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3 作者:风光
    这像一盆冰水浇在他头上,所有欲望全消。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看到她抗拒他,在床上,他要的是她的全心奉献与热爱,但显然她还做不到这一点。

    一丝怜惜之心顿起,虽然她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理智冷静,但在这种情况下,她毕竟是个柔弱无助的女人,这种反差更让人疼惜。他要真在今晚要了她,只是将她推远,两人的关系不会拉得更近,他不希望自己像个辣手摧花的色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于是他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轻声地道:“睡吧。”

    谌若青不禁惊讶,讷讷地道:“殿下……你没有要……”

    “难道你很期待?”骆泽不由得逗了她一句。“如果你要,本宫也可以配合。”

    “不不不,当然不要!”谌若青不敢相信这羔羊肉都送到嘴边了,会有饿狼忍住不吃,她可是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他的欲望,他竟忍得住?

    她直接的反应让他有些没好气,他有这么糟吗?

    谌若青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连忙解释,“我……臣妾只是怀疑,殿下你……忍得住?”

    “忍得住。”骆泽深吸了口气,这下就算是逞英雄也得忍啊!

    “也不能乱摸臣妾?”

    “我只抱着你就好。”

    “不会半夜趁臣妾睡着时偷香?”

    “当然不会。”

    “那以后……在臣妾准备好之前,殿下都不能勉强臣妾?”

    骆泽差点没昏过去,嫔妃要求太子不准临幸自己,他还真是首次见到。不过,这也代表了她并不想藉由这种方式攀上他,与其他嫔妃对他美色使尽的手段截然不同,令他不知该悲还是该喜。

    “好,在你准备好之前,本宫不会勉强你。”他都不知道以她对他的诱惑力,他竟能如此干脆的答应她。

    或许他想在她这里得到的,鱼水之欢只是附带,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她,他想亲近她,无论是什么方式都没有关系。

    “你就当我只是想在一个不会害我的人身边安心睡觉好了。”骆泽有些无力地闭上眼道:“虽然已经尽力远离宫中的斗争,但我也知道自己被各方势力盯着,没有一个信任的人在身边,我根本很难安心睡好。”

    这番话又引起了谌若青另一番惊讶。他……原来比她想像的聪明多了,很多事他只是懒得管,只是不管,但不代表他不知道。

    可是这样隐忍,这样低调,让他的生活充满了变数与不安,他却能依旧保有乐观积极的个性,不去与人计较。更别说他刚才明明很想要她,却能在紧要关头忍住,答应给她时间。即使在现代,她都没遇过像他这么尊重女人的男性。

    这样的男人,该有多难得,又多令人心疼……

    谌若青动容了,她做了一个自己也想不到的动作--伸出藕臂,主动抱住他。今晚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是一个被怜惜的男人。

    这不是一个水ru\交融、ji\情四射的夜晚,但两个同样渴望温暖需要救赎的人,他们彼此拥抱着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第4章(1)

    如果有人问,朝廷里除了皇上以外,最有权势的人是谁,十个有九个都会说是洪贵妃,而没说的那一个,大概早就被砍了头。

    当年的李皇后在生下太子后便逝世,皇帝骆山让洪贵妃代管后宫,却因为难以忘怀李皇后,迟迟不将洪贵妃扶正。所以骆山对洪贵妃有愧,对她所做所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一些国家大事也会参考她的意见,洪贵妃因此权势滔天,恣意妄为。

    在这种情况下,处境最不妙的肯定是太子骆泽,因为洪贵妃也有一子骆璇,她自然会替自家儿子打算。只不过路墙天资平平,文不成武不就,即使洪贵妃严加督促,也少有进步。太子骆泽至少还有个武艺天下第一的名头,因此洪贵妃暂时还拿不下他。

    不过,洪贵妃二十几年的经营,加上皇帝日渐老去,也到了她该出手的时候。为了这件事,宗穆虞曾与谌若青深谈,告诉她现在朝廷的情况,希望她在他离京办事、不克为骆泽筹划时,照佛一二。

    而今日的朝会,很显然地,洪贵妃终于出手了。

    “……如今东南海盗频仍,温州府、台州府及宁波府都有零散海盗攻击的情况,其中又以台州府最盛。去年一整年来,光是台州府沿海的海门卫、松门卫两地驻军,就被海盗暗袭不下数十次,死伤军员三千余名,大小船舰毁坏二十三艘。平民部分,三府共计被掳去人口一万五千余名,死亡千余人,财帛损失更高达一万八千两黄金……”

    听到大殿下东南巡抚柳恩亭的报告,骆山的脸已经黑了一半。

    “……因此东南海事告急,不仅军员不足,需尽快补齐,重建水军武力更是刻不容缓。此外,上月镇守海门卫的容衡之大将军更是战死,水军目前气氛低迷,士气不振。”

    东南巡抚一脸忧心忡忡地长揖报告完后,若有所思地看了洪贵妃一眼,直到她微微地点了个头,他才恭敬地站直了身。

    “海盗竟是如此猖獗,以为我朝中无人了?!”骆山震怒地一掌击在龙椅上,幸亏椅子够坚固,否则缺了一角也真是颇难看的。

    “皇上,臣妾有一建议。”洪贵妃淡淡笑着,却是让人觉得威仪十足。“横竖容大将军的位置都是要派人补上的,这回不如派遣一名具恫吓力的武将,先安了军心,再重新组织水军反攻吧。”

    不管她的用心为何,至少提出来的建议都是颇有见地,骆山也是颇为重视。

    “喔?对于这人选,爱妃有何建议?”他抚着下巴的长须问。

    洪贵妃的目光直射向卓然立于殿旁的骆泽。“当今太子殿下号称武功第一,不如由太子领兵亲征海盗,一方面显出朝廷对此事之重视,既安军心亦安民心,另一方面太子若建功,也有利于未来登基之时立下天威。”

    太子?骆山看了看脸上微微现出喜色的骆泽,犹豫道:“但海盗已清剿了十几年,却是杀之不尽,大将军都阵亡了三个。此事凶险无比,若是让太子亲去,万一……”

    若不是凶险无比,她何必设这个局让太子离京呢?毕竟在战场上,不管是暗杀或是战死,可都和她没关系。洪贵妃淡淡一笑,目光不着痕迹地扫向大殿下的百官。“但依太子目前的经历,显然缺乏磨练,这武艺天下第一,可不是自己在朝中喊喊就好,皇上您之前身为太子,可也是被太上皇派到民间历练过的。”

    “太子武功盖世,请皇上允准亲征!”百官里有好几名此时皆掀袍下跪附和。她会提出这个建议,可是布置了很久,又考量到骆泽的心性及骆山的反应才动手的,再加上她安排了几名重臣在旁加油添醋,此计可说是万无一失。

    “太子,亲征剿灭海盗兹事体大,危险重重,你可愿意?”骆山踌蹐不下,干脆直接问儿子的意见。

    练了这么多年功,能够有机会大展身手,骆泽哪里有不愿意的?于是他欣喜地回道:“启禀父皇,能为国出力,孩儿自然愿意。”

    骆山定定地望着他,突然长叹了口气,“当初会选你当太子,除了你是皇后嫡子,也因朕的皇子之中就数你最为聪颖,最有天分。虽然你弃文从武,却是天性敦厚,未来成为天子必不会薄待于民。不过你与其他众皇子相同,都是缺乏磨链,说不定真该让你去一次,这一点却是朕忽略了……其他的皇子,也该多多历练才是。”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