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映徽言情小说-冥王夺后-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强取豪夺,日久生情 >> 冥王夺后作者:朱映徽 | 收藏本站
冥王夺后 page 16 作者:朱映徽
    黑沐夜叹了口气,亲自替她倒了杯茶。

    “来,喝点热茶,会让你舒服一些。”

    “不要!我不喝!”月芽儿难得地使起了小性子。

    望着她酒醉难受又不肯接受他照顾的倔强模样,黑沐夜无奈地叹了口气,索性自己喝掉那杯热茶,接着低头封住她的唇,将温热的茶水哺入她的口中。

    当头罩下的灼热气息,令月芽儿毫无反抗能力地沦陷了,尽管温热的浓茶令她的醉意稍微褪了些,但他的吻却将她的意识推到更加迷乱的地步。

    随着他唇舌的挑弄吮吻,她的世界也随之天旋地转……

    许久之后,当他的唇辗转来到她的耳畔时,月芽儿的脑中猛然闪过刚才骆织衣倚偎在他怀中的画面。

    她猛然使力,推开了黑沐夜。

    “不要碰我!”她不要他用拥抱过别的女人的双臂来拥抱她!

    一种尖锐的痛楚狠狠地划过心头,令她不得不承认──她介意骆织衣的存在,介意得快逼疯了自己!

    第一次知道自己也会嫉妒,这让她觉得自己好糟糕!她将脸儿埋进自己的掌中,不想让他看见她那张被嫉妒丑化的面孔!

    望着她激烈的反应,黑沐夜的眸子有如黑夜的星光熠熠发亮。

    知道她并非对自己无动于衷,他刚棱的面孔难得地浮现一抹笑意,那志得意满的笑容,像是终于得到了渴求多年的珍宝……

    向晚时分,昏黄的落日余晖洒落在花林间。

    月芽儿一整个下午都搂着白狐,躲在花林间的一座小亭子里不想现身。

    她很清楚自己究竟在躲什么,她在躲着黑沐夜、躲着骆织衣,就是不想看见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模样!

    只要一回想起骆织衣倚在黑沐夜怀中的情景,她的心就无法克制地掀起阵阵抽痛。

    “‘小雪球’,你说,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呢?”月芽儿问着怀中的白狐,白狐回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

    一察觉到自己下意识的傻气行为,她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

    “唉,你怎么会知道呢?就连我自己都没有答案呀!”

    真的没有吗?她的脑中蓦然冒出一个反问的声音。

    其实她的心底深处早已有了答案,只是她没有勇气去探究、没有勇气去承认罢了。

    然而……这样又能逃避多久呢?她或许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月芽儿蹙起了眉心,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哀伤与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芽儿姊姊,原来你在这里呀!”

    骆织衣的声音,倏地拉回了月芽儿的思绪,也令她下意识地想逃。然而,她还来不及迈开步伐,骆织衣就已来到她的面前。

    “有什么事吗?”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没什么,只是我希望以后能和芽儿姊姊和平相处,还请芽儿姊姊日后多多照顾。”骆织衣微笑地说。

    “会的。”月芽儿的笑容变得僵硬。

    “太好了!我想咱们姊妹以后一定可以和平相处的!”

    “……是啊!”月芽儿嘴里虽然这么应着,心里却希望骆织衣赶快离开,因为她强挤出来的微笑已经快撑不住了!

    望着她心口不一的模样,骆织衣敛起了笑容,摇头叹了一口气。

    “你明明一点儿也不欢迎我,为什么还要装模作样?你看起来不像那么虚伪的人呀!”

    “我……”月芽儿一阵错愕,不懂骆织衣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转变?

    “你其实并不欢迎我,其实并不希望我当黑沐夜的妾,其实希望我立刻滚出‘玄冥城’的大门,不是吗?”

    “我……”她的表现有这么明显吗?

    “你没有办法反驳我的话,那是因为我说的全都是事实。其实……你是爱他的吧!”

    爱?!

    这个字彷佛一根针,猛然刺入月芽儿的心,令她陷入惊慌失措之中。

    “不……我不爱他……我怎么可以爱他……我不能……”她一边摇头,一边否认,但语气却是半点说服力也没有。

    骆织衣虽然不懂月芽儿为什么“不能”爱黑沐夜,但她很清楚,不管能不能爱、该不该爱,已经爱上就是爱上了,这是无法否认,更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要是不爱他,也不会那么在意我的存在,更不会妒火中烧了。”骆织衣再度一针见血地说。

    “我……”月芽儿一阵语塞。

    本以为极为秘密的心事,却被遭受自己嫉妒的人一语道破,这令她不免感到十分狼狈,同时也陷入更加心慌无措之中。

    她实在不该在意、不该嫉妒、更不该……喜欢上黑沐夜的!

    可是……她真的已经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心了,不料还是……这叫她该怎么向义兄和南宫魅交代呢?

    骆织衣并不知道月芽儿原本该嫁的人是南宫魅,更不知道黑沐夜是以强悍的手段将月芽儿强抢过来,因此只当月芽儿的挣扎是在闹别扭。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争宠,也不会当黑沐夜的妾,刚才的那一切,只是我为了要气雷武靖而演的一出戏而已。”

    一听她这么说,月芽儿的眼睛一亮,心底的疼痛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而奇异地抚平了泰半。

    骆织衣忍不住失笑。虽然月芽儿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该爱黑沐夜,但是她的心事全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了──她根本是爱着黑沐夜的!

    “另外,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今天不只有我在演戏而已,黑沐夜也是故意配合我的。”

    “他是故意的?为什么?”月芽儿诧异地瞪大了眼。

    “你说呢?我相信你知道答案的,问问你自己的心吧!”骆织衣没有回答,反而把问题丢还给她。

    “我的……心?”

    “是啊!你好好想一想吧!不打扰你了。”

    望着骆织衣转身离去的背影,月芽儿的心比刚才更纷乱了。

    问她的心?

    月芽儿将手覆在胸口上,感受到自己的心正怦然跳动,而当她愈是想着黑沐夜时,掌下传来的跳动就愈是强烈……

    第9章(1)

    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划破了晨间的宁静。

    听着那久久不歇的声响,一种突然浮现的不祥预感,笼罩在刚下床不久的月芽儿心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人在打斗?

    她有些惴惴不安地循声走到“玄冥城”的大厅外,果然看见有两个男人在打斗,其中一个是黑沐夜,而另外一个则是──

    “义兄?!”怎么会是义兄呢?他什么时候来的?

    一听见她的声音,两个男人同时喝道──

    “别过来!”

    他们的话声方落,凤书旸有些诧异地挑起浓眉。

    月芽儿是他的义妹,他自然不愿她卷入他们的打斗,但黑沐夜为什么也一副担心她意外受伤的模样?

    趁着招与招之间的空档,凤书旸分神朝月芽儿投去一瞥,而这一看之下,他心底的讶异更深了。

    他原本以为,义妹被掳来这里,肯定会饱受折磨,但现在看来,她不但人好端端的,怀里甚至还抱了只……白狐?!

    这白狐……是黑沐夜弄来的吗?他怎么会知道芽儿喜欢白狐?

    凤书旸的心里虽然怀着一丝疑惑,但是和黑沐夜之间的打斗却丝毫没有缓和下来的迹象。

    姑且不论芽儿在这里所遭受的待遇如何,黑沐夜强行掳人是事实,今天他一定要把芽儿给带走不可!

    望着两个武功相当的男人激烈地打斗,月芽儿的心狠狠揪紧,就怕看见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

    当黑沐夜的长鞭在凤书旸脸上划下一道血痕,而凤书旸的长剑也削破了黑沐夜胸前的衣衫时,月芽儿再也没办法按捺下去了。

    “你们别再打了!”她焦急地叫喊。

    黑沐夜因为月芽儿的声音而有些分神,虽然及时避开了朝他颈子挥来的长剑,却避不开随之而来的一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冥王夺后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