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路边野花不要采-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主仆情缘,浪漫温馨 >> 路边野花不要采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路边野花不要采 第七章 作者:陈毓华
    萨刚舔舔自己的唇,发现自己吃到从来没有尝过的甜蜜。

    他渴极了,当对方想退缩回去的时候,他骤然伸出双掌捧住那如同想象中粉嫩柔细的双颊,然后烙下迅雷不及掩耳的亲吻。

    他的吻绝对谈不上柔情客气,长驱直入的舌粗暴的吸吮着她檀口里的蜜汁,仿佛那是唯一的甘泉。

    咦,他就不能温柔一点吗?虽然报章杂志少不了的男女亲吻已经看到麻痹,可是一旦亲身体验,才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

    备受刺激的感官突然苏醒,迟钝的身躯被一个吻影响到变得非常敏感,这是个真正的吻,舌对舌,唇对唇,不一样的是她的呼吸太过急促,而萨刚吻她的力道如狂风暴雨,引起她的疯狂颤动,摩擦出最激烈的火花。

    叶今夏瘫软在他怀中。

    他俘虏了她的唇,纾解了压力,可是欲望被启动就如滚滚湍流一发不可收拾,他想要的更多,于是他沿着下巴、锁骨、双峰一路饥渴的狂舔。

    “呜……你把人家的唇咬破了。”

    熟悉的嗓音娇嗔的穿透他层层知觉。

    像被盆冷水泼醒的萨刚,他涣散紊乱的呼吸突然一断,意识到自己紧箍在胸瞠里的人是谁了。

    他松开双手,哪知道叶今夏被他亲得七荤八素的放开,软瘫的双脚蹬蹬倒退两步竟就跌坐在地毯上。

    萨刚听见声响慌忙去扶她,还差点踩了她的小腿。

    “我……是个废人!”他呢喃,声音里全是自厌。

    看不见的世界就连最简单的想法都做不到。

    “我……没事,地毯很厚,你别难过。”

    “你……要不要紧?”她刚刚在喊痛,她的唇是他亲过最美妙的滋味。他知道自己刚刚疯狂的状态,肯定是弄伤了她。

    “只是嘴唇有点肿痛,明天就会好了。”

    他蹲下,试图碰触她的嘴。

    “为什么你会来?”是她冲进来为他赶走了黑暗,狂乱里他听见的声音就是她的喊叫。

    那是他破除迷雾的路径,他醒来,她在怀里温暖着他。

    叶今夏轻抚萨刚苍白的脸颊。她好心疼,究竟是什么事把一个昂藏的男人折磨成这副样子?

    “因为我记得那天也是下着这样的雨,你到我家去避雨。”

    萨刚也跟着席地而坐,把她抱到大腿上。

    “谢谢你来了。”他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只能用尽所有力气将她钳入自己的身体里,诉说他的感激。

    “不客气。”不自主的为萨刚把因为刚刚拉扯外露的衣服拉紧,暗夜,给人勇气,叶今夏偎上他心跳强悍的胸口,环着他的腰。

    如果说,她之前对萨刚的感情还有那么一滴滴不确定,这一夜,那些犹豫都过去了。

    她爱上这男人,为他忐忑,为他坐立不安。

    “想听我讲故事吗?”

    “要,你说,我就听。”

    抚过她滑顺的发,方才敲痛耳膜的雨声好像远了,远得再也干扰不到他的情绪。

    “你知道我的眼睛是因为车祸造成的。”

    她颔首。

    “那辆车子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除了司机还有我小妹。”

    回忆有很多种,缤纷如彩色气球泡泡,也有灰暗如不堪的痛楚跟眼泪,很不车,萨刚的回忆是属于后者。

    一场看似平平无奇的车祸,夺走了他的眼睛也带走了他的亲妹妹。

    死讯传来,他放弃了医治自己眼睛的第一时间,他用他的眼给妹妹陪葬。

    叶今夏抱住他腰杆的手没有放,无言的给他温暖跟安慰。

    她知道就算用再多的语言,也无法敉平萨刚心里对妹妹的愧疚。

    “遇见你的那天是她的忌日,我上山去看她,说也奇怪,我每回去看她,天空总是打雷又闪电,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告诉我些什么?”

    他以为疮疤揭开只有痛苦,然而,那痛不如他想象以为的那么多,是因为有小夏在身边吗?

    “我知道她想对你说什么。”叶今夏不知道一个人的心中可以隐藏这么庞大的哀伤,哀伤毁人,失去亲人的痛苦不是一朝一夕,是慢慢啃蚀,噬人神骨的。

    “你知道?”萨刚激动的把她的脸扳高,即使他看不见。

    “我知道,你那么疼爱这个妹妹,你的心意我想她都收到了,她也会心疼你这哥哥为她这么折磨自己的。萨刚,不要再伤心了,你要让自己过得好,我相信你快乐,天上的妹妹也才会开心。”

    她也想看见意气飞扬的萨刚,想看他笑,看他骂人,看他办公时的意气风发,所有的一切一切。

    “小妹她好善良,她要是还在,也会对着我说同样的话……”他醒不过来沉浸在自责里,只是希望有个人能来告诉他,这一切不是他的错。

    他等着,直到小夏出现来唤醒他。

    “你知道吗?我有个想法。”

    “嗯?”

    “我想看你,想看你的鼻子嘴巴眼睛耳朵是什么样子,想看你的身材模样,想用我的眼睛好好看一看。”

    “咦?”她由迷糊里翻醒。“你是说……”惊喜啊!

    “把我的眼睛治好。”

    因为想见她,所以他必须有双能够视人的眼睛。

    “太好了,我一直觉得那些蒙古医生老是泼你冷水早看他们不爽了,要是台湾没有好医生,去美国、去欧洲,一定有希望的。”她心绪激动,呱啦呱啦的就说了许多。

    萨刚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寻到叶今夏尚未消肿的唇缓缓噙住。

    这回,他放慢动作,柔情似水的吻她,将萌发的感情都灌注在这个舌碰舌,唇碰唇,双眼交会的亲吻里。

    爱无须多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老板的睥气明显变好,新来的厨子感受最深。

    上任前他被告知,要随时怀抱被撤换的危机,因为之前的每一任厨子都短命得限夭寿。

    可喜可贺的是,截至目前他已经熬过一个月试用期,应该有希望长命百岁的在萨宅继续做下去。

    当然萨刚才不理会厨子的心思,他爱挑剔吃的脾气依旧,只是不再青青菜菜就把一桌饭菜给翻了而已。

    “荣三吗?”面对对讲机的萨刚很愉悦的下着指令。“去看看小夏准备好了没有。”

    针织衫外搭羊毛衣,咖啡色系的绒布裤,手工小牛皮鞋,他穿得一身英挺,帅气逼人。

    为了实践诺言,他们今天要出去约会。

    热恋中的男女不约会算什么恋爱。

    为了叶今夏,萨刚打破自己不出门的誓言。

    不过那个小东西会不会打扮得太久了?

    他可不晓得叶今夏为了跟他出门煞费苦心,床铺椅子散落她全部的衣服,还是没一件中意的。

    约会可不可以不要去?

    不过她要是半路反悔,楼下那只喷火龙肯定会骂人出气。

    没错,现在的她已经从小房间搬到了二楼,也就是说,她的房间就在萨刚的楼上,这样,他更好差遣她了。

    说要约会也是霸气凌人,他说了算。

    唉,待在他身边久了,好像奴性也越来越重了,怎么办?

    看着迫在眉睫的时间,她匆匆梳亮头发,唇上抹了口红,套上一件墨绿色的连身裙,加上一件短版羽绒外套下楼去了。

    爱真的会改变人,萨刚枯坐大厅没有半点不悦,他的身边甚至站着本来绝对不允许被出现的小政,也就是刚企业的秘书头头。

    带着雅痞调调的小政梳着一头乱中有序的长发,他正不厌其烦的做报告,也不管萨刚是不是真的有听进去。

    他可是心急如焚,公司已经乱得不像样了,这位大老板还安之若素的像个没事人,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他这太监啊。

    要说这些日子眼盲让萨刚获得什么?那就是训练出一副好耳力,听见声响,他很快回头,那是他最近听惯的脚步声,是叶今夏。

    小政这下很确定他花了两天一夜做成的公司营运报告,一压根没进入老板的耳朵里。

    “萨刚,我好了,我们可以走了。”第一次直接喊他的名字心里有些不适应,可是也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发酵。

    她走路虚浮,好像脚底装满着无数的气球烘托着她轻飘飘,意识恍惚。

    “让我看看你穿了什么。”说完,萨刚的大手就缠了过来。

    “喂,有人在,你不要这样。”小脸一下爆红。这家伙都不看有没有别人的,想摸就摸,这一让他“看”下去,她还要做人吗?

    “噢,你们要出门?”天要下短剑了吗?小政的嘴巴一时收不拢。

    “嗯,今天就到这里,你改天再来。”

    “刚,我还有一堆开发跟董事会的报告要说欸。”他是忠肝义胆的老臣,以前为国为民的皇主子上哪去了?

    “你有没有听过阻止热恋中的男女约会,生儿子会没屁眼?”害他错失好好看看小夏的机会,以前不让他来的决定没错。

    “热恋,你?”

    “她叫小夏,你们稍微认识一下就好,不许太亲密。”再啰唆,他就会直接把不识相的人直接踢回公司。

    “嗨!”叶今夏挥手致意,带着好抱歉的笑容。

    “嗨!”小政眼睁睁看着萨刚跟清新可人的小美女出门。

    那是他认识快一辈子的萨刚吗?

    莫非,要变天了……

    萨刚才不管变不变天,他们让司机开车在冷飕飕的天气中去嗑羊肉炉,萨刚异常捧场的啃了十几根大骨,满足了口腹之欲,对于凛冽的寒风可就完全不怕了。

    两人逛到电影街,叶今夏突发奇想。“这部片子我很久以前就想看了,我们去电影好不好?”

    好不好?她耍白痴吗?萨刚可是个盲人耶。

    他笑咪咪,一点都不介意。“买两张票,我陪你看。”

    叶今夏乐坏了,她好久没看电影,更别说进电影院!她把萨刚挽在胳臂中去售票口买票,去买一大桶爆米花,还买了两大杯可乐。

    “你买这么多东西吃得完吗?”萨刚真的很怀疑。

    “这是看电影的基本配备,缺一不可!”趁着人潮还没进场,她快快把他安置在对号座位上,塞给他准备好的草粮,安心抗战。

    除了没原则,要不就是近墨则黑,他想自己超完美的胃口大概快被小夏给带坏了,爆米花、可乐,全都是垃圾食物,他为什么也一把一把的吞进肚子呢?

    很不幸的是,电影开演二十分钟后,两人被服务人员很客气的请了出来……

    他们尴尬的面面相觑、

    叶今夏搔搔红扑扑的脸颊,面对一脸木然的萨刚,嘴唇嚅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对不起啦,都是我的错。”

    萨刚脸皮抽搐。

    叶今夏做好被臭骂的心理准备。

    谁知道,“你确定我们不是这家电影院开幕以来,第一对被人家‘请’出来的客人?”

    “欸,这个没得比,可能要问一下刚刚那个服务人员。”没喷火?没臭骂?

    然后一切又归于安静。

    接着,是叶今夏先笑了出来,萨刚也将憋了半天的笑意,放纵在只剩下售票员看顾的窗口前。

    两人笑了半天,“都是你啦,说什么用听的不过瘾,要人家解说剧情。”这才害得嘘声四起。

    “电影本来就是要用看的,平平两张票钱都一样,我只能用耳朵听,你不觉得很不公平?”

    “好吧,那活该我们被人家赶出来,丢脸丢透了。”众目睽睽,真是丢死人了。

    萨刚准确无误的抱住她的细肩,“电影看不成,不如去动物园。”

    “嘎?”

    “我相信当你解说动物某些器官的时候,不会有人觉得我们太吵、妨碍到别人又把我们踢出来的。”密闭空间不行,换个大一点的地方绝对没问题了吧。

    “我的嗓子要是哑了,你要负责买润嗓的罗汉果给我吃。”真的当她是免费解说员,要利用到最彻底啊?!

    不过,他不自卑了真好,这样的乐天开朗应该才是萨刚原本的模样,她好喜欢这样的他。

    于是,在日光流荡的午后,他们又去了六福村。

    吃火焰冰淇淋,拿牧单喂乳牛,萨刚破天荒的骑上马背在马场绕了一圈,两人又叫又笑又跳,完全忘记自己的年龄。

    怎么办?和他一起好快乐!

    要是能够每天每天都这样好快乐就好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有人目光如炬。

    “你变了。”难得放假的溪泪道。

    “有吗?是变丑还是变老?”

    日光室里,蝴蝶兰还有虎头兰幽香处处,玻璃罩引进了难得的冬阳,上好的白瓷杯组,舒适的环境令人放松。

    “都不是,我听说你谈恋爱了。”啜饮好茶,他看得很清楚。

    “哪有?你听谁胡说!”

    跟溪泪的见面叶今夏盼望好久。两人应该挑个优雅的地方聊的,因为她领了两个月薪水,现在有能力请他去喝杯咖啡、吃个茶点啊什么的,这节俭成性的人却反而塞钱给她。

    她哽咽,抱着那叠钱感动得要命。当然,民宿的贷款早就还完,她也有自食其力的工作了,怎可能再拿他的钱。

    抱着过过瘾啦。

    “他已经来探过三次头,好像怕我对你有不轨行为。”被人监视的感觉如芒刺在背,他被当成情敌吗?情况诡异喔。

    看起来他是很在乎这位小小姐的,这让他悬宕了许久的心放了下来。

    “他对我很好,我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谈恋爱。”难怪她彷徨,深居在大宅的她没有同性友人可商量,好不容易溪泪来看她,随便一问,就坦然招供了。

    虽然就是很平常的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睡一张床……这样还要问,是不是她的心里也潜藏着不安全感?!

    “相信你的内心,要是他真的对你好,就要把握。”从小看大的“妹妹”,要是她能得到幸福,他绝对衷心祝福。

    “你也这样觉得吗?”红云在她颊上烧出两朵颜色,不常出现的羞赧和小女儿姿态看得溪泪目不转睛,不得不惊叹小女生长大了。

    他激动的去握住叶今夏的小手。“不管他对你好不好,你在这里有没有受委屈都别忘记要告诉我,让我知道你过得好,好吗?”

    “这就不劳你担心那么多了,她是我的人,我自然会照顾她!”已经在落地窗后来回走了几百次的萨刚,实在忍不住自己听不到他们在聊什么,再也不顾身份的跑来“棒打鸳鸯”。

    “总裁!”溪泪起身。

    “叙旧该结东了吧?”哪来那么多话好聊?他已经被冷落很久了。

    “你有事?我才跟溪泪哥哥坐下来。”什么都还没聊到哇。

    “你们谈得已经够久了,我跟溪泪还有公事要说。”他就是见不得这两个人把他屏除在外就是了,想怎样!

    叶今夏看了看两个男人,眼珠一转。“要不然你们先谈公事好了,溪泪哥哥晚饭我们再聊。”

    萨刚咬牙,顾及身份他不能开口撵人,他硬邦邦的继续他的排外,“你把钱拿回去,小夏在这里好得很,她的食衣住行都有我照顾用不到你的钱,别忘记你的薪水还是我给的!”

    溪泪一点都不见难堪颜色,也不觉得自己被刁难。

    “那我就留下来吃饭喽。”

    叶今夏笑出两朵酒窝儿。

    “我去下厨,弄你最爱吃的菜。”

    “好哇。”溪泪欣然接受。

    可是有人却气翻了天。

    “叶今夏,为什么你为他下厨,却从来没有为我下厨过?!”

    不懂这有什么好气的?“他是我的溪泪哥哥啊。”

    想起来了,为什么他一见溪泪就觉得不爽,他记得很久以前……应该是小夏刚进别馆的时候,她曾经讲过最爱她的溪泪哥哥了!阴影,一直都存在,原来。

    “你跟我进来!”萨刚似笑非笑。他会好好的诘问这个“哥哥”,要是没有问出叫他满意的答案,那大家就走着瞧吧!

    “我也有事要做报告。”溪泪仍旧是无害的俊美。

    这波涛汹涌好厉害啊,原来他也能只手翻云覆雨,真有趣!

    “我们会相谈愉快的。”萨刚对着皱眉头的叶今夏挂保证。

    可能吗?她暗忖。怎么他的表情跟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管怎样,这小小的午后聚会是让萨刚给破坏了。

    而且他小鸡肚肠的决定,以后这两个“兄妹”见面都必须有他在场!

(快捷键:←)上一章  路边野花不要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