊,把小李子给我拉下去!”

    一旁的侍卫应和,马上就把涕泪横飞的小李子拖了下去。

    “唉,好心情都让人破坏了。”谌若青美目环视了一圈,突然随意指着一个宫女。“你!站在我前面做什么?风景都让你给挡了!太子殿下,您的下人怎么都不机灵啊!”

    “是本宫的错,嘿嘿嘿,我马上叫人把那宫女撵出去!”只消骆泽一个眼色,又一个惨叫着的小宫女被拖走。

    谌若青满意地一笑,与骆泽会意地对视一眼。这种耍威风的感觉,真是爽啊!天知道这小李子就是洪贵妃安在太子身边的暗桩,那宫女更是把谌若青是太子智囊的消息透露了出去,这阵子用这种方式,凌霄宫里洪贵妃的人马早被清扫一空。

    不过这种情形看在一旁的人眼里,俨然就是一副妖女惑昏君的景象。

    终于,一个身着朝服的官员踏进了凉亭,一脸严正地下拜。“太子殿下,微臣有事禀告。”

    “钱大人?你像只老鼠一样突然冒出来做什么?御花园是你可以来的地方吗?”骆泽放开了搁在谌若青身上的贼手,百般无聊似的白了来人一眼。

    被说成老鼠的工部尚书钱昆忍住气,沉声说道:“殿下已三日未上朝,竟是与赵奉仪成天厮混,不思进取,此姝居心叵测,微臣奉洪贵妃娘娘之命,特地来劝谏殿下该远离女色,以国事为重。”

    一听,谌若青倒是在心里笑了。这话不错,后宫都在洪贵妃的管辖之下,依她的权势和嚣张,要放个官员进来算什么,要放旅行团进来观光都行!

    “本王不过放个几天假,要你来说三道四。”骆泽知道洪贵妃是刻意找人刁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谌若青露出讥讽的冷笑,让钱昆气得暴跳如雷。这钱昆也是洪贵妃的走狗一只,还曾经被骆泽从书房里扔出去,正是该铲除的对象,因此这老头越生气,她越开心。

    钱昆老脸都快抽筋了,道貌岸然的正气就快破功,但仍不死心地道:“要不是赵奉仪心怀不轨,狐媚惑主,太子一向勤政,哪会如此轻忽社稷?太子近日罢黜了好几名官员,理由都是无中生有,更别说连太监宫女都遭了殃,这实在不是一个明君该有的表现。”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