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0 作者:风光
    骆泽听得更混乱了,“阿里山?要坐会喷火的车才能看日出?还有什么日月潭,和民间的明教有关系吗?上面有天鹅可以骑?”

    听到他说的话,谌若青不由噗哧一笑,脸蛋都笑红了。难得见清冷自持的她如此娇态,骆泽都看呆了。

    感觉到了他火热的注视,谌若青才慢慢停下笑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道:“殿下除了武术,也该多注意民生需求,有机会多看看江山景色,充实这方面的知识,相信能更得民心。”

    说到这个,骆泽又想起了自己近来的政绩,意气飞扬地道:“我不是已经在做了?这证据都还贴在楼下呢!”

    瞧他得意的,让谌若青好气又好笑,要不是她拿后世税改和政改的经验,去芜存菁后给他建议,凭他只会舞刀弄棍的脑袋,想一百年也想不出这些手段!不过他的决断力及行动力倒是出乎她意料,而且一旦他觉得可行的,不仅雷厉风行,而且还能触类旁通,因此政令推行十分顺利。

    原本那些觉得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百官们,全都眼镜……不不不,是玉笏碎了一地。

    在她还未开口调侃时,一旁静静吃着谌若青准备的奶酥面包的骆媛,突然插口道:“父王羞羞脸,你做的那些事,明明是赵奉仪告诉你的。”

    这小丫头才五、六岁,竟完全听懂了大人的话?骆泽有些尴尬,神情古怪地打量着自己女儿。“你又懂什么了,人小鬼大。赵奉仪只要出一张嘴,你老子我可是做得要死要活呢,所以功劳当然我比较大!”

    被念了一句的骆媛大眼眨了眨,不依地又咬了一口面包,模糊不清地道:“父王就是讨厌鬼……所以赵奉仪不做甜品给你了。”

    此话直直地往骆泽的心射了一箭。确实,打从他上回得罪谌若青后,她再也没做过甜品给他了,直到两人前嫌尽释,每每到了紫霞宫,他还是只能看着自家女儿手上的各式甜品流口水。

    “这样吧,媛媛,你分给父王一口,父王就不跟你计较。”骆泽看得馋死了,开始诱之以利。

    骆媛偏着头,看了下可怜兮兮的父亲,还有手上的半个面包,开始了内心的斗争。然而实在等不了她想那么久,骆泽的目光又望向故作镇静喝茶,事实上暗里笑憋到肚痛的谌若青。

    “若青……我好久没吃到你做的甜点了……”

    “每回要想新的花样给太子殿下,臣妾心力交瘁,可能没那么容易呢。”谌若青四两拨千斤地挡了回去。虽说两人误会解开了,但他可是一点惩罚也没受到,她可不想让他觉得她是这么好搞定的。

    “那……本宫赏你……呃……赏你……”骆泽在心里飞快思索着可以贿赂她的方法,但财富她不希罕,首饰从没见她戴过,荣宠她也从不求,他都是自己靠过去的,所以……身为一个太子,要讨好自己的妃子,他还真是没一样东西拿得出手的!

    “对了!要不,我升你官吧。”骆泽突然灵机一动,她只是个奉仪,以他宠幸她的程度一品秩未免太小了。

    “能升到什么程度?”谌若青失笑,她可不希望自己摇身成了尚书或首相之类的人。

    “嗯……太子妃嫔的品秩,依你的背景,最多升到良媛吧?”骆泽很认真地想着。

    然而他这副认真的态度,反而让谌若青心里沉了一沉。因为这提醒了她一直很不愿意面对的事--他,从来没想将她摆到正妻的位置。

    虽然,她对太子妃这个位置并不在乎,但他显然完全不将她列入太子妃的人选,所以他不认为她会是他最重要的那个女人。对一个只能接受一夫一妻制的现代人而言,自己只是丈夫众多妻妾中的一个,就算是位置再高,她也无法忍受。

    不过谌若青知道,在这个封建时代,以她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后宫三千的事实,而在骆泽真正登基之后,他势必要立皇后,届时她只会被遗忘在后宫深处,埋没在三千佳丽里。

    想到那样的结果,她打了个冷颤,自己可是现代新女性,不受男人青睐就活不了了吗?她可以用她的方法,活出她的生活,就算再怎么恋慕他,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原则。

    因此她淡淡一笑,掩去苦涩。“臣妾不想升官,升得太高反成箭靶。”

    “这样啊……”骆泽很是遗憾,下回要吃到她的甜点,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因此希冀的目光,又放到女儿的身上。“媛媛……”

    “好吧,”骆媛禁不起父亲的攻势,有些舍不得地递出剩下一半的奶酥面包。

    “只能吃一口喔!”

    “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女儿,我只吃一口就好……”

    “啊!父王,你怎么一口就把半个都吃掉了?!”

    “呃……你只说一口,没说多大口啊……”

    “臭父王……呜……呜……”

    “别哭别哭,要不……要不父王吐出来还你?”

    “呜哇哇哇哇……”

    谌若青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对父女,一时间一种一家团圆的温馨错觉闪过她的心头,令她感到无比温暖。

    至少现在她爱这个男人,爱骆媛这个可爱的孩子,这就够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她只要好好享受爱与这个男人的爱情,珍惜与他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也就够了。

    第6章(1)

    洪贵妃会放过谌若青吗?

    当然不。尤其洪贵妃在知道谌若青的重要性大于她所想像时,就更想将她控制在手中。

    然而在太子的保护下,再加上洪贵妃暂时还不能动手杀太子的人,免得落人口实,谌若青便在这样的夹缝中求生存。不过就洪贵妃来看,要整治个妃子还是易如反掌,毕竟后宫是她在掌管,太子妃嫔中不乏她安插的人,只要时不时派个人向谌若青压一压,让她在后宫活不下去,自然会识相地投到她阵营。

    于是,黄良娣出马了。

    由于品级较高,又有洪贵妃撑腰,与谌若青新仇旧恨不断的黄良娣,身着绫罗华服,带足了随从侍卫,大摇大摆地来到紫霞宫叫阵了。

    在太子与洪贵妃当面杠上之后,谌若青就知道洪贵妃绝不会善了了,而自己肯定是首当其冲,所以黄良娣的到来并不令人意外,她十分淡定地迎接她进门。

    黄良娣一进紫霞宫,原以为会看到太子赏赐的绫罗绸缎与金玉珠宝,将整个宫里装饰得金碧辉煌,但一看到谌若青仍是素色的襦裙披肩,发式简洁朴素,屋子里也无甚特别,甚至还比不上自己的景春宫,不由鄙夷了一番。

    “洪贵妃称赵奉仪受宠,我看也不过尔尔。”黄良娣心中暗忖,一有定见便摆足了架子,“赵奉仪,自从郡主到你这儿以后,你倒是很快活?”

    “教养郡主责任重大,臣妾何来快活?”谌若青淡漠自如,像是听不懂对方的嘲讽。

    “喔?不快活吗?你都敢藉着太子的权势在贵妃娘娘面前逞威风了,谁比得上你啊?”黄良娣冷笑。

    谌若青静静地望着她,突然语出惊人,“逞威风的是太子殿下,你想替贵妃娘娘抱不平,要不要去找他?”

    黄良娣一阵愕然,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不禁大怒,“你好大胆子,以为太子宠你,你就嚣张起来了,敢这样和我说话?”

    一记眼神,旁边的人立刻将谌若青围了起来,黄良娣底气十足,声音更大了起来。“近日太子屡次到紫霞宫过夜,临幸你的次数已经违反后宫礼法了,你不劝诫太子,反而仗势而为,扰乱后宫秩序,该当何罪?”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