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乱爱颓废-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青梅竹马,别后重逢,死缠烂打 >> 乱爱颓废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乱爱颓废 第二章 作者:陈毓华
    “大姊头是不是被人家欺负?从塔厘岛回来也好几天了她还是失神失神的。”一位在台北南京东路的小巷子里,墨夏昨独资创立的墨家讨债公司中,还算宽阔的办公室有一堆蟑螂蚂蚁跳蚤……也就是她手下的爱将们正聚集起来八卦的讨论着。

    没法度,他们大姊头能被人拿来嚼舌根的新闻少得可怜,不乘机大大炒作一下对不起自己。

    “少来,她别欺负人家就谢天谢地了,还用得着担心她被人家欺负。”泼冷水的安想霓年纪轻轻,嘴上无毛,她是公司的总管,上至三个人一天花了多少便当钱,下至每个月的管理费有没有缴,反正找她就对了。

    这样的琐事看起来简单,没有细腻头脑的墨夏昨就是少不了她,君不见成功人氏背后总有一只推动的黑手,答对了!安想霓就是那双毛茸茸的黑手。

    “可你们看她那副死样子,不会发春吧?这样传出去谁会相信她是那个顶港有名声,下港也出名的大姊头来着?”轻敲桌面的短发女子绰号“活字典”,电脑一把罩,有过目不忘的奇能,十五岁因为瘫痪国防部的军用电脑网路被判刑,是经过墨夏昨的帮忙才得以假释出狱。

    “算起来她也是二十七岁的老女人了,有个人肯牺牲来把她,总比以后跳楼大拍卖来得好。”安想霓的毒舌功已经练就神功最高层次。

    “跳楼大拍卖也比你这个男人婆强。”两脚高跨在桌面上的“绿草”,也就是公司万红丛中一点绿的男生阿奇是墨夏昨的忠心拥护者,容不得别人说她一句不是。

    他以一指神功玩着网路对战游戏,还要分心应战两名求知欲不满的女魔头。

    “小鬼,大人讲话小孩子有耳没嘴。”安想霓手一伸,不客气的爆粟在他三分头上爆开。

    阿奇最恨人家说他小,一张有型的脸马上变臭。

    “变态的老处女!”

    “多老,奴家今年二八年华,还不到一朵花的年纪观。”安想霓见招拆招,没办法,太无聊了嘛。

    “花?我看是过期的喇叭花。”都人瑞了还十六岁,骗肖耶。

    “小鬼,小心你的措词。”傅心典跟安想霓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战友,两人同在一所监狱服刑,同时被假释出来,培养出休戚与共的革命感情,谁敢招惹其中一个另外一个肯定附送黑轮一圈。

    “怕什么,我又不像那种人渣男人,才不怕被干掉!”阿奇不以为然的丢给两人一对白药丸。

    安想霓瑟缩了下。

    杀夫,是的,她因为这项罪名被提起公诉,判刑二十年。

    要不是墨夏昨,她恐怕早已在无止境的上诉中失去信心,认命的蹲苦窑,过那失去自由、没有人权的日子。

    “想霓姐,我不是故意要戳你痛处。”阿奇有些不安。

    “你放心,我不会跟一个小鬼头计较的。”安想霓摇摇头。事隔多年,再没什么能影响她了。

    阿奇以为事情已完,不料一道激光和一枝铅笔同时到达他完美的头颅。“哎哟,暗箭伤人,是哪个不要脸的人?”

    他捡起地上的铅笔,准备找人理论。

    面色不善的墨夏昨倚在办公室门板上。

    “看起来你们每个人都很闲,你们以为老娘花钱请你们来哈啦泡茶啃瓜子啊?”

    “大姊头,你闭关完毕,灵蛇出洞了喔。”不怕死的大有人在,阿奇自动送上门。

    “我告诉过你几百遍,要敬老尊贤,你倒是左耳进、右耳出,把老娘的话都当耳边风!”泼辣的拎起阿奇的耳朵,她一见面就训话。

    “大姊头,好痛!”不驯的野马遇见墨夏昨不得不变成绵羊一只。

    “大姊头,这小鬼就是欠扁,我赞成你好好给他一顿粗饱。”落井下石是人生至乐,安想霓很坏心的怂恿。

    谁叫e世代的阿奇天不怕地不怕,就服昨儿一个,甩也不甩她。

    偏心嘛,明明是两人一起把这小鬼捡回来,阿奇就粘昨儿一人,把她一个清秀佳人当杂草,小没良心的。

    昨儿的美貌是有目共睹,当初众多猪哥天天泛滥至公司门口,预约和她吃饭喝茶上宾馆的人大排长龙,可以从南京东路排到忠孝东路去,只一个跑银行、一个跑腿,热闹如菜市场的办公室马上冷清下来。

    “昨儿,来这里坐,我给你泡了阿华田。”安想霓笑嘻嘻的指定着位子,那模祥就像要拷问犯人的狱卒。

    “你当我上火、荷尔蒙失调,还是更年期?”墨夏昨虽然嘀咕,还是一口气把加了冰块的甜品喝光。

    “啧啧,心里有什么不痛快跟老朋友说说如何?”她们俩从小到大几乎都绑在一起,除了她在牢里的那几年,所以有关墨夏昨的事她都知道。

    “我……碰到他。”墨夏昨冷然的眼睛好似飘来一阵烟岚的湖,幽远迷离起来。

    “他?”安想霓本来还摸不着头绪,但是继而一想,能让昨儿这么失神,影响她心情的人,全世界只有一号人物。“火云城?”

    “我觉得自己有够猪头,居然看见他就落跑。”而且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真是又没志气又笨。

    “哈哈……这不像你会做的事喔。”不是她缺乏同情心,而是胸海中浮现好友落荒而逃的景象,实在太好笑了。“好啦,别瞪我,真的很好笑嘛,不笑出来会内伤耶。”

    墨夏昨气得瞪大眼,“安想霓!”

    “好好好,言归正传,”努力摆平脸上的线条,安想霓说出心中很久以前就想劝的话,“要是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就不会逃,昨儿,人跟人的缘分断了就是断了,但如果有转机的机会,要把握!”

    “你胡诌什么鬼话,那种男人就算倒贴我也不要,没道理丢掉的东西又回收。”

    “他不是东西,他是你的……”

    “你要是把那个字说出来,看我敢不敢跟你绝交!”很多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吃回头草她压根没想过。

    “好,不说,算我怕你。”她跟谁都可以断交,就昨儿不行!氨鹛崴耍永疵蝗梦倚那槭嫣构!蹦淖蛞丫蛩憬崾疤狻?

    安想霓不禁摇头。她的死党要是肯对自己多坦率几分,今天也许就不是这模祥,爱情啊爱情,究竟是什么玩意呢?

    唉,不管了,那东西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面对堆积如山的公务实在吧!

    “我的将来就是每天云游四海,悠悠哉哉过日子。”

    课堂上一个稚嫩清爽的男孩,中气十足的对着授课老师舞室笙侃侃而谈。

    今天授课的重点是性向测验,将来好作为辅佐的依据。

    课堂上有四男一女,都不是普通人,四个少男是日光城的四位皇子,每人都肩负着生下来就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对着一室朝阳说话的人是老四火雪城。

    而坐在最前头的是优秀的老二火袂,认真的他微蹙着少年老成的眉努力听讲,隔几个座位是打瞌睡到流口水的老三火舫,至于么儿火安琪则孤僻的坐在角落,不知为何所思、为何所忆。

    唯一的女娃坐在火雪城旁边,不耐烦的瞟着窗外的蝴蝶,无法安静下来的脚频频踢着桌面下的横杆。

    “没志气的笨蛋!”粉嫩的樱唇吐出不屑,托着的粉腮因为挤压透出淡淡的嫣红,与众不同的凤眼被浓密的睫毛遮盖,任谁都瞧不出她眼瞳中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要你管,男人婆!”火雪城得到舞室笙的许可落坐,本来愉悦的心因为一桶冷水的泼下,不甘示弱的反击。

    “娘娘腔!”做不到保家卫国的重责大任,男人起码该具备铲奸除恶的志气,去!胸怀玩志,表明是败家子的料。

    她最看不起这种男生了。

    “夏昨,你呢?以后想做什么?”舞室笙不是普通的老师,身为教授的他,职业是考古,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来到日光城,丰富的学识被提拔成为四位皇子的辅佐大臣。

    墨夏昨噘着粉红的唇站起来,虽然她的身份比不上四位皇子,墨家却是日光城的开国功臣,居功厥伟不输历史杨家将的一门忠烈,因为官位世裘,她又是墨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换句话说,她是个女爵,自然有跟皇子平起平坐的资格。

    不过她对自己的爵位没兴趣,一心要当自己,一个打击罪恶、挑战所有不公平的律师。

    相对的,火雪城散仙的表现让嫉恶如仇的她愈看愈不顺眼,只想鄙视、唾弃他。

    得到舞室笙的赞美,她骄傲得像只孔雀。

    只见她坐下来,粉嫩如白雪的小手翻出一把瑞士刀,楚河汉界的从桌面中间一划。

    “别靠近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火雪城那天生善于微笑的嘴,不以为忤的凉笑,手肘挑衅的跨过刚刚形成的界绒,“昨儿,你很有演讲的天分,我向父王推荐你出任跨国大使好不好?”

    “不要。”

    “不然陪我潜水,水底的珊瑚到了产卵的季节,很美喔。”大热天坐在让人昏昏欲睡的课堂上不如尽情游戏去。

    “我告诉你,年纪轻的时候不努力,老了你就准备当乞丐去。”听说律师很难考,她有一堆的书要看呢。

    “哈哈,老?”火雪城挑挑充满稚气的眉。“你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啊?现在就那么拼,拼一拚如果都带进棺材去不吃亏死了。”

    这……是什么歪理?!

    墨夏昨斜瞪着他,口舌便是他的天生利器,他就是有那种能耐,平时怎么看都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开口,三言两语就将死对方,气死人!

    “反正你要玩自己去,我要用功。”

    “你不会游泳对不对?旱鸭子一只。”他把白润的脸凑向她,几乎是脸贴着脸看她。

    墨夏昨小嘴一扁,被他这么一说,小小年纪的她哪里忍得住,“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火雪城嘻地一笑。对付她,激将法最好用。

    “不过,我们别去海边,去‘那里’玩吧。”笨醇鹧┏潜凵系幕瘅梓胗〖牵谋渲饕狻:1呷忍谔诘模苁钦舻萌艘簧眇つ濉?

    “不行,上次害我挨了一顿刮。”他把课本竖高,免得交谈被发现。

    “怕什么,钥匙在你身上。”那地方是禁地,不只是冬暖夏凉,水瀑温泉繁花如锦,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他们爱怎么玩都行,只要不被大人发现就行。

    “也对,好吧!”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个小家伙暗中计划妥当……

    “叩叩叩!”指节敲打在桌面上的声响惊动了墨夏昨。

    昨日、今日,魂梦悠悠……

    她怎么在办公室里睡着了?

    “昨儿,怎么一脸发愁的可怜像,太想我了吧?”

    全世界别无分号,连酷斯拉也比不上的火麒麟栩栩如生的跃入墨夏昨的眼帘,大地气息的古龙水味继而抚慰了她神游太虚的神魂,她无神的凤眼张到极限……

    “你……谁让你进来的?”揉揉还不是很清晰的眼睛,看清楚那只金光波影的火麒麟不是迷梦里的幻影,她确定了要叫人拿盐准备驱魔。

    “我啦。”立在一旁的是安想霓。

    拿掉挂在头顶的卡第亚墨镜,一身春夏装宽松打扮的火雪城耀眼的站在墨夏昨简单的办公桌前。

    墨夏昨极力让自己看起来不会那么蠢。“真是抱歉了,敞公司的‘家教’不严,不小心让蟑螂跑进来,我明天会用力叫人多喷几瓶DDT,扫除脏乱。”柠檬色的山本耀司上衣,舒适的威尼斯绸裤,墨夏昨懒得研究他脚底是哪一家名鞋,总之,这家伙多年的症头没有好转,仍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名牌痴。

    “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骂人不带脏字,这丫头骂人的功夫精进不少。

    墨夏昨老实不客气的说:“你看过谁对垃圾客气的?”

    “哈哈,我真怀念你的伶牙俐嘴。”

    “我对恶梦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火雪城是她小时候的恶梦,想念?不必了。

    “你对救命恩人都这么‘客气’?”她的灿烂多了流光琢磨出来的风华,极致的美像花心的蕊,总是酝酿著令人无比心醉的真醇。

    能让他想念的女人真没几个,除了他那娇弱奶奶,墨夏昨是仅有的一个。

    “难道要我站起来鼓掌致意?要杀我的人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你太鸡婆了。”她不是过河拆桥的人,但是面对的人是他,潜藏在血液中的恶劣因子就表露无遗。

    “看看我的眼睛。”他非要纠正她树敌的坏毛病。多少年不见,她还是不要命的横冲直撞,嫌命长。

    “我眼痛。”她面色如土。

    哪容得墨夏昨拒绝,火雪城一指抬高她的下巴,强迫那双飞天的凤眼跟他对视。“我插手管了你的闲事,你就有那个义务提供我任何要求。”

    要钱?“你的花花王园已经为你这位大情圣赚到堆积如山的钱,用不着我拿钱渣给你撙鼻涕,小女子如我恐怕答应不起你一根小指头的要求。”她不会笨得拿钱砸他,那只会自取其辱。

    “你一定要把我的自尊扔在地上踩,才能消弭你对我的恨意呵?”

    “有何不可?你不也常把我的自尊当面纸用?我只是有样学样,再刻薄也学不到你的十成十啊。”他跟她的牵绊太深,相见不如不见,天涯各一方才容易活下去。

    “我要你看着我‘”他的指端用了点力。她最擅长的就是惹毛他,然后挥挥衣袖,让他一个人气得脑充血。

    “本姑娘说不要就是不要,你耳聋听不懂啊?”她才不想跟他面对面,他的眼会勾人,勾去人的三魂七魄,让人随他摆布。

    他悄悄凑近脸,轻如羽毛的唇磨上她的,她的唇尝起来还是跟记忆中的一祥香甜。

    “啪!”墨夏昨手一挥,五指印轰然印上火雪城清风水润的脸庞。

    “别用你的脏嘴碰我。”她拼命摩擦被火雪城碰过的唇瓣,用力之大让薄软的嘴立刻肿胀起来。

    抽气声数次从安想霓阖不拢的嘴迸出,她会不会放了不该的人进来?看两人激烈的情况,莫非这男人是……

    “你的手劲还是一样大。”火雪城显然不是头一道被劈,言词居然有怀念的意思。

    这人有被虐待狂喔。

    “哼!”墨夏昨撇开头。她心中的遗憾,是日复一日对彼此的无能为力,她那么想恨他、怨他,结果,细细的悲哀却化成一条无形的绳索,把她的灵魂捆紧,作茧自缚得无法喘息。

    “别说我没警告你,女人说不就是不,别把我当作那些春花秋月、表里不一的女人!”她徐徐扬高黑卷的睫毛,带着孤挺冷艳的眼不再躲避的直视火雪城,但是她偷偷藏到背后的手心颤然的抖着,她无意打他。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那些女人,你是我老婆啊。”

    “咚咚咚!”他才说完,安想霓撞上茶几。

    墨夏昨颓累的看向安想霓。“想霓,这里没你的事了,先出去忙。”

    “我叫警察。”安想霓站过来,母鸡似的想护卫墨夏昨。

    “你放心,等一下要是有需要,你一定是我第一个人送。”她的陈年旧事安想霓都知道。

    安想霓不放心的叮咛,“他要敢乱来,我就在外面。”虽然她很希望他们再相逢彼此感情能有转机,可见到两人火爆的场面,她十分不放心。

    墨夏昨点头。

    “她看起来恨不得把我撕成两半。”他长得这么顾人怨吗?来到这里,没一个人喜欢他。

    墨夏昨镇静的坐回舒适的皮椅,两手轻搭成尖塔状。“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他不请自坐。

    她咬着整齐的小白牙。“好得不能再好。”

    “再怎么说我们都是青梅竹马的老……朋友,有必要浑身带刺的这么对我?”

    “谢谢你的抬举,”年少轻狂的事,不必拿来说嘴。“在那种年纪,谁没做过几件蠢事的?”她做过最蠢的事就是认识火雪城。

    “原来嫁给我这么让你难堪。”

    墨夏昨差点把自己的指尖拗断,这个让人恨不得一口咬断他喉咙的无赖,跟她玩文字游戏?好,大家一起来吧!“我们早八百年前就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莫非直到今日有人良心发现准备来发放赡养费?”

    火雪城认真的瞅着她,“我从来没有答应过离婚这件事。”

    “法律规定十二步的女生根本没有到达法定结婚年龄,不算数。”当初她根本是被骗的。

    “事实证明我们还是结婚了。”她生气的样子还是跟以前没两样,气鼓鼓的脸颊比苹果还动人。

    “一场可笑的家家酒。”墨夏昨的眼黯淡下来,过去的事对她来说只是一连串的伤痛难堪,她不想提。

    “昨儿……”

    墨夏昨撇开鹅蛋脸,心中早就死尽的灰烬慢慢翻起灰尘。

    人的心不会一次死绝,是慢慢的一而再、再而三,终至寸草不生。她对火雪城的感情也是。

    “昨儿?”

    “请出去,我们之间除了公务,一律免谈!”

    他是从哪个洞穴跑出来的?这几年她从来没有刻意留意他的行踪,尽管报章杂志把他炒得火热,她也总是看过就算,看报导是一回事,见到活生生的人又是一回事,想到那些报导,墨夏昨心更烦,下一分神,火雪城被河东狮吼的赶出伊人专属的办公室。

    他立刻面对两张布满冰霜,只差没拿扫把轰他的脸。

    “被叮得满头包的滋味似乎不错。”一个面貌端整的男人调侃着火雪城。

    安想霓不以为然的瞪了他一眼。

    都是一个祥,什么人吃什么屎,果然,狼跟狈是同一国的。

    “带你来真是重大的错误。”火雪城看了他的好友兼秘书楚烟然一眼,拿起外套。

    “我好歹帮你看着快把我拆卸入腹的女恶狼,功劳不少。”

    一个公文夹匡地正中楚烟然的后胸勺。

    “真对不起,手滑。”安想霓皮笑肉不笑的挤出笑颜。

    大雪城看了眼累闭的门扉,蓦然笑开,“什么样的将养什么样的兵,绝妙啊!”

(快捷键:←)上一章  乱爱颓废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