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4 作者:风光
    他的话说到这里,洪贵妃的表情微沉,毕竟这暗示了骆璇资质平凡的事实。然而骆泽却是想到了一件事,脱口说道:“既然如此,父皇不如派其他皇弟和孩儿一起去?孩儿以为,三弟不错,这几年他勤力练武,很有进步。”

    这话是谌若青在他上朝前,千叮咛万嘱咐交代他一定要说的,不管洪贵妃要设计他去哪里,他都一定要带上骆璎。

    虽然骆泽不知道谌若青的用意是什么,不过他相信谌若青不会害他,因此老老实实地照做了。

    果然,此话一出,洪贵妃的脸全黑了,骆山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也好,你们两个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不行!”洪贵妃突然道。骆泽自己去死就好了,还想拖着她儿子一起去?但转头见骆山及骆泽皆是表情古怪地望着她,她硬是转了口风,僵硬地道:“臣妾方才想了又想,其实皇上的顾虑很有道理,万一两个皇子一起去,都发生意外怎么办?本朝可受不起这么大的损失。”

    “嗯,你说的有道理。”骆山又思量起来,比起来,太子的重要性还是远大于骆璇的,“既然如此,这次派璇儿去好了,毕竟他也是皇子。”

    “当然更不行!”洪贵妃差点没尖叫起来,只是硬生生忍住,转了个弯道:“皇子都是很重要的,不如这样,朝中还有几个不错的年轻武将,比如几位大臣的儿子,有的甚至已有战功,现在还留在京里听用,不如皇上回头斟酌一下,另日再决定吧?”

    想不到骆泽居然拖着自己儿子不放,这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洪贵妃心中暗恨,只能先将此事拖延下来。

    所有家中儿子是武将,又还留在京中听用的大臣们全流了一身冷汗,心忖等会儿下朝得赶快替儿子去兵部随便求个差事,赶紧外派出去,就算是叫大将军去扫街也比杀海盗好啊!

    骆山习惯了以洪贵妃的意见为重,考虑一会儿便应允此事,之后几个大臣上奏其他国家大事,朝议便宣告结束。

    每日练功不辍数十载,如今终于有机会落实在战场上了,骆泽没有一丝胆怯,反而练武练得更勤快,期待迎接接下来的苦战。

    而每当他练得筋疲力尽,能让他复原最快的良药,就是谌若青的甜点了。收功后想到不知道又有什么好吃的甜品等着他,骆泽一颗心都忍不住飞到了紫霞宫里。

    通常骆泽抵达的时间,都是骆媛午憩的时候,谌若青也才有机会与他单独话家常,谈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最重要的,她还得不着痕迹地点他一些手段,让他能在洪贵妃越来越嚣张的阴谋下,全身而退。

    当骆泽来到紫霞宫时,谌若青恰好将一个瓷盘从膳房里端出来,他一见到她,明亮如星辰的眸子马上爆发出一抹光采,俊脸上顿时充盈着爽朗的笑容。

    即使镇静如谌若青,心也不由跳了一下。这男人竟然一见到她就冲着她放电,真是太犯规了,太犯规了!

    “赵奉仪……”骆泽低低的唤她,声音微哑又带了些渴望。

    谌若青暗自吸了口气,无法克制的被他吸引,他这么性感的叫唤,是对她有什么男女之间的企图吗?最近他常召她侍寝,虽然都只是抱着她睡,但那男性的反应可是越来越明显,而她是个身心成熟的女性,如此具大的诱惑力,她似乎也越来越无法抵抗……

    “赵奉仪……”他上前一大步,握住她的柔荑,正当谌若青一颗心快要跳出胸口之前,他突然接过她手上的盘子说道:“本宫饿了!”

    仿佛一盆水由头顶淋了下来,谌若青当下心都凉了,美颜上有种不自然的抽搐……敢情这家伙眼中只有吃的,她刚才却差点花痴一犯就想扑倒他?

    无奈地偷看他一眼,平息心中的冲击,谌若青摇了摇头,逼自己把心思转到正事上,否则这男人三不五时背后开几朵花,送几波电流过来,她不被玩死才怪。

    “殿下,洪贵妃是否在朝会上开口让你领兵出征了?”谌若青瞪着他的背影几眼,才吸了口气,随着他进入了紫霞宫正厅。

    “是啊。我也照你所说,要求带三弟一起去,皇上果然大为赞赏呢!”骆泽直瞧着盘子上名叫“铜锣烧”的甜品,盘子都还没在桌上放好,已经忍不住捏起一个偷吃。

    “好吃……好烫……”一入口那软绵绵却又扎实的口感,搭上糖粉的香甜,让骆泽吃得不亦乐乎。

    谌若青哑然地看着他几乎是一口气就扫掉五个铜锣烧,幸好她这回事先留了些给骆媛与招喜等人,否则这贪吃的太子不知道要被暗中妒恨到哪里去。

    不过这人明明大难临头,却仍不惊不惧,一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洒脱样,也令她有些迷茫。她想把他从死胡同里拉出来,他却喜孜孜地只想出兵打仗,自己拚命往里钻,神经简直比大殿上的龙柱还粗,但这却更凸显了他的直率可爱,让她不由得更为他满足的笑容心神一恍。

    想不到莫名来到古代,花痴倒开始发个不停了,谌若青在心中苦笑不已。

    太子在朝中羽翼未丰,不懂得培植自己的势力,也不懂得把持军权,才会让洪贵妃的权势膨胀至此。她必须利用这个形势,让太子有所凭恃才行。

    “既然不日殿下就要出兵去东南打海盗了,臣妾倒是有一个想法。”谌若青定了定心神,慢慢地倒了杯综合果汁给他。

    骆泽正渴,淅沥哗啦地灌下果汁,大为赞叹果然要在赵奉仪这里,才有道些滋味奇特的东西可以吃啊!

    “什么想法?”不过一方面吃得满足,他可没有忽略她说的话。毕竟这阵子以来,她随便一句话,对他的帮助都是很大的。

    “太子何不自组一军?”谌若青淡淡一笑,“到京军或禁军里挑一些好手,组成一支太子亲卫,在出兵之前严加操练,可以增加你这主将与军队间的默契,练习一下行军布阵的技巧,如此一来你更能掌握军队的状况,免得一接管东南水军便摸不着头脑。”

    “说得很有道理!本宫明天就去挑人!”骆泽一手一个铜锣烧,一边吃一边自信满满道:“这挑的人武功可不能太弱,否则跟不上本宫怎么办……”

    谌若青顿时有种看到哆啦六梦的错觉,不过哆啦八梦通常信心十足的使用完道具后,下场都满悲摧的,她不由忍笑询问道:“听闻太子武功当朝第一,不知这第一是高强到什么程度?”

    提到武功,骆泽的精神就来了,朝着她灿烂地一笑,然后大手伸出一指轻轻往吃完的瓷盘一划。

    砰啷一声,也不见他有多用力,那瓷盘竟从中分为两半,比用刀子切的还精见表情一向淡然的她看得目瞪口呆,骆泽很是得意,又是一记手刀凭空一挥,那放在墙边的雕花鎏金大花瓶,竟像从中被切了一刀,下半部的切面平直,上半部花瓶却沿着斜面滑下,摔破在地上。

    “你……”败家子啊!败家子啊!那花瓶要是拿到现代去拍卖,搞不好可以弄个几百万,就被这家伙一记手刀给切了?谌若青心疼不已,不过确实也是开了眼界,对古代的武艺更好奇了起来。

    “你会凌波微步吗?就是踏着水面前进,却不掉进河里;还是会降龙十八掌,

    一掌可以轰掉一座山?你有没有听过葵花宝典,就是那门‘欲练神功,引刀自宫’的武功?”以前当过记者的她,忍不住浮出了好几个有报导价值的问题,现代听到的一些神奇功法,说不定还真的是古时候流传的呢,要是做成专访不知该有多轰。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