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23 作者:陈毓华
    “哦。”

    “我陪你打球有什么好处?”畿随口说。

    “你说呢?我都可以。”

    “请我吃饭。”他摸摸肚皮,可恶,不管他裤带勒得再紧,肚子还是咕咕叫。

    “好哇。”一言为定。

    于是两个个子差异甚大的男生上场了。

    畿马上发现伊根本不适合运动,可是被他拚命的样子给微微撼动,但是倔强的他抵死不会承认他有这种想法,投了几球后,他终结了伊想在篮球场上驰骋的梦想。

    “呼呼……呼呼……”

    畿的眼死盯着他,怕他下一秒会喘不过气来。

    “你他妈的是什么破身体?!”

    “我——们——可——以——有秘密吗?我——打——球——的——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喔。”

    伊模糊的声音畿花了很大力气才听完。

    “屁!谁跟你有秘密……得了,随便啦。”

    “谢谢。”

    妈的!有什么好谢的!

    “你,人好。”

    屁屁屁!妈的!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说他好。

    他好想哭。

    这场球赛是伊懂事以来做过最剧烈的活动,也是最放肆的一次,虽然后来付出的代价非常可观,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

    学期成绩出来了,文化走廊贴出了年级的排行。

    本来总是保持同年级第一名的伊这次掉到第二。

    “濮阳元枚你干掉三班的晏伊容,扬眉吐气了!”人群里同学甲对着人群外的一个男生吼叫,生怕他不知道这好消息。

    一班的濮阳元枚跟三班的晏伊容是学校竞争最白热化的对手,两人都在一、二名游走,虽然大部分名列前矛的都是三班的藏镜人晏伊容。

    说竞争,心里头有竞争意识的其实只有濮阳元枚个人吧。

    枚大眼大耳的脸上没有半分喜气,阴阳怪气的转身就走,朋友的起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怎么可能!那个晏伊容期末考试只来一天,想不到平均分数算起来只差他零点七五,可恶!

    他不停的走,经过校园,走出大门,心里没有一点拿到第一名的喜悦。

    等他回过神来,他竟然站在晏伊容家的大门口。

    位在信义路上的两层楼小洋房,跟他家的格局大致雷同。

    枚跟他心目中的死对头住在同一条街上,两家人就隔着花园,等于是邻居。

    铁门咿呀的打开,走出一个快要接近中年的男人。

    枚认得他,他是管家,姓舍。

    “我家少爷请你进去。”舍管家有过目不忘的好本事,对于枚的来访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怎么知道我来了?”

    他指指楼上的窗户,他家少爷是从窗户看到枚的来到,又发现他在大门口徘徊了老半天,这才请管家要他上去的。

    他还在迟疑,抬眼看见了不轻易下楼的伊站在门口处,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清楚的看见那张比雪还要白的脸。

    猛然气冲牛斗,他气呼呼的走到伊的面前。“你是笨蛋啊,下楼来不会多穿外套吗?”

    “要进来里面坐吗?”算时间,这时候应该是上学时间,一向重视学业胜过任何事情的枚不应该在他家出现的。

    难道……他是特地来关心他有没有穿衣服的?呵呵,不可能。

    “我当然要进去坐,我热死了。”他不客气的登堂入室。

    佣人送来了冰凉的可乐,枚也不客气,咕嘟咕嘟的灌下肚子,喝了一大口后有点歉疚的捏着杯子说:“你……不能喝这种饮料吧?”

    “我习惯了,不要紧。”

    闻言,枚才平息的火气又冲上心头,被可乐浇熄的火花到处乱跳。“不要紧?!我听了就有气,你的人生一点也不需要努力,我却什么都要紧,你轻轻松松蹲在家里就能拿第一名,我半夜不睡,拚死拚活就是拚不过你?!”

    他一口气把心中累积很久的不满说了出来,让剩下的可乐见底。

    粗鲁的擦掉嘴角的汁液,他发现伊却是安静得可以。

    气氛凝结。

    “该死!”枚想走人了。

    “你知道——”伊清晰却有点中气不足的声音,扣住他往外走得又急又凶的脚步。“我不轻松。”

    “给我说明白!”

    “世界上没有公平这两个字。”

    枚恍如被雷劈,怒容一点一点的退了。

    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伊话中的意思。

    直到他们都长大了,某年某月的某天他才明白伊那年那句话的意思。

    老天的确是不公平的。

    老天给了伊智慧聪明才智能干、富有甜蜜的家庭,那些别人所羡慕的一切,就是没给他健康的身体。

    而他,濮阳元枚,什么都有,聪明才智也不差,家庭和乐融融,身体强壮得像条牛,要是真的比较起来,应该说他比伊还要幸福。

    ###

    按照他傲气比天高的个性,就算把他家的人都杀了,他也不可能每天时间一到就到陌生人的家里去吃饭。

    要说第一次是赶鸭子上架,摆尽臭脸给那对烂好人一样的夫妻看,再来畿却是自动送上门的。

    妈的!说要请他吃饭竟然是在他家开饭,着了一次道也就算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每天送笔记本到晏家。

    他厌恶极了那个家庭的甜蜜还有好吃的菜。

    自从吃过一次后,只要肚子饿他总会想到那些令他齿颊留香的好菜,偏偏他三天有两天肚子都处在饥饿的状态。

    他本来想把笔记本扔进去就算交差,谁知道那个叫人不清楚在想什么的舍管家就等在门口,不由分说要他进去。

    宽大的客厅有好几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生。

    没有谁看谁第一次就顺眼的。

    但是,伊就有那种将所有人包容在一起的力量。

    他自卑又傲慢的随便抓一个人问:“你跟那个药罐子怎么认识的?”妈的,他还天真的以为那个药包没朋友呢。

    那个男生笑得可爱极了。

    “我把保健室当家里的床,你呢?”

    伊是保健室的常客,他也是,差别在于他嫌家中人口太多太吵,每天到保健室补眠,至于另外一个人,用膝盖想也知道,他去同个地方是为了等救护车的来到。

    “你来干么?”

    “吃饭啊,听说他家厨子的手艺好极了。”

    “你叫啥?”

    “我叫阿曼,保罗纽曼的阿曼。”

    谁也不服谁的年纪,谁也不鸟谁的青春。

    这样的开始,没什么不好的——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