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路边野花不要采-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主仆情缘,浪漫温馨 >> 路边野花不要采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路边野花不要采 第二章 作者:陈毓华
    干净的榻榻米、矮桌,小小的山水庭院别有禅意。

    一切收拾得停停妥妥。

    老王卖瓜,当然要说自己的瓜好。

    她赶紧脱下鞋子进去把空调打开,然后站在门边上哈腰,“请进,希望客人休息愉快。”

    “你出去吧,剩下的我们自己会来。”荣三知道他家少爷不喜欢外人,进房第一件事就是驱逐柜台小妹。

    “这样啊,那我们退房的时间桌面的客户须知栏上都有写,想叫我,一通电话我马上就来。”

    想叫别人大概也没办法,这里就她一个人。

    “知道啦,不用你多嘴。”

    叶今夏点点头,神色认真的退下,没有半点不悦。

    一样米养百样人,即使她经营民宿的时间不长,从家里破产的那一刻起,就看遍许多人的嘴脸。

    她的世界不再是充满梦幻的粉红色,也由那一刻起,明白了自己曾经有多么幸福过。

    父母给了她遮风蔽雨的城堡,虽然在她全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又失去一切,还好,她已经是成人,在哭过、茫然过之后,她担起了责任。

    不过,她才回到柜台,电话就响了。

    她冲向前。“柜台您好。”

    是荣三。

    “要热水、厨房……咦,要借厨房?没问题,您尽管请便好了。”

    她刚刚才在想要是客人要求供应午晚餐,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可能必须去把叶芳菲叫回来才行。

    现在,总算来了及时雨,对方要自己下厨,有钱人的规矩特多,就算她有办法供应餐点,搞不好人家还吃不习惯呢。

    挂掉话筒,她风风火火的张罗热水去。

    几分钟后,叶今夏见识到何谓高效率的服务精神。

    她才把热水送进和室,眼一花……这真是刚刚素雅的房间吗?

    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品,而且还精致得不可思议,就像把一座华丽的宅子缩小搬了进来而已。

    这人非得这么考究不行吗?

    十几碟的小点心看起来精致美丽的堆在桌上,顶级上好的茶叶已经在等着她的茶水了。

    她知道有些客人怪癖之多可以写成书出版的,看这排场,也难怪这男人身边要许多人跟着了。

    见怪不怪、见怪不怪。

    众人各忙手上的事务,却安静得没发出任何响声来,诡异的是视线却跟着她转来转去。

    她尽本份的将热水放在该有的位置上。“这山泉水用来泡茶最适合不过了,请慢用。”

    “站住!”对桌上点心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的人对她比较有兴趣。

    这种雨天,最惹他恨。

    他需要可以转移情绪的东西,这女孩看起来可以帮他打发一些无聊时间。

    “客人?”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

    “你刚刚说猪油拌饭那是什么东西?”

    嗄G她什么时候讲的?

    “客人没吃过,那可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了。”把对食物的想象缩小,每种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就都是最好的了。

    “你敢这么夸口,哼,也最好是这样,要不然……”他绝不会让她好过的。

    男人有头褐色柔软的卷发,发尾贴在背心上面,非常性感,不过这口气实在谈不上友善。

    刚刚,好像有个女的说他眼睛看不见。

    真是可惜了,好个一表人才。

    “客人刚刚说什么?”

    “我讲话的时候你走神?”

    “真对不住,溪泪也常说我这样不好,不过人嘛,没有十全十美的,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好了。”

    重复一遍?竟然有人胆敢叫他爷重复同一件事?正在低声指挥下人的荣三捏了把冷汗。

    “为什么要我重复?”叫他重复他就要覆诵吗?

    “因为我刚刚没听清楚。”

    说也奇怪,萨刚居然难得的又重复一次。

    他既然想打发时间,总该付出什么。

    “没问题,我这就去弄。”

    不是要山珍海味,这她应付得来。

    “你最好动作快一点,我可没太多耐心让你慢慢磨。”

    “是是是,不管怎样总要给点时间下锅吧。”

    她真不该多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溪泪经常告诫她她就是记不住,这下自找麻烦了。

    “这是你对客人该有的态度吗?”竟敢嫌他没耐性,他没耐性?天知道他萨刚就是缺A啪乏A啪耐A啪性A啪

    当然,他做的是投机生意,眼光要快狠准,投资生意只要稍有迟疑,利润就是别人的了,他的耐性通常只用在评估对方条件是否值得投资,未来报酬率是否能达到预期,这,他有耐心。

    “我就事论事没有别的意思。”她一派认真。

    “最好是这样。”够诚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叶今夏点头,觉得他还不算那么不可教。

    她又听到大大小小的抽气声,怎么,她说错什么了吗?

    这些人,怪得很。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用象牙箸拨了两口,这气味,是从来没尝过的。

    “站住!你想跑?”

    “不是没我的事了?”

    客服做好了,她还有店要顾着,又不是专门服侍他一人的专属女佣,莫非他对她的手艺不满?

    不会吧,就看他拨了两粒饭,不好吃吗?

    “没你的事?事情可大了。”

    一听,她的脸比窗外的阴天还要沉。

    “怎么,不好吃?”把捧盘放在胸口,她屏息的问。

    “你居然拿猪食来喂我,你要为你的谎言付出代价!”

    猪食?那她跟溪泪不全是猪圈里的天蓬大元帅猪八戒化身成人的?简直是胡说八道!

    她走近,把盘子往榻榻米上一放,双膝跪坐上面。一碗饭好端端的,连搅拌一下也没有~~

    不会吧,他就这样吃了?

    她才靠近一旁,垂手肃立的保镳突然充满攻击性,要不是萨刚没有任何示意,他们可能就把叶今夏分成两半了。

    两人相距不过半个胳臂,萨刚闻得到她身上干净的花香味。

    那是熏衣草的味道,闻起来不像香水那么呛,很舒服的一种味道。

    叶今夏把那碗饭端过来,仔细的拌匀了,再重新推到他面前。

    是她忽略了。

    她忘记要服侍的人眼睛不方便,没有人把食物弄好,他根本吃不到东西的真滋味。

    把象牙箸塞到他手里,“你再吃一次看看。”

    他居然任由她碰触自己,下次一定要警告她,没有允许不可以对他动手动脚,下次,如果有下次一定要记住!

    “不吃。”

    “吃,不然你会后悔。”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还敢跟他讨价还价!这女人天生没大脑还是真的无所惧?

    “跟美食过不去不是自讨苦吃?”这人也太有原则了吧G这是好听的说法;难听的呢,就是臭驴子脾气。

    “我已经被你诓过一次,别想又唬我。”

    “反正已经上过一次当,那再上一次又不会掉皮,好啦,这东西要是冷了就真的不好吃了耶。”

    简直像在哄小孩,他们这对话怎么怪怪的?

    “你要是我家的厨子,我一定叫你滚回家吃自己!”他还有余怒。

    “奇怪,你看起来不像小鸡肚肠的人,怎么净把自己说得像万恶的坏人?让自己变坏人把别人推开,你会比较快乐吗?”不懂、不懂,真的不懂。

    人跟人的温情是非常可贵的,没有这种相依的情感,一个人就算站在高处,蓦然回首也会觉得高处不胜寒吧?

    萨刚冷下了脸。“你在对我说教?”

    “我在赞美,你听不出来吗?”

    感觉心情好像在洗三温暖,即便他看不到她的长相,却能依稀感受到属于这女孩的聪慧气质。

    夸奖。

    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他有多久没听过了。

    不管他多么惮精竭虑的收购一家公司,多么用心计较的投资一项赚钱的事业,没有人赞美过他,所有的人都当那是他应该做的,他做得到,而且本来就应该这么完美,一点瑕疵都不应该有。

    即便,有人每天簇拥着他,当他是国王。

    他的心却是寂寞如死。

    在荣三跟其他人跌破眼镜的眼中,萨刚破天荒,准确的又端起碗。

    他家主人说得不假,对美食,他从不挑剔,真的不挑,通常,一回觉得难吃,那盘菜别说第二次,就连厨师也会一并从萨家从此消失。

    萨刚扒了一口,先是很小心的嚼上一小口,那怕被陷害的表情逗得叶今夏很乐,她支着腮,就这样笑咪咪的看着他吃东西。

    感觉到她全然不避讳的目光,他脸皮又是一僵,“你都不用做事了吗?还杵在这里做什么G”

    叶今夏如梦初醒,脸儿犯烫。“哎呀,我差点忘了。”七手八脚的爬起来,她赶紧告退。

    “小妹……你的东西……”荣三看了眼榻榻米想提醒匆匆跑掉的她。

    “怎么?”萨刚放下手边事物。

    “那个小妹忘记把端盘带走了。”荣三无可奈何,看那孤零零的盘子像在昭告它的主人其实也很迷糊。

    “等一下这些东西撤走的时候,顺便带过去还给她。”

    荣三垂首称是。

    这一低头,精明的眼角看见不得了的景象,那就是,那装着贫民食物的碗竟然已经空了。

    自从他家主子发生意外之后,有多久不曾把一碗饭吃完,更别提从头到尾没有开骂过任何人。

    一出门,老天一下大雨大家就知道要糟,果然,出来散心的主人竟坚持要“随便”找个地方避雨,要知道,能够建立一个年营收超过六十亿美金王国的人怎么随便得起来,要不是那场雨,那场车祸……

    他们这些在他身边的人以为又会是艰苦的一天,哪知道,主人转性了。是因为那个看起来是柜台小妹,却很有大家闺秀小姐气质的女生吗?

    还是不要乱猜比较安全。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生意上门,福祸相倚,烦恼也跟着接踵而来。

    像是怕叶今夏忙得不够彻底,笑意隐隐的人一肘子轻松自若的放在柜台上,一旁放着上班族必备的黑皮公事包包。

    他很自动,没有人招待,自动的倒了杯茶水,好像这间民宿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咦……你怎么在这里?”出来的人被吓住。

    这个叶芳菲,叫她看店看到哪里去了?哪天民宿被人搬空都不奇怪。

    “叶二小姐你好。”来人是某家银行催讨债务的高手,想人财两得的想法自从见过叶今夏一直没改变。

    “看到你我整个人都好不起来。”这种大雨,会在外面趴趴走,还会专程上山的都跟妖怪差不多。

    她对讨债集团很有意见。

    一个老追着她要钱的笑面虎,不管他笑得有多好看,就是有压力。

    “不要这样,寒夜客来茶当酒,好歹我一路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看看我的民宿有没有被大水冲走。”

    他不讳言按照叶今夏的还款速度,他很快就能达成希望。

    叶今夏佯装什么都没听到,淡然的说道:“每个月的款项我都有按时缴纳,这个月的缴款时间还没到,你家银行有那么缺我们这条小钱吗?其他,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笑面虎一手拦住她的去路,痞痞的笑。“我倒是有很多话想跟你好好的促膝长谈呢。”

    她那两瓣如玫瑰盛开般饱满滋润的红唇非常的令人遐想,遐想到想据为己有,他好想一亲芳泽。

    “这位先生,你不要以为我家没大人,随便就想欺负人!”气不过,她终于吼了出来。

    他两手一摊,流于邪门的眼珠转了转。“好吧,我也不想让人家以为我欺负你一个小女生,不过……”他嘿嘿笑。“你不理我,要不然我去跟民宿的客人打个招呼,那总可以了吧。”

    表面衣冠楚楚,个性却恶劣得跟地痞流氓有得比。

    叶今夏真恨自己修养太好,要不然一定拿扫把把他轰出去了。

    “你要见我?”神不知鬼不觉,通往客房的廊道上站着的人,竟然是应该在套房里休息的萨刚和荣三。

    主仆俩也不知道在那里听了多久。

    不过人家可没听壁脚的习惯,一切要归咎来送端盘的荣三。

    少爷出声,是不是代表他的鸡婆是对的?

    “你哪位?”哟,真的有客人!

    “你刚刚指名要见我,你又是谁?!”萨刚稳稳的矗立着,感觉像一座山,一座可以安心依靠、不怕风雨的山。

    “我只是打比方,笑话、笑话。”这可监介了,原想用来威胁叶今夏这小女生,哪知道民宿真的有客人上门。

    “你的笑话很难笑,你打扰到我的客人了,快点走啦!”叶今夏继续她的赶人大业。她居然要靠客人出面帮她缓颊,这混蛋!

    “我还会再来!”知道自己讨了没趣,也知道不能让她太难看,反正讨债的路还很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再来我就撒盐!”驱鬼!

    “最好是准备钱对我比较有效。”他哈哈大去。

    “可恶!”叶今夏踢了柜台一脚。

    “算他识相!”荣三一见他就讨厌。

    “谢谢您帮我解围了,大叔。”转过身来,脚好痛,可道谢是一定要的。

    从老人家进步到大叔,她可是很识相的。

    “呵呵,不客气……我最喜欢英雄救美了。”一时得意忘形的人忘记救美的英雄可不是他。

    萨刚转身就走,拐杖戳着地板,发出像是生气的咄咄声。

    荣三头皮一凛。

    夭寿喔,事情大条了,他竟然抢了主子的功劳。

    “其实,这件事情最大的功劳者不是我,是我家主人。”挽救快要大江东去的颓势,来得及吗?

    “是吗?不管怎样都谢谢两位。”男人真是了得,一出面那种气势女人就是酝酿不出来。

    家里没有男人,唉,真是什么都很难。

    “不用道谢,事情过了就好。”

    “我就知道你家少爷是好人,你看他一点都不居功,还急着要走呢。”虽然不是面对面的夸奖,他应该也听得到吧。

    萨刚突然颠踬了下。

    同时间荣三眼角抽筋,啥话都接不上,只能看看自家少爷背影,又瞧瞧小姑娘天真的脸蛋。少爷这半生被骂的次数可多过被人赞美,这小女孩一连赞美了他两次,少爷不知道会不会恼羞成怒啊?

    毕竟他家少爷自从眼盲了之后,性情可是比什么还要难捉摸。

    “为了感谢你们,我去切水果,我们山上的水果可是超级的好吃,等等我就送到客房去。”

    不给人拒绝的机会,叶今夏几乎是翩翩起舞的跳进厨房去。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的好好。

    头顶上有一片天的感觉好好。

    至于还在走道上的主仆……

    有人的鼻尖差点撞到前面的主子。

    “少爷?”目光由下往上调,咕嘟,好大一口口水。“是要小的去阻止那个小姑娘吗?少爷您一向不吃水果的。”

    萨刚居然深思了下,说的却是,“你跟我进来!”

    “是。”

    旁边没有人扶持,萨刚如履平地,虽说比不上平常人健步如飞,却是一步一脚踏得非常稳当,迅速的回到房间。

    其实只要摆设不要随意变动,博学强记的他很快就能够自己来来去去,不管外出还是在家皆是如此。

    他坐回舒适的椅子,一时间却什么都不说。

    他不慌,可荣三随着时间过去却比热锅里的蚂蚁还要紧张起来。

    “我说……荣三。”

    “在。”终于,一颗心提到喉咙。

    “她长什么样子?”

    荣三一下没反应过来。“少爷说的是……”

    “让从来不管事的你出手,我说那个柜台小妹长什么样子?”

    少爷居然会对女人的长相生出兴趣来,这可要好好介绍才行,可是搜遍肚子里的形容词……

    “她啊,就白净净的女生,眼儿灵活,瞅着人看的时候好像眼睛里面有另外一个世界,手脚细细的,反正顺眼就是了。”

    “我要的不是废话连篇。”

    他真是问错了人~~早知道就不问了!

    “我已经很用力的把知道的说了。”委屈到极点,附庸风雅又不是他这老头子的专长。

    “算了!”瞎子就是瞎子,还奢想知道别人的长相做什么?

    “不过~~少爷想知道那小妹妹的长相,莫非……”才从虎口逃生,又忍不住偎回去。

    “莫非什么?”有人火气隐然。

    “莫非……”眼皮跳跳跳,左跳财右跳灾,这下跳的是哪边……“哎呀,我年纪大了,一下忘记要说什么了。”

    抹去一把冷汗,心肝还在噗噗噗的跳。

    萨刚冷笑。“你接不下去,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把,那就是莫非你对管家这职位厌倦,想回家养老去了?”

    “当然没……有,我还年轻力壮,起码还可以为少爷效力好几个十年……少爷,我以后一定会做个尽责的没嘴葫芦,您不要我说的话我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这样好不好?”垮下脸,终究是败阵下来。

    又犯忌讳了。

    “这次我不追究,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就知道少爷最好了。”

    “我也讨厌马屁精,去看看雨停了没有,我们回去了。”

    “要回去了?可是少爷,我们水果还没吃。”

    “你想吃水果?”

    聋子都听得出来主人的音调低了一拍。

    那一拍就很富有杀伤力了。

    “不不不,我老人家不宜吃太凉的瓜果,那容易拉肚子,少爷的吩咐我马上去做!”

    “礼义廉耻。”

    四大保镳名字简约,连人也恍若隐形,相较于这四个闷嘴葫芦,荣三的确话太多了。

    “少爷。”四人口径一同。

    “打包!”

    “是!”

    雨的确停了,只是山腰浓浓的山岚雾气,依旧浓厚得像是随时都还会撒下一阵狂风骤雨下来。

    萨刚卧回最舒适的姿势。

    倾耳听小跨苑里滴滴答答的水滴。

    他有没有阖眼,没有人知道,因为不管睁眼或闭眼,他的世界都是漆黑一片,就如同他的人生,未来都将会是一片黑暗。

(快捷键:←)上一章  路边野花不要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