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路边野花不要采-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主仆情缘,浪漫温馨 >> 路边野花不要采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路边野花不要采 第十章 作者:陈毓华
    普通的公寓楼下。

    一对中年夫妻手里牵着不到七岁的小女孩,用力的朝着骑在摩托车上的男女挥手鞠躬。

    “李姊、萧大哥赶快进去,外面好冷。”抱着安全帽,叶今夏连迭的催促那对男女赶快把已经感冒中的小女孩带进屋去。

    “谢谢小夏小姐来看我们,我们夫妻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才说着,憔悴的脸庞又滴下泪来。

    丈夫见状又是惭愧又是低头,也难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姊,你忘记我叫你姊姊啊,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你再跟我客气,过年我就不来拿红包了。”被抓出公差的是溪泪,这辆代步工具野狼125,可是他用存了好久的钱分期付款买的。

    可怜的是新车还买不到一星期,几乎大部份都被小夏拿来当作探望这家人的交通工具。

    萧大哥跟李姊不是别人,因为车祸而瘸了腿的萧大哥曾经是萨家的司机,那场车祸事后虽然萨刚也给了一笔丰厚的钱而辞退他,萧业安却为此自责不已。

    半年过去,萨刚给的钱也花光了,一家顿时陷入困境,这时候寻线来探望的叶今夏给了他们最迫切的温暖,这几天寒流来袭,她又拿钱又嘘寒问暖的,甚至在过年前帮萧业安找到一个大厦管理员的工作。

    夫妻俩满怀感激。

    “小夏,有空还要来玩。”

    “一定!”车子风驰电掣的走了,挥舞的手却挥了好久。

    年节的气氛非常浓郁,随着摩托车穿过大街小巷往山上爬,没错,他们的第二个目的地就是好久不见的乡野民宿。

    四十几分钟后,叶今夏呵着冷气跳下溪泪的车。

    民宿依旧,庭园前面的冷松依旧,就连旧旧的招牌也没有多大改变。

    她很难相信自己在山下已经待了又一整年。

    也就是说,萨刚到美国去,已经整整一个年头了。

    比较值得叫人欢喜的是,离家好久的叶家夫妻俩总算在几个月前露了脸,他们实在厌倦了逃亡的生涯,想说就算被讨债集团胁迫也要回家来看看,哪知道民宿的贷款所有的欠债早就还清,夫妻俩喜极而泣,拥着分开许久的女儿,承诺以后绝对不会再抛弃她们了。

    父母终究是父母,民宿多了两个帮手,生意蒸蒸日上,就连叶今夏三不五时也会被征召回来效劳。

    民宿最忙的时候,尤其是年节,她依照惯例回来当救火队。

    “爸、妈,我回来了。”还没进门就大叫。

    叶家爸爸正在扫地,看见小女儿回来呵呵接过她的行李。

    “小夏,你回来得刚好,溪泪呢?我刚炖的药膳正好可以吃,妈给你留了一大碗呢。”

    “谢谢妈,我肚子正饿得慌呢。”回家最好了,有爸妈在的家最好了。

    “我咧,我是你姊,不用叫我喔。”叶芳菲冷飕飕的呛声,趴在柜台的她手上的计算机可没停过。

    她的柜台小妹身份看起来是摆脱不掉的了。

    她也认命了。

    “叶芳菲。”叶今夏亲亲热热的叫。

    “呕!”全身起鸡皮疙瘩。

    “什么事情大家那么兴奋?!”停好车的溪泪一进门就听到哄堂大笑,忍不注加入。

    “叶芳菲怀孕了。”叶今夏语出惊人。

    “什么?!”溪泪掉了下巴。

    “我要拿针缝你这张乌鸦嘴!”有人拆了拖鞋追打出来。

    认谁也不会相信她曾经是那个没有名牌吃不下也睡不着的叶芳菲吧~~

    时间流去,很多事情好像变了,很多事也依然。

    笑声融融,客人见状也跟着搅和,如同一家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霜来,把冷松的枝丫压得好低。

    也才一转眼,便成骤雨,斗大的雨点把视野所及的天空压得更矮,落地成水淌入水沟,模糊慵懒。

    山上的天气就是这样说变就变,没得商量。

    叶今夏无精打采的趴在柜台上,押着喊人铃玩。叮咚、叮咚、叮叮咚,有她在家爸妈串门子去了,溪泪的女朋友来找他,小俩口不知道躲哪去讲悄悄话,至于未来的女掌柜大人理直气壮将顾店的工作扔给她,人去了哪?无解。

    空城。

    爱要心机的孔明大爷,以前坐卧空城时,身边起码还有个侍儿可以哈啦打发时问,她叶今夏,却孤零零一个……一滴无预警的眼泪就这么从眼眶坠到桌上。

    马的,都哭了一年眼泪还不肯干。

    粗鲁的擤鼻涕、眨眼睛。萨刚,你有种就不要回来,只要让我看见你一次,肯定扁你一次!又在心里发了N次的咒语,一骂完,人又成了气消的皮球。

    雨声忽远匆近,这种不会有客人上门的天气,还是把门关了睡回笼觉去罢了。

    阴影罩近,她慢了半拍的发现,惊跳,抹泪,形容慌张的鞠躬,可因为动作太大,额头很用力的去磕到柜台~~

    “哇,欢……迎……光临!”

    来人像是掩饰性笑意的咳了声,“我来避雨。”

    “没问题,请问您几位?”抬头,瘦长的身材披着黑色的风衣,风衣上有着还在淌流的雨珠。

    “就我一个人,我要一间上房,安静没人吵。”

    叶今夏怔住,接着转身就跑。

    男人慌了,顾不得什么追了上去,长手长墉很快追到前面的人,一手拉住她往怀里搂。

    “放手,你这混蛋……”比雨点还要密集的槌打粗鲁的落在男人的胸膛,他甘之如饴。

    “我开个玩笑,给你惊喜,小夏,不要这样。”久违的声音又是慌又是乱,一下不知道如何安慰泪人儿。

    想遍千万种重逢的情况,这种,还是非常的出乎意料之外。

    “一个月不给我写信打电话,你很威风呴!”用力汲取萨刚身上的味道、他的体温,她……想他想了好久。

    用指腹抹去她的泪,萨刚深情的看着叶今夏。“小东西,你跟我想象的样子完全一个样。”

    “你……看得见我了?”看见他,叶今夏的心乱成一团,很后知后觉的发现。

    “要不然我怎么回来见你?”

    “啊,放我下来,赶快!”

    “你又想到什么?”

    “我要去打扮得美美的,我哭成这样太丑了,不能见你!”

    “来不及了吧?你的鼻涕擦得我身上都是……”

    叶今夏把头往他胸口一埋,久久不肯抬头。她要确定这不是梦、是她晃神。

    萨刚长叹,用火热的唇亲她刚刚撞到的额头。“秀秀,不痛喔。”

    她破涕为笑,又槌他。“你真的可以看见我?”

    “嗯,”他风尘仆仆的笑得很满足。“粗眉毛,小眼睛,塌鼻子,厚嘴唇,一样不缺。”

    很欠揍喔,这家伙!

    不过太久不见,她舍不得打。

    “再给你一次自新的机会,要是有半点失误,后果自己负责!”

    他非常乐于从命,于是从她圆润的额吻起,接着是她水灵圆活的眼眸……一样样严格审查。

    既然是从严审查,就需要耗费时间。

    放他们一马,就别打扰人家温存了……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路边野花不要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