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2 作者:风光
    想想也好笑,有人像她这么惨的吗?先是男朋友和她分手,再来是工作前途堪虑。想不到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却是落到这样下场。

    不知道在马路上走了多久,腿也酸了,回过神来眼前的景物她几乎都不认识。朝着夕阳西下的天空自嘲地笑了一笑,她走出了巷子,想找大马路认路回家,此时却有一辆厢型车开到她身边,突兀地停住。

    谌若青警觉地退了一步,却是来不及了,厢型车的车门突然打开,里头两名蒙面大汉硬是拉住她,将她往车里拖。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一个弱女子怎么敌得过两名大汉,谌若青一被拉入车里,车子立刻疾驶前行。几名路人见到这画面,全吓呆了,想报警却发现这厢型车连车牌都没有。

    “闭嘴!”见谌若青尖叫挣扎,一名大汉毫不怜香惜玉地赏了她一巴掌。

    “大哥,这女人挺漂亮的,不如先让我……”另一名大汉淫笑着开口,却也被赏了一巴掌。

    “黄议员交代要做得干净一点,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被称为大哥的大汉喝斥了自己的小弟后,突然拿出了一块白布,上头有着刺鼻的味道,二话不说就撝住了谌若青的口鼻。

    “女人,就让你做个明白鬼,你威胁黄议员及荣原建设,还握有那么多证据,你以为他们会让你活在这世界上吗?就当我同情你,先把你迷昏了,让你死得不那么痛……”

    谌若青终于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这辆厢型车,是来送她到地狱的。然而现在的她却是意识渐渐涣散,完全提不起一丝力气抵抗,即使她已生无可恋,但却还是不想死。

    在她眼前完全陷入黑暗前,她不甘心的想着,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她一定会改变做法,不再凡事冲在最前面;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她一定会懂得隐忍和收敛;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所有会威胁她生存的人,在他们动手前,她一定会做好准备先出手……

    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该有多好。

    第1章(1)

    一名蛾眉淡扫、五官精致柔美,却表情冷漠的宫装仕女,静静地坐在一座花厅里。花厅的装潢不算金碧辉煌,但从随便一张紫檀木桌椅、墙角不起眼的宝珠馏金镂空花瓶,也能看得出绝非一般民家能负担得起的。

    因为这里是皇宫,一座名为紫霞的宫殿。而坐在花厅里的宫装仕女,便是太子奉仪赵于凤。奉仪是太子的妃子里最小的封号,而赵于凤听说更是几个月前才入宫,连太子的面都还没见过。

    为什么用“听说”?因为……

    “见鬼了!我不是什么赵于凤!我不是!”那仕女柳眉深皱,像是思考到了什么极限,脑子里理智线啪一声断了,让她不由自主地大喊了一声。

    可是宫里依旧静悄悄,连外头的侍卫都不会想往内看一眼。

    在他们的理解中,这个赵奉仪因为年轻貌美,自入宫就被其他太子嫔妃排挤,约莫一个月前出了意外落水,醒来后就有点不正常,老说自己不是赵于凤。

    但事实上她出了什么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宫装仕女走到了铜镜前,冷冷地瞪视着镜中那张陌生却正在渐渐熟悉的脸。如果不是打自己会痛,她真想多打几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在作一个长达一个月,又太过真实的梦。

    她,真的不是赵于凤,她是谌若青。

    她记得,当自己被人用厢型车绑架后,最后被迷得不省人事。之后醒来,居然就醒在这个皇宫里,身旁还有太监宫女服侍,活脱脱像出古代宫廷剧的场景。

    之后就更不用说了,她像个疯子一样冲了出去,却被外头壮丽辽阔的皇宫造景吓呆了,而架住她的侍卫和宫女,更是说着一口京片子,最恐怖的是她全听得懂,而且自己一开口,说的也是一样的话。

    在震惊及混乱中,她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依她的猜想,自己似乎因为某种机缘,灵魂来到了一个未曾听闻的朝代,进入了濒死的赵于凤的身子,取代她成了太子奉仪,否则不会明明心智是自己的,脸和身体却是别人的。

    如果她再让自己死一次,会不会有机会回去呢?

    光是这样想,谌若青就不由打了个冷颤。现代的谌若青,大概已经死透了吧?

    而现在身处的这个朝代,她在和宫女打听过后,却是完完全全没听过,虽然礼制与阶级似乎与她读的那些历史相似,但仍是有些不同。

    所以她更傻眼了,这根本是将她换了一个时空。若现在的“赵于凤”再死一次,天知道灵魂会飘到什么地方去,要是不小心转生成了个有触角的外星人,估计她会闷死。当个奉仪,至少衣食无缺,而且还年轻了十岁,体制与观念原则上也都是她熟悉的,就当自己赚到好了,所以到目前她还没有了结自己的想法。

    不过这一个月,她还是很难接受外界换了个朝代的事实,无论是思考或是生活,都和她习惯的迥然不同。先不说这里的衣服繁复难穿,远没有她现代穿的套装运动服方便;吃的东西是够高档,但她还是很想念自己爱吃的西式甜点;一头秀发都长过腰际了还不准人剪,卫生棉像小朋友的棉布尿布还超级难用,想找个宫女侍卫聊天,每个都当她不正常,闪得远远的……

    但这还不是最惨的,因为谌若青发现,这个赵于凤的落水,根本就是别人故意把她推下池子,还差点就挂了。显然以前常在电视或书里看到的后宫所有会发生的排挤欺负、阴谋诡计,赵于凤似乎就遇到了好几次。

    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赵于凤不受宠,被赶到了偏远的紫霞宫,原本奉仪这么小的品阶是不会有自己宫殿的,但紫霞宫与冷宫也没什么差别,别的太子嫔妃不愿意住,赵于凤因此得以独居在此,一个人占了好大的屋宇和庭院。

    “招喜。”谌若青手一挥,唤来了赵于凤的贴身侍女。

    “奉仪娘娘!”一名绑着双丫髻的年轻宫女小碎步跑了进来,乖巧地立在一旁。

    “我告诉过你,我不是赵于凤。”听到奉仪娘娘,谌若青很想翻白眼。

    “是,娘娘说过很多次,娘娘不是赵于凤,是叫谌……喔对,谌若青。”招喜可是很机灵的,即使主子只是说过一遍的话,她也绝对不会忘。

    听见自己名字,谌若青心里好过多了。“我也不是你们这时代的人。我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个记者,我会来这里是因为揭发了弊案,结果被黄议员绑架撕票……”

    虽然知道她不该随意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这种怪力乱神的事若传出去,她会遭遇何种危险也很难说,但……她想回家,真的好想回家。在这里没人能倾诉,她真的会疯掉的。

    “是,招喜也知道,娘娘是二十一市集的人,是个妓……呃,妓……来这里是因为结筏至彼岸,结果滑一圈散架湿掉。”招喜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总之迎合主子总是没错的,因为这些话,赵奉仪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只不过,胡言乱语招喜还能招架,但犯忌的事她就心里惴惴了,不由苦着脸建议道:“娘娘,你要从一号五号还是七号市集来,或是要结几艘筏,那都不是问题,但你一直强调自己是妓……呃,妓者,那在宫里可是会惹出大事的啊!”

    谌若青真的翻白眼了。“我说的记者和你说的妓者是完全两回事……唉,你一定觉得我神经病对吗?”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