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5 作者:风光
    “毛病?”谌若青不解。

    “媛媛老说她看到鬼。”骆泽皱起眉,无奈地看着骆媛,“可能是作梦梦到,还是自己想像的,却当成真的了。成天担惊受怕的,久了这性子就变得孤僻了。所以她会主动亲近你,还挺令我意外的。”骆泽搔了搔下巴,这才正视起谌若青,星眸闪呀闪地。

    一般换成其他妃子,现在正是勾引太子的好时机,害羞地低下头,假意抛几个媚眼,说不定今晚就可以留宿了。但谌若青是个现代女性,不至于看到帅哥就昏了头,靠上床搏出位这种事,她还做不出来,所以即使赵于凤的外貌比谌若青在现代还漂亮许多,谌若青也不打算出卖色相。

    她只是秉持着她当记者时认真怀疑的态度,无视于帅哥深邃的眼神,反而转向骆媛问:“小郡主,你真的见得到鬼吗?”

    骆媛小小的身子一缩,脸蛋儿由饭碗抬起,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才嗫嚅道:“看得见。不过今天父王宫里的鬼没有出来。”

    “凌霄宫里的鬼长得什么样子?和黄良娣身后那个一样吗?”谌若青必须做一个厘清,这小女孩若是当真把心里想像的鬼实体化了,那么看到的永远都是同一个,但如果在不同时地却看到不同的鬼,那就真的有蹊跷了。

    “不一样。”骆媛摇摇头。“父王宫里的鬼不是穿白衣,是穿绯色衣服的。那鬼眼睛大大的,眉毛细细的,头上插玉钗,年纪比洪贵妃娘娘还大,不会抓人,脸上也不凶,只会站在角落一直看父王和媛媛。”

    闻言,谌若青有些惊讶地看了骆媛半响,万般思绪在闹钟转着,才长呼出一口气。“我相信你看得到鬼。”

    “真的?”骆媛圆圆的眼睛一亮,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相信过她呢!

    “你相信她?”骆泽则是一脸古怪。

    “臣妾相信。”谌若青示意骆泽看他的头后面,“太子请看,小郡主形容的鬼,不是和你背后这副挂轴上绘的人物一模一样?无论是年纪或是装扮……这位娘娘应该过世了吧?”

    骆泽本能地回头,看到挂轴,心头不由一紧。“这是母后!母后她前几年确实已经……”

    “所以臣妾相信小郡主。”当记者,就是要见微知着,谌若青虽然没见过鬼,但她可不会因为没见过就否定它的存在。

    骆泽陷入深思,但骆媛却是一把由椅子上跳起来,立刻扑到谌若青怀里,小脸蛋在她腰际磨蹭着。“赵奉仪我好喜欢你,而且有你在鬼都不会出现,你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这……”谌若青为难了起来,她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想为自己惹来一个小跟班的想法。

    倒是骆泽难得见到怕生的骆媛对一个女子如此亲昵,心头柔软的那一部分像被人触动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对女人没兴趣的他,见到这个赵奉仪,不仅不感到排斥,还想多亲近她几分。

    或许就是她这种冷然却温柔的气质,让媛媛也愿意向她敞开心胸吧?

    “既然媛媛这么喜欢你。那么以后媛媛就由你照顾吧!那黄良娣做不到的事,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骆泽笑吟吟地,觉得眼前的谌若青越发顺眼起来。

    照顾郡主?这是多么重要的工作,这骆媛还是太子唯一的女儿呢!就这么放心的丢给一个才见过一面的奉仪照顾?

    “太子殿下,你怎么会……就这么相信臣妾?”谌若青很难理解。

    “穆虞说,只要我一直看着你,你若一副想将我扑倒的样子,那就绝对不能相信你。但你似乎完全没这意思,所以我相信你。”骆泽理所当然地回道。他可是在她一来就做了测试了,结果他瞪到眼睛都酸了,她也没被他迷到一点。

    “就这样你就相信我?”谌若青简直傻眼,她不管那个穆虞是谁,但用这种方式就想判断一个人可不可信,那个人的不是个白痴就是个天才。

    “当然不止。不过你知道媛媛看得到鬼,却不感到害怕,不怕鬼的应该不是坏人吧?”骆泽摸摸下巴说着。

    谌若青只觉哭笑不得,这太子会不会太单纯了一点?她不怕只是因为她看不到,哪天鬼如果突然在她面前冒出来了,估计她也会吓得屁滚尿淀。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咱们来庆祝一下。”骆泽手拍了两下,“可以送上甜品了。”

    又是一阵纷沓的脚步声,几名太监送上了甜品。今日的甜品是桂圆八宝粥,太监捧来一个大金盅,替骆媛和谌若青各添了一碗后,便恭敬地退下。

    太子没有吗?谌若青纳闷于桌面上只有两个碗,但随即想到或许太子不爱吃甜点吧,横竖因为刚才菜被大胃王扫光,她肚子也真饿了起来,不由拿起汤匙,浅尝了一口……

    但才吃了一口,她便忍不住停下,不可思议地往骆泽看去。

    只见骆泽将那大金盅拉到自己身前,揭开盅盖,双手捧起比他脸还大的盅,就像捧着个大奖杯一样,居然呼噜呼噜地就喝起盅内的八宝粥。

    骆媛好似已经习惯了,仍是小口小口地吃着自己那一份,目不斜视谌若青着着实实看傻了,这家伙……这家伙绝对有送到日本参加大胃王比赛的实力啊!

    骆泽三两下就把盅里所有的八宝粥喝光了,放下盅后,他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目光看向谌若青桌面上那碗几乎完好如初的粥。

    “真好吃!赵奉仪,你不吃吗?”看着粥的眼,几乎都要发出光来。

    谌若青都觉得想哭了,这就是真正的皇室贵族?这就是古代循规蹈矩的皇宫礼仪?她如果有机会回到现代,一定要把历史课本都撕掉重写!

    “呃……刚说过了,臣妾不太饿。”谌若青硬勾起唇角说道,事实上她都快笑不出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骆泽也不在乎她吃过一口,居然拿过她的碗,以碗就口也将她那份给吃了。

    或许因为她名义上是他老婆,所以吃她吃过的东西,不拘小节的他也觉得无所谓,但是这种伴侣间的亲密感,还是让谌若青的心不由漏跳了一拍。

    这太子……真是绝了!

    第2章(1)

    谌若青莫名其妙地成了骆媛的保母,日子也跟着好过了些。

    原本好几天都不会有人踏进来的宫里,偶尔会有些公主、嫔妃们的来串串门子,明着是来拜访赵奉仪和郡主,暗里莫不处心积虑的想打探谌若青在太子面前受宠程度。

    当然,曾经在现代的政治界混过那么多年的谌若青,对于这些勾心斗角是轻而易举的打发掉了,只不过个性原就习惯与人保持距离的她,对于来来去去的人,觉得有些烦就是了。

    而小骆媛也在紫霞宫里过得快活无比,不知为什么,只要谌若青在附近,四周那种阴森森的气息就会散去许多,很多飞来飞去的黑影和吓人的鬼魅也不会出现,让谌若青不由苦笑,不知是前世活了二十几年的自己,还是今世只有十七岁的赵于凤厉害,居然有着生人勿近的潜力。

    渐渐地,骆媛不再那么封闭胆小,会开始展现她孩子气的那一面,而谌若青也由着她去抓昆虫、采花玩水,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对谌若青而言,自己从小就没有快乐的童年,骆媛有这个机会,家底又厚,不用力一点玩怎么成?

    反正谌若青也不知道怎么教小孩,扔着小孩去玩还有宫女侍卫看着,她也乐得轻松。骆泽把孩子交给她,想要教得温柔婉约是不可能,她只能保证骆媛至少品性端正,不会作奸犯科就是了。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