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9 作者:风光
    洪贵妃等到自己的人出来了,心中大定,她要对上骆泽,岂能没有一点底气?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未来的天子,悠悠地道:“今天,赵奉仪一定得留下来。”

    “你们……惹火我了……”

    骆泽突然表情一沉,运足了气,大脚猛地往地面一跺,接着大喝一声,所有立

    在洪贵妃身前的宫女们全如遭重击,倒了一片,有的还喷出一口鲜血,战力全失。这就是号称武艺天下第一的骆泽,光使出气势压人的威力!

    身前的宫女全倒,洪贵妃不由花容失色,气急败坏地惊呼道:“太子,你竟敢在我福鸾宫动武?”

    第5章(2)

    谌若青皱起眉,开始替骆泽感到不妙。确实若对方没先动手他就伤人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洪贵妃也就是抓着这点,所以她的人也没有妄动,主要是吓阻为先,想不到骆泽如此不讲理,居然说动手就动手,这就给她抓住了话柄。

    不过骆泽一向懒得想这么多,他眯起眼看着地上的手下败将们,没好气地道:“噢,本宫只是失误。”

    这回答简直是不讲理到极点了,谌若青一听,差点没失态笑出来,连忙用水袖遮脸,别过头去。这家伙……果然很变态啊!

    洪贵妃却是气得都不知该怎么反驳了,一只刷着鲜红蔻丹的指头指着他直抖,“你……你……”

    “洪贵妃,你的宫女们太弱,连本宫一个喷嚏都躲不过。下回本宫再失误一次,她们可就没这么好过了。”骆泽很帅气地抓起了谌若青的柔荑,转身便往外

    走。“人我带走了,洪贵妃失陪了!”

    而且走得很不客气,两人走出厅外,都还听得到洪贵妃摔东西尖叫的声音。

    “居然如此瞧不起本宫?给我拦住他!拦住他!”

    但骆泽却似毫无所闻,迳自往外走,一下子便来到福鸾宫的大门口。

    “你……你当面与洪贵妃撕破脸,对你日后的行事,并无好处。”谌若青简直开了眼界,骆泽做事真的直来直往,一点都不会拐弯,看来洪贵妃要气疯了。

    “那老太婆啰哩巴唆的,谁受得了。”骆泽直到离开福鸾宫了,仍未放开谌若青的手。“与其让她针对你,不如冲着我来,我是不怕她的。”

    谌若青神色复杂地望着他,心里对他的怨慰却是一点一滴地化了。这男人的肩膀,坚定地挡在她的前方,一个女人要的归宿,不就只是这样?

    她名义上是他的老婆,而他现在不正是执子之手?不管能不能与子偕老,至少他眼下的心意,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

    之前两人的误会,两人的龃龉,似乎在这样温暖却不黏腻的感情之中,成了一种幼稚可笑却云淡风轻的回忆,她几乎都要记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清丽的脸庞上泛起淡淡的笑,温婉且柔情,她的小手也紧紧地回握了他的手。走出福鸾宫的那一刹那,后方洪贵妃的追兵也终于跟上来了。但骆泽大手一挥,轰隆隆的一声,那上头的门墙竞垮了下来,将整个门口都挡住了,自然也挡住了后头的追兵。

    骆泽朝着谌若青一笑,洁白的牙齿像会发光似的。

    “嘿嘿,这次本宫可没有失误!”

    京师,东大街。

    “派报喽!派报喽!”一名仆吏由官衙走出,身上还抱着一大叠纸,边走边嚷叫着。

    这最近由宫里主办编写的小报,除了政令宣导,宣传政绩,一方面也会写些宫里官员的轶闻及趣事,或者是边疆海盗及外患的动静,每月十五由宫里送出原稿至各州县后,再由各州县的县衙誊写发放,内容五花八门,绝对独家,因此很受大众欢迎。

    由于一份小报一个铜钱,比一碗豆腐花还便宜,走在街上的百姓,一听到派报了,纷纷掏出钱来买。

    由于派报的时间固定,一个月两次,有些有钱有势的人,则是打发了自家的仆役上街抢购,一时间倒像菜市场叫卖,几名家丁在人海之中杀进杀出,抢到小报拿给主人之前,忍不住自己先看了起来。

    而有的店家较会做生意的,则将小报拿入了店内张贴,比如东大街上的悦来大酒楼,还买了两份贴在两边墙上,一下子众人全都围了过去,看得津津有味。

    “田税不再按丁征税,改为按地亩征税,土地重新丈量……好哇!这样公平多了,大户人家缴的税就多,穷人家也不用再被剥削了,真是德政啊!”一名老汉看完税制调整,不由抚掌叫好。

    “……山西晋城县知府何不涂贪赃枉法,收受贿赂诬陷杀害周氏一家十六口,罪证确凿,于本月十五行斩刑……对嘛!这种狗官死得好!叫人大快人心啊!”

    另一名肚子圆滚滚的富贾也看得同仇敌忾,他这种身份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贪官了!“太子监国后,还做了真多的事,没有这小报,咱们都还不知道,想不到他文武全才,胜过前人多多呀!太子不愧有武圣之称,更应该称为圣君,未来本朝四海升平,一统天下可期!”人群中一名老秀才相当感叹地道。

    这番话引起了四周人的附和与响应,而他们谈话的声音,也清清楚楚地传入了悦来大酒楼二楼的一处雅座。

    雅座上坐了一男一女一孩童,身后还有两名护卫肃立。两名男女便是微服出巡的骆泽与谌若青,至于孩童,自然就是吵着要黏在谌若青身旁的骆媛。

    “听到这些话,不枉殿下近日殚精竭虑于国事之中。”谌若青浅笑着恭喜他。

    “若非若青的建议,派发小报宣扬本宫的政绩,也不会有现在众星拱月的结果,本宫才该感谢你。”骆泽很干脆地敬了她一杯。

    这种现代化的媒体系统,自然出自于谌若青的规划,连宗穆虞都钦佩不已。小报除了可以宣扬政令,趁机造神,提振太子的声势,一下子就把众人疑虑的太子没有政绩这件事给平息下来,还可以拿卖报的钱来充实国库,一举两得。

    毕竟谌若青在当记者时,可是历经了两任总统大选,两任立法委员选举和两任地方首长选举,这些现代寻常的宣传手法,到了古代可是足以名留史书的创举。

    她还没叫他办个连线造势大会,全国百姓一起来喊个“冻蒜”呢!

    “只可惜不知道京城之外百姓的反应如何。”骆泽倒是很遗憾,幽怨地望着谌若青。“本宫自从成了太子,就被保护在宫里,很多地方都没去过。”

    谌若青自然知道他在暗自郁闷不能出兵东南这件事,但遇到她只能把哀怨全吞下肚,不由好气又好笑,更想激他一激。“臣妾倒是去过很多地方。”

    “喔?赵御史生前亦是公事繁忙,有空带你游玩?”骆泽精神都来了,这忙里偷闲可是他很想学的一招。

    这一点,谌若青却是忽略了,不过她灵活的脑子一转,笑道:“家父可是致仕了好几年,这几年带臣妾玩了五湖四海,最令臣妾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叫福尔摩沙的地方。”

    “福……什么沙?”骆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拗口的地名。

    谌若青没有解释,因为他找一辈子都找不到,她只是很怀念地形容着浮摩沙。“福尔摩沙……应该位在京师的东南处吧,那里有座阿里山,日出壮丽开阔,还得坐小火车才能上到山顶观日;还有还有,在福尔摩沙的正中央有个日月潭,风光无限,起雾时烟波飘渺,如入仙境,还可以坐船游潭,甚至还有两人坐的天鹅船,是游憩观景的好地方。”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