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4 作者:风光
    不就和小郡主说的鬼一模一样吗?

    即便沉稳如谌若青,神情也不由变得古怪。而那两名宫女,也随着谌若青的目光看向自家主子,不一会儿联想到一样的事情,马上露出一副憋笑憋到难受的痛苦表情。

    黄良娣先是还没反应过来,但当每个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瞅着她时,她也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妆容,意外从头上抓下两根草,顿时联想到自个儿现在的模样,或许和小郡主形容的相去不远,也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成了他人嘲笑的对象,不由勃然大怒。

    “赵奉仪!你竟敢取笑于我?”

    “我说了什么吗?”谌若青好整以暇地反问,语气却有些微讽。

    第1章(2)

    “你……好!你以为我整不倒你吗?你别忘了自己怎么落水的,以后给我小心点!”说完,黄良娣便斥喝两名宫女,“把赵奉仪给我推开,还不把小郡主抓来!”

    宫女这下也铁了心了,反正赵奉仪无权无势,也不会拿她们宫女怎么了,但黄良娣的靠山可是当朝圣眷正隆的洪贵妃,谁也得罪不起的。

    于是她们又再次伸出手,粗暴的想抓向小郡主。这时候却见纤细的谌若青突然一把抱起小郡主,飞快地往后跑。

    “给我追!给我追!”黄良娣都快气疯了,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

    在现代是个路跑好手的谌若青,慢慢与追兵拉开距离,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了,突然间眼前一暗,砰的一声便撞上了一道墙。想不到她还来不及呼痛,这道墙居然伸出两只手,稳住了她的身子,免得她与小郡主摔成一团。

    “你……”抬起头一看,谌若青才发现自己撞的并不是墙,而是一个男人结实的胸口。

    而且这个男人第一眼就令她眼睛一亮。俊朗、阳光,放到电视上肯定也是个师奶杀手级的人物。

    不过黄良娣等人还追在后头,现在不是发花痴的时候。谌若青喊了一声抱歉,扭头想继续逃,却被那男人拦住。

    “媛媛,你今儿个又见鬼了?”男人的表情有些苦恼,同时转向了谌若青,“你是谁?抱着媛媛一直跑,你也见鬼了?”

    “我……”回头看着步步逼近的黄良娣等人,她不由苦笑道:“算是吧!可以借过吗?”要冒着被抓到的危险和这个男人讨论见鬼的事,才真是见鬼了。

    那男人一见到后头紧追着的几个人,还有小郡主惊魂未定的表情,随即了解了她口中的鬼指的是谁,不由轻笑出声,“我帮你们驱鬼吧!”

    “黄良娣!”男人上前一步,将两人挡在身后,“你就是这么照顾媛媛的?追着她跑将她吓得要死?”

    “我……”黄良娣看清了眼前的人,所有想骂人的话全吞了回去。

    “好了,不用解释了!你们全部退下,以后黄良娣你也不用再照顾郡主了。”男子在黄良娣开口前便冷着脸独断地道,一股难言的气势尽展。

    只见黄良娣表情忿忿不平,却仍是福了个身,不满地退下了。

    谌若青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出现在宫里,又有这个权势可以喝退黄良娣,再加上他的年纪约莫只有二十五、六,气势却十分惊人,如果她没猜错,这男人该不会是……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或许是因为小郡主那依赖的神态,那男人看向她的表情倒是温和。

    谌若青只能苦笑,只觉今天傍晚发生的所有事,真是滑稽到了极点。

    “如果没猜错,我应该是你其中一个老婆。”

    在谌若青救了小郡主的当晚,太子赐宴赵奉仪。

    还是问了招喜,谌若青才知道,自己那太子老公的名字叫骆泽,而小郡主名叫骆媛。这骆媛出生时,母亲吕良媛就过世了,而自从骆媛会说话,就天天嚷着自己看到怪东西,对什么都怕得要死,个性也变得封闭不相信人。骆泽拿她没办法,只

    好听从洪贵妃的意见,将她托给黄良娣教养,看能不能养出个大家闺秀的性子来。

    只是想不到,这黄良娣似乎对骆媛也不是太好,教养了两年,却让骆媛更怕人。今日骆媛会主动亲近谌若青,倒是让所有人都开了眼界。

    至于太子为什么不认识赵于凤这个妻子,又是另一个好笑的原因。这太子是个武痴,成天除了练武,其他事根本不太关心,遑论亲近女人了。他这几年收的嫔妃,全是皇帝或洪贵妃下令帮他收的,连小郡主都是骆泽在皇上的强势令下,不情不愿随便点了吕良媛侍寝才生的,所以他认识的妃子一只手都可以数得出来,更别说这妃子最底层的赵于凤了。

    所以太子赐宴赵奉仪可是件大事,招喜不顾谌若青的抗议,好几层的华服硬是套在她身上,还将她画了个大浓妆,像奉祭供品般,将她献到太子的凌霄宫里了。

    谌若青到达之后,由一个太监领路,带她前往花厅。她以为会有多大的排场,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有满汉全席,还有金杯玉筷,百名宫人朝拜……想不到当她到达时,只见到一张紫霞宫里也有的普通雕花木桌,上头摆了几道菜,而骆泽和路媛正身着素色便服,坐在桌前等她。

    这跟平常在家吃饭差不多嘛!谌若青突然在心里腹诽起招喜,她今天这身打扮,倒像白雪公主来到兰若寺了,简直不伦不类。

    骆泽挥手要谌若青坐下,并屏退了那名太监,花厅里,就剩他们三个人。

    由于傍晚兵荒马乱,谌若青只是大致看了骆泽一眼,就已经十分赞叹他的长相。如今仔细一看,眉间英气勃发,鼻梁中正挺直,嘴唇饱满坚毅,再加上皇族的贵气,这家伙真是帅翻了,难怪招喜一听到太子,花痴就发个不停。

    如果以赵于凤的姿色,也算得上是清丽动人,配他倒是搭得上。只可惜她是谌若青,在现代打开电视,看到的不是金城武就是刘德华,还不至于那么容易被一个男人的外貌打动。

    只见骆泽端正地坐在那里,循规蹈矩的执起筷子,先帮骆媛夹了点菜,接着才轮到自己。谌若青本以为自己终于能看到古代用餐礼仪了,暗忖说不定连筷子下的角度,菜在口中嚼的次数都有规定,想不到这太子端起碗后,居然以碗就口,筷子一插便呼噜噜地干掉一碗饭,然后大手一挥,外头马上冲进来一个太监,直接端了一盘子约五碗饭过来。

    对,就是五碗,而这五碗饭也在谌若青几个呼吸之间,被骆泽一口气给解决掉。

    这太子……简直是个饭桶……谌若青看得眼都直了,什么帅哥形象贵族气质在这一刻全数破灭,她终于知道太子也可能是大胃王,就像正妹上厕所不会是粉红色的一样。

    “咦?赵奉仪,你不吃吗?”骆泽连嗑五大碗饭,这才终于注意到她。

    谌若青嘴角有些抽搐地道:“臣妾不饿。”这臣妾二字,还是招喜千交代万嘱咐要她学起来的。

    看着他这样,她还吃得下吗?她还摸不清他的性情,万一骨子里是个变态,她多吃了一口抢了他的菜,明天就被砍了怎么办?

    “今日设宴,就是要谢谢你帮了媛媛。”听她不饿,骆泽吃了五大碗后,又扫光了菜肴,才勉强满意,终于说出他今天的目的。

    谌若青要自己别将目光放在扫光的盘子上,回去再向招喜要点吃的好了,唉。

    “这没什么。臣妾只是看到小郡主似乎很怕黄良娣,才出手帮了一把。”

    “媛媛就是这点麻烦,其实她不管谁都怕。”骆泽笑着摸了摸整个人埋首在碗里的骆媛。“原以为黄良娣会好好照顾她,看来还是不行。她的毛病,从小到大都没有改善。”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