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乱爱颓废-第九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青梅竹马,别后重逢,死缠烂打 >> 乱爱颓废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乱爱颓废 第九章 作者:陈毓华
    墨家两老一个原来是当朝宰相,一个是太子们的礼仪师傅,本来长年住在日光城里头,但是自从发生独生女离家出走后,墨父以年老体衰退休,做人家妻子的自然是共进退,带着优渥的养老金,两个半百的老人家在城郊的老屋里养花种草定居下来。

    经过细心栽培的树绿意盎然,墨夏昨远远就看见戴着笠帽的墨家夫妻。

    “爸……妈。”

    墨父不为所动,虽然修剪柏树的剪刀晃了下,仍然顺利的剪掉多余的枝叶,倒是墨母丢掉手套,神情激动的看着久未谋面的女儿。

    “昨儿……”

    “妈,我想搬回来住一阵子。”

    “哦,好哇,不过怎么想到要搬回来?你跟阿奇还有雪城不是好好的?”她的老伴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人只要把自己料理好就可以了,也不许她多过问一些女儿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见到女儿,难怪她有一肚子疑问想知道。

    “你罗嗦个什么劲,孩子要回来就回来,”你啊,从年轻到老什么都好,就是爱打破砂锅问到底!”墨父冷不防替女儿说话。

    墨母傻了傻。

    “发呆啊,厨房里不是炖了一锅红枣银耳,去端出来给她吃,这大热天的也不会撑把伞,还是叫人送你回来,中暑了看谁理你!”表面超级酷的墨父一不小心就泄漏他的心疼。

    墨母挽着墨夏昨的手进屋,打开纱门前回头喊了声,“老头,你也别忘记洗手进来喝一碗甜汤。”

    “罗嗦。”墨父嘀咕,嘴角却弯起一抹开心的笑。

    墨夏昨着迷的看着自己父母间的互动,这种细水长流的感情也是夫妻相处的一种,那她跟火雪城又算哪一种爱情?

    “她一个人回来不要紧吧?”夜已深,女儿早早就上床了,墨母看着女儿的房间,怎么都放不下心来的询问墨父。

    “她有心回来当我们的女儿,你偷笑就好,干么想一堆有的没的,无聊!”摘下老花眼镜,劳动了一天,他也准备要去睡觉了。

    “哎哎,你怪我?要不是你当年的馊主意,她到现在也还好端端的跟我们住在一起,她受这么多罪都是你的错。”提到当年她就有一肚子气要抱怨。

    显然墨父也为以前的决定后悔,此刻被抢白顿时无话可说。

    “你就非这么糟蹋我才甘愿?”

    “我心疼女儿啊。”看着门板,墨母梗在心头整天的情绪再也忍不住,一古脑发泄出来。

    “爸、妈,这一切都是我不好,希望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悄悄地,客厅走进来风尘仆仆的火雪城。

    “四皇子!”

    “爸、妈,叫我名字吧,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客套。”

    “哦,你这么晚来……”瞟了眼没声息的门。墨母沉寂的眼不禁露出希望。

    “昨儿睡了吗?”放下外套,他急着想过去探看离家的老婆。

    墨父让了开,“她精神不太好,你进去的时候小声点,别吵醒她。”

    “我知道了,爸。”

    看见火雪城的身影隐没在门内,墨母急急迫问墨父。

    “这么做好吗?”

    “哪里不好?老太婆,你也累了一天,咱们早点休息吧。”墨父语重心长的搂着老婆不算纤细的腰转回房去。

    儿孙自有儿孙福啊!

    墨夏昨睡得不是很沉,火雪城脱下鞋袜钻进被窝里,小心地将他心爱的女人翻转过来。

    “你来做什么?”她几乎是马上就醒过来。

    “老婆在哪里,我当然就到哪里。”搂紧她,他有好几天没能好好的汲取专属于她的香气。

    “我是个冒牌货,你们不需要我。”她只是一个挂牌夫人,挂着就行,什么都不必参与。

    “我要,没有你我会死!”她弹性十足的身子紧贴着他,他的欲望马上如水银柱高涨。

    “不,你不会。”她没有情调的泼了桶冷水。

    “你要不要试试看?”火雪城把她抱上自己的胸前,让她感受自己一触即发的爆发力。

    墨夏昨马上脸红。

    “放我下来。”

    “如果我说不放呢?”他想看她被点燃,为他解放的模样。

    “你根本不爱我,何必这样逗我?看我为你沦陷,你很得意是吗?”他就在她身下,昂藏的身躯、面带温柔的笑容,却只能看……不能吃……

    “谁说我不爱你,傻瓜,你的脑袋究竟都装些什么啊?”她居然这么缺乏安全感。

    墨夏昨静静趴在他呼吸频率一致的胸口上,双手揽紧他。这样熨贴的感觉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很好。

    “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跟阿奇就算没有我,生活也能过得自在得意,我的存在就像是老天爷的一抹败笔。”

    “我不许你这样想,我需要你,阿奇也一样,你的地位没有谁能取代,唉,不见得每个家庭主妇都必须在厨房跟家务里穿梭,才配得上家庭主妇这名称吧,我要你好好享受做人家妈妈的喜悦,当我老婆的骄傲,你懂吗?”

    “真的可以这样?”她还是不大相信。

    “你曾几何时见过你妈为家务劳累,一副糟蹋的模样?”

    “我对妈妈没印象。”她从来没好好当过人家女儿,乱七八糟的生涯都是跳级的,还没过完青涩的少女时代转过身就成了少女妈妈,下一个转弯,又换成独立坚强的时代女性,等她好不容易适应,又蹦出个青少年儿子,在身份的改变中,她缺乏时间适应,一个又一个变化快速的角色混淆了她的想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要紧,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住到你开心为止。”火雪城很大方。

    “去,说得你什么都能做主一样。”墨夏昨捶着他的胸,所有让她心情差劲的原因似乎去了大半。

    “你没听过,人家说女婿是半子,我是他们的儿子啊,多少可以拿点主意,你啊,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婆婆妈妈的,傻丫头。”

    “都是你的错!”

    “不不不,我们之间都是月亮惹的祸,该怪它才是。”指着窗外的月娘,火雪城若有所指。

    “油腔滑调!”她啐了已经被当成枕头使用的男人一声,睇着朦胧的月光,喃喃低语,“谢谢你啊月亮,你这祸惹得好极了。”

    火雪城吻住可爱的女人,他决定今晚要努力的让“祸事”连篇……

(快捷键:←)上一章  乱爱颓废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