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2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21 作者:陈毓华
    瞧,他够善良了吧!

    程城摇头也不对,点头也不对,正骑虎难下,姜浙东已经拉高他的手。

    “程先生没有表示就是同意当阿金民宿还有老人食堂的长期赞助者,大家再给他拍拍手!”

    群众哗然,呵呵……阿希伯终于抢到鞭炮,同时间劈哩啪啦的鞭炮声响彻云霄,在蔚蓝的天空划出五颜六色的序幕。

    “我三哥这招借刀杀人不错吧?”枚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伍莎莎旁边,低眉菩萨般的脸说起这些话行云流水极了。

    “他的本事可多了,只是通常藏在深山不肯拿出来娱乐大家而已。”阿曼一脸扼腕。

    老三这次为了小嫂子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呵呵,爱情的力量真可怕!

    伍莎莎只有点头的份,这种高潮迭起的“杀人”方式,简直酷到不行!

    被吃干抹尽、剥掉好几层皮的程城大概从今以后,连要经过她家门口前的马路都要绕道而行了。

    “浙东,”她朝着心爱的人招手,“过来一下。”

    温驯的羊儿听到呼唤,立刻抛下失去利用价值的程城。

    “你叫我?”速度之快可以破金氏纪录了。

    三个大男人实在看不下去这对深海鱼的恩爱,相偕走开。

    “都上菜了,我们也赶快去抢位子。”

    “好。”

    “莎莎,你觉得我有没有青出于蓝,把你花莲名胜的威力发挥一半?”刚刚意气风发的男人现在像个讨赏的小孩。

    “你太厉害了。”

    “那嘉奖呢?”啾啾啾的亲亲啊。

    “好,看在你表现优良的份上,记小功一支。”

    声音越来越远。

    人都走光了,就剩下被洗劫得干干净净,人财两空的某某人……

    ###

    顶着大太阳抚花弄草绝对不是什么风雅的事情。

    花花草草又不能搁,这种天气一放就枯萎。

    为什么不能请专业的人来种?阿金娘说她就要嫁人了,不多指使她工作以后就没机会了。

    &*※%#这是人话吗?

    嫁人又不是罪大恶极的坏事。

    但是,她一旦走了,本来人丁就不旺的家不是更寂寥了?

    第9章(2)

    “你怎么了?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从造船厂回来的姜浙东一进门,就发现伍莎莎蹲在民宿外,一堆花花草草多用枯稻草包着,显然她对种花的兴趣并不高。

    “你下班了?今天好早。”她丢掉铲子站起来,露出笑靥。

    “晚上我要陪你去选婚纱、看戒指你忘了?”

    她咬了咬嘴唇。“我想把婚礼往后延。”

    “为什么?”几天前,应该说到早上为止她都还兴致勃勃的,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在想我要是这么早嫁人,家里就剩下妈跟阿弟,我不放心。”她知道姜浙东是可以放心商量的人,很坦白把自己心中想的说出来。

    “不早了,你这年纪嫁我最合适了。”他绝对不要什么往后延的婚礼,说好的拍照、戒指、订婚的大饼通通不能等。

    “对不起,你让我多想想吧。”对于婚后的状况他们似乎不曾讨论过。

    她想,这时候反悔要比婚礼举行了,新娘却落跑来得好对不对?

    简直是一相情愿的想法!姜浙东大概知道她心里头这时候的念头了,但是,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婚礼泡汤的,绝对!

    “你不用担心阿金姊没人可以照顾,我们结婚不代表你就不能回来了啊。”他极力想说服这即将要嫁给他又担心东担心西的女人。

    偏偏他就爱极了她!

    “不一样的!”

    他不明白哪里不同。

    结不结婚的问题还没理出个结果,民宿的门口来了客人。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看不出年纪,一顶灰扑扑的帽子遮住他大半的脸。

    “啊,你好,欢迎光临。”伍莎莎露出真诚的笑脸。

    “你——”嘶哑的声音,老人木然的表情在看清她的脸以后有了剧烈的改变。

    “你有行李吗?我来帮你,不知道要住宿还是休息?”

    老人摇头,这一摇竟然摇下一串泪来。

    他的眼泪让伍莎莎顿时慌张,只好把眼光投向姜浙东求救。

    “对不起,我失态了。”老人连忙把眼泪擦干,红红的眼圈还是叫人有点介意。

    “没关系。”她连忙挥手表示不在意。

    “你长这么大了。”老人用手比了比她的高度,像是非常缅怀什么。

    “呃……我二十好几了。”

    “嗯,我们过几天就要结婚。”姜浙东跳出来伸张他的主权。

    “啊!”老人张嘴。

    “你不要在客人面前胡说,进去洗手,妈说等你回来就开饭。”她又甜蜜又腼腆推了他一把。

    “那几个家伙呢?”

    “通通跑出去,一整天都没看到人,大概晚上也不回来吃了。”放牛吃草大概也就是这副德行了。

    “那最好,一群电灯泡。”

    “你快进去啦,老先生都在笑了。”真是油条得要命,拿他没办法欸。

    “你要结婚了?”老人眼睛发出亮光。

    伍莎莎还没回应,段金却从房子里面走出来,边走边擦手。“人不回来了,杵在门口当门神呐,你们两个快给我进来吃饭……浙东啊,我煮了你爱吃的红烧狮子头……”她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就像突然被魔法定住的人,她跟老人面面相觑,风停语静的……可怕。

    “呜……哇,我好命苦!”本来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的丈母娘突然放声大哭,一根指头指着面色遽变的老人抖啊抖地。

    老人转身想走。

    “你敢走?”段金一边哭一边吼。

    两个摸不着头绪的人顿时沦为配角。

    他们很乐意,这样的阿金娘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

    老人被她一吼,竟然一脚就伸在那,不敢轻举妄动。

    “你走,走了二十几年还有脸回来!”

    伍莎莎错愕的差点软脚。“妈……”

    “我没脸回来。”老人低下头,有了年岁的他看起来非常落魄。

    “没脸,你这次又算什么?!”段金得理不饶人,看见二十几年前的冤家决定追杀到底。

    “我……想你,也想孩子。”

    “放你的狗臭屁,九年前你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结果留一个种在我肚子里又一去不回头。”

    “我们除了莎莎还有一个孩子?”老人差点站不住。

    “哼,告诉你还是个带把的!”段金完全忘记女儿在身边,把埋藏了多年的秘密全抖了出来。

    “你扶着我。”伍莎莎只能对姜浙东这么说。

    真相大白,她就知道阿弟跟她是出自同处血缘,不过……这个阿公,真的是她老爸?

    看段金的反应,是九九点九的纯金。

    也难怪她没印象,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他就站在她面前,她却不认得。

    “让他们去谈,我想他们许多年不见有很多话要说。”姜浙东决定要把亲亲莎莎带开。

    “我也有话要问他。”她不想走,她有一肚子的话想问、想知道。

    “我想,来日方长。”他的话意味深长。

    “你是说?”老妈跟他又打又捶的,会不会出人命?

    “我没说什么,反正你等着看,阿金姊会处理的。”人老了,无处可去了,想要的就是一个愿意收留他的家。

    “你说处理?他是我爸耶。”她不喜欢这种用词。

    “你肯承认那就不会有事了。”就算阿金姊肯重新接纳这个浪子般的“尪”,她也需要两个孩子的认同吧。

    莎莎是成人了,要是她能敞开心接受,那年龄更小的阿弟就不成问题。

    她细想,带着古怪的脸色,“你确定?”

    “不确定我哪来的资格娶你当老婆?”

    “你又臭屁了!”

    两人打打闹闹进去。

    ###

    那一夜,民宿里大厅的灯一直是亮着的。

    段金跟伍长志有了一番长谈。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