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1 作者:风光
    “她闹不出什么事的,毕竟父皇还在,之后父皇知道了,不适当的安排自然会

    撤去。”骆泽倒不是那么在乎。他只要有功练,对于洪贵妃在背后搞什么,只要不危害到社稷,他也和父亲一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问题就是皇上没有反应啊,洪贵妃的安排,他竟是全都默许了。”宗穆虞苦笑。“我怕她是针对你啊!”

    “我有什么好针对的?我也知道她因为三弟,对我的太子之位很是觊觎,但我只要行得正,谅她也找不了我什么麻烦。”骆泽倒是知道洪贵妃对他的企图,不过在他直线式的想法里,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洪贵妃要安插自己人马,户部尚书那里也不会照单全收吧?”

    “是没有……”宗穆虞知道户部尚书倒是驳了几个人,但……挡得了多久呢?“那不就得了?有户部尚书在,洪贵妃的阴谋不会得逞的,放心吧!”骆泽很快地扫完了一盘菜,满足地叹了口气。

    瞧他不在乎的样子,不仅宗穆虞无奈,连谌若青都狐疑地扫了骆泽一眼,两人皆是一样的心思--骆山与骆泽这对天真的父子到现在还没被推翻,还真是祖坟挑对位置了。

    “唉,今日我们不谈这些扫兴的事。”骆泽显然对复杂的国事很不耐烦,大而化之地挥了挥手。“用餐用餐,再不吃,就要被我吃光了。”

    这时,同桌的另外两人才回过神,往桌面上看去,不过这一看,又是齐齐苦笑。

    记得刚刚不是还有鱼有肉的,现在鱼剩下一把骨头,肉连渣子都不剩,唯一能吃的只留几根青菜,这骆泽究竟是饿了多久?

    “泽哥,你赶时间吗?”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骆泽雷霆万韵的吃相,但宗穆虞仍是钦佩不已。

    “当然。”想不到骆泽一口承认,接着眉开眼笑道:“赵奉仪做了看起来很美味的甜点,滑溜溜的……叫什么来着?我可是等不及要吃了。”

    “是什么?”宗穆虞若有所思地看向谌若青。

    “是一种叫布丁的甜点,加了很特别的……香料,相信太子殿下和宗大人都会满意的。”谌若青一语双关。

    已经加料了啊……宗穆虞会意地诡异一笑,他与谌若青便各怀鬼胎,笑吟吟地盯着骆泽,而后者却有办法迳自大吃大喝,完全听不出这之中的暗潮汹涌。

    “吃饱了。”骆泽满足地一笑,转向了另外两人,“你们也吃饱了吧?”这家伙真敢问……宗穆虞抽搐着俊脸,似笑非笑地点头。他若没记错,自己应该只喝了一碗汤,桌面居然就清空了?

    而谌若青更是无言,她连碗汤都没喝到。几次经验告诉她,下回和骆泽一起用餐,自己要记得带个便当。

    一会儿,布丁送上来了,黄澄澄的布丁在白色大磁盘上轻轻晃动,充满了光泽与弹性,一股甜香与蛋香钻入鼻间,上头还淋了棕黑色的糖膏,直叫人食指大动。

    宗穆虞不得不承认,谌若青做的甜点卖相真的好,不过她……在加了料之后,真能毫无顾忌地让太子吃下?

    在他的注视下,谌若青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很自然地将布丁切成了三块,其中最大块的放到了骆泽面前,其余两块则是由她与宗穆虞分了。

    “宗大人,可要细心品尝了。”谌若青浅笑着,意有所指地道。

    宗穆虞慢慢地皱起眉,有些心寒眼前女人要毒杀太子,谈笑之间竟能不动声色……

    第3章(2)

    骆泽压根没心思管他们眼神的交锋,开心地执起汤匙,便要往布丁进攻,然而就在一口美妙的甜点要送入口中前,宗穆虞突然脸色一变。

    “且慢!”他突然伸手打掉了骆泽手中的布丁。

    到嘴的布丁飞了,骆泽自然相当不满。“穆虞,你做什么?”

    “这甜点有毒,吃不得!”宗穆虞严肃地看向若无其事的谌若青。

    “怎么可能?”骆泽皱起眉。

    “不相信我试给你看!”

    宗穆虞由袖中掏出一支银针,在骆泽面前插入了布丁之中,然而等了好半晌,银针居然完全没有变色,这结果令宗穆虞的脸变了颜色。

    “唉,你就是爱操心,我说没事嘛。”骆泽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一手端起盘子,在宗穆虞还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哗哗哗地将整盘布丁扫进嘴里。

    “好吃!”骆泽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笑容比阳光还灿烂。

    反倒是宗穆虞担惊受怕地直看着骆泽,他给赵奉仪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砒霜,入口后没多久便会毒发吐血而亡,原是想在试毒时揭发赵奉仪的狠毒心肠,但想不到甜点居然试不出什么异状。

    难道她下在其他菜肴里了?还是下在酒里?宗穆虞几乎就要起身,逼骆泽把刚吃下去的东西全吐出来。

    “原来宗大人如此不信任臣妾,真令臣妾伤心。”瞧着宗穆虞就快翻桌了,谌若青突然悠悠地开口。

    眼见骆泽仍活蹦乱跳的,还有余裕去盯着赵奉仪没用过的甜点,宗穆虞暂时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对谌若青的不动声色,他只能故作镇静地告罪,“赵奉仪,真是得罪了,穆虞做事较为谨慎,抱歉引起虚惊一场。”宗穆虞一拱手。

    “宗大人不吃吗?”谌若青语气里有着淡淡的挑衅……你敢吃吗?

    那布丁是由同一块取下来的,一部分无毒,自然其他的也无毒,宗穆虞不至于连这个胆子都没有。“赵奉仪手艺精湛,那穆虞就放肆了。”

    宗穆虞原是意思性地吃了一口布丁,但那前所未有的口感,以及弥漫在口中的绵密蛋香与糖香,令他不由自主地一口接一口,最后居然整份布丁都吃光了。看得骆泽是遗憾不已。

    “这甜点真是不错……”宗穆虞才说一句话,突然间浑身无力,身子一歪差点就倒下桌面。

    他勉强撑着桌子,咬牙切齿地对谌若青道:“赵奉仪你……你下软骨散!”骆泽也是心头一惊,连忙扶住宗穆虞,不解地看向谌若青,正想询问时,她却幽幽地开口了。

    “殿下,”谌若青好整以暇地指着宗穆虞。“你可以拿下他了。”

    “拿下他?”骆泽听得一头雾水。

    “宗大人昨夜密会臣妾,不仅试图勾引,还拿了这包药给臣妾,要臣妾下在殿下的甜品里,臣妾找人验了一下,这可是砒霜,足见宗大人对殿下怀有异心,所以臣妾自作主张下了软骨散,方便殿下能拿下这个乱臣贼子!”谌若青将昨夜宗穆虞留下的纸条递给了骆泽。

    她就知道宗穆虞不怀好心,她不相信昨晚他才见她一面,就那么倾慕她,所以她才会将计就计。

    活该这姓宗的刚刚还拿了银针想阴她,现在被她阴回来也只是刚好,原来他真正想除掉的是她,这样的人留在太子身边也只是未爆弹,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刚刚穆虞还拿出银针要为本宫试毒,应该不是要害本宫。”像是无法接受从小长大的好兄弟有异心,骆泽并没有打开那纸条,还替宗穆虞找借口。

    “臣妾自认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但宗大人却处心积虑想除掉臣妾,这反过来解释,不就是宗大人想铲除殿下身边的人?等到殿下身边只剩下他了,他要如何控制殿下也易如反掌。”谌若青犀利地看着宗穆虞,他的居心,她早就推演了好几种可能性,果然今天发生的结果,就是其中一种。

    “你下了药迷倒穆虞,那本宫怎么没事?”骆泽倒是好奇了。

    “布丁是臣妾做的,哪部分有问题,哪部分没问题,臣妾自然知道。”谌若青淡淡地回道。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