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5 作者:风光
    听完她的问题,骆泽没吃完的铜锣烧差点落在桌子上,他越来越狐疑地望着她,“依我的轻功,踏着水面前进,跑快一点或许可以踏过二、三丈,不过之后肯定落在水里;降龙十八掌是什么?取这种名字的功法,传到父皇耳中肯定要被砍头的!还有葵花宝典又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神功竟要自宫才能练?你应该不会希望我练这个吧?”

    “呃……”谌若青不由大窘,原来古代人与现代人一样,练武功也是有极限的,她只能在心中暗自哀叹,金庸大师把她害惨了!“只是由一些……呃……传奇野史里看的,想来是夸大了,我当然不希望你去练葵花宝典……嗯,我的意思是说……”

    越说越尴尬,谌若青不受控制地红了脸,这辈子最糗大概就是这时候。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她随手拿起丝巾,走上前去替他擦了擦沾了些豆馅的俊脸。

    “那个……殿下你脸上沾到了,臣妾替你擦擦……”

    看着总是恬静自持的她难为情起来竟也有如此娇态,还自己凑过来,骆泽忍不住心中一阵情动,霍然大笑,接着将她一搂入怀。

    “赵奉仪,你真是太可爱,太可爱了,本宫真喜欢你。”说完,他竟毫无预警地低头吻住了她。

    谌若青只觉一眨眼便被他温暖的气息围绕,接下来的那一吻,更是震撼了她的心神,让她完全无法反应,只能被动地被吻着。

    他……他竟然如此大胆……不,她是他的妾,他这也不算大胆,虽然她不是真正的赵奉仪,却承受着赵奉仪该受的宠爱……可是她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有些沉迷,本能的渴望他别停下来。

    怀抱着些罪恶感,又有着期待感,脑子里一片混乱的谌若青不可自拔地沉溺在他的吻中。这么缠绵,这么温暖,这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她与他,似乎都在前所未有的震撼中,隐隐明白了自己情之所钟的心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骆泽终于放开谌若青了。

    “赵奉仪……”

    这时候听到这个称呼,谌若青没来由的心里一痛,忍不住打断他道:“殿下,你……私底下可以叫我若青吗?这是我的……小名,亲人都是这么叫我的,我比较喜欢这个名字。”

    “好,那我就叫你若青,反正我讨厌奉仪奉仪的叫你,这宫里奉仪可多了去。”他深深地望着她,“你,是不一样的。”

    这话令谌若青又喜又悲,百味杂陈。这宫里奉仪确实多了去,她这才开始正视太子也是后宫三千这件事,既然她似乎对他动了感情,是否该认真考虑,自己可以接受这个情况吗?

    可是他说她是不一样的,这又让谌若青喜不自禁。至少,她在他心里,占有的是独特的地位。

    第4章(2)

    就在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慢慢地两张脸又越靠越近,两唇要再次相贴时,突然骆媛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

    “赵奉仪!赵奉仪,媛媛午憩醒了!这次媛媛没有哭,也没有看到鬼,你说要给媛媛甜品的……咦?”

    骆媛跑进了花厅,看到的便是陡然弹开的两个大人,她瞪大了可爱的圆眼,偏着头问道:“父王,赵奉仪,你们在做什么?”

    “呃……赵奉仪在替本王擦嘴。”骆泽自以为找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赵奉仪是用嘴巴替父王擦嘴吗?媛媛刚刚看到你们黏在一起。”

    骆媛天真的话,差点没让两个大人岔过气去。

    “那个,郡主,今日的甜点是铜锣烧,我去替你端过来。”应该叫招喜做的事,谌若青却自己站了起来,将一个铜锣烧由旁边的小桌子移了过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平时大而化之的骆泽,此时星眸里却闪着狡黠的光芒,打趣地望着谌若青。“若青,原来你害羞起来,都是这样转移话题的?”他低低地以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道。

    谌若青差点没又失手打破另一个价值连城的瓷盘。这臭男人简直得了便宜还卖乖,他明明对她的情绪变化感觉如此精明,怎么遇到跟自身安危有关的事,却那么笨呢?

    为了打乱洪贵妃的阵脚,谌若青又婉转地建议了骆泽,在新军初建,需时时磨合操练时,别忘了带上骆璇一起,毕竟到时候亲征东南海盗,他也是有一份的。

    果然,洪贵妃沉不住气了,当初她力劝太过,骆山对于派两位皇子亲征海盗一事几乎只差下诏书了,但别人的孩子死不完,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也送上去。

    然而现在两个皇子绑在一起,洪贵妃一下子乱了方寸,想将这差事栽到别的武将头上去,如今京中听用、品级又足够的大将军只有两名,一名是礼部尚书韦呈之子韦天丞,另一个是癸丑年的武状元赵雄轩,刚打完北疆回来,韦呈与赵雄轩都是她的心腹,却又令她为难了起来。

    不过她这次被倒打一耙,暂时只能委屈他们了。反正打海盗虽说九死一生,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嘛,说不定真立了战功回来,那就飞黄腾达了。因此,洪贵妃把心一横,硬是将礼部尚书韦呈之子夸得天花乱坠,花了一个月说动骆山,韦天丞便倒楣地被分派到了东南去。

    韦呈是官场老狐狸,哪里看不出自己儿子是受了池鱼之殃?他远背本心逢迎洪贵妃多年,如今下场却很可能是老年丧子,如何不叫他又怨又气,所有滔天的恨意一次爆发出来。

    于是,在韦天丞的派令下达当天,韦呈轻装便服由尚书府侧门悄悄而出,相当低调地入了宫,一入宫便直奔太子所在的凌霄宫。

    骆泽兴致勃勃地练兵练了一个月,结果打海盗居然派了别人去,心里正郁闷,现在看到韦呈上门,那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这老家伙来干什么?亲征的活儿被他儿子抢去了,现在是来示威的吗?

    “太子殿下好手段,下官佩服。”韦呈先是一礼,但口中的话却微微带剌。

    “什么手段?”骆泽根本听不懂他的话,“本宫正闷着呢,哪有空向韦大人施手段。”

    “太子殿下抓紧了三皇子,让洪贵妃投鼠忌器,自然东南剿匪一事便不可能再强加于殿下身上。”韦呈冷笑着,笑容却带了一丝苦涩。“只是下官就天丞一个独子,若他出了什么意外,恐怕韦家只能绝嗣了。”

    他的话像是给了骆泽什么启发,令他凝重地攒起眉苦思。“等等!你的意思是,领兵的人会从我变成韦天丞,是因为洪贵妃不想让三弟一起去?”

    “那是自然。这么危险的事,洪贵妃不可能让三皇子涉险。”反正洪贵妃与太子势同水火大家都知道了,韦呈干脆把事情掀开来说。“而且这阵子殿下建立亲军,更令洪贵妃有了警觉,怎么可能让太子的军队到外地去吸纳各方豪杰,更加壮大势力,自然是留在京师里比较好压制。”

    骆泽脸色一沉,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从一开始拉上骆璇,到后来建议他建军,他以为谌若青的建言都是为了壮大他的声势,原来从头到尾她就不希望他去。

    那她还表现得殷勤自然,一副鼓励打气的样子,事实上却将他蒙在鼓里,是欺他单纯好骗吗?

    而她表现出的感情……也是骗他的吗?

    一种被轻视、被设计的怒火慢慢地由骆泽心中升起,他恨不得马上到紫霞宫去找谌若青问清楚。不过韦呈仍在这里,他只能暂时按下愠怒,冷声道:“此事已成定局,你来找本宫,是想本宫出面替你求父皇换下韦天丞吗?”他虽然不管事,但也不是不知道礼部尚书是洪贵妃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