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乱爱颓废-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青梅竹马,别后重逢,死缠烂打 >> 乱爱颓废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乱爱颓废 第八章 作者:陈毓华
    对那些什么跳舞喷水池、魔幻城堡,墨夏昨都只是草草看过,她喜爱的是惊险刺激的三百六十度云霄飞车、独木舟、魔术地毯这种让人尖叫的娱乐,火雪城倒也配合,陪着她把游乐区的游戏都玩遍,就剩下鬼影幢幢的鬼屋探险。

    “天黑了,鬼屋没什么好玩的,我们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也该回家了。”大半天没想到自己的衣着,火雪城发现这一玩下来他身上的衣服皱了,鞋子也沾了泥沙,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他需要盥洗,好好改头换面一下。

    墨夏昨坚持的说:“不管,我要去。”要玩,就要玩得有始有终。

    拗不过墨夏昨的固执,火雪城只好再陪她去闯鬼屋。

    鬼屋中,用灯光、音效还有几可乱真的机械所制造出来的气氛非常逼真,胆大如墨夏昨也常在转弯处被突如其来的青面撩牙厉鬼给吓了一跳。

    “好好玩!”愈吓她的胆子愈大,玩出瘾头来了。

    她感到开心,火雪城却隐隐觉得不对。

    “这是什么?”墨夏昨脚下颠了颁。“好眼熟的东西……”

    她低头仔细一看,绊到的是一只草绿色的靴子。

    她放眼眺去,闪着光亮的尽头还有许多不应该属于鬼屋的东西,譬如说还沾着人气的簇新外套、隐约有血迹的耳环……

    “阿奇!”墨夏昨放声大叫。

    “先别慌。”火雪城必须先稳住如暴马的她。“他一定出事了。”她急得团团转,偏偏这时候,黑暗中有一双不规矩的手朝她伸过来,手上还抓着喷了药的帕子。

    “王八蛋,你把我的儿子还来!”墨夏昨手一伸,给对方一个过肩摔,摔得来人头昏眼花,这下别说迷昏人,自身都难保了。

    她一脚踩上对方的胸膛。

    “你这个出门没带眼珠子的人渣,我的心肝宝贝呢?”

    来人被她吓得不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蒜?好,看我不给你一顿粗饱,你还嘴硬!”墨夏昨挥拳就是一阵殴打。心情已经够糟了,这个滚下十八层地狱的痞子还来招惹她,给他死!

    “昨儿,够了,别闹出人命来。”眼看那个人被她的拳头打得鼻青脸肿,自己要是不出声,恐怕还要替他买棺材。

    “砰!”墨夏昨把来人当垃圾一扔,“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我的拳头还有得你吃。”

    哇咧,这是女人应该说的话吗?本来想一举邀功的喽罗甲睁着只剩一条缝的眼睛,大叹自己真是被蛤肉糊了眼,贪心的想把这个女人一起带回,结果,虎当不成……变做狗。

    “快说,别给祖奶奶我装聋作哑!”她的佛山无影脚又要踹下。

    火雪城又担心又想笑,她真是粗鲁得叫人啼笑皆非。

    “我说、我说。”生怕她劲道十足的脚丫子踢断自己的骨头,喽罗甲只有招供一途。”

    “我家老板要的是打开日光城宝库的锁匙,他要我来传话,说……十六月圆潮涨日要是火总裁没有如期到达日光城,就要宰了那不知天高地厚……哎哟,你又踢我……”

    “谁叫你乱骂我儿子!死德行!”墨夏昨容不得人家说阿奇一个坏字,接连又赏他铁砂掌。

    “哎呀呀,是我错……”

    “快说!”火雪城厉声一喝,轻易吓倒了喽罗甲,连忙把知道的事情吐出来。

    “反正,我家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你手臂上那只什么东东能开启地下城的锁,火总裁,那个什么城的真的有数不尽的财宝吗?”

    好一张人为财死的嘴脸。

    “你说呢?”火雪城笑得让人背脊发凉。

    就算了解他如墨夏昨也没看过他这种猫戏老鼠的笑法,她的心头不由得爬上战栗。

    为了宝贝儿子,火雪城与墨夏昨回到久违的日光城。

    从空中远眺日光城这座浮岛,虚无缥缈的绿雾宛如一块最上等的绿宝石,镶在碧蓝如洗的大海上,周围的暗礁、海漩涡为它造就天然的屏障,又因为与众不同的气候型态,光线折射角度的不同,在华丽大海中,它的存在就像是海市蜃楼,难以接近的结果,形成纷坛的传说。

    “哇拷!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啊,居然有人知道要回家。”话中带刺的是火家老三火觞。

    他好几晚没睡了,为了海岸线的缉私行动累哈哈的,一早回来交差看见百年难得一见的画面——餐桌上居然客满,每个人都神清气爽的又吃又喝,他忍不住发起牢骚,顺便指桑驾槐一下。

    “老三,你的火气很大,应该找个地方舒筋。”火雪城好整以暇的将龙虾肉放进墨夏昨的餐盒里,对火觞的熊猫眼虽然抱以无限同情,却不忘填饱自己和老婆的肚皮。

    “讲那什么鬼话,八百年都不知道要回家的人。怪了,你身边这个美女愈看愈眼熟耶……”能上火家餐桌吃饭的人扳指头就能数出来,这美女的气质很可疑喔,尤其她那对飞凤眼。

    “火三哥,是我啦,昨儿。”墨夏昨食不下咽,她一心挂着行踪不明的阿奇,但是,能见到小时候对她疼爱有加的哥哥们心里还是很开心。

    “昨儿,哇咧,我记得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怎么,你还是没眼光的跟我家阿城一挂喔?”人家说女大十八变,果然!

    “你这笨蛋,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昨儿跟老四早就生了一个阿奇,你这叔叔当假的啊!”火诀受不了回家很久却还没进入情况的老三。

    火家有五个孩子,老大行踪不明,火决老二,火觞老三,火雪城是老四,老么为火安琪,他们这奇特的家庭因为许多错综复杂的原因,有很多年兄弟四处分散。

    火觞是最近几个月才回到日光城,长期守在日光城的火决基于“爱护手足”的因素,假公济私的把很多工作统统推到他头上,害他已经连续好几晚见不到心爱的妻子。

    “什么?那个放话要是不找他娘回来就要跟老四切断父子关系的小子!”的确,皇宫里是有这么一号人物,只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

    “他要不用这招激将法,老四恐怕到老死都不会把昨儿找回来。”火决是存心要陷害自己的弟弟。

    果然,他话一出口,火雪城变了脸色。

    “二哥,我哪里得罪你,你这么陷害我。”他暗自喊苦。

    怪异的是性情一向激烈的墨夏昨仅垂着头,失魂落魄,把火决的挑拨离间当耳边风。

    “能把你们两个重新凑在一起,不简单,那小子有两把刷子。”不知道火决吃错了什么药,一再把火雪城推到悬崖。

    看见两个兄长捉弄自己的弟弟,火安琪依旧安之若素,他只是奉命到这里坐着,什么都不关他的事。

    “我已经开始后悔回来找你们商量救阿奇的事了。”失去所有的优雅,火雪城唾弃这群落井下石的兄弟们。

    火决最先回过神。“出了什么事?”

    “还不都是这只麒麟惹的祸。”经年穿着长袖衣服的他回到日光城,再也不忌讳的换上轻便衣衫,就算火麒麟裸露在外也不以为意。

    “有人知道这只麒麟的秘密?”火觞问道。

    “他们绑走了阿奇,要我打开地下城。”他臂上的麒麟其实就是地下城的入城钥匙。

    王胡乱华的年代里,在朝为官的黄、洪两家受昭宣帝李税所托,带着唐朝的开国三大神器、镇国宝物及不计其数的金银珠宝逃过胡人追杀,散居全世界各个地方,相传这些不能现世的财宝都藏在日光城的另一个地下城里。

    而地下城的建造是这群逃避战乱兵灾的祖先们为了后代而创造的,钥匙的所有人并不曾特别指定,因为每一代的子孙中一定会出现带有麒麟胎记的人,这个人就是地下城的守护者。

    火家这一代的守护者恰巧轮到火雪城。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自己手臂上这只麒麟忌讳莫深的缘故。

    “那些人头壳坏去了啊,这年头要真的有金银财宝还轮得到他?蠢蛋加三级!”火觞嗤之以鼻。

    “谁说里头没有贵重的东西?”火决抱着全然不同的态度。

    “什么,是真的?!”一桌的人全睁大了眼。

    当然,最杀风景的火安琪还是不包括在内,他有些困,眼皮甚至垂下来了。

    墨夏昨眼中浮现一抹怜悯,她悄悄走向火安琪。

    “别在这里打盹,容易着凉。”

    她离开日光城许多年,压根没见过火安琪,但是他那惹人怜爱的模样让她堆积在胸口的母爱疯狂泛滥。

    她又想起她的阿奇,呜……

    火安琪静默的瞅着墨夏昨看,眼中静溢得宛如一潮秋水。好一会他才站起来,无声无息的离开。

    “他……”也太安静了吧,墨夏昨觉得怪异。

    “不要紧,安琪本来就不多话。”火雪城淡淡带过。

    “他是哑巴,你怎能要求一个哑巴说话?”火觞的粗枝大叶在在表现在他那张不饶人的嘴。

    “火觞!”人神共愤了!

    “好嘛好嘛,我们言归正传。”他只是不想让气氛拧了,哪里有错?

    “宝物的价值因人而异。”火决说得含蓄。

    “我不管它里头是什么玩意,最近海防吃紧原来都是那些人搞的鬼,他们让我不好过,又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哼,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进得来出不去的滋味!”

    “你先别莽撞,老四会把这件事提出来讲他心里头一定有谱,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火罗的王者风范果然不是西贝货,随便什么事都揽来身上的难成气候,有时四两拨千斤才见高明。

    “二哥圣明,”火雪城不由得大笑出来,他仍把眼光投注在没精神的墨夏昨身上,看起来不速战速决不行了。“我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餐桌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动筷,大家都专心的听着,只有徐徐的微风吹进来,四处漫游……

    一切超乎安德列想像,以为会千辛万苦的过程平顺得叫人怀疑,他带着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地下城的门口。

    以山为屏障,洞口隐没在乌漆抹黑的礁岩群中,要是没有熟知门路的人带领,恐怕在下一波潮汐涨潮以前岩洞又要被淹没。

    “快点开门,我就要得到一生都花不完的财宝,富可敌国的钱了,哈哈哈……”双脚踩在湿漉漉的沙滩上,举枪的安德列得意忘形。神色带着疯狂。

    “你也太心急了吧,时间还没到,你那么想过去,我建议你用头去拉开比较快。”就算在这种紧要关头,火雪城还是一身路易威登的轻质橙色夏装,西班牙罗威鞋,神态怡然自得,见不到一丝受人要协的窘迫。

    “呸,你当我笨蛋?我要有那能耐还用得者跟你在这里磨来磨去吗?什么时间还没到,妈的,你要是搞怪,那小家伙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告诉你,这地下城的宝物我誓在必得!”他眼中透露出狰狞。

    “我生出来的小孩要那么不中用我也没话说,但是,安德列,阿奇要是有个什么损伤,你会死得很难看,我保证!还有,要我家祖先的东西就要照着我的游戏规则来,我说要看时间开门就是这样,别罗嗦个没完,很吵你知道吗?”火雪城美丽的眼瞳中毫无笑意。

    安德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过财宝还未到手,他暂时还要用到火雪城,就让他多嚣张一下,无妨,他可以忍。

    “哼,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祖先们曾经参加过宝物的运送,可是那死老头怎么也不肯透露确切的藏宝地点,说什么要忠心于皇帝,我呸,还说什么血统不许混乱,经过好几代,不也让我知道了。”

    “你们中国人不是说人无横财不富?你能创造芮海纳情色王国靠的也是那些宝物吧,从现在起,呼风唤雨的人是我安德列·昆了,哈哈哈。”

    “鬼迷心窍!”火雪城叹息。

    芮海纳王国的创造是他没日没夜工作,鸭子划水的成果,一步一脚印,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是有人不明白?

    等了又等,枪托不客气的敲上火雪城的下巴,安德列的耐心实在有限,他目中无人的叫嚣,“到底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最近这海防严得跟什么似的,你没有通风报情吧?你最好识相点,我可是世界未来的主宰,还有,我不管你什么时间不时间,马上给我开门,不然,有你吃不完的苦头。”

    抹掉嘴角的血,火雪城脾气好得出奇,他不计较自己的待遇,望着黑丝绒的天空乌云渐退,莹亮的月光慢慢散发出柔美的光线,他抬高自己胳臂上的麒麟。

    时间终于到了。

    本来略显呆板的麒麟承受澄澈的光波照射,奇迹似的摇头摆尾起来,仿佛要凌空飞出,它身上的光芒折射到地下城布满青苔的门环上,一瞬间,巨石造的门轰隆作响,石屑和被扯断的植物四散纷飞,石块交磨的声音在静默的夜晚创造出世界末日的惊惊感觉。

    安德列跟他的手下个个面面相觑,不敢置信的脸闪过层层复杂的神色,直到看见石门洞开,欢喜的神色再也难掩,争先恐后的想进去。

    “慢着,别忘记谁是老子!”用枪抵着火雪城,安德列要他带头进去。“麒麟钥匙原来是这回事,太神奇了。”

    就算粗鄙如他们也感受到中国老祖先巧妙的智慧,长长的甬道原来一片漆黑,经过空气对流起了作用,插在石壁上的火炬迸出火花,霎时点亮了整个通道。

    “传说是真的,哇塞!这整片开凿过的山壁都是宝石。”安德列喃喃自语,对穿插在石壁上的绿宝石啧啧称奇,动手就要去挖。

    “那些东西最好别碰。”火雪城面对贪婪的面孔,心中生出的除了厌烦还是厌烦。“如果你不想被里头的机关困住永远都出不去的话。”

    他后面的话成功的遏住安德列还有他的手下们。

    “你唬弄我?”

    “你不会自己瞧瞧石缝里闪着亮光的金属是什么?”人笨还要当坏人,真是受不了!

    “那是什么?”有人大叫。

    “蠢货,是精工打造的监牢,只要谁碰了那些玩意,它就会掉下来把你困到老死为止,里面的宝藏比较重要,这些回头再拿。”原来安德列没死心,算盘打得更仔细。

    可惜的声浪喧哗响起。

    其中有个大个子不信邪,趁众人拐弯的时候挖了块绿宝石,霎时,被不知从哪来的箭簇给一箭穿心。

    安德列亲眼目睹,一丝怜悯也不见的抬头看着剩下的手下。“我警告你们,谁再给我乱来,我就先剁了他。”

    平白损失一块价值不菲的宝石,可恶!

    不知是他的警告生效还是同伙死相太过惊人,好几个人放下蠢动的手,安分的往前走。

    火雪城冷冷一晒。

    猫哭耗子虽然惺惺做态,起码不会冷血如这些人。

    钱财,可以成舟也可以覆舟啊。

    曲折的道路终止在甬道的尽头,从尽头处朝下眺望,一座无法用笔墨形容,只有在历史洪流中才得以窥见的城池傲然耸立在众人面前。

    “去,这什么玩意,金银珠宝在哪里?”安德列打破火雪城的骄傲,他对这种破烂的废物没兴趣,他要的是金币……金光闪闪的金币啊。

    足音敲着清脆的青石板,火雪城感到厌烦,不想再跟这些贪心鬼周旋,他把众人带到另一个洞窟里。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东西吓呆,这……也太离谱了……

    “姓火的,你他XX的玩我,这是什么玩意?一堆烂谷子!”尖山似的稻谷堆成好几簇,金黄色的谷穗经过好几百年的细心呵护,依旧闪烁着米粒的独特芳香。

    “宝藏。”火雪城骄傲的宣示。

    “宝你的头,我要的是金币珠宝还有数不玩的古董字画,这些东西一文不值,耍我?你找死!”安德列用力踢着静静伏躺在地上不知多少岁月的粮食,心中又气又怒。

    “我的国家自古以农立国,稻麦是民生不可缺乏的粮食,价值不是黄金能比拟的,是你自己要想歪,把这些当作无聊的财宝。”

    “我一定要让你后悔这么对待我!”他拿出通讯器就要吩咐待在另一个秘密地点看守着阿奇的手下下毒手。

    火雪城脸上一点惊慌也没有。

    “毒蛇,我要你马上把那小鬼宰了丢到河里喂鱼去!”

    “老板……可能不行……”含糊的声音很清楚的从通讯器里传出来。

    他怒吼,“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做主……”那声音清晰得就像跟在他身边似的。

    安德列还要吼叫,猛然发现有暗影朝着他靠来,抬头望去,他口中应该留守在秘密地点的毒蛇在许多人的环绕下苦着脸走来,该是人质肉票的阿奇也在其中。

    “你搞什么鬼?”

    “寻宝游戏结束了。”火雪城对着摸不清状况的安德列说。

    安德列看着眼前大批的人马终于意识到大势已去。

    临被日光城保安队带走前他不服气的转过头来对火雪城说:“要我坐牢可以,但是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

    “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日光城宝藏?”

    对着他那满是希冀的脸,火雪城淡淡的解开他心里的疑问。

    “对饱受战乱流离的以前人来说,一个能够安居乐业、平安生活的地方比什么都重要。”

    他说得够明白了,希望安德列能听懂。

    安德列满脸失望,垂头丧气走了。

    “你还好吧?”火雪城笑问自己的儿子。看他处变不惊的模样,还不错嘛!

    “好得不得了。”阿奇打出V字手势。

    一家子又团圆的笑靥在墨夏昨脸上没有停留多久。

    那种发现自己毫无用处的感觉更深刻了。

    火雪城单独的王宫在日光城近郊,里头专司的人才比比皆是,就连柱子角落也有去除污垢的人,墨夏昨那三脚猫的厨娘功夫别说没发挥的地方,也没人敢叫她做一件不该的事。

    家事她不行,没话说的让贤,有人代劳她也乐得清闲,但是,享受玩弄儿子的乐趣要是也被剥夺可就不好玩了。

    阿奇回到日光城之后,如鱼得水,这里是他从小到大住惯的环境,小至园丁,大至家庭教师,还有伺候他更衣睡觉的小侍女,压根不必用到墨夏昨一根小指头,她只要扮着傻笑,远远瞧着就好。

    儿子没她的份,那老公呢?

    别提了,火雪城是何等身份,他比阿奇更雍容华贵,得到的伺候更舒适。

    她真的变成英英美代子了,吃饱睡、睡饱吃,比猪还颓废。

    有一天,她逛完御花园,又睡过午觉,看着蓝得像要滴出水来的天空,下定决心。

    换掉原来喜欢的中性打扮,她回娘家去了。

    家里的佣人没人敢拦阻,放任她扬长而去。

    也幸好管家不算笨得太厉害,转身赶紧通知一回来就被扣留在日光城出不来的主人。

    夫人都跑了,有什么天大的事比这还重要?

(快捷键:←)上一章  乱爱颓废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