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7 作者:风光
    她不想斗争,为了生存,却硬生生的被推上了这条路。在现代,她已经因斗争牺牲了一次,在古代,她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

    啪啪啪……一阵急促而杂沓的脚步声由紫霞正宫殿后方厢房响起,还伴随着震天价响的哭叫声。

    骤然听到这么大动静,正在庭院里拿着本诘屈聱牙的古文猛看,想多吸取一点知识,替自己在这时代立足多积点资本的谌若青不由皱起眉。

    “是谁……”

    她话才说到一半,却是一旁正在收拾食盒的招喜先反应过来。“唉呀!是小郡主!”

    谌若青才觉得不妙地起身,但那狂奔的小影子已经来到她身旁,直扑进她怀里。

    “呜呜……赵奉仪,有鬼,有鬼……”骆媛可怜兮兮地哭着。

    很是无奈地抱起她,谌若青替她拨好乱发,只见骆媛哭得涕泪纵横,小脸蛋儿通红,眼中惊惶未定,像是真的害怕极了。

    这一阵子,谌若青不断灌输骆媛,只要行得正坐得端,鬼魂没什么好怕的观念,反正他们又碰不到你,顶多吓吓人又不会痛。所以只要不是突然冒出来或是长得太可怕的鬼,骆媛已经可以勉强自己无视。

    而且可能是谌若青身上八字真的够重,骆媛和她相处久了,即使不在她身边,看到鬼的频率还真的慢慢减少了,因此谌若青慢慢地让骆媛远离自己视线去玩,让她自己午睡,也没出什么事,久而久之便对这娃儿有阴阳眼一事也渐渐不在意,开始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

    然而只是这一个下午的午睡,谌若青不在身旁,突然其来的狰狞鬼怪又将刚睡醒毫无心理准备的小骆媛吓哭了。

    瞧她委屈的样子,心中一向淡然的谌若青也不由起了丝怜惜。毕竟是自己的疏忽才导致骆媛受惊,她不禁想着该如何去除这丫头的心魔。

    一眼瞥见桌面上吃完的食盒,谌若青不由计上心头,想到小时候自己作恶梦哭醒时,育幼院的老奶奶常做好吃的鸡蛋糕给她吃,那甜甜软软的滋味,很是抚慰人心,是谌若青童年里很重要的味道。

    不如就做点鸡蛋糕安抚一下骆媛吧!横竖材料简单,这宫里应该都找得到,做法也不太难,只不过模子可能要再另外找替代品就是了。

    只希望这丫头吃这一套啊!

    谌若青淡笑看着哭累了饥在她肩头耍赖的路媛,轻声道:“好了,不哭了,我做鸡蛋糕给你吃,很好吃的,好吗?”

    骆媛面露不解,却是迟疑地点了点头,圆圆的大眼里仍是水光流转,好声好气地道:“我要在你旁边。”

    “那你就跟在旁边看着吧!”谌若青也不拒绝,吩咐招喜将材料准备好,带着个小拖油瓶,第一次要在古代大展厨艺了。

    虽然读的是政治,平时也忙于工作,但做菜这件事谌若青却也没落下。因为当初的男朋友希望娶的是个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的贤淑妻子,厅堂她是肯定出得了,但厨房她可是下了苦心去学,还报名了贵得令她必须勒紧裤带的西点烹饪班。

    想不到,最后那男人却因她的厅堂,不要了她的厨房啊,唉!

    几人来到紫霞宫的小厨房,依循着前世的记忆,取了几个浅碟子,她让骆媛一起帮忙做起鸡蛋糕来。面粉过筛、面糊搅拌,骆媛的小脸蛋儿弄得全是白粉,却也在制作过程中慢慢地露出笑容,忘却了刚才被鬼吓的阴霾。

    渐渐地,膳房里传出了浓郁的甜香,随着成品一个个出炉,骆媛不由惊喜不已,连声拍手叫好,而招喜更是嘴馋地睁大了眼,口水都快流出来。

    不过,还有一大堆面糊,谌若青索性不停地做着,把食材都消耗完,一下子鸡蛋糕已经堆得高高的。骆媛等不了她全部完成,伸手拿起一个热呼呼的蛋糕,三两下呼啊呼啊地就全吞了下去,边喊烫还边叫着好吃,更急着拿下一个。

    “小心点,没人跟你抢。”平时情绪波动不大的谌若青,也被她逗得好笑。

    “招喜,你也吃吧。”

    招喜连忙点头,如获至宝地拿起了一个,不过倒是小心翼翼地吹凉了再吃,这新奇的口味,也让她惊呼连连。“真好吃呀!想不到这么简单的材料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话声才落,一个高大的人影就这么出现在膳房门口,好笑地觑着里头三个吃得不亦乐乎的女人。

    “咳咳!”轻咳了两声引起膳房里众人的注意,来人正是骆泽。

    其实他已经在外头看了许久,瞧自家女儿玩得像只小花猫,还咯咯地直笑个不停,以前的骆媛对人警戒又爱哭,只和熟人说话,哪有像现在这么活泼,完全就像她这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模样。

    深深地看了一眼淡然的谌若青,心中不由起了一丝感激。

    第2章(2)

    “父王!”骆媛回头看到骆泽,眼睛一亮,忙把手上的鸡蛋糕塞进嘴里,飞快地冲过去想抱住他。

    同时,谌若青与招喜也循宫礼问好,虽然谌若青觉得这些繁文缛节很烦,但要活在这时代,还是得按这时代的规矩来。

    “媛媛。”骆泽笑着接住了女儿,点了点女儿仍鼓着的腮帮子。“吃什么这么香呢?”

    虽然原本是因为黄良娣的前例,他才放下刀箭先来查探自己女儿的情况,不过确实练了一天的武,也早就饥肠辘辘,而那桌上一堆烤得黄澄澄的……呃,糕点,闻起来似乎挺好吃,不断地将他的注意力由女儿身上夺走。

    “赵……赵奉仪做的鸡蛋……鸡蛋糕,很好吃喔!”骆媛好不容易将糕点咽下,“媛媛……媛媛也有做!”

    “真的?”骆泽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不敌鸡蛋糕的香气,不顾自己太子身份就,就这么踏进了膳房。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放下骆媛,拈起了一块鸡蛋糕,放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后,那如星辰般的眸子不禁一亮,又多拿了几个塞进嘴里。“好!真的好吃,本宫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特别的味道!”

    “赵奉仪,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骆泽在说话的同时,手里仍不忘拈着糕点吃。

    “这只是臣妾家乡简单的甜点罢了。”谌若青微微挑眉,看着骆泽惊人的速度,原本堆成小山的鸡蛋糕都快被铲平了。

    “只是简单的?”骆泽的笑容都快裂到耳边了。“那你还会更难更好吃的甜点吗?”

    “这是当然。”厨艺可是她下过苦心学的,如今终于有人重视了,谌若青有些得意地道:“而且保证殿下没吃过。”

    废话,她学的是西式糕点,要是这些古人先进到吃过黑森林蛋糕还是马卡龙什么的,那她原本生活的现代,人类早就登陆太阳了。

    “你能做给本宫吃吗?”骆泽有些期待地问。

    “做给殿下吃?”谌若青表情有些古怪,贵为一个太子,向自己的嫔妃要东西吃,确实是前所未见,御膳房那些御厨若知道这件事,怕不个个都要悬梁自尽了。

    骆泽瞧她的神情,一下子也反应过来自己讨食似乎有些不妥,心里一边与口腹之欲拔河,一边假意正经道:“呃,我可以给你赏赐。”

    这下越描越黑了,分明就是个爱吃鬼,还一副施恩的样子,谌若青在心里笑了起来,这男人的个性真的挺可爱的。

    “什么赏赐都可以吗?”谌若青随口说道:“如果我要黄金万两呢?”

    “准!”

    这么干脆?“我要住更大的宫殿?”

    “准!明天让你搬到幸阳宫,那里整整是这里的两倍。”顿了一下,骆泽又道:“膳房也是两倍大。”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