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3 作者:风光
    她说的的确是好方法,不过操作面上,如今的他更知道这难度有多高。尤其还能在海盗群中赚到钱的人,几乎都和宫里高官搭得上线,而那些高官又和洪贵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目前沿海地方官很多是洪贵妃爪牙,贸易走私又是她赚钱大宗的来源,要做这些,需先扳倒她……

    “所以你更要加强水军的训练,而不是像洪贵妃那样无视海事的重要性,只顾政治斗争、兼营私利。身居庙堂之上,你要苦民所苦!”谌若青只是提醒他,给他一个方向,至于实质上要怎么做,就要看他自己开不开窍了。

    “唉,我知道……但这事需从长计议,要在洪贵妃眼皮下做这些事,没有那么容易……”骆泽直至亲政了才更体会到洪贵妃有多么权势滔天,他或许敢直接和她对着干,反正她拿他没办法,但要撼动她的根基,可还差得远。

    话声至此,突然一个身影又从书房外踏步进来。

    “泽哥,只要你愿意做,做兄弟的一定帮你到底!”进门的又是宗穆虞,这次他学聪明了,在骆泽备战姿势还没摆出来之前就先跳到一边,表明身份。

    “别丢别丢,是兄弟我啊!没事飞出围墙实在太刺激了,也只有你这大变态才做得出来。刚才赵奉仪已经帮我把话转达给你了,届时你在朝会适当时机提出,我会在这段期间游说一些大臣。”

    “也只能如此了。”骆泽原本要轰出的那一掌,在看清来人后默默的收了起来,按在自己发疼的太阳穴上。“唉……穆虞,什么是大变态啊?”

    “喔,就是说你这样的人啊!变态在赵奉仪家乡话里是很厉害的意思。”宗穆虞好心地解释着。

    骆泽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突然间也觉得这称号和武艺高强的自己似乎挺般配的。“这是当然的,我承认自己的确变态,还是个超级大变态。”

    “噗……”谌若青一个忍俊不禁,不由低下头去,用水袖遮住半张脸。

    “若青,你怎么了?”骆泽不解她为什么突然发出怪声。

    “不,没什么事。”再继续听下去,谌若青不保证自己不会笑出来,只能拚命隐忍。

    “唉……你没事,但本宫有事……这事情可多了……”骆泽一想到政事一堆,现在又多了东南海事告急,只能抱着头,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瞧他这个模样,谌若青也不禁心软了。这阵子他不能随心所欲的把时间耗在练武场上,非得关在书房里处理山一样多的奏折,早就心力交瘁,再加上洪贵妃不断施加的压力,弄得他很是狼狈。

    “臣妾做点甜点慰劳殿下吧。”她忍不住说道。

    这几天她搬到凌霄宫,骆泽几乎是把紫霞宫那一整套烘焙设备又复制了一套。为了骆媛,谌若青曾做过几次甜点,凌霄宫中有幸吃到的人全都赞不绝口,更别说忙于国事几度扼腕的骆泽,以及早就望穿秋水的宗穆虞。

    “太好啦!”宗穆虞一阵欢呼,连忙退下跑出了书房,在房门口就大叫道:“赵奉仪要做甜品了,快点把材料备齐!”

    一声令下,凌霄宫简直是沸腾了,赵奉仪亲制甜点的名声早就在宫内传遍,那可是上天入地都吃不到的美味,每个人都兴匆匆的送来了各式食材,御厨提着两袋面粉,厨娘提着糖,宫女捧着各式水果,太监拿来了许多干料,空班的侍卫帮忙扛着鸡蛋,连花匠都拎着两条鱼来了。

    好笑的是,居然一群人等不及似的,全挤到了书房门口,眼巴巴的在外头等。外头闹烘烘,令房内的人都是一阵哑然,骆泽走到门口,外头一群人个个像拉长脖子的鹅,看得他啼笑皆非,尤其花匠手上的鱼令他都气到笑了,大吼道:“这里是膳房吗?全给我送到后头去!”

    见太子生气了,所有人一哄而散,急急忙忙的往后头跑去,连宗穆虞都聪明地抱起小骆媛往后跑道:“泽哥,我也先去等了。”不快点占个好位置,可抢不到东西吃啊!

    谌若青从来没享受过这种众星拱月的阵仗,不过她心中却觉得十分温暖,因为即使皇宫阴谋重重,但至少凌霄宫里这群人因为有个单纯的主子,也都很单纯忠心。

    凌霄宫的人对谌若青的敬爱都是真的,先不说她不会恃宠而骄,待人宽容,更重要的是她能让骆泽开心,可爱的小郡主也日渐开朗,都是他们这些下属没看过的,谌若青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我也该过去了。”她朝骆泽点点头,转身也欲离开。

    “他们都扛着东西过去,我也该扛点什么去才是。”骆泽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莫名其妙地道。

    “你要扛什么?”她停住脚步,纳闷地回头。

    “扛我最喜爱的爱妃啊!”骆泽上前,忽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啊!”谌若青狠狠吓了一跳,就算是在现代,她也没尝过这种公主抱的浪漫经验,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在这个古人身上,即使她再沉着,都不由心跳加速。

    “爱妃,吃你做的甜点,我已经觉得不够了,什么时候我能把你也吃了呢?”骆泽更像是开了窍,居然抱着她,俊脸靠近,一双电眼眨呀眨的,十足勾人心魄。

    “什么?”谌若青倒抽了一口气,受到这种强力放电的窒息式攻击,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脸蛋都涨红了。这男人难道不知道他长得一副祸水的样子,这么勾引人简直是犯规啊!

    “哈哈哈,你果然吓到了!我的爱妃总是没什么表情的,就是要这样才可爱啊!”瞧她娇羞又错愕的样子,骆泽忍不住一扫阴霾,开心地大笑起来。“宗穆虞说这样跟你说话效果最好,果然是真的,哈哈哈……”

    笑完,更是可恶地在她的红唇上印了两记亲吻。这女人智深如海,却又娇媚如花,这两种独特的气质交错,他真是爱煞她了。

    讲了一大堆,意思是惹她害羞很好玩就对了。谌若青只能满脸通红,无奈地望着骆泽,一时无语。

    宗穆虞……这笔帐,她记下了!

    骆泽监国后一连串的政策新措施,让洪贵妃一方的人马势力大受打击,不仅贪官污吏被抓了不少,油水也少了许多。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洪贵妃恨极了骆泽,尤其骆泽近来在朝议上竟提议要开放海上贸易,由国家掌管贸易船队与路线增加税收,这无疑会影响她的走私生意甚钜,更令她震怒不已。

    近来一连串对付骆泽的计划都失利,洪贵妃不由心急起来,因为国事上骆泽不像骆山那样会参考她的意见,甚至可以说是压根不鸟她,大刀阔斧地只做他想做的事,洪贵妃知道再让他任意妄为下去,对她十分不利。

    这时候,洪贵妃安插于凌霄宫的暗桩就派上了用场,当暗桩偷偷送来消息,洪贵妃才知道骆泽这阵子会这么思考缜密、有条不紊,一改以往大而化之性格的最大原因,就是他背后那个女人--赵于凤。

    前阵子洪贵妃试图拉拢赵于凤,却被她拒绝,派黄良娣去施压也没有结果,原来赵于凤这么不简单,居然低调地当起了太子的智囊,替他出了许多主意。洪贵妃得知这个消息后,在福鸾宫里大发雷霆,摔毁不少珍贵家具摆设后,做了一个决定--

    她,要赵于凤死!

    洪贵妃虽然震怒,但知道她不能直接派人去凌霄宫将赵于凤拉出来处死,这只会引起太子不顾一切的报复,也平空给别人一个把柄。这种事只能暗着来,而被她暗中处理掉的嫔妃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不差赵于凤这一个!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