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路边野花不要采-第六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主仆情缘,浪漫温馨 >> 路边野花不要采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路边野花不要采 第六章 作者:陈毓华
    房车疾驶,车子里的人怒火冲天,一只戴满钻石戒子的手,用力的拍打皮垫座椅藉以发泄满腔愤怒。

    “那个臭小子竟然把我们母子扫地出门,无法无天真是太可恶了!”

    “嗯……”回应她的是可有可无的哼声。

    “那是什么态度?竟敢用鼻子给我眼色看,那个臭瞎子,要不是还有求于他,叫我去他那鬼地方我还不屑呢。”一连串恶毒的字眼是从温素卿那徐娘半老的嘴巴吐出来的。

    “妈,你就别念了,每次都只会放马后炮,你有气不会面对面跟大哥讲清楚,念给我听有什么用!”嘴里嚼着口香糖,手里忙着最新型的游戏机,萨相宇其实对母亲要去自讨一鼻子灰的动作是没兴趣的。

    能引他投入的只有游戏。

    “我是为你好,没有确定公司都是你的,我哪能放心。”

    “妈,你很烦ㄋㄟ,就跟你说我对集团那些繁琐的工作没兴趣,每天西装笔挺跟一群人开会应酬,你就不要逼我了。”跷起二郎腿,继续他的战斗。

    温素卿叹气。

    扶不起的阿斗。

    虽然很不想用这句话形容自己的孩子,但是有什么办法,自己的肚皮不争气,就只能生出满脑子只想吃喝玩乐的儿子。

    儿子没了寄望,她把目标转向始终像个隐形人默不作声的温沃芬。

    “小芬,你明天就给我找个理由搬进去别馆,我要你给我盯着萨刚,不管他做什么你都要一五一十的记下来,然后通知我知道吗?”

    “姑姑,你找别人吧,我不行。”她只要一想到萨刚那坏脾气就觉一阵寒。

    她承认自己着迷过他,那是他还完好无缺的时候,甚至还觉得脾气暴躁的他别有一种男人阳刚味,也才在姑姑的怂恿下订了那鬼啥子的婚。

    别说她现实,这年头哪个女人不往钱看。

    一个瞎眼的男人,公司也双手送人了,那还能有什么作为指望?

    “什么叫做不行,别忘记萨刚还是你的未婚夫!”温素卿气得心脏病差点发作。就她一个老太婆忙呼着,这些年轻人的企图野心都到哪去了?

    “要解除婚约也不是不能。”瞧着纤纤指上的粉红色蔻丹,她毫不起劲。

    “小芬,你给姑姑听着,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在萨刚还是头大肥羊的时候,你就要去给我盯着他,我绝不允许相宇接掌公司的事情有任何变化出现。”

    老头子偏心,继子能干又有头脑,她这可怜的二娘只能自己发愤图强,争取自己该有的福利。

    “肥羊?姑姑,萨刚不是已经穷得要滚地爬了,他哪来的钱?”一讲到钱,温沃芬总算打起几分精神。

    “小孩子没见识,你以为他那间破别馆里的图画摆设都放着好看的吗?那些玩意每样可都是古董,随便一样拿去拍卖会兜售,我告诉你,价钱绝对超过七位数字的美金。”更别提他们母子现在赖以居住的主屋,一幢在天母占地数百坪的大宅,那也是萨刚名下的产业。

    叫人眼红的不只如此,根据她派人调查的结果,这个继子在奥地利置有两万公顷的土地放着养牛丰,至于维也纳的房舍跟宫殿到处都是,每月净收房租租金就够他吃喝享用不尽了。

    最懊恼的是,这些叫人眼红嫉妒的东西,都是萨刚一个人赤手空拳打下来的天下,她想从老头子那边下手,用尽心机也只要到一家刚企业,那还是萨刚不要的东西……

    “哎呀,早知道我刚刚就对他温柔一点。”扼腕啊,以为做好要另觅凯子的心理准备了,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对萨刚没有爱情,她是现实的女人,她的眼里只有钱。

    “现在还来得及,反正你还是那小子的未婚妻,只要掌握住他,你就是把握住一条金脉。”

    两个女人把萨刚当作金龟还不算,也很有自信的把他当作囊中物。

    萨相宇摇头。

    女人,真是可怕的动物!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别馆有几株冬、梅开得早,含苞峥嵘,让人嗅到了冷冽的寒意。

    不过~~

    屋子里却是另外一回事。

    “少爷对不起,小夏……”也对不起……砰的一声,不意被打开的主卧室房门很用力的被关上。

    每天都要来为少爷着装的荣三捣着蹦蹦乱跳的心脏,再次懊悔自己没有经过许可就擅自打开少爷的房门,谁知道里面会是那副景象……

    他一定要通令整个别馆的老老少少,以后一定要等少爷“清场”过后,才能进去收拾干活。

    相较荣三老管家的惊吓,睡得迷糊的叶今夏,却是很后知后觉的打开眼睛。

    她听见叫喊声,怎么回事?

    不过当她把身体转了过来,全身蓦然僵硬。

    为、为什么……她又睡在萨刚的怀里,而且双手双脚揽着人家的手脚,跟麻花没两样?她昨晚明明打的主意是睡地铺啊。

    刚刚是荣叔的惨叫声吧,那也就是说,她跟老板的这副模样被人看了去。

    “为、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她一转醒萨刚早知晓。

    “我是绅士,哪有让小姐打地铺的道理?”

    别乱拗好不好?她初来乍到的时候,他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她脸红如酒。“我明明说过不可以的!”

    “床这么大你不睡何必去睡地板,腰酸背痛我可不管!”他不否认他是吃她豆腐。

    这朵野花的身子软软香香,他抱起来非常舒服,总能令他一觉到天亮。

    “要不是你不让我回房睡,我何必苦命的打地铺?”

    根本没人叫你管好不好!叶今夏差点歇斯底里尖叫。

    “你很排斥跟我睡?”

    “睡……名不正言不顺,你把我当作什么?!”这么基本的话,还要她女孩子说出来,还有……重要的是……她还摸不清楚自己的心意。

    “你不如坦白说,你不想跟一个瞎了眼的男人睡同一张床,不是更干脆!”他高傲的自尊心又起来作祟了,粗手粗脚的松开麻花结,裸着上身忿然走开。

    叶今夏匆忙拉拢不整的衣衫。

    如果单看他的睡脸是个无可挑剔的帅哥,可醒过来脾气又阴晴不定,也难怪他,一个大男人整天只能关在小小的别馆里,别说她会气闷,他又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困兽生活。

    叶今夏的沉默让一意已经往钻牛角尖里去的萨刚,更加认定她跟其他的女人一样介意他的缺陷。

    “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你了,从今晚开始你恢复自由,不用再来当保母了。”他就不信没有她的夜晚他会熬不过去。

    这世上没有谁非得需要谁的,尤其是女人!

    就这样,叶今夏“失宠”了。

    她很不想的接受到蜂拥而来的安慰。

    这些人的想象力真的未免太丰富了……而且,他们也太过注意自己跟萨刚的一举一动了,动辙则咎啊。

    伤脑筋。

    也就在叶今夏被踢回冷宫的没几天时间里,温沃芬提着大包小包,带着女佣大大方方的住了进来。

    因为在气头上,萨刚没有赶她出门,让她留了下来。

    这可让心里本来没啥把握的温沃芬窃喜了很久。

    可见她的女性魅力还是深印在萨刚脑海里的,要是如她姑姑所说,这尾大金龟是座还没挖光的金旷山,那她非要使出浑身解数迷得他晕头转向不可。

    只要不去想他的残缺障,也许可以撑久一点!

    “你就住到西翼客房去。”那房间又大又清净,距离他最远。

    “我要住你隔壁,这样也好照顾你。”又嗲又奶的功夫,这全是姑姑教导的,男人最吃这一套了。

    “照顾我?你会洗衣煮饭还是端痰盆?”一场变故足以让他看清楚很多事情,美人计?毒蛇蝎美人就免了。

    要不是他想气气那朵笨花,否则绝不会让温沃芬靠近一步的。

    “萨刚,你好讨厌,那种低下的工作由佣人来做就好了,你想弄脏我的手啊!我可不依。”想靠前去的软馥身子扑了个空。咦,难道是香水喷得不够多?

    萨刚冷笑不再睬她,转身唤来下人领着温沃芬去了客房。

    “少爷,那种女人为什么还要让她住进来?你刚出事的时候她那么对你,现在,根本是没安好心眼。”荣三可是气坏了。

    当初少爷一出车祸,医生宣布他眼睛将有失明之虞,温沃芬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温家还过份的传出要解除婚约的消息,这种女人突然回心转意,准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

    萨刚笑得令人费解。

    “荣三,有没有人说你太爱操烦,这样会老得快。”

    少爷还有心情跟他说笑——少爷会说笑?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许多好事都是自从小夏来了之后发生的,当初他还反对少爷把她带回家,真是大错特错了。

    “呜~~”

    “荣三,你很够了喔。”这么爱哭的老男人真受不了。

    抹抹老泪,荣三挨了骂也不在意,“少爷,那小夏怎么办?”

    “她的事不用你管!”

    “可是……”

    “啰唆!下去!”又翻脸。

    少爷啊,你到什么时候才正常?当然,荣三没跟老天爷借胆,他只能默默、默默的在心里头嘀咕,嘀咕给自己听。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别馆里又多个客人,而且还是老板的未婚妻。

    这颗震撼弹足以炸翻一片好奇宝宝们的心。

    不过,相较于下人们对温沃芬的好奇心在一天半之后就宣告瓦解了,众人纷纷争相定告,这位大小姐有够难斗阵,要大家有多远闪多远。

    矜贵的大小姐像是怕让人印象不够深刻,什么都要最好的,一个不如意就给脸色看,冷眼冷语挖苦,过份的打伤下人,把向来平静的别馆闹得鸡飞狗跳,众人怨声载道,把服侍这位大小姐当作苦差事了。

    要是他们家少爷坚持要娶这位大小姐当老婆,大家的苦头会吃不完。

    当然,也有一直都在状况外的那个人。

    被打回原形的叶今夏很认命的重拾洗衣妇工作,压根不清楚别馆里来了个厉害人物,萨刚不见她,她又不能怎样,比较让她安慰的是,她的溪泪哥哥打电话说要回来看她,想想,她好像自从来到别馆还不曾休假,想到即将可以出门,她忍不住愉悦的哼起不成调的曲儿来。

    “欸,你,就是你,给我过来!”血拚回来的温沃芬提着大包小包正愁没人可使唤,一眼看见坐在日阳下折叠被单的叶今夏,毫不客气的勾指要她过来。

    叶今夏记得她,非常时髦的打扮,走的是日韩风系列,高皱折领黑色上衣,白色黑缝双编排扣外套,皮质迷你裙,黑色网袜,黄金大耳环,极度夸张蓬松的卷发,烟熏妆,大大小小的百货公司包装纸散落一地。

    她夸张的甩着手,“把这些东西提到西翼三楼,动作快点!还有,我要的奶茶顺便带上。”

    看着众多的纸袋,叶今夏竭尽所能的又塞又提还是落了几只,这可让大小姐非常的不悦,“我说你们这些人做事这么没效率,我要是跟萨刚结婚,头一件事就是把你们这些一个比一个蠢的佣人都辞掉!”

    叶今夏慢吞吞的转回头。

    “瞪着我看?你眼睛大啊……慢着!我想起来了,那天我跟姑姑来,就是你坐在萨刚旁边赖着不起来,你就是那个臭女生?!”

    一脸素颜,洁白如雪的脸蛋,黑眉如画,发丝如流泉,更叫人妒忌的是那两片粉红如樱花的唇,马的,她也是女人,看了就心猿意马了,要是萨刚的眼睛恢复正常,岂不叫这小女生迷得神魂颠倒?

    那天她压根没注意,现在萨刚是她志在必得的目标,她可不允许比她还要有气质的女人分散注意力。

    就算是个低贱的下人也不行!

    “真没想到你住进来了。”萨刚的未婚妻,这是什么滋味?又酸又涩的感觉溢满胸腔,好像一缸腌坏的酱菜。

    冷不防一个巴掌就甩过来,叶今夏结实的挨了温沃芬一巴掌。

    她歪过脸去,因为什么准备都没有,这五指印甩得非常用力,她的半张脸很快麻肿红烫了起来。

    “做什么打人?”

    “打你,打一个花钱请来的佣人还需要理由吗?告诉你,我打你是看得起你,随便谁送上来给我打,我还要考虑会不会伤了漂亮的指甲呢。”

    认定自己坐上萨家太少奶奶的大位毫无问题,温沃芬也不想装模作样拉拢人心。佣人嘛,只要花钱随地抓就一把,不用把他们当人看!

    “那么……我要谢谢你看得起我喽?”老实说,从小到大别说没没挨过打,被人贬得这么低下也还真是头一遭。

    叶今夏深刻体验在人家屋檐下的不容易。

    “我就说你们这种人……贱……哇~~”

    清脆又响亮的呼掌声准确的刮中温沃芬极尽描绘的脸庞,她整个傻了。

    “以牙还牙、以暴制暴虽然不是好道理,但是用在你身上,我却觉得心安理得得很。”拍拍手,这女人到底上了多少的粉?随便一刮,可怕得要命!

    “啊……我要杀了你!”温沃芬尖叫,美丽的脸蛋扭曲如巫婆,她伸开双手就要作势朝叶今夏扑去。

    “你还没闹够吗?!”冷峻猛惊的冰珠子冻住了即将发生的扭打。

    不知道几时就站在台阶上的萨刚令温沃芬的气势短缺,那张恨不得把叶今夏打杀的脸立刻变得楚楚可怜,婀娜的腰肢款摆着往他黏过去。

    “萨刚你来得正好,你请的下人对人家好没有礼貌,你一定要替我出口气,要不然我不依啦。”

    真是人前人后一张脸!叶今夏差点全身起鸡皮疙瘩。还恶人先告状咧。

    “我都听见了!”眼睛看不见不代表他的耳朵也聋掉。“你要我怎么做?!”

    “炒她鱿鱼太便宜了,她刚刚还甩我一巴掌,这个仇我一定要讨回来!”有了靠山,谁怕谁!

    “哦,像这样吗?”他出人意料之外,准确无误的掴了她一巴掌。

    温沃芬的眼泪喷了出来,人连退好几步。“你——你……为什么?!”

    就连叶今夏也被骇到了。

    “她是我的人,要欺负也只有我能欺负她,你算什么!”他的冷酷叫人为之颤栗。

    温沃芬没敢哭。她似乎太过小看这个男人了。

    “我是你的未婚妻。”刺激太大,不过还会记得要重申自己的身份,仿佛这是自己唯一的一张王牌。

    “我这么残暴的打你,你还要我这未婚夫?”他冷笑。

    “为什么不要?”她迟疑了,回应得比蚊子还小声。

    “看起来你喜欢被三餐毒打~~外加宵夜。”

    他邪佞的笑看在温沃芬的眼中变得无比恐怖,她再也撑不住的软了脚,嘤嘤哭了起来。

    “你不可以打我,要是把我的脸打坏了,我还要重新去整形,这划不来,我不玩了。”

    萨刚准确的对着呆若木鸡的叶今夏撂下话,“你是猪啊?!被打要更用力的打回去,知道吗?”

    这男人在教坏小孩耶。

    她不想领情。“打女人是不对的。”

    “你骂我?”他确定自己根本不用出面,但是天底下有哪个男人会坐视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不出面的,又不是孬种。

    好心被雷亲!下次,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想再叫他理人了!

    “你是男人手劲大,你看你把她的脸打得都肿起来了,叫她怎么见人?”

    “要我说,你不在洗衣场干活却来大厅惹事,我还没找你麻烦,你竟敢对着我说教!”狮吼。

    “我就事论事。”看他黑色的浓眉整个往上掀,有必要摆出这种穷凶恶极的脸吗?想给谁看呐!

    “就事论事,很好,你那么爱做事,我就让你做到求饶为止!”他凶巴巴的转头,“荣三,你给我派人盯着她,把家里需要人手的工作都让她做,要是让我不满意,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整治你!”

    气死人了!对她好她不领受,那就吃苦到底吧!

    萨刚挥袖走人。

    早就看呆了的温沃芬,也忍不住要骂叶今夏笨蛋。

    就算她多么拜金也看得出来一个男人对女人有没有好感,这两人的中间真有她插足的余地吗?

    看来她要慎重的考虑跟想想了。

    至于荣三。“小夏,你又把少爷惹毛了。”

    她两手一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是夜。

    叶今夏趴在自己小床的窗边,一下蒙起头来,一下又探头。

    乌云遮月,今晚不会要下雨吧?

    她忙得没空看电视,也不知道气象是怎么说的。

    不是不会担心这样的天气……那个人不会有事吧?

    虽然萨刚下令要把她累死,幸好荣叔人好良善知道她的工作量早就到了极限,也只吩咐她不要到处乱跑,免得又让少爷看了一肚子火气。

    人家对她好,她领受,她恪守本份的留在工作岗位不多事、不出头,又是好几天过去。

    雨还是滴滴答答D落了下来,她勉强一觉醒来,小雨变成了滂沱大雨,还夹带飕飕叫的风声。

    一屋子黑,该不会停电了吧?

    不好!

    她踢掉被子翻身下床,穿着鞋子连忙往外跑。

    他们这些下人住的是别馆最后面,要到萨刚的卧室要经过不少回廊跟甬道,等她一口气跑到起居室,小腹已经痛得快要炸开。

    胡乱的吸气,还好走道的小灯是亮着的,不过为了取得日照的天井,则是看得见闪电跟雷声交错在天空闪烁。

    她用力擂打主卧室的房门。

    里面沉静得像窟死水。

    或许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严重,或许,萨刚在房间里面睡得正沉也说不定,她这一胡乱敲打万一吵醒那头狮子,又要吼人了。

    不过,就算被吼,她也要确定他完好无缺!

    这种该死的天气他最讨厌了,要不然他不会在雨天到民宿去避雨。叶今夏试着扭动门把。咦?居然轻轻的一碰就开了。

    “萨刚!”

    没有人回声,她仓皇的眼光搜索着,只见一堵石雕一样的人就杵在闪电跟大雨攻击的落地窗前。

    “萨刚!”她冲向前,却发现他面容古怪,双臂搂抱着自己像是承受若非常巨大的痛苦。

    用最快的速度拉起层层布帘,也将所有的窗户关上,这才试着将他拉开。

    她的双手冰冷,然而萨刚的比她还要冷。

    沉浸在悲痛里的萨刚一发现有人碰触,马上像蛇般的攀住那抹温暖……这是谁的手,就像大海里的浮木。

    叶今夏拉不动他,只好用双手去环抱他几乎光裸的腰身,用自己的温度把他从虚无缥缈的地方带回来。

    她用尽全身力气摩挲他全部的肌肤,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反而窗外焦雷雨痕密布,她豁了出去,踮高脚趾,狠狠的对准着萨刚的嘴吻了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路边野花不要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