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路边野花不要采-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主仆情缘,浪漫温馨 >> 路边野花不要采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路边野花不要采 第八章 作者:陈毓华
    综合小政还有溪泪的报告,刚企业快倒了。

    内部营运不善、大小董事争权、新上任的董事长是道地的门外汉、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诸如此类,现在只要哪个有心人士随便伸出指头来将刚企业这么一推,风雨飘摇的公司就可能因此倒地不起了。

    他要是真的撒手不管,刚企业泡沫化将是不远的事。

    电话一通多过一通,每一通都是告急。

    萨刚却丝毫不为所动。

    送出去的心血不管以前为它耗费多少心力,既然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又关他什么事了。

    可就这时候萨相宇却上门来了。

    “哥。”他亲亲热热的喊。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准没好事。”

    “别这么冷淡,我听说你把三老板赶出去了?”自顾自的找了张舒适的座位,自己倒茶,他还是真把这里当自己的家。

    “消息真灵通。”

    “哪有,大家互通有无是正常的。”

    “你拿了多少好东西收买他,叫他来当说客?”虽是旧识,他也不卖帐。现在的他无事一身轻,好处别人拿了却要他流血流汗,说真格的,只是把人送出门算是客气的了。

    “三老板跟你七八年的商场交情都不能打动你,哥,你真的冷血吗?”敢出言不逊不是他胆子比别人大,他只是仗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疼他的。

    “你既然知道还来碰钉子,吃饱太闲吗?”

    “我知道你生我老妈的气,不过也别株连九族,公司真的会倒,你忍心看那么多员工以后没饭吃,每个人饿得面黄肌瘦吗?”

    动之以情,说之以理,再卖几滴眼泪,萨相宇打的是这副如意算盘。

    萨刚面容深沉难测。

    “你以为天下有白吃的午餐,有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需要耗费任何力气就能坐享其成的收获吗?相宇。”

    “我是不这么认为啦~~”没想到这么大的钉子碰,萨相宇一时语结。

    “那么你就应该清楚自己肩膀上肩负的是什么责任,公司不是玩具,不是游戏,不能GameOver之后还可以重新再来,这是实实在在的人生,我想你一定不知道。”

    萨相宇脸上的不羁不见了,他双手巴着桌沿倾身往前,语气急迫了。

    “哥,我从来没拜托过你什么,我妈最近也为了公司烦恼得不吃不喝,要不我把公司还给你,请你回来帮忙重整,这样你总没话说了吧!”

    “我刚刚讲的话你没听进去,公司已经是你的了,真要不行,专业经理人也是个好选择,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不会再管刚企业的事,这样够清楚了吧。”他该让的、可以为这家人做的都做了,接下来是好是坏已经不关他的事了。

    “你居然这么无情!别人说你冷血我为你辩解,你在复仇对吧,看我跟我妈陷在困境里,银行跳票,同业拒绝往来你很爽是吗?”狗急跳墙,萨相宇再也维持不住翩翩公子形象,真面目露了出来。

    萨刚掏了掏耳,从落地窗前转回来,冷冷撇嘴。

    “相宇,我想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愕然。

    萨刚继续说道:“我把刚企业交到你手里的时候,年营业收入是上亿,它体制好,上市公司,是二娘说的,她说从那天起我跟你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可能是眼瞎了,记性却没坏,而且,我告诉你,求人的语气绝对不是像你这样毫无诚意,这些……我都说完了,原谅我眼睛不方便,门在哪里,自己出去!”

    不这么做,相宇这好命的纨绔子弟永远都不会长大。

    至于他会不会因为这次重击转大人,那也是他家的事了。

    萨相宇失魂落魄的走了。

    “你可以帮他的,为什么不帮?”一个看不过去的人,双手盘胸在壁脚听了不少时候,当她看见沉思的萨刚忍不住跳出来说话。

    “对啊,我忘记家里还有一个你存在。”抱歉她来得真不是时候,这些人是约好一起出现的吗?

    她香气袭人,萨刚却很不赏脸的连打几个喷嚏。

    “你就那么讨厌我?!”这种损及颜面的话,要是以前她绝对说不出口,攸关女性自尊,说什么都不能自贬身价。

    可这些日子以来,萨刚别说对她这挂名的未婚妻嘘寒问暖了,就连同桌吃饭也当她是隐形人。

    “我不讨厌你,也不喜欢你。”意思就是说,可有可无。

    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这话比拿针刺人还要痛。

    温沃芬负痛的追问:“可是我爱你啊!”

    “你爱我哪里?”气息魔魅的逼近,男性的身躯充满阳刚,结实颀长的胳臂充满力量,这哪是个病人,他性感迷人得不可思议。

    从男色的迷瘴里走出来,她不由得结巴……“我,你不要靠近我……让我想一下。”

    “没有对不对?”

    “什么?”

    “你不爱我,看上的是我的钱。”

    被人毫无掩饰的点破她的目的,她是该恼羞成怒的,可为什么她连生气的力量也没有?是因为被说中了吗?

    “你凭什么说我是拜金女人?女人想要一个能够提供安全跟金钱的男人,难道有错吗?当初你愿意跟我订婚,不也是看上我的身材跟容貌,我们各取所需,这有错吗?!”

    “也许你说的是我以前的想法,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遇见小夏,他大概从头到尾整个都改变了。

    “我不明白那个叶今夏有什么好吸引你的,我的家世样貌哪里比不上她?”

    “要论家世容貌她是比不上你,可是我就爱她。”

    “你非得要讲得这么露骨,不给我留面子?!”竟然当她这未婚妻的面承认爱上别的女子,她情何以堪?

    萨刚神色有些复杂。“我要是不给你面子,早八百年前就不会让你进萨家别馆的大门了。”

    “萨刚你好样的!你别想叫我成全你跟那个叶今夏,我绝对不会放弃我是你未婚妻这个头衔的。”昨天之前或许她不爱萨刚,可是今天之后为了争一口气,她绝对不要放弃。

    “这样啊,你那么喜欢那就留着好了。”

    赫!“什么意思?”这男人从来不按牌理出牌,跟他讲话要异常的万分小心。

    “因为我也还不能确定跟她有没有未来,到时候,我要是被迫一辈子当瞎子,那就你来照顾我好了。”

    “你想得美!”狡猾阴险的男人!

    “彼此、彼此!”听见她的惊慌失措,萨刚非常高兴。同样的话,他相信要是对着小夏那单纯的女人说,她一定想也不想的大拍胸脯承诺,会照顾他一生。

    每个他身边的人都想从他身上捞取好处,却没想过要对等的付出,只有小夏那个傻瓜,大概压根没想过可以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为了萨刚的偏食,学过营养的叶今夏煞费苦心的拟定菜单,希望改正他偏颇的饮食习惯。

    他的饮食习性令人发指,一个不顺眼,还是菜色炒黄了点,甚至肉丝看起来不够滑嫩,鱼看起来太丑,都能随手把一桌好饭好菜撤掉,也难怪三天两头在换厨子了。

    这天,她把笔壳咬来咬去又在发愁,咳声叹气,想不出来要怎么调配能够让萨刚胃口大开的菜肴,一张纸揉来揉去,改来删去,一个早上不知道浪费多少纸张去了。

    “她在做什么?”打书房出来的萨刚先是专注的倾耳聆听,接着又听到大大小小不一的叹气,他随便逮了人压低声音就问。

    “谁?少爷,您说小夏吗?”听见老大把声音压下,下面的人当然有样学样。

    “要不然还有谁?!”一群反应迟钝的废物!

    “她啊,在给您拟菜单,她跟大厨讨论了半天,又窝在那里写来写去,我们都担心她的脑袋会爆掉。”

    “你是说她一早就在那里了?”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可以确定的是他不喜欢一直为他伤脑筋的小夏。

    她不适合愁眉苦脸,他宁可她呱呱叫。

    “是好几个小时了。”

    萨刚没有去打扰那个专心到已经浑然忘我的叶今夏,他不许人声张的拄杖站了好一下,看不出喜怒,也感觉不出任何情绪,直到十几分钟过后才走开。

    晚餐开饭,萨刚把叶今夏喊来。

    桌上有另外一副碗筷。

    “坐,吃饭了。”他填满饭碗的饭动也没动,像是在等她。

    “不用啦,我在后面吃一样的。”她还是习惯跟那些大婶大叔吃大锅饭。

    “陪我吃饭,以后也一样!”她就不能乖乖说是吗?

    拿她当自家人看待,这是他的意思,不过,她明白吗?

    “也好。”山珍海味耶,萨刚一个吃的确太浪费了,她来帮忙好了。

    “荣三,你可以下去了。”以往,他吃饭都由荣三布菜,以后都由小夏来执行了。

    “是,少爷。”光荣退伍,终于后继有人了。

    “荣叔,一起坐下来吃饭嘛。”笑嘻嘻看一桌子珍馐的可人儿,一看二十几道菜,就算两张嘴也吃不消吧,很用力的鼓吹荣三来进行消灭运动。

    “不了,少爷、小姐请慢用,我到后面去了。”鞠躬如仪,赶紧落跑。

    “来,这给你。”萨刚挟了一筷子的菜给她。

    咦?干么抢她工作!于是,叶今夏也赶紧拿起象牙箸挟了道八珍烩海鲜的海胆放到萨刚的碗里,“这是海胆,它有点滑我放在碗中央,你吃吃看。”

    他吃了。

    接着更多的菜被堆到他的碗里面,很有成就感的女生开始命令他,“这些也都要吃,每天吃九种蔬菜一碗汤,身体没病又健康。”

    当他是猪啊,还九种蔬菜一碗汤!萨刚才不信有哪个男人能吞得下这么多的青草。

    不过,算是给她面子好了,这顿饭他破例的没掀桌子,没骂厨子,也喝了一碗补中益气的山药排骨汤。

    第二天,叶今夏就把花费她好多心血写的菜单给扔了。

    “为什么扔了?那你不是找了一大堆参考书,还有上网查了半天,才精心调配出来的成果?”周休二日的溪泪是她免费的狗头军师,现在的他不用转好几趟车回民宿,公司每天的接驳车可以让他回到别馆。

    叶今夏可想而知是乐不可支。

    爱屋及乌到他身上,溪泪即使之前对萨刚有一百种意见,却在这么细微的动作里看见他的用心。

    说起来他不是没有跟萨刚相处过的经验,也不认为萨刚会对他的小小姐认真,想不到,真是想不到爱会改变一个顽固到近乎乖张的男人。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发现这些菜单没有用。”

    “怎么说?”

    “他偏食难养不肯好好吃饭,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每天就他一个人吃饭,溪泪哥哥你想想,就算天天桌上都是鱼翅燕窝,可是只有你一个人吃饭,也很无趣吧。”

    孤单不只会紧缩人的心情,也会叫人慢慢失去胃口。

    溪泪恍然大悟,接着他开始笑得暧昧。“我就说嘛,说你爱上了你家老板你还不信。”

    “你又扯哪去了?”她流下一滴汗,跺脚。

    “有人脸红了!”他笑得像捡到钱。

    “不理你了!”没辙还是没辙,只能使出女生最厉害的杀手锏,耍赖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虽然几次约会都以闹笑话收场,叶今夏也以为萨刚大概不会再约她出门了。

    谁知道他却好像越挫越勇,中午约吃饭,下午去梅岭赏梅吃梅餐,晚上还要她陪着去专门的古玩店把玩那些她一窍不通的老东西。

    当然,叶今夏不只是他的“导盲犬”还身兼保母,既要解说梅干菜跟梅子是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梅花的形状、香味,梅岭的模样……她……累……毙……了。

    心血来潮的萨刚还会偶尔指点她一些关于鉴识的知识,而且不许她随便打马虎眼听听就算,当他闲得太无聊时,就会把她逮来拷问一番。

    他们很少有什么都不做的时候。

    即便不出门,那个人会一手搂着她毛手毛脚~~毛手毛脚。

    叶今夏被亲得喘不过气,只好自投罗网赶紧从脑子里,搜罗出一些萨刚以前曾经教过她的吉光片羽来虚应故事。

    “……你那天跟我说收藏有立体跟平面之分,我还是不太懂,现在有空你说给我听听好吗?”

    凌乱的头发,红烧的脸颊,她要是再不设法阻止魔爪四处游走,身子又要被折腾得发酸不已了。

    萨刚邪邪一笑。她以为这样就能阻挡他想碰触她的欲望吗?好吧,看在她今天稍稍满足了他小小的胃口,先暂时放过她,夜未深,他可以等。

    又在叶今夏的嘴上啄了啄,这才慢条斯理的窝回长榻,当然,前提是好问的学生必须充当他的暖垫,不许走开。

    于是就见他一只膀子横过她的腰肢,一只胳臂大方的搁在她脖子下方,不安份的腿固定伊人的腿,不留缝隙的让她挨着自己的身体。

    等他满意了,这才漫不经心的应付她一些。

    “你问的太笼统了,我就拿最普通的收藏来说给你听好了。”

    能改变“话题”叶今夏非常乐意,至于收藏品的普通还是昂贵,对门外汉的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譬如酒瓶、鼻烟壶、火柴、无锡泥人、宜兴紫砂壶、唐清花瓶、明宋磁盘、仕女团扇、民初铅笔盒、饼干箱、糖罐子,这些大致上都是属于立体收藏的一些种类,至于平面收藏更简单了,邮票、扑克牌、剪纸、挂历、年画、书签、门票、烟标、酒标、电话卡、地铁磁卡、金属画、贵州蜡染……都算。”

    叶今夏听得专注。“可是我看你收集的,都不属于这些种类不是?”

    在别馆住久了,慢慢也能分辨里面的摆设都矜贵异常。

    就拿随便一只竖立的水晶盘来说,根据萨刚的说法,那可是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曾经站着跳舞的盘子,再拿现在她跟萨刚躺卧的这张榻来说,可是南朝宋武帝寿昌公主躺卧章含殿时下卧的榻,至于到处看得见,也常丢得满地都是的锁子锦,是以金子造的丝绒线织就锁链的锦缎椅垫……还有,萨刚卧房里的鲛绡帐价值百余金,许多古董商人送来大批礼物,为的就是要求萨刚出价卖给他。

    老实说,要是萨刚没有教导她这些古玩知识,就算她在这间别馆住了一百年,也不懂真正的价值在哪。

    “我只收集我看中意的东西。”

    譬如她。而且是非卖品。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变成古董女商人?”兴致高昂的偏过头来问,谁料到小嘴被早候着的唇亲了去。

    叶今夏槌他。

    “不可能。”冷水很大一桶。

    翻过身来继续打闹,哪知道他大手一捞,两人身体贴着身体,变成更暧昧的姿态,叶今夏的发拂过萨刚鼻扉,他不管,狂野似的咬上她粉嫩的肌肤。

    叶今夏惊喊,却已迟。

    她身子一轻,已让他从榻上跳下来的抱着直奔卧房。

    两人同居一张床已经一段时间,放下她,叶今夏仍旧紧张得像被猎人盯住的兔子,她僵硬着身子一时间只能抱住自己胸口,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怕我吗?”温暖的声音响起,温暖的手拂过她散发的额头。

    她摇头。

    “不用怕,天塌下也有我,把你交给我。”

    不再让她胡思乱想,他早从她冰冷发凉的身体可以感受到她的怯意,萨刚用实际行动封住她尝起来跟蜜一样甜的樱唇,还有满心畏缩跟退却。

    他深入吻她,不是蜻蜓点水,不是点到为止,他用唇撬开她,长驱直入,以他火漾的舌吞噬她的。

    “萨刚……”叶今夏用力推他胸膛,谁知道他动也不动.触手反而感觉到他用力的心跳。

    她昏乱了,小巧的胸部在他猛烈的攻势下起伏晃动,因为无法呼吸而吞咽,哪知道这动作惹来更多侵略。

    “小东西~~”长久隐忍的欲望光只是亲吻是不够的,他指头游走,一步一步的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进而抚摸她宛如婴儿般的皮肤。

    叶今夏的身体因为他的碰触抖得不像话,她无法描述那种感觉,跟从四肢百骸涌起的小鹿乱撞。

    她也想要……至于要什么?却是一无所悉。

    萨刚迅速脱掉自己的衣物,贴上她。

    叶今夏娇吟喘息,双手无助的环住他的颈项,强壮的怀抱,温暖的气息,她羞怯的攀上共同织就的天堂~~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他们竟然发生关系了。

    发生关系=上床=失身。

    叶今夏疲累的躺在床上,身体蜷着被单,心头波涛汹涌。

    清醒后的她实在不晓得要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说尴尬,好像又不是,可要坦然面对萨刚,又有那么一滴不自在。

    “小东西,在想什么!”欢爱过后的男人,绝对无法忍受刚刚抱在怀里的软玉温香,马上当他瘟疫似的躺得老远,大手占有欲强悍的将她重新揽回领地,开始啃嚿他碰触得到的肌肤。

    “你不要……好痒。”酥胸跟他的胸膛虽然隔着一层被单,可是看起来一点隔离作用都没有,她马上就又感受到他胯下的雄伟。

    “谁叫你把我利用完,就把我当破鞋丢掉了。”

    真是哭笑不得!这是男人,尤其像萨刚这样的男人该讲的话吗?

    “哪有,我好累,让我休息一下。”这绝对是最堂皇的理由了。

    他还在舔人。“也就是说,你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喽?”

    叶今夏立刻红了眼眶。“你还敢说……把人家弄痛了还说……”

    他立刻满心愧疚的亲吻她,然后体贴的将她被汗水浸湿的发丝挽往耳后。“我帮你洗澡。”这样会不会就不痛了。

    “这我可以自己来。”她呐呐的说。

    萨刚哪给她反对的时间,连被单带人大步的走往浴室。

    他将叶今夏放在舒适的椅子上熟稔的放水,测试水温,然后还放了可以叫人放松筋骨的熏衣草精油入浴缸。

    可以容纳好几个人的大浴缸一时烟幕蒸腾,水汽氤氲,清香的熏衣草释放出绝佳的效果,让本来还在胡思乱想的叶今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她被萨刚强壮的胳臂放进浴缸,当然他也随之踏进去。

    “欸,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看见他毫无避讳的巨大男性,她羞得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摆。

    “我可以帮你刷背。”他坐到叶今夏身边动作迅速的抓起毛巾,仔仔细细真的帮她洗刷起来。

    萨刚体贴的为她解除疲劳,不带情欲的抚过她玲珑可人的雪白双峰、纤细的蛮腰、神秘的三角地带,还有洁白的双腿。

    他的温柔让她感受到了被尊重、疼爱的感觉,她的脸热烘烘,心也暖得快要化开……

    要不是怕叶今夏融化成奶油,萨刚也是舍不得抱她走出浴缸的,他笨拙的为她拭干身体,不顾自己浑身湿淋,将围巾包围的可人儿抱着走出浴室。

    “这下你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叶今夏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她摸过萨刚一缯湿发,呜咽着。“你会感冒。”

    “那——我也一起睡。”

    “欸,你赖皮!”她尖叫,带着掩藏不住的笑。

    钻进被窝的人又是一扫,将叫他心荡神驰的人扫进怀抱。

    这次不放了。

    雁儿交颈而眠,他们也要!

(快捷键:←)上一章  路边野花不要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