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蝶心言情小说-玫瑰石の秘密-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泰国 >> 误打误撞,因祸得福 >> 玫瑰石の秘密作者:方蝶心 | 收藏本站
玫瑰石の秘密 第十章 作者:方蝶心
    「这是我的护照!」而且是她遗失的那一本。

    莫莹脸上的表情又惊讶又错愕,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遗失的护照会在李明松那儿。

    「明松,你在哪里找到我的护照的?」

    李明松笑得含蓄又得意,「这个我想还是由陆铿先生来回答比较适当。」

    「陆铿?」这又关他什么事?莫莹把疑问抛向了陆铿。

    「妈的,我就说一大早笑得贼兮兮,一定是一肚子坏水没处倒,李明松,我看我不找警察来,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了。」

    「周诩──」陆铿阻止了好友的火气,他摩挲着下颚,眼神从桌面挪移至莫莹脸上。

    「陆铿,明松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望着她,「妳的护照没有遗失,一直都在我那里。」

    「还有信用卡!也是他让银行止付的,这一切都是他们设局整妳的。」李明松得意的补充。

    周诩忍不住开骂,「妈的,你闭嘴啦!」当场赏他一拳。

    「为什么?我的护照明明遗失了,不是吗?」

    周诩陪着笑脸,「听我说、听我说……」

    「你闭嘴!」莫莹突然喊,她望着陆铿,「我要你自己对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丫头,妳好大的胆子,敢叫我闭嘴,我偏不!」周诩最恨人家叫他闭嘴了,这跟叫他去死有什么两样?

    「还记得露天酒吧那天吗?」他问。

    「记得。」

    「我要借妳的玫瑰石瞧瞧,结果妳送我一拳,我一路追妳回到饭店,结果就在饭店外捡到妳的护照。」

    「那你为什么不还给我?」

    「因为他们怀疑妳是偷玫瑰石的小偷,所以把妳的护照扣留了,还叫银行止付妳的信用卡,他们是存心把妳困在这里的,陆铿还要周诩回台湾调查妳说的那家店,想要知道妳是不是共把,他根本是用感情在迷惑妳,好让妳对他们没有戒心,再一脚掉进他们设下的局。」李明松等不及地全盘托出,不忘加油添醋。

    「靠,昨天晚上听得很清楚嘛!信不信我把你的耳朵一刀割下?」周诩又习惯性地恐吓。

    「这玫瑰石是你的?你认为是我偷了它?你故意扣住我的护照,把我困在泰国,你……」她不敢置信的望着陆铿──这个让她全然信任的男人。

    陆铿没有否认,「没错,当初妳的猜测是对的,玫瑰石曾经属于我,里头精致的机关也是我亲手打造,六年前遭窃后,我花了不少心力想要找回它。」他望着莫莹,「当初一看到妳戴着玫瑰石,我跟周诩都很惊讶,六年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有机会再看到。」

    「留下妳的护照也是希望暂时将妳困在这里,好让我们有机会接近妳,拿回东西,陆铿很重视这颗玫瑰石的。」周诩补充。

    「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说过这是我在台北买的。」

    「莫莹,我并没有怀疑妳说的话,我当然相信这是妳买的,我只是请周诩到妳说的元气招情铺,想了解一下老板的货源,仅此而已。不过周诩并没找到老板,我想这件事情也就作罢,毕竟失窃多年的玫瑰石能在妳身上出现,我真的觉得很高兴,我认为这是一种美丽的巧合,我并没有打算拿回它,因为妳才是它现在的主人。」

    「小莹,不要轻易相信他们两个,他们是好朋友,一搭一唱的,说不准这玫瑰石里头藏有什么秘密,他们想要独吞这好处也不一定。」

    「你这白痴,书没念几本,倒是很会联想一些狗屁倒灶的坏事,我就说搞政治的没一个好东西嘛,我们两个再坏,也不会糟蹋自己人,不像某人,吃瘪了就想吃回头草,可耻!」

    「你说谁可耻?」

    「在场谁最可耻大家都知道。」

    「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本来李明松是要抖出陆铿的把柄,好让莫莹跟他吵架,结果又变成他和周诩的战争,两人互看不爽,全武行又再度上演。

    「你骗我!」莫莹埋怨的睐了陆铿一眼,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混乱,抓过护照,赌气地离开餐厅。

    陆铿嘴巴抿成一线,他的心跟她一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好用沉默来面对。

    那两个家伙还在一旁打得你死我活,周诩连电话在响都浑然未觉。

    受不了这种吵闹的陆铿不得不出言喝止,「够了你们两个!周诩,不要再揍他了,你的电话在响。」

    「哼,老子先接电话,待会再继续料理你。」

    趁着他接电话,李明松小人地偷踹他,结果造成周诩一边听电话、一边回揍他的可笑画面。

    「喂,桑郁,早啊!我正忙着料理一个欺负莫莹的臭男人,妳有什么事?如果不重要,等我把他打得进医院再说。」双脚连迭一阵攻击,他把李明松整个人踹倒在地。

    「莫莹呢?妳快叫她来听电话!」桑郁的口气十万火急。

    收讯有些干扰,「谁?莫莹喔,刚刚还在啊,不过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妳找她什么事?」说着不忘再赏李明松一拳,好让他没机会嚷嚷。

    「出事了,莫莹高雄老家出事了。」

    闻言,他暴戾的拳头松开了,专注地听着电话,桑郁每讲一句,他就对一旁苦思的陆铿转述一句。

    「莫莹高雄老家出事了,快,快安排莫莹回台湾,她舅舅早上发生意外,已经紧急入院了!」

    当下,陆铿马上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赶紧去找寻莫莹。

    时间紧急,要命的是当天正巧有许多旅行团准备陆续返台,一整天下来班机几乎都早爆满状态,陆铿要周诩透过管道争取,至少要弄到一张机票让她先回去。

    三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周诩总算帮莫莹弄来一张机票,弥足珍贵的一张。

    「我也要回台湾,我要陪莫莹回去。」李明松想要把握机会大献殷勤,另一方面也害怕他独自留在泰国,会被这两个家伙打死,他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妈的,吵啥吵,没机票啦,有也是给陆铿,你给我闪远一点,要不然今天让你流落街头。」周诩一脚把他踢开。

    听到舅舅发生意外,莫莹整个人就像是被悬吊在半空中,恨不得自己可以马上飞回高雄老家。

    她一声不吭的坐着,直到从陆铿手中接过机票,还是抿着嘴。

    她要回台湾了,没想到居然这么措手不及,就跟当初来到泰国一样。

    「不要慌,一切都会没事的。」陆铿带着她到柜枱去将行李托运。

    这趟旅行就要结束了,她和陆铿的感情……

    心很慌,一方面担心舅舅,另一方面还要担心她和陆铿,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是否能够继续下去。

    她不敢看他,怕多看他一眼,无助的她就会落泪大哭。

    「我会尽快回台湾的。」陆铿在她耳边说。

    她始终低着头,转身准备入关时,他突然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让她整个人旋过身来,他的吻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落在她唇上。

    他深深的吻着她,像是不舍这样的分离,又像是在给她加油打气。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去,等我。」

    她点点头,眼泪扑簌簌地落下。

    从泰国到台湾,她足足哭了三个多小时。

    而莫莹走后,陆铿一整天都坐在客厅,不发一语的他不知道脑袋在思索些什么,两道眉毛拢紧,像打结了似的,到了晚上,周诩实在看不下去了。

    「欸,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她只是回台湾去了,又不是消失不见。」

    够了,这家伙可别又摆出那年琬琬离开时的那种表情,若那样他真的会第一个疯掉。

    陆铿想得专注,时而叹气时而深深地呼吸,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好友的神经。

    「陆铿,你好歹说句话好不好?不要逼疯我可以吗?」他哀求。

    又过了一个小时,他绝望了,瘫在沙发上,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拿瓶烈酒把这家伙灌醉。

    忽地,「周诩──」陆铿终于喊他了。

    「我在,我在这儿,什么事你说!」

    「想办法帮我弄张机票,我明天一早要回台湾。」

    「哇靠,不用这么急吧?」

    「快点,我很急,我要最早的那班飞机。」

    周诩一阵无言,须臾,重重叹了口气,「妈的,这就是我周诩交的朋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以为陆铿是要赶着回台湾见莫莹,周诩帮他弄了张机票,然后自己也好事的跟着回来。

    结果发现,那家伙根本不是要去高雄找莫莹,而是开始疯狂地在张罗他的开店事宜。

    装潢、陈设、征聘员工……他疯狂地投入,凡事事必躬亲,而且要求非常严格,好几次,装潢师傅被逼着得连夜赶工,才做出一个叫陆铿满意的展示柜。

    整整一个月,他像发了疯似的,一泡在店里就是十一、二个小时,周诩以为他迟早会累倒,但要命的是,第二天他还是神清气爽准时地出现在现场,继续盯场装潢他的店。

    「欸,陆铿,你很久没跟莫莹联络了吧?」

    「嗯,对啊!」他耳朵上夹着一支笔,跟着木工师傅一起下海赶进度,有时候周诩甚至觉得,陆铿比木工师傅还像木工师傅。

    「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她?」周诩以试探的口吻问得小心翼翼。

    「师傅,那个柜子不要那么高,我希望再低一点。」不回答好友的提议,他转头继续忙他的装潢进度。

    周诩受不了了,只好擅自作主地找桑郁帮忙。

    「完了、完了,我看陆铿这次不知道是中了哪门子的邪,疯狂的咧,比当初我家妹子发生意外的时候还要疯狂,我真担心他会挂点。」

    「要不要请你们泰国的四面佛帮帮忙?」

    「拜了,我每回泰国一次就虔诚地参拜一次,可是妳看,都要一个月了,连个起色也没有,他日以继夜地忙碌,我真怕他撑不下去。」

    「那怎么办?」

    「欸,桑郁,妳去找莫莹好不好?务必要她上台北来看一下陆铿啦!说不定这样他就会冷静下来。」

    「可是我要上班啊。」

    「我让妳放假。」

    「变相扣我的假叫我去,不干。」

    「特休,我给妳特休,而且还算加班费给妳,拜托啦!」

    「我怎么跟她说?」

    「就说陆铿得了重病,拜托她上来看一下他,我看莫莹心肠还不坏,她一定会答应的!」

    「好啦、好啦,我尽量喽!这个周末我跑一趟。」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虚惊一场!

    原来莫莹的舅舅因为一大清早天色未亮就起床准备制作糕饼,却因为没有开灯而被地上的面粉袋给绊了一脚,摔伤了小腿,紧急送医发现只是皮外伤,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事后听舅妈说,舅舅以为自己大限到了,进了医院急诊室还念念不忘要跟莫莹一起研发更多新口味糕饼的梦想还没实现,一直不肯乖乖就医,全赖一旁的舅妈跟表哥好说歹说地安抚,幸好伤势不重,要不然莫莹真的会很难过。

    回台湾已经一个月了,为了让舅舅多休息,她每天都和大表哥一起分摊制作糕饼的工作,偶尔还会想起泰国的一切。

    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她和陆铿一直没有见面,也没有通过电话,不知道他此刻人是在泰国还是在台湾,好几次她想拨电话给他,可是又怕自己会捺不住相思而对他任性。

    倒是周诩打了两三次电话给她,问她好不好呀、忙不忙呀之类的!

    而陆铿,一点消息都没有。为此,她每天都难过地躲在被窝里哭泣。

    至于李明松没敢再上门了,听说他因为卷入弊案,最近很惨。

    偶尔看见脖子上的玫瑰石,她都会在心里想着,这真是一段美丽的回忆。

    「小莹,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打扫之后就可以开门准备做生意了喔!」舅妈在里头喊。

    「喔,都好了。」她拍拍身上的面粉,快步走出去。

    莫莹一把拉起铁门,水月斋的一天又要开始,她叫自己打起精神,一定要好好地过日子。

    晌午时,她惊讶地看着走来的好友。「桑郁?」

    「阿郁,好久不见,什么时候回高雄的啊?」

    「刚回来。」

    「才回来就来找我们家小莹喔!妳真是她最好的朋友,要不要吃饼?自己拿、自己拿!」舅妈热情地招呼。

    「谢谢舅妈,我来找小莹说几句话,小莹借我一下喔!」

    桑郁神神秘秘地把她拉到一旁。

    「怎么了?」

    「事情不太好,小莹,妳听了别难过喔!」

    「怎么了?」

    「是陆铿啦!」

    莫莹一把抓住她的手,「陆铿他怎么了?」心整个揪紧。

    「他病了,听说一回台湾就住院了。」极尽夸张之能事。

    「为什么?好端端地怎么会住院?」

    「不知道,医院也找不出病因啊!常常谁都不认得,周诩很担心,希望妳能上台北看看他。」为了达成任务,桑郁洒起狗血来。

    一股冷冽的震撼从莫莹心里传向四肢百骸,麻痹了她的一切,一想到他病了,她的心就像是靠不了岸的船只,顿时失去方向。

    「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她的眼泪随即落下。

    莫莹跑进屋子里,匆匆脱下她的水月斋工作围裙,「舅妈,我上台北一趟。」抱了一盒糕饼,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小莹,怎么了?小莹──阿郁,快帮我追上去啊!」舅妈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她一路奔出去,只好叫桑郁赶紧追上去。

    这丫头怎么了?好像在哭勒……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陆铿整整忙了一个月,这个周末,他的珍玩奇石店终于要开幕了。

    他依然常常沉默着,开幕的准备工作谨慎再谨慎,好几次夜里,周诩都担心得辗转难眠──担心开幕之后,隔天紧接着就要关门大吉,因为老板已经过劳送医,而他的资金就会血本无归。

    开幕前一天,陆铿还拉着他在店里逗留到凌晨四点,周诩感觉自己这把老骨头几乎都要散了。

    「陆铿,你行行好,你到底是怎么了?莫莹,你还记得莫莹吗?」

    「嗯。」他一边检视店里每颗奇石的摆放,一边回答。

    「你还喜欢她吧,怎么不去找她?要不要来结个婚,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如果有个心爱的老婆长相厮守,好像很不错欸,你要不要考虑看看?」

    「嗯,或许吧!」

    「陆铿,我是认真的,你不要再忙了好不好?」

    「再等等,就快好了。」

    着魔了,他真的是着魔了!

    周诩真的要崩溃了,这一个月来,这家伙的反常竟然越来越严重,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他感觉大事不妙,而且彻底不妙,倘若莫莹再不出现,陆铿真的就完了。

    开幕日,凌晨五点才回到家的陆铿等不及六点天亮,他已经整装完毕,打扮得整洁干净,死命把周诩从床上挖起来。

    「陆铿,我才刚躺上床欸。」

    「已经六点了,今天开幕,很多事情要忙。」

    「拜托,时间还早,剪彩是下午两点的事情。」

    「没有,我已经改时间了,改到早上七点半。」

    周诩整个人严重受到惊吓,「啥?!七点半!陆铿,你是不用睡觉是不是?有人新店开幕挑七点半剪彩的吗?」

    「有啊,我。」

    陆铿真的彻底疯了,周诩这下完全肯定。

    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和陆铿赶到现场,里里外外的工作人员忙进忙出,看来这要命的开幕果真被改到早上七点半了。

    可笑的是,这些倒楣的宾客还真是捧场,不到七点就都到了。

    虽然陆铿中邪,但他做事一样分毫不差,七点半贵宾准时剪彩,当然,周诩是闭着眼睛胡乱剪的。

    只见陆铿剪了彩,整个人兴奋异常,也不招呼客人,拖着周诩就要跷头离开。

    「周诩,终于完成了,走,快点!」他欢天喜地的催促。

    「陆大爷,你要还去哪里?」

    「车钥匙呢?」

    「啥,你要开车,不好吧?」

    「当然要开车啊,搭飞机太麻烦了。」

    周诩忍无可忍的问:「你到底是要去哪里?」

    「去高雄。」

    「高雄!」拜托,他们已经整整一个月严重缺乏睡眠,他刚刚连剪彩都差点睡着,怎么有办法开车,「不能改天吗?非得今天?」

    「对,今天!不能改,快把车钥匙给我。」陆铿索讨着钥匙。

    一想到生命安全面临重大考验,他二话不说招来员工阿郎,「阿郎,有没有驾照?你会开车吧?」

    这个名叫阿郎的员工傻愣愣的连连点头。

    他宁可把驾驶的工作交代别人,也不肯给陆铿,于是将钥匙抛给阿郎,「上车,我们到高雄。」

    至于陆铿,则被他拖到后座去,彻底地跟方向盘隔离。

    「对不起,麻烦你开快一点。」陆铿拜托。

    周诩几乎要崩溃,失控的大叫,「陆铿,你是想要多快?」时速都已经超过一百了,他还想怎样?

    「会超速欸。」阿郎为难的说。

    「没关系,越快越好。」

    「那么快要做什么?我们就不能好好地活着吗?」他可不想在高速公路发生A车意外,「陆铿,你给我讲清楚,要不然我们马上掉头回去。」他威胁。

    「我要去莫莹家,我要亲自去跟她舅舅提亲,求他把莫莹嫁给我。」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为了这天,我足足等了一个月。」

    「等等,你这一个月来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是等着今天要去提亲?」

    「对啊!」

    「妈的,你是白痴喔,提亲干么搞得这么累?我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可以登门拜访啦,要是动作快一点,搞不好今天莫莹都是你老婆了。」周诩觉得自己遇到白痴,「为什么非得等到今天不可?」

    「周诩,没有人会把家里的女孩随便嫁给一个无业游民,我当然要等我的店开幕,才能名正言顺的登门拜访啊。」

    「哇靠,你真是够芭乐了!」原来是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被打败了,彻底地被陆铿打败。

    他不懂,这世界为什么就是会有像陆铿这样的蠢蛋,重点是还有人愿意爱他。

    在陆铿的要求下,车子一路超速来到高雄,周诩被逼着打电话向桑郁问莫莹家的地址,这才发现,糟糕,他不是拜托她这礼拜务必把莫莹带到台北吗?

    完了、完了,就别出个什么要命的阴错阳差,要不然,陆铿铁定会杀了他。

    周诩没敢问桑郁,只好口头问路,向当地人打听水月斋的位置。

    车子在市区里兜兜绕绕,转弯正要转进一条较小的巷子,忽地,一个冒失的身影从巷子里窜了出来,开车的阿郎闪避不及,赶紧踩了煞车。

    嘎──轮胎摩擦地面产生尖锐声响。

    只见那抹身影整个扑在引擎盖上,是个女孩子。

    「啊!老板,我撞到人了,撞到人了……」阿郎惊恐万分。

    「闭嘴。」周诩喝斥一声。

    他们都在等待,等待趴在引擎盖上的那张脸抬起来。

    突然,陆铿看见那女孩身上的东西,马上打开车门冲了下来。

    「莫莹、莫莹!」他不安地大叫她的名字。

    是玫瑰石,他看见莫莹身上的玫瑰石,所以一眼就认出她来。

    瞬间,被头发覆盖的脸庞侧抬起来,吶吶的喊,「陆铿……」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出现在她面前,这一定是海市蜃楼,桑郁不是说他病了,怎么还会出现在她面前?

    「是不是哪里撞伤了,有没有?快告诉我!」他上前一把抱住她,慌张地审视她是否受伤。

    「没有,我只是跑得好喘……一时腿软趴着。」哇,她的饼,压烂了!

    他松了一大口气,「天啊,我刚刚真的被妳吓死了。」陆铿紧紧地抱住她,不敢想象,方才看到玫瑰石的剎那,他整个心脏几乎都停止了。

    「陆铿,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找我?」她哭了,因为这一个月的煎熬、想念。

    「我不是叫妳等我吗?我一定会来的。喏,今天我的店终于开幕了,我终于有资格可以把这枚戒指献上,请求妳嫁给我了。」

    资格?莫莹不懂。

    周诩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因为他担心无业游民的身分会被妳舅舅轰出去。」

    闻言,她不由得笑了,想到他的顾忌,她觉得既傻气却又温暖。

    「陆铿,我很想念你,真的。」

    「我也是,嫁给我吧!」

    「嗯。」她伸出手,让他把求婚的戒指套上。

    两人相视一笑,玫瑰石的爱情氛围紧紧将两人围绕,幸福已然悄悄来到。

    【全书完】

    *欲知欢喜冤家宋晋杰和赖絮涵如何在争吵中激发出难以料想的火花,请看花园春天系列140元气招情铺之一《雷公蛋の诡计》

    *欲知迷糊虫柏安熏遇上冷酷男常振尧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请看花园春天系列141元气招情铺之二《摇情树の奇迹》

    *欲知卓书尘与唐辰心如何从学长学妹进而修成正果,请看花园春天系列143元气招情铺之四《月老拐杖の勾引》

(快捷键:←)上一章  玫瑰石の秘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