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4 作者:风光
    因此,当骆泽在朝会上与群臣商讨要将海上贸易收归国营一事时,洪贵妃一派的官员们便出招了。

    一个说海上贸易收归国营是与民争利,反而会引来海盗觊觎,造成更大的损伤;另一个说现有水军军力并不足以支持国家的商船,一边打海盗一边还要保护船只,只会分散水军的力量,方便海盗各个击破;更有人说开放海上贸易,根本是祸国殃民,动摇国本之议。

    这时候,话题已经被引导成提倡国营海上贸易是罪不可赦的了,突然一个官员跳出来,磕头磕到额头都流出血来,说据传此议是后宫赵奉仪提出,此女近来美色惑主,又干涉国政必有所图,说不定她可能与海盗勾结,请太子务必明察秋毫,别中了贼人奸计。

    此话一出,群臣哗然,而这也是洪贵妃所要的结果。除了派人在朝廷上污蔑赵奉仪,串连起文武百官上奏遣送赵奉仪出宫的声浪外,同时她也学会了太子那一套,利用“媒体”在宫中发放黑函,传言赵奉仪在后宫装神弄鬼,利用邪术迷惑太子,还将黄良娣吓得重病,宫里最近闹鬼都是赵奉仪的阴谋。

    一时间后宫闹得沸沸扬扬,赵奉仪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耗子。

    而话题中心的谌若青,手里正拿着黑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在现代已经有过一次被诬陷的经验,想不到穿越来了古代,仍然遇到一样的事。

    但与现代不同的是,她这次并没有多大的怒气,反而能一笑置之,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都有个骆泽在前面挡着,他说他会保护她。

    一种温暖的蠢动由她胸口窜起,直蔓延到了全身,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便对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动心,到现在已经深深的爱恋上他了,所以她相信他的承诺,相信他会好好保护她,也愿意冒着风险为他献策,即使这会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女人一遇到爱情,就是笨啊!”她自嘲地勾了勾唇,揉掉手上的黑函,抬起头望着一轮明月。“不过笨得心甘情愿,也怪不了谁……连这时候,我都不在意自己被抹黑陷害,居然只想着那男人忙政事辛苦到了这时候还没回宫……唉,真的很笨。”

    “爱妃!你在说什么?”一道疲惫的声音由她后头响起,接下来是坚实的双臂箍住了她。“我也觉得我真的笨。”

    谌若青先是一阵僵硬,在她尖叫出来以前,发现了后头的男人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骆泽,便好气又好笑地侧过头看他,“殿下回来了,臣妾不是在说你呢!”

    “就算你不是在说我,我也觉得我笨极了。”骆泽将她转过身来,眼神有些无辜。“今日群臣都在殿上骂你,所以我就发了一顿脾气,然后……然后……”

    谌若青似笑非笑地举起了手上的纸团,“我知道他们为什么骂我,我不在意,但你该不会在朝会上大抓狂了吧?”

    “大抓狂?”骆泽听不懂这个新名词,但似乎可以了解它的意思,还觉得这词颇切中他的心意,便点了点头道:“对,我大抓狂,非常非常大抓狂,工部尚书钱昆居然说你提议国营海上贸易,是因为和海盗勾结,气死我了!”

    “尚书大人真机灵,风往哪儿吹就往哪儿倒……”谌若青忍不住嘲讽道。

    连她一个深居在后宫的弱女子都有办法和海盗勾结,谌若青不由钦佩起洪贵妃的创造力,连这种离谱的理由都能想得出来,而那群官员更是有脸在朝会上提出。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骆泽很无奈地望着她,毕竟这个决定完全推翻了她的提议。“我一火就下令海禁,关闭沿海所有港口,管他民船国船都不准出海买卖!”

    谌若青皱起眉,由历史教训中可知,闭门自守绝对是一个伟大王朝覆灭的开始。不过随即她便反应过来,他这么做主要也是想维护她,同时更有某种程度打压洪贵妃的走私生意。他亲政不久,没有经验,尚不明白海事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这决定不能不说是权宜之下的方法。

    抬起头看向一脸沮丧的男人,她有些心疼,因为他肯定是自觉做不到她的交代而泄气,但他明明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

    她忍不住踮起脚尖,主动献上一吻。“殿下,你做得很好。”

    虽然骆泽已经偷袭过她无数次了,但这还是第一次由她主动,他一下子怔住,心里都快开了花。

    “再一次。”他指了指自己的唇,双目流露出期待。

    谌若青差点没笑出来,她捧着他的脸,认真而又慎重地吻上他。这记吻,不像方才只是蜻蜓点水,而是切切实实的深吻,试图将她的感情藉由两唇相触传达过去。

    骆泽搂着她娇弱无骨的身子,她身上的馨香不住地钻入他的鼻间,迷惑他的心神,将他撩拨得心猿意马,这一吻他所品尝到的甜蜜及深情,让他压抑已久的欲望完全爆发开来。

    他反客为主地吻上她,更用力地抱紧她,但这样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的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让她浮凸玲珑的曲线能更贴紧他,但这并无法降低一点火热,反而将yu\望之火烧得更大。

    “若青,我要你。”他燃烧着熊熊欲火的双眼灼灼地瞪着她,好像要将她吞噬殆尽。

    谌若青很明白如果她点了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是个现代人,只要感觉对了,有了爱情当基础,将自己献给他只是水到渠成的事,她并不会扭扭捏捏。

    虽然……她不知道他会宠爱自己多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克服那后宫三千的心结,但至少她要创造一些只属于两人间的美好回忆。

    于是她同样深情地盯着他,绽出了美丽的笑容。“好。”

    骆泽快被她迷死了,他这是第一次对身边的妃子如此动心,如此迷恋,已经到了不能没有她的地步,一天不见她就觉烦闷,一天不抱她就觉失落,现在,他终于能真正拥有她了。

    于是他抱起她,轻轻将她放上床,纱帐一拨,却怎么也遮不住这缠绵的夜晚。

    第7章(1)

    隔日,太子晏起了。

    一般说来,有朝会的日子卯时就该起身,但太子一直到了卯时两刻都还赖在床上,一点也舍不得离开身旁被他欺负了一夜、正如海棠春睡的女子。

    “爱妃,若青,你的皮肤好滑……”

    他依恋地用大手在她背脊到臀部间这美好的曲线上滑动,但她只是嘤咛一声,并没有起来。

    “你尝起来好甜……”吻了吻她的小嘴,细碎的吻又继续往下,经过性感的锁骨,最后落到丰满敏感的部位。

    谌若青皱起眉,忍住身上传来的ji\情讯号。她其实已醒了,但这人缠了她一夜,让她浑身乏力,她知道自己只要睁开眼,他就不会放过她,只要撑过他不得不上朝的时间,她就能好好的睡个回笼觉了。

    “爱妃……别不理我……你这里还痛吗?”大手由她侧边纤细的腰身往下探,再往下探……

    “别!”谌若青忍不住了,抓住他的魔掌,嗔道:“你该上朝了!”

    “我今天不上朝了,看那群死老头还不如看你……”骆泽的眼睛亮亮的,充满了期待。“爱妃,我们再来一次吧?”

    “你、你昨天已经来好多次了!”之前他要谌若青侍寝,却只是抱着她睡,她还曾经误会他开启了圣人模式,想不到切换成yin\魔模式后,竟是如此不依不饶。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