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1 作者:风光
    原来是用这个理由……简直老梗到爆了。谌若青用着一种怜悯又无奈的表情看着黄良娣,这现代的戏剧已经演到烂了,吓得了谁?莫非黄良娣都没想过,太子已经摆明护着她了,还不怕与洪贵妃撕破脸,她一个小小良娣来也只是当炮灰,就算她不理黄良娣,黄良娣又能如何?难道良娣还能大过太子去?

    “臣妾该当何罪?”谌若青淡淡地反问。

    “自然是杖打三十,罚俸三月。”黄良娣可得意了。

    “你来执行吗?”谌若青根本不怕,所有可能发生的事,她早就都预设了退路,何况黄良娣在她眼中无疑是跳梁小丑。“太子未立太子妃,此等刑罚根本无人做主,如果你自作主张施刑,反而是越权行事,同样违反了后宫礼法,届时被仗打罚俸的,可能还要加上你一份。”

    她已经算很含蓄的提点黄良娣,别傻乎乎的当洪贵妃的打手,洪贵妃只是想看她不好过,但身为打手的黄良娣有什么下场,洪贵妃根本不在乎。

    黄良娣能在后宫嚣张这么久,也不是个傻子,柳眉一皱便明白了谌若青的意思,但她依旧不怀好意地盯着谌若青,毕竟谌若青夺去了太子所有的宠爱,她的怨恨可不同一般。

    谌若青有种在看页子录影带等着鬼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感觉,心忖这下不出大绝招,黄良娣大概不会知难而退了。因此她不着痕迹地向一旁的招喜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知机地退下。

    没半晌,花厅外传来啪啪啪的脚步声,小郡主骆媛泪汪汪地跑进来,直接扑进了谌若青的怀中。

    “呜呜……赵奉仪,外面好多鬼,好多鬼,以前没有的……”

    听到骆媛又在说鬼了,黄良娣不满地冷哼了一声,这小鬼就算来到紫霞宫,这症状一点也没变。

    “都是些什么鬼?”谌若青刻意意有所指地问,还将耳朵凑近了骆媛。“有个穿着宫女服,圆脸绑着双丫髻的鬼,右眼下还有一颗痣,说她是被人淹死的?”

    黄良娣的脸色微微变了,这双丫髻的鬼右眼下还有颗痣,不是前几个月得罪她,被她淹死的宫女?

    暗中注意着黄良娣的表情,谌若青像是听着骆媛说话,一边点头转述道:“还有一个舌头长长,看起来很像某宫娘娘,身穿黄衣,说她是被吊死在冷宫里……”黄良娣慢慢开始发抖了,黄衣服的娘娘被逼自缢,难道是洪贵妃之前叫她去处理掉的那个娘娘?这些鬼魂一直跟在她身后?

    谌若青的声音仍不断地传来,“……还有个太监很老很老,留着山羊胡,说他以前在景春宫当值,是被毒死的?”

    “景春宫啊……”谌若青终于若有所思地看向黄良娣,这景春宫可是黄良娣住的地方。

    天知道骆媛根本什么都没说,从头到尾都是谌若青自己说的。原来谌若青早料到洪贵妃派来的人必是黄良娣,所以事先就调查了黄良娣的背景,知道她的心狠手辣后,刻意利用骆媛的阴阳眼来编了这些故事,以收恫吓之效。

    果然,瞧黄良娣面色铁青,抖得犹如秋日落叶,就知道这计划相当成功!

    “我……我先走了,赵奉仪你好自为之!”黄良娣根本是落荒而逃,整间屋子的随从与宫女傻眼地看着主子跑了,才后知后觉地急忙也跟着离开。

    整个大厅里,剩谌若青、骆媛与招喜主婢三人。

    主角都跑了,这出戏也该落幕了。只不过……谌若青狐疑地瞅着仍缩在她裙子瑟瑟发抖的骆媛,这丫头会不会太入戏了?先不说她演得丝丝入扣,黄良娣都走老半天了,她还躲着不肯出来?

    “媛媛?”谌若青觉得不对劲,索性抱起她,“你怎么了?”

    “赵奉仪……”骆媛大眼中含着泪花,小嘴儿都哭扁了,好不可怜地泣诉,“那黄良娣身后真的有鬼,而且是平常在父王凌霄宫的那一个!但那个鬼平常在凌霄宫都不凶的,可是在黄良娣身后变得好可怕,好可怕,好像要将黄良娣吃下去一样……”

    骆媛年纪小,形容得不清楚,但谌若青却听懂了。凌霄宫的鬼,不就是已故的皇后娘娘吗?原以为她逗留在凌霄宫是不舍子孙,但如今却变得张牙舞爪跟着黄良娣,是与黄良娣有什么怨恨?还是……是与黄良娣身后的洪贵妃有什么怨恨?谌若青若有所思地瞧着骆媛,要知道近来骆媛看见鬼的机会已大大减少,可以说几乎要变得与常人相同了,但如今皇后娘娘鬼魂的异变,却让她提起了警戒。似乎……有大事就要发生了。

    听说黄良娣由紫霞宫回到景春宫后便生了一场大病,时常惊恐地呓语着,“有鬼……有鬼……”

    因此,紫霞宫里有鬼的传闻不胫而走,洪贵妃想打压谌若青的手段施不出了,但她可非等闲之辈,能够用的手段绝不手软,既然紫霞宫闹鬼,那就闹个够吧!

    身为后宫的头头,洪贵妃亲自下了懿旨,指后宫不宁,怪力乱神之说蛊惑人心,赵奉仪妖言惑众,要拿她入狱。

    这分明就是莫须有的罪名,而且不管证据还是证人都十分虚无飘渺,但黄良娣确实是由紫霞宫出来后就犯病了,所以赵奉仪无论如何逃避不了责任,洪贵妃这步棋下得是又准又狠。

    不过骆泽也不是省油的灯,懒得思考的他,做事的准则就是干脆俐落,因此他很直接的驳了所有批评赵奉仪妖言惑众的奏折,既然谌若青住的紫霞宫里有鬼,他便请来数位大师至宫里做法事,在做法事期间命赵奉仪宫住进正气最盛的凌霄宫。

    这诏令一颁布,皇宫就炸了锅了。一个职小位低的小妃子居然大大方方的住进了太子的宫里,这置国家礼法于何地?又置那些位阶比奉仪高的嫔妃们于何地?可明知道这只是骆泽的任性,他就是宠信赵奉仪,要让她住到凌霄宫,说什么都是借口,却又有谁治得了他呢?

    对此,洪贵妃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她只好动用了她在朝中的明桩暗桩,每日都有数个朝中重臣进入太子书房,亲自向太子力陈收嫔妃入宫的坏处,并痛心疾首、指天骂地的批评赵奉仪狐媚惑主,太子千万不能沉溺女色云云。

    一开始,骆泽还能听完他们的话,然后敷衍几句将人送走,但随着洪贵妃一声令下,大臣们铺天盖地的来劝谏,还有以死明志的,庙堂之上的百官竟将手伸入了后宫,还有以众凌寡之嫌,骆泽失去耐心,果然不出所料地发飙了。

    这天,太子的书房外。

    谌若青已经住在凌霄宫里,因此她好整以暇地坐在书房不远处的凉亭里,外头的流言蜚语一点也影响不了她。而她对面坐着的是苦笑不已的宗穆虞,对于目前处于震怒中的骆泽,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与谌若青坐在外头观望。

    “刚刚进去的是工部尚书钱昆,是个逢迎拍马的好手,自从礼部尚书韦呈投靠太子后,洪贵妃面前的大红人就换他了。”宗穆虞在心里鄙视了钱昆一番,但同时也不由有些同情。“你觉得他能在里头待多久?”

    “一刻钟。”谌若青淡淡地道,倒了一杯茶,还将面前的五色果子蜜饯推到宗穆虞面前。“吃点心。”

    她还当真以为自己在看戏了?宗穆虞哑然失笑,但却仍伸出了手,抓一颗蟠桃咬了一口。他不知道,要不是这时代没有爆米花和可乐,谌若青肯定会搬出来看戏看个够!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