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6 作者:风光
    “皇命不可违,下官不敢。”韦呈说得咬牙切齿,“下官只是不愿看到殿下继续被洪贵妃算计而不自知,故坦诚而来,愿供大人驱策。”

    原来是投诚而来,足见韦呈对洪贵妃的辣手无情也十分心寒,而且由韦呈话中未竟之意,很显然洪贵妃还有更多的阴谋,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内应,或许会比较好对付。

    不过一向懒得想繁琐事物的他,一下子也无暇去管那么多,领会了韦呈的效忠之意,便挥手先让他离去。

    因为他现在有满肚子的火气与质问,要去找那女人问个清楚!

    当骆泽大步流星地赶到紫霞宫时,谌若青正煮好了一壶薄荷水果茶。

    知道由韦天丞领兵至东南剿匪的诏令一发下来,骆泽心情一定很糟,所以她特地准备了可以安抚情绪的薄荷水果茶,希望他喝了心情会好一些。甚至因为不太习惯用古代的壶来煮茶,她还不小心烫了手。

    毕竟这是她的谋划,事情也往她预计的结果走,可是不得已必须隐瞒他,甚至造成他心情的波动,这令谌若青也相当不好受。

    只不过她没想到中间会有个韦呈横插一手,让骆泽想通了整个计划的来龙去脉,因此当他气冲冲的走进来时,她还不知道他的怒气是冲着她来的。

    “殿下。”她朝他一笑,“你来得正好,臣妾煮了茶呢,你要不要……”

    “你究竟在搞什么?”讵料骆泽根本不听她说话,也没注意到桌上的东西,大手愤怒地往桌面上一敲。

    谌若青心头一惊,眼睁睁看着那杯水果茶倒了下来,溅到了桌面上。

    她的一颗心也随之沉了下来。

    “臣妾听不懂殿下的话。”因为不明他的怒意,她很是疑惑。

    “少装蒜了!领兵亲征东南一事,是我心之所向,你一直以来教我如何与洪贵妃周旋,最后去的人却是韦天丞,其实从头到尾,是否根本就是你的谋划,不让我出兵去东南?”骆泽不是拐弯抹角的人,一开口便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

    原来是这件事。她想和他解释,“是,但是殿下……”

    “别以为本宫宠你,你就可以恣意妄为!”可他根本没耐心听她说完,一听到她承认,所有怒气一次全爆了出来。

    他的口不择言令谌若青很受伤,但知道他高高在上惯了,性子又直接,与他沟通要有些技巧,于是谌若青要自己尽量冷静。

    “殿下,你认为臣妾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人吗?”她面无表情,却是字字尖锐。

    “你用心想一想就知道,出兵东南是九死一生之事,洪贵妃阴谋策划你去,根本就是要害你,臣妾怎么可能明知山有虎,还是让你向虎山行?”

    如果他脑子还清楚,就应该知道她是为他好,但世事不能两全,他只能牺牲一些。少一次领军的机会却能保全性命,不是很值得吗?!

    但她显然低估了他的渴望,盛怒的他根本什么也听不下去。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对我没有信心!”他最在意的反而是这一点,因此越说越气。“我自然知道剿灭海盗有多危险,但我为什么仍是一心向往?就因为我有自信无论多大的困难、多艰苦的局面,我都可以克服!这一次有了机会,不管是不是洪贵妃的阴谋,我根本无惧!”

    一张俊脸气到都铁青了,虽然他是开骂的人,但当他领悟到她谋划背后隐含的意义,他简直心痛万分。

    “当上太子这么多年了,我会不知道洪贵妃想害我?但这确实是我表现自己的好机会!人人称我武艺第一,但我知道那是奉承,他人其实心里对我仍是瞧不起。出兵东南无论是对我未来的战功还是武艺与带兵经验的提升,都是莫大的帮助与证明,竟然就让你三言两语给毁了!”

    谌若青轻叹口气摇了摇头,他在这件事情上确实受委屈了,但她又何尝不是?她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好处,还要承受他的怒气,他只顾发泄自己的情绪,却为什么不能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大局?

    “战功这种事是可以慢慢积累的,你何苦一下子就要去挑战最难的?你有足够的信心和武艺,但东南水军残破却是事实,就算对你有信心,我也对他们没有信心!你明知道危险,仍要将自己置于险地,又把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摆在哪里呢?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不容有失。”

    他越是激动,她便越要冷静,有条不紊的分析给他听。“既然你知洪贵妃妒恨你,她力荐你出兵东南,便不可能眼睁睁送战功给你,绝对不会没有后手。不管是刺杀、要当地驻军扯你后腿,甚至是勾结海盗,她都做得出来!宗大人不是早就提醒你,她在南方已经布好局了吗?也许到时不只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你想过这些吗?”

    把所有的压力背在身上,谌若青其实也很心酸,可是总不能随着他起舞,和他对骂起来,所以她只能用比较柔软的方式劝道:“我若不是关心你,怕你有个万一,何苦殚精竭虑,做一些逾越本分,甚至会被洪贵妃忌惮的事?我好好地当我的奉仪,安逸地躲在后宫就好了,更无须承受你的责难。”

    然而现在她无论说什么,听起来都像是为自己开罪的借口。骆泽平时笑容满面,也不太管身边的人在做什么,但不代表他喜欢当别人的棋子!

    更重要的是,这阵子他与她的感情一日千里,因此知道她在他背后做了这么多事,却又瞒着他后,受到的打击也更大。

    “你……你们总是认为我愚钝,认为我没有心机……好,我说不过你。但你们在做这些谋划时,是否该问过我?我才是太子!这阵子你在我面前的表现,都是演戏吗?你展现的情意,是否也都是虚情假意?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你还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你不过是我其中一个妃子而已!”

    虚情假意?虚情假意!她为他尽心尽力,最后换来一句虚情假意?!谌若青只觉心如刀割,浑身一阵冰寒。

    怪只怪她没守好自己的心,对他动了情。她内心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所以这顿骂她活该承受。这阵子他的差别待遇,让她都差点忘了自己只是他众多女人之一,就算比较被看重,也只不过比别人好一点点而已。

    她原本帮他,只是想在宫中立足,后来却慢慢转变为想要的是他的人,她的确太贪心了。

    果然,男人高富帅就是难搞,而古代的高富帅还多了驴脾气,更加难搞!“臣妾知道了。”原本脸上慢慢兴起一丝怒色的谌若青突然冷了下来,变得平静无波。“臣妾只是殿下的妃子,的确是臣妾太过逾矩,日后臣妾会谨守本分,不再干涉殿下之事。”

    为了稳住自己的情绪,不在他面前示弱,谌若青一只手用力地往另一只手上被烫伤的地方握下,希望用痛楚来麻痹自己的情绪。

    “你……”

    她的突然服软让骆泽一下子很不习惯,而那顿时冷淡下去的态度与表情,更让他有种失去了什么重要事物的空虚感。

    眼光不经意瞄到桌面上倒下去的茶饮,他猛地想起刚进门时,她似乎笑吟吟地招呼着他,但他却看都不看就将它打翻了,而她的手……似乎有烫伤的痕迹,是因为为他煮这杯饮料吗?

    忽然间,骆泽像由一场梦里醒来,才反应过来他好像骂得有些过了,如今一下子却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两人仿佛在这一瞬间拉开了距离,平时那种有些暧昧的亲近感被一刀给斩断似的,眼前的她,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