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8 作者:风光
    骆泽陷入深思,他对自己之前冲动之下的所做所为早已后悔,却苦于谌若青似乎越见疏离,这种掌握不住的情况令他有些彷徨。

    “那我该怎么做?”再怎么爱面子,在好兄弟前,骆泽仍是不怕拉下脸来。

    宗穆虞正要开口,一个太监却在御史府门人带领下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头上小帽都歪了还来不及扶。

    只见他飞跪在地,几乎是滑到骆泽面前,鼻头一酸,哭哭啼啼道:“太子殿下,皇上急病,召您回宫!”

    骆泽与宗穆虞脸色齐齐一变。前者二话不说,起身便跟着太监匆匆忙忙地离开,而后者也立刻坐上自家马车跟在后头一起入宫。

    “洪贵妃又出手了?”在马车里,宗穆虞若有所思地搔了搔下巴,“或许泽哥要的答案,就在这次的机会之中。”

    皇帝生了急病,昏迷不醒,因此根据本朝律法,暂由太子监国。

    然而,原本要把太子弄出京城加害,但失败后马上接连着皇帝病倒,种种巧合似乎都冲着皇家的传承而来,这连一向粗枝大叶的骆泽都不免起了疑心。

    然而骆泽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加上身边的智囊谌若青不理他了,又不好意思

    去找宗穆虞问受人揶揄,一个动念便派人去把几个太医全都抓来,在凌霄宫里审问了两天,试图找出一点骆山生急病的蹊跷之处。

    而在太医都还没放出去时,谌若青已经收到宗穆虞派在骆泽身边亲信的通报。“这简直是……一头傻鸟!”

    谌若青哭笑不得地骂了一句,与宗穆虞的亲信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连我这里都知道了,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洪贵妃太子起了疑心吗?”

    “不过太子殿下的方式虽然鲁莽,却真的有用,倒让他查出了一点东西。”那名亲信表情古怪地道。

    “太医说了什么?”谌若青好奇。

    “这次会诊的一共四名太医,其中三名都说皇上是长期积劳,气血瘀积于心脉之上,才会突然病倒,但有一位卢太医则私底下偷偷告诉太子,皇上的病虽是气瘀,但倒下的主因却像是中了某种慢性的毒。”

    “慢性的毒……”谌若青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看来,害不了太子,这次洪贵妃直指王位了,但又不能直接把皇上毒死,否则太子继位,对她更是不利。这一次太子监国,如果不能做出点成绩,恐怕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那名亲信的表情也凝重了几分,他正想遵照宗穆虞的指示,劝谌若青捐弃前嫌,与太子重修旧好,协助他对抗洪贵妃时,突然招喜急急忙忙进来通报,打断两人的谈话。

    “奉仪娘娘,洪贵妃召见!以往贵妃娘娘召见都要一个时辰内到,否则会受罚的!”

    洪贵妃找她?谌若青纳闷地与宗穆虞的亲信对看一眼,心知恐怕情况不妙。

    “那属下先走了。”那名亲信知机地隐密离开,连忙去找人来做帮手了。洪贵妃找赵奉仪,绝对不会什么好事!

    幸好谌若青为了气骆泽,找招喜恶补了几节宫廷礼仪,因此当她来到洪贵妃所在的福鸾宫时,行的礼竟是丝毫不差。

    洪贵妃坐在上首,似乎很满意她的恭敬,点了点头。

    谌若青退到一旁,淡漠有礼地道:“不知贵妃娘娘懿旨召臣妾,所为何事?”这丫头年纪轻轻,见到自己却如此不惊不惧?洪贵妃有些意外她的沉着,不由露出了一个微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到无瑕的妆容连粉都没掉下来一颗。“最近太子常到你宫里?”

    “是,不过太子到臣妾宫里,也只是因为郡主罢了。”谌若青淡化了事实,她可没笨到惹事上身。

    不过这样的资讯对洪贵妃来说够了。“不过太子会让骆媛从黄良娣那到你宫里,还曾经临幸于你,对你也算另眼相看了。今日本宫召你来,是有事要问你。”

    “贵妃娘娘请说。”谌若有种不妙的预感,连临幸都知道了,虽然不完全是事实,但这证明洪贵妃应该一直在注意她。

    “这几个月,太子在你那里时,曾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尤其是和本宫有关的?”洪贵妃也不客气,说明了她的企图。

    就知道会这样……谌若青在心里叹了口气,表面仍恭敬道:“太子殿下在臣妾宫里,通常只是说些吃喝玩乐之事,要不就是用膳,实在没有提到娘娘之事。”但这番说词,洪贵妃半信半疑,索性直接要求,“日后太子在你宫里说的每一句话,还有他见过了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你都要仔细向本宫报告。”

    “这……近日太子对臣妾有些不满,恐怕不会常来,只怕贵妃娘娘得不到您要的资讯……”谌若青说得很为难,却暗示了不想做“抓耙子”。

    虽然她大可答应然后来个反间计,让洪贵妃在错误的资讯下挫败,但她知道骆泽不会希望她做这种事,他的个性不会喜欢这种阴暗的计策,更不会希望她以身犯险。先前光是算计他让他无法亲征,他就暴跳如雷了,如果这次她再自作主张答应洪贵妃,可能会完全失去他的信任,那么她的牺牲也就没有意义了。

    洪贵妃不由微怒,冷笑了起来。“他不来,你不会去吗?你犹豫,是否是怕太子知道后会失宠?但我告诉你,你若不答应,连失宠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已经是直接威胁了,谌若青相信自己若不答应,大概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她正估量着"如何先闯过这一关,洪贵妃的宫女凤来此时进了屋,跪下通传道:“贵妃娘娘,太子殿下求见。”

    “好个骆泽,来得这么快?”洪贵妃犀利地瞪了垂首不语的谌若青一眼,看来这妮子受宠的程度,可能超过自己想像了。“请太子殿下进来。”

    半晌,骆泽在凤来的引导下,已来到洪贵妃面前。行过该行的礼后,他也不啰唆,更不装模作样,直接单刀直入表明来意道:“贵妃娘娘,我可以带走赵奉仪了吧?”说着,一把抓住谌若青的手。

    谌若青的心房有些震动,看了看骆泽坚毅的侧脸,若有所思。

    洪贵妃见骆泽分明不把她放在眼里,愠火更盛,冷哼了一声道:“本宫只是担心太子初监国很多事无法考虑周延,要由暗处督促一下你,才会找赵奉仪帮忙,否则现在政局一片混乱,你要是被拉下王位可就不妙了。”

    “我自然会有办法,不需贵妃操心。”他丝毫不留情面给她。

    “如果本宫硬要留赵奉仪陪陪本宫呢?”洪贵妃也跟他来硬的,猜测他不敢在这时候挑战她的权威。

    可惜她错估了骆泽的强硬,他只是皱起眉,有些不耐地道:“贵妃娘娘,本太子现在代天子监国吧?”

    “是又如何?”洪贵妃冷笑。

    “那不就代表着本太子如今的权力,与圣上是一样的?我要带走赵奉仪,似乎洪贵妃也无权阻挡。”骆泽狠狠地击中洪贵妃最弱的一点--她的一切权势,都是皇帝给的,她吓得了别人,他可不吃她那一套。

    “你!骆泽,你要为了一个小小嫔妃与本宫作对?”洪贵妃不相信,在她眼中只懂得练武的太子,竟有这番骨气与胆识违背她?

    玉手一挥,洪贵妃身后突然跃出十多个动作矫健的宫女,个个看来武艺不俗,英姿飒爽,全挡在洪贵妃身前持刀朝着当今太子,毫不畏惧。

    看来,她背后也有自己的力量了,竟在宫里秘密训练了这么多武功高强的女侍,否则哪能这么嚣张?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