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7 作者:风光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他盯着她握着的伤口。

    “臣妾无话可说。”谌若青面无表情回道。

    “哼!”

    不过,太子的面子也得撑着,最后骆泽只得拂袖而去。

    第5章(1)

    骆泽自以为是的惩罚,就是冷落了谌若青五天。

    一般受宠的妃子,若是连续这么多天没受临幸,其他嫔妃的酸言酸语及攻击诋毁就会出现了。谌若青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她深居简出,和骆媛甚少出紫霞宫,因此那些没听到的事,根本不会影响她的心情。

    原本还想多冷落她几天,但五天其实也到骆泽忍耐的极限了。他这人心性率直,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再加上他已经在她面前发过了一顿脾气,如此五天不见她,相信她也知错了。

    再加上今日是韦天丞赴东南上任的日子,骆山特地把骆泽叫到御书房,脸色黯淡,语重心长地问了他一个问题。

    “今日你无战功,亦无政绩,若是要即位,所面临的是百官的质疑及繁琐的国事,你当如何?”

    骆泽哑口无言。

    骆山摇了摇头,气色极差地给了他一句话。“你且退下,回去想一想,明日再来回朕。”

    被这么当头棒喝,路泽才知道自己平日专志武学,却是荒废了帝王大道。他的志向,是学开国高祖那般亲自领兵打仗,攻城掠地好不风光,但他的确忽略了开国高祖也在统一天下后政举令行,安民养兵,天下才能延续至今一片欣欣向荣。

    而遇到了这类“学术上”的问题,他第一个想到的咨询对象就是谌若青,她的聪慧与见地即使在臣子间都是少见的。再加上也是时候拿个理由去找她了,因此骆泽毫不犹豫地在离开御书房后便摆驾紫霞宫。

    正常在这个时候,谌若青应该已经备好甜品等他来了。想想浪费了五天的甜品没有吃到,骆泽有些扼腕,更是怀着期待的心情踏入了紫霞宫。

    然而一路来到了花厅,没有香气,没有食物,只见谌若青仪容端庄,领着一群侍女与骆媛盈盈下拜。

    “参见太子殿下。”合格规矩的宫廷之礼,一点都没什么好挑剔的,甚至说完全部人就垂首退到一边,一副等着他发落的样子。

    然而……就是太规矩了……和以前谌若青自然亲近的态度差了十离八千里,就备玩偶一般,令骆泽很不习惯,甚至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你……”他瞧着她恭敬的态度,一时竟无法和她像往常般谈笑,只能说道:“本宫……本宫的甜点呢?”

    “臣妾马上叫御厨准备。”谌若青面无表情地抬首,招来了一名侍女,要她到御膳房去端甜品来。

    “本宫是要你做的。”他皱起眉。

    “臣妾不知殿下要来,没有准备,而且因为臣妾过去僭越职责,御膳房已经颇有微词了,试膳官也要求臣妾勿再私自准备。”她说话仍是那么古井无波,看着他的眼神也没有了以往的温暖。“以后殿下若事先通知,臣妾会先请御膳房备好甜点,为免重责加身,臣妾无法再做,请殿下见谅。”

    所以以后他没有特别的甜点吃了?骆泽俊脸一垮,手挥了挥,“算了算了,我会再和御膳房的人以及试膳官说,你做的甜点可以免试膳。”

    接着,他烦恼地皱起眉。“若青,父皇今日问本宫,我无战功,亦无政绩,若要即位,面临的百官质疑及国事繁琐,当如何去做?你觉得我该怎么回答?”

    当然,他问的并不只是如何去应付骆山,更重要的,他也想从她充满机锋的回答中得到一点启示,或许是未来继位执政极重要的参考。

    讵料谌若青退了一步,螓首微低,一副不胜惶恐的样子,语气却是冷冷淡淡。

    “国家大事,臣妾不敢多言。”

    “为何不敢?你以前都是正言直谏的!”

    “臣妾只是殿下的妃子,应谨守本分,不能干涉殿下之事。”

    “你……”骆泽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根本是在拿他的话堵他。他这才明白,几天前他的气话,对她造成的伤害,甚至对于两人间造成的隔阂,恐怕比他想像的要大得多了。

    “你还在生本宫的气?”他放软了语气。

    “臣妾不敢。”谌若青再退一步,摆明了要和他越拉越远。“臣妾只是明白了,自己没那么重要,最好谨言慎行,休做妄想,免成话柄。”而且说话还得文绉绉的,把以前看电视小说那一套全搬出来。

    骆泽这下真是自找苦吃了,什么她不重要,整个后宫里,就她对他最重要,偏偏她现在显然已经不把他当一回事了。

    被她弄得一点办法也没有,要向她道歉也拉不下这个脸来,想弥补和她的关系,她又划清界线,顿时一种难受又窒闷的感觉袭上心头。

    瞧他脸色古怪又别扭,欲言又止地望着她,毕竟谌若青也不是真的那么绝情,

    只是以一种相当理智却很疏离的方式说道:“太子殿下若遇上难题,尽可相询股肱大臣,相信会有所收获。”

    这只差没挑明的告诉他,去问宗穆虞,老娘懒得理你了!想不到她不待他说话,更进一步地恭敬福身道:“臣妾恭送殿下。”

    连逐客令都下了,还下得一点破绽都没有,骆泽几乎是张口结舌,完全无计可施,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投到一旁的女儿身上。

    然而才五岁的骆媛,怎么可能知道父亲在暗示什么,竟也傻乎乎地跳出来,学着谌若青道:“女儿恭送父王。”

    骆泽只能失魂落魄地走出了紫霞宫,半个时辰后,他无精打采地坐在宗穆虞的书房内。

    “你被赵奉仪赶出来了?”宗穆虞正在悠闲地品茶,听骆泽说完之前两人吵架的来龙去脉,又听到赵奉仪的改变,差点憋笑憋得连茶都喷出来。

    “你这不是活该吗,”他摇摇头,无情地给骆泽补了一刀,“我之前见她聪慧过人,才要她帮你,别忘了上头还有无孔不入的洪贵妃,她身为嫔妃却干政,这可是冒着天大的危险,但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将她臭骂一顿。”

    “我只是……只是不喜欢像颗棋子般的受人摆布。”骆泽替自己辩解。

    “她这黑锅真是背大了,是我要她别跟你说,否则若让你了解整个计划,别说你可一会为了想领兵先跟她大吵一架,不愿配合计划;就算你愿意配合,你以为你那蹩脚的演技骗得了谁?”宗穆虞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

    “我……”骆泽被堵得哑口无言,只得拿起茶杯,假意喝茶掩饰尴尬。

    “但她最后还是被你骂了,说穿了,你就是欺负她嘛!”宗穆虞放下茶杯,脸色慢慢正经起来。“泽哥,你有能力也有雄心,却不善处理细碎政事及阴谋诡计,因此赵奉仪来辅助你可说是水到渠成。据我看来她是吃软不吃硬那种人,你若是要弓她为助力,便要对她另眼相看,慎重对待,这是做大事的人该有的气量。”

    “而且,你老实说,你对她颇为钟情吧?”宗穆虞突然插了一句。

    骆泽差点被呛死,急咳一阵之后,才支吾道:“咳咳……好吧,我承认,我很喜欢她……若青和其他嫔妃很不同,她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很吸引我。”

    “如此你更该抓紧她。她是个奇女子,依她现在的表现来看,她根本不在意你给的荣华富贵,只是凭着本心对你直谏而不装模作样,否则依你对她的信任,她要刻意献媚、对你予取予求是易如反掌。”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