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难为太子妃-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穿越时空,帝王将相,情有独钟,波折重重 >> 难为太子妃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难为太子妃 page 1 作者:风光
    楔子

    “请问黄议员,对于你收受荣原建设公司四千万贿款,为其关说荣海大楼建地地目变更一事,你有什么说法?”一道冷冷的女声,有礼却犀利地质问道。

    “四千万不是贿款,是政治献金,收受政治献金不犯法吧?我有开收据的。”被指控的黄议员毫不在乎,还犹有余裕地喝了口茶。

    “政治献金的收受必须在任期届满前八个月到选举日前止,也就大约是竞选期间,否则都是违法。黄议员收受那四千万的时间,似乎是在这段期间之外?荣原建设出示的黄议员服务处开的收据,上面的时间经我寻找专家监定,证实是变造的,和荣原建设的内部帐目也不合。”当然,那一针见血的女声,不会说出她从哪里得到这些收据和帐目。

    “你从哪里得到的资料?一个小小记者,会不会知道的太多了?!”黄议员的语气骤变,一向慈眉善目的表情也沉了下来。

    “而在黄议员收受那四千万后,不到一个月,荣海大楼那块地的地目就马上变更了,事情会这么巧?”女声依旧平缓有力,似乎不受黄议员威胁的语气影响。

    “而且,我这里还有你事后宴请市政府建设局官员上酒店的消费纪录,公务员接受招待,很显然是贿赂,如此推断,能不能说是罪证确凿呢?”

    “你……这件事都三年了,荣海大楼昨天也落成了,你居然还能追到这些?”黄议员的脸已经铁青了。“你现在提这个做什么?你想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只是要为那些被你们官商勾结、暴力非法抢走土地的民众讨个公道。”那女声终于提高了一点,却是更严厉的语气。“我谌若青花了三年的时间在上面,就是要证实,你根本没资格当个议员!”

    半夜十一点,谌若青打完了最后一个字,将这份她花了三年的独家报导用电子邮件寄到总编的邮箱里。

    当报社记者已经六年了,她由没没无闻到成为政治线第一流的专业记者,而今天藉着采访荣海大楼落成启用,接触到黄议员的专访,便是她六年来最大的成绩。

    她追这个弊案追了三年,案件一开始的蛛丝马迹便触动了她灵敏的政治神经,后来越挖越深,事实就越不堪,不仅牵涉到议员收贿、官员贪渎、官商勾结,更隐隐牵涉更高层的人,最后终于让她抓到了这个机会,做成了这一篇独家专题报导。

    明天报导一出来后,就是她大放光明的日子。她从小就是个孤儿,靠自己努力好不容易读完大学,政治系毕业后便在新闻界努力至今。她投注在工作上的拚命,连她大学时期交往到现在的男朋友都因此和她分手。她已经失去了感情,这空缺下来的一块,她只能更努力工作将它补满。

    一夜过去,谌若青由与男友分手的恶梦中惊醒。

    坐在床上好一会儿,被梦境折磨一夜后,她朝镜里气色难看的自己笑了下,便起床梳洗,随口吃了两片土司,画了一个精神奕奕的妆后,便赶往报社上班。

    不知道那篇独家的反映如何,现在应该引起政坛风波了吧?估计那么多官员涉案,就是连市长都要出来解释……谌若青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踏入了办公室,但却发现办公室里员工看她的表情都怪怪的,连招呼都不和她打。她心头闪过一丝不妙,连忙取来今天的报纸仔细一看--

    第一页的头版新闻,确实是关于荣海大楼的弊案,但里头所有她质疑黄议员及市政府的重点,却被改得面目全非。荣原公司的帐目,莫名其妙地一点疑点也没有,还有该公司总经理出来澄清,黄议员得意扬扬地撇清了收受贿款一事,连招待官员的酒店,都能在报导里杜撰出一个公关主任否认一切,而谌若青提供的画面及照片,不是被篡改就是没登出来。

    更重要的,撰稿的记者不是谌若青,却成了另一个政治线的老记者苏珊!

    原本荣海大楼的弊案,因为谌若青追得紧,最近在业界已经有了风声,大家都知道有问题,只是没人敢碰,因为没人拿得出证据。每个人也都期待着谌若青能交出什么成绩,却想不到最后竟出了个四不像的报导。

    谌若青顿时脑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呕心沥血、花了三年搞到男朋友都丢了的报导会成了这个样子。她霍地站起,正想去问总编,总编的办公室里却传来了叫声。

    “谌若青,你给我进来。”总编的声音带了点怒气。

    谌若青沉淀了下心思,冷静地走进总编室,里头除了显然怒气冲天的总编,还有一脸古怪坐在一旁的苏珊。

    谌若青多看了苏珊一眼,后者却回避了她的目光。

    “总编……”谌若青才开口,便被不客气地打断。

    “我废话也不和你多说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寄的那一篇错误报导,会害死我们报社!”总编生气地往桌上一拍。

    谌若青并没有随着他的怒火起舞,只是有条不紊地解释道:“总编,我是有真凭实据的,我也在邮件里附给你了。那些变造的帐目,酒店的收据,甚至酒店重点时段和路段的监视录影带,我都剪接好了内容……”

    讵料总编根本不听她说什么,指着她的鼻头大骂。“哼!你还敢说!你一个小记者为了出名,竟伪造这些内容!幸好有苏珊提醒我,取来了真正的证据,否则我真会被你害死!得罪黄议员和荣原建设,甚至得罪市长,你觉得很好玩吗?”

    “苏珊……”谌若青不由得又看了过去,但苏珊却是尴尬地笑着向总编点点头,依旧不把目光放到谌若青身上。

    谌若青只是冷冷一笑,继续对着总编道:“苏珊所谓的证据,才是假的!她这些照片和影片,根本经过影像处理,只要随便找一个专家都可以破解……”

    这话像说中了什么,总编眉头一皱,又一次无礼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想听你说废话了。总之你明天亲自去和黄议员道歉,再送份大礼过去,这个责任,我不会替你担!现在你们都出去。”

    谌若青整个心都寒了,原来所谓诉求正义的报社,水准不过如此,甚至不惜牺牲真相颠倒黑白。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的某些信念,似乎在这一夕崩塌了。

    走出了编总办公室后,谌若青叫住前方的人。“苏珊,你……”

    苏珊没有回头,只是心虚地道:“对不起,若青,我在报社已经十年了,连个组长都升不上,你却已经是副总编的候选人,我、我总要为自己打算。但你知道,总编是个精明的人,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

    谌若青看着她的背影,再联想到方才总编一副盛气凌人不让自己说话的模样,她突然什么都懂了。

    她的好友同事,串通了她的长官,陷害出卖了她。

    谌若青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公司的,她只知道自己再也受不了报社里那污浊的空气和同情的目光。

    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但却没有人站在她这一边。她没有人可以相信,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挺直了肩背走出来。

    正义?全都是狗屎!

    新闻界传递消息是很快的,她这个原本人人看好的明日之星,经过这一役,大概在新闻界黑定了。或许是她太出风头了吧,居然连她以为是好朋友的苏珊都在背后捅上一刀。

    去找黄议员道歉?送份大礼?哼!她多年来累积的经验,以及自己多方涉猎的学习,甚至从高中就在立委的国会办公室打工,让她对许多政治上的阴谋手段都十分了解和敏感,无论她再怎么道歉,那些上位的人,都不会让她继续留在位置上。

(快捷键:←)上一章  难为太子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