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9 作者:风光
    “我当然知道。”骆泽却是正了脸色,“但赵奉仪不一样,她真的很不一样。”

    “喔?哪里不一样?”宗穆虞倒是注意到了,这可是骆泽第一次在提到一个妃子时,出现这种异样的依恋神情。

    “你也知道我不好女色,当初临幸媛媛的母亲,也是被父皇逼急了才随手选的。”说着说着,骆泽眉宇之间不经意流露出几许春意盎然。

    “但那日我吃了赵奉仪的甜点,太过兴奋,却是不能控制地想抱住她……这可是我主动的,而不是她扑过来。但这一抱,我却觉得很有感觉,这种感觉很难形容,总之就是心里痒痒的,不太想放手。”

    “穆虞,反正这几年父王催我生子催得紧,我在想,是不是招她侍寝?”认真地道。

    宗穆虞惊得差点下巴没掉下来。这家伙……这家伙春心大动了啊!以前他开口闭口刀法招式,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谈论女人,而且好像是认真的。

    “你的儿子自然是未来的太子,甚至是一国之君,要由哪位妃子所出,这可是要仔细想想,你真的那么相信赵奉仪?”宗穆虞点了点他。

    “当然,我相信她,否则怎么会把媛媛交给她?”骆泽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的信任从哪里来,但他就是觉得赵奉仪不会害他。“何况,赵奉仪虽然无法成为皇后,但这和她的孩子能不能成为太子根本是两回事。”

    宗穆虞无言了,确实,要是未来的皇后生不出太子,由其他嫔妃生的皇子中立储也无可厚非。但骆泽个性直率单纯,脑子不会拐弯,要骗他实在太容易了。他的母亲与太子的母亲是亲姊妹,当初如果不是自己和这个太子表哥一同读书,长大后在背后提醒帮忙于他,他早就在洪贵妃手下死过千万次了,但这次骆泽竟没有和他先商量,就对赵奉仪如此放心信任?

    不管是想争太子妃之位,或是对太子有什么其他的企图,都是宗穆虞无法接受的。不过看现在骆泽这么相信赵奉仪,她也还没露出什么不轨企图,就这么评断她

    有异心,似乎也为之过早。

    脑子里灵光一闪,宗穆虞笑了。

    “好吧!泽哥你要去吃点心对吧?那我也和泽哥去吃吃看,看那赵奉仪的手艺,究竟有何出彩!”

    第3章(1)

    今日的甜点,谌若青做了鲜奶油蛋糕。

    虽然奶油用牛脂取代,糖的品质也和现代没得比,不过这时代的牛奶和鸡蛋味道要比现代好得多,做出好吃的鲜奶油蛋糕不是问题。甚至连招喜都可以来帮上一把,专责打发自制鲜奶油。

    谌若青这手西点功夫,可是以前特地花大钱到贵妇常出没的烹饪教室去学的,所以挤花装饰蛋糕什么的,对她来说都没什么难度。

    不一会儿,漂亮的蛋糕就出炉了,一大一小给骆泽骆媛那对馋鬼父女,还有一块蛋糕是要分赐给自个儿宫里那群辛苦的宫女侍卫,刚刚好。

    而在最后一朵花挤上后,骆泽也大踏步来到了紫霞宫,跟在他身旁的自然是宗穆虞,两人见到这稀奇的新式甜点时,皆是眼睛一亮。

    “久闻赵奉仪一手做甜点的好功夫,今日亲眼见识,才知名不虚传。”宗穆虞出自真心地赞美着,瞧桌上甜点那奇特的乳白色泽,造型华丽还隐泛着光,难怪骆泽这么容易就栽了,连他也看得食指大动。,谌若青这才发现骆泽身后跟着人,然而待她看清了宗穆虞,也不由在心中称赞起来。

    此人气度不凡,大概也是什么皇亲国戚。容貌属阴柔俊美一派,与骆泽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帅,却完全能分庭抗礼。

    这时代的皇族,基因未免也太好了吧!男的随便抓一个都能电爆现代的偶像,女的像骆媛这么小的,都能明显看出以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宗穆虞很清楚的在谌若青眼中看到对自己的惊黯,不由在心里冷笑。她的反应在一般人来说实属正常,但这也说明了他的容貌颇入她的眼,更方便他接下来的行动。

    “这位是监察御史宗穆虞,也是本宫的亲表弟。”骆泽简单地向谌若青介绍。

    “宗大人好。”因为宗穆虞这种帅法,在现代也是少见,令谌若青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宗穆虞更得意了,这谌若青虽说气质清冷,但似乎也不能免俗地被他慢慢吸引了,看来是故作清高罢了。“赵奉仪多礼了。穆虞这次跟着太子殿下前来,只是听说赵奉仪的手艺了得,特地来开开眼界。”

    此话一出,谌若青都还没回答,骆泽却先脸沉了下来。“喂!你不会要分我的那份吧?”

    宗穆虞笑容都僵了,这家伙简直不识好歹,他牺牲色相前来试探赵奉仪,这傻太子却只注意吃的?

    谌若青却是忍不住笑了,望向骆泽的眼神很是柔和。“殿下,够你吃的呢!臣妾多做了些,恰好能给宗大人吃。”只好对不起那眼巴巴等着分食的宫人们了。

    “那就好。”骆泽开心地笑了起来,与她四目交会那一刻,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亲昵气氛。

    宗穆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是暗地里笑了,他还没真正出招呢!“那就先谢谢赵奉仪了,我可是迫不及待了。”

    于是两个男人加上骆媛这小女孩,便在紫霞宫景色不错的后院里野餐起来。谌若青替骆泽准备了--个大蛋糕,至少有十六寸,而后与招喜各捧了一个正常一人份尺寸的小蛋糕,朝着骆媛及宗穆虞走来。

    看到如此强烈的对比,宗穆虞不禁觉得好笑,却也观察出谌若青确实对骆泽的

    喜好了若指掌,要说她没有企图,他实在不敢相信。

    在谌若青将蛋糕放到宗穆虞眼前时,他假意慎重地起身,却在接过蛋糕时,在她柔若无骨的玉手上摸了一下。

    谌若青娇躯微震,却因不知对方是不是故意的,没有马上发作,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宗穆虞,却见他朝她魅惑一笑,还眨了眨眼,收回手后还拿到鼻间闻了一下。

    他……显然是在对她调情?这放电的方式也太老套了吧,不是说是太子的亲表弟,怎么竟调戏起嫂子来了?谌若青心中觉得奇怪,却仍是不动声色地退开。

    而她的没有反应,在宗穆虞的眼中便有了另外一番解释。想不到这一试探,竟有了不错的结果。

    只不过是这么短暂时间的交手,身边的骆泽和骆媛蛋糕都吃一半了。宗穆虞瞧那对父女吃得脸上都沾满了奶油,不由也好奇起眼前蛋糕的味道,他试探性地吃了一口,同样忍不住为之惊叹。

    这味道……这口感……放眼天下,绝对没人做得出这种味道啊!难怪骆泽会着了道,换成是他,也想天天来吃啊!

    三两口吃下蛋糕后,宗穆虞又要了一份,一下子庭院里沉默了下来,只剩下三个像大胃王比赛选手一样的人不停的吃着蛋糕,连话都没时间讲。

    因为讲话的时间,可能别人已经多吃掉好多蛋糕了啊!

    不到两刻钟,谌若青做的蛋糕已经没了,一旁的招喜差点没掉下眼泪来,她可是打那鲜奶油打到手都快抽筋了,居然没有她的分啊!

    “真好吃,可惜就是少了点!”骆泽舔着手上的奶油,不太满足地道。

    “殿下,凡事要适可而止啊。”表面上谌若青是劝着骆泽,但眼光却是若有所思地看向宗穆虞。

    有趣!真有趣!这是当面挑战起他了?宗穆虞也不甘示弱回望她,目光很是暧昧。“哈哈哈,连我也觉得不太够呢,赵奉仪。”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